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3月24日星期二

《器张》

朋友施燕介绍了这首歌给我听,而我现在却跑来介绍给草草路过的你。这首歌的背景音乐是那么和谐,而那歌词却那么暗伤。在两者的取舍间,感情就是走在那短暂放下的钢线上。

N年后的等一个人



看回大学时期的一部电影《等一个人咖啡》,我突然想起好久以前的童话故事。若我还在大学,对于这场疫情,我会觉得这是个不用去大学读书的好机会,可以在家悠闲地吊儿郎当。但是,踏入社会后.,我需要思考的是工作的琐碎事物,大马封锁对经济的打击与covid疫情的发展。

等一个人咖啡,说每一个人都在等着一个人,等待一个能够看见你与众不同的那个人,这种很虚构的想象。

而,最备有感触的一席话却是如此平凡:“大家都追求成功。我呢?我这种失败者,就负责过一些既没有意义又不成功的生活。快乐就好啊!”。

看完后,这部电影还是有那么点小感动,虽然很不靠谱。

2020年3月22日星期日

走在路上

面对这场疫情,民众内心里都很慌,有言不尽的害怕。看见一位路人咳嗽,我们会想转身绕过,而不是上前关怀。但是,却有一群人走在前方,走在直闯黑暗的路上。

感谢你们。

感谢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