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五个月后

2018年5月9日,马来西亚政治变天。距离那一天,也有五个月之久了。
之所以政治变天成功,这说明了许多事。人民的眼光是雪亮的,虽然我们一直带着包容的心。人民求变的渴望与对贪污的失望更是两个缺一不可的关键。
但是,半年过去,人民听到了什么?
我们没少听到首相马哈迪“制定竞选宣言时,没想过会赢”的言论。大选成绩揭晓,人民是抱着何等的期待,而且那一丝丝改朝换代的热血更是你们勾起的。怎么您却一句“希盟做过太多承诺,才发现现在做不到?”就想不了了之。这句话伤透了多少人的心?
再者,财政部长林冠英也多次提到国债一兆,需要全民牺牲。这些话听到人民耳里,那是该什么滋味?说好的汽油津贴需要重新计划,高速公路会继续收费,物价并没有因为GST被SST取代而下滑。这一切令人民的心沉默了,热血不再沸腾。我们重新低下头,默默工作。
是的,人民不会想只看见一个只会把错误全推给前朝的新政府。或许新政府在背地里做了许多改革,但是人民未看到实际的好处。在众多新闻中,网络降价是最值得开心的事情,但是到底接下来我们的去向是什么?
到了那一天,我们会回顾这五年的表现,再做出决定。倘若你真的想继执政,请别告诉我“请再给你五年时间去见证”。若你想,那么请用你的表现交卷。我们要看成绩,不想废话。

《唱广东歌》——黄明志Feat卢巧音

Image
黄明志算是个鬼才。与过往粗俗的歌曲不同,这一首歌却志在提回过去小时候的回忆。

番薯的我

在上课的聚会,我遇见了药剂实习时的学长。我一直很尊敬他,甚至在某种程度上觉得自己无法达到他心中的热血,与乐观。他说,他见证着一批接着一批的实习生从无到有,确保他们慢慢成熟。实习时期,我们不能奢望他们知道多少,反之要一步接着一步地纠正错误。这席话令我不禁重新思考我在工作上的盲目。在一定的程度上,我效仿其他同事,每日忙着自己手头上的工作,过着不断加强自己的快乐日子。实习药剂师能在日常工作上学习到多少,就凭个人造化。但是,有时候回想,我会觉得过意不去。而往往,我对自己说,我也真的没空闲时间去关注他们的学习进展,甚至处于分秒必争的激战中。或许我又复杂化了整个问题。实习药剂师的他们也正一天天成长。再过个十年,我也说不准那时候的我是否需要向他们偷师了。如今,当我遇见工作十三四年的前辈,我不禁觉得自己真的很番薯。

字数就是力量

不少网络小说围绕于穿越时空的第二世剧情。这一世,主角以老道经验,不凡的异能玩转乾坤。这多多少少满足了读者对这一世平凡的不甘。剧情的发展往往不是主角的无上智慧为主要亮点,而是那以暴制暴的拳头。读者看多了,可真别以为这世界真的是以拳头大就可以横着走。在读过一定数量的网络小说,我们也不难察觉到剧情上的许多相似之处。当然,这也得怪上难道在这世道,还有多少题材是前人没写过的。创新,谁都想,但是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极短篇小说是我一直蛮喜欢的体制,剧情紧凑,甚至不拖泥带水,而最重要的是没有无理的故事牵涉。当然,这也是在所难免,毕竟网络小说是以字数为指标,一天得交上一定客观的数字。后记:昨天,废了一天的时间,却只读到网络小说的皮毛,连中心故事都未接触到,还真是让我汗颜。

英雄不问出处

之所以写这道题目,这与我这一路的成长有着某大的关系。我生于一个乡下,我没进入名校的机会,但是这一切却没有阻止我前进。我一直努力着,努力着。一些人咬着金钥匙出世,进的都是名校,父母又有能力供他们读私人大学或到国外深造。这些都是他们的幸运。但是,这会让我觉得比他们差吗?不,我努力地做好自己。我相信着不是名校又如何,我们一样能办到,只要我们奋勇前进。到了职场,我更愿意以个人态度与能力去评估。不是说你来自某某大学,你就特别优秀。倘若大学给予你了一个更好的起点,那么你也得继续努力。我们从小听到长大的龟兔赛跑就是很好的教训。后记:不知道何时开始,我们有了一个宇宙第几最强大学的概念。请把标题再读一次,那说的是大学,不是你,而且也更可能只是个数字游戏。

回:呼之则来,挥之则去?

