2019年10月6日星期日

大学之路

在职场上看见一些还在大学求学的学子,我看见了曾经的自己。这些大学生对未来美好的憧憬与对药剂师岗位的满腔热忱,是我如今所缺乏的。不曾想过,再过几年,我与大学生之间就隐隐隔着一个年代的代沟。这么一想,我都觉得自己老了。

看回过去,我曾一度地想对过去的自己说,其实,在哪间大学深造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你自己的工作态度。在社会工作,录取你工作的第一个关卡是你是否毕业,拿了一个学士文凭。从某某著名大学毕业,或是否以一等荣誉学士毕业,纯属我们个人的自我感觉良好。

踏入职场,我们领着的薪水是和其他毕业生相差无几,甚至我们所做的工作也是一致的。工作是场重复似的循环,日久后,我们也会驾轻就熟。那么,在大学时期的追逐算是什么?

我想了又想,或许这就是我们对自己人生的要求。去国外求学重要的不是那一纸文凭,而是自己看到的世界,在这段时间琢磨出来的社会价值观与经验。工作上的成绩除了上司的评估,却也包含了自己对工作的交代。

异梦

今早,发了场很奇怪的梦,一些预想不到的人做了预想不到的事,但却又那么真实。有时候,我会想,我现在认识的世界是否真的真实,还是我的灵魂在四处流浪,不断地在睡眠之时在不同的时空流浪。在另一个时空的我是否还是位药剂师,还是叛逆地生存着?梦,或许是我在另一个时空断断续续所看见的片段。

朋友说,她遇见了一个很有趣的精神病患者。病人说看到别人脚水肿,自己的脚也会觉得水肿;而一旦看见瀑布,会觉得自己迎着大风吹着;甚至远远看见食物,嘴唇里就能感受到其味道。病人问,这是否因为自己有特别敏感的神经线,而吃了药,自己的神经线是否会变得更敏感。朋友不知可否。

我笑了笑说,或许你应该对他说,这是你独个人的超能力,不可以告诉任何人。但是,在这个务实的社会,谁还愿意相信特异功能,或天下武功出少林这种狗血的武林童话故事?我要在这个世道伸张正义,也只是我们在小说叙说的心声。

其实,倘若病人的超能力是真实的,那么他或许会是一个很强大的神医。看了一看病人,他就可以诊断出病根,不需要太多的检验报告。但是,到了尾声,我还是希望别一天他对着我们说,他看了药丸一眼,感觉上自己把药效吸收了。

2019年7月30日星期二

你找不到我

岁月慢慢且快速地背驰而去,而社会也是。

我时常在想,是不是到了一个年龄,我们再也不去看社交媒体,面子书成了一个淘宝区,久久才会有一个宣告。往往,那将会是某某已经结婚,某某已经有了孩子。我们再也不说自己日常过得怎样。

当然,我算是个特例,毕竟我的人生本就没所谓的大起大落,只是平淡地上班睡觉,所以没什么好炫耀。

我不禁想起N年前讲师对我们说的话,倘若这可能影响你的工作聘请,那么请回家把它们都删了。基于这个原因,那些想分享当下但却被N年后挖出黑历史的都选择了二十四小时自动删除式的分享途径。

你找不到我的心态,也就这么一回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