今天,学妹分享了一篇刊登在光华日报的文章《呼之则来,挥之则去?》(http://www.kwongwah.com.my/?p=580912)。此文章文理通顺,甚至环环相扣,不得不让我们重申现有的医务人员的合约制。依我见,为什么我们会走到这个地步?正确来说,许多发生在先进国的情况可以是我们大马的借镜。不管在英国,还是在澳洲,药剂师过剩已经是家常便饭,甚至有些药剂师得到乡下区域寻找出路。放眼药剂师在国外医院的空缺,我可以以僧多粥少来带过。每一年,医院会收进一批精英药剂毕业生,过后在实习结束后的一年又放弃一些。这现象可说是常态,甚至是每一位热爱在医院工作的药剂师的第一次冒险。视角转回到我们熟悉的大马。这么多年来,医院每年都会吸入几批实习药剂师,后把大部分的他们继续保留下来。这过程一直持续着,直到一天,卫生部说,若这现象继续不被控制,它会走到失控的局面。意识到这些,加上社会的压力下,合约制诞生了。其目的很简单,它想让药剂毕业生不会就此失业,可以完成实习,并把接下来的路走下去。它以先进国为楷模,目标想只留下精英,或者留下的肯定是精英中的精英。但是,世上没有绝对的公平,甚至在每个人心中的好都代表着不同的意义。到底你是否精英?是取决于你对这份工作的热血,知识,学习态度,还是交际关系?曾经,我比较认同冷血的药剂师测验;考试分数越高,代表你医药知识越强,能为病人做到东西更多。但是,在现实生活中,这想象是过于完美。目前,卫生局并没有一个考试来测验实习药剂师是否拥有足够知识独当一面,实习完毕即代表合格。再者,死读书在社会只是其一,不是所有,你还得需要热爱你的工作,热爱你的病人,愿意付出。而这一切都无法在考卷上寻找到答案。当然,我不是说现有的分数制度很好,但却也有它可取之处。每个人对同位实习生的评价都有高低之分,甚至我们不可能达到一致的观点。以我个人浅见,药剂师要前进下去,我们不得不以考试测验掀开序幕,测试所有实习药剂师是否合格,过后再由各医院与诊所决定实习生的去留。在忙碌的工作环境下,我们甚至没有时间去观察实习生到底知道多少。当然,政府医院与诊所也可以相仿私人界,举行面试招收合格药剂师,并给予三个月的实习期再决定去留。我可以不客气地说,合约制的开始就是残酷考验的开始。我们曾经期盼合约制可以把实习药剂师的潜能挤压出来,但是这却没有发生。一些实习药剂师把我们对他们的要求当作是无理的为难,而…

慢的姿势

在模糊的记忆里,我曾遇见这么一个人,在澳洲上的电车上。他说,在澳洲工作,很多时候是开一个会,喝一下咖啡,生活没有那么紧凑。其实,他这简单的一句话却留给了我一个很深的印象。我们这些要求高效率的追逐者或许得学会慢下脚步。但是,这却也逐渐演变成我那不经心、无所谓的一面。在别人紧张的时候,我会欠揍地说,慢慢来。只要我们一直有所进步,最后事情也会做好。在一场赛跑比赛,赢到最后的肯定不是在起点就跑到累垮的他。

如水流

前阵子,我和同事去吃午餐的时候,看到一头白发,背影特别熟悉的大叔。同事说道,那不是在另一家店炒粿條的大叔吗?我点了点头,怎么他卖起云吞面了。同事上了前问道。他开玩笑地答道,现在我不炒了,被老板炒了。我们俩不禁都笑了。基于我超喜欢他炒的粿條,所以我决定尝试他的云吞面。吃了一口云吞,我们俩都不得不竖起大拇指,真的很好吃。这时候,大叔说道,云吞是不是很好吃,我跟你说,没有人是这样做云吞的。他脸上还带了份骄傲。我不禁有感,做饮食业的前辈不少不是把利润放在第一位,而是食物的味道。食物好吃,自然客似云来。今天,我发现另一间我以前时常光顾的档口也搬迁了。她之前的档口是以面线为主的,现在却听说去开鸡饭档口。或许,他们在我心中有个刻板的印象,但却其实也可以把其他食物做好。后记:我们的人生就像条奔波的流水,一直流着,一直浪着,一直换着风景。

今天,友人的婆婆去世了,而我依稀记得三四年前我见过她一面。当我走到了这个年龄程,我不否认朋友结婚的结婚,有者满满的生活牵挂都已经是在孩子身上。但,也同时,父母已经到了身子亮起红灯的阶段,婆婆也已经没当年的神勇。或许,长大后,我们才能体会付出,才能体会感恩。理智的我有时候会想,到底一个人为什么会为孩子牵挂,为什么会如此任劳任怨?年轻的时候,我们都是从自己的世界往外看,到底今天我要做什么,完成什么。甚至,我也有点叛逆。但是,这理智的质疑在情感面前是无价的。孩子病了不痊愈,父母睡不着觉,暗地里哭泣。孩子不听话,父母总持着感化的心。再次握着你虚弱的手,我联想到了家。生活随着科技的进步的确已经有点时过境迁,但是不变的是人与人之间相互存在的牵连。

生活唠叨

今天中午,我和同事去吃午餐。不经意,她说道,以前很喜欢设计,自从开始工作,满脑子想的就是赚钱养家。或许,这就是我们在前进深埋在心里的种子,提起来就好像在说好久以前的故事。我也有同样的感概。我屈服于生活的朴实,有时候独自一人回味过去的疯狂。我不写从前,因为那已经不是我了。人一天只有二十四小时,不多不少。有些人速度快,可以短时间内做好一件事。而,我们也只能惊叹。你如今的生活方式是你做出的选择。有些人想赚很多钱,想拥有更好的物质。而,我暂时还不想迷失在金钱的负担里。其实,当我们停下来想,一人工资五千就有点不足够,那么那些两三千薪资的职员到底要如何买房子。这或许就是生活。你可以花钱到戏院看电影,花钱买最棒的手机,或许供自己的孩子到国际学校,或时常到国外旅行。但是,同样,你可以要省钱持家,不额外消费,不交际赌博。后者就是许多前一辈的思维。到了现在,婆婆还是说去外面吃很浪费,去看电影是在浪费钱,而电话能用就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