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不好意思,离题了

其实,我接下来要书写的是一个简单平凡的事,所以得选个闪亮的标题带出。事情是这样的。下午正忙碌的时候,我突然收到一封信息询问一些事情。但是,我一时间误以为是某学妹问的问题,而自然地以她的角度回答。事后,我发现后,觉得有点难堪。在回答题目的时候,我总是换位思考,或者从某一个人去思考这个问题的本质。而,有时候,我说的话因人而异,完全可说是个多面人。许多人认为我一定在上大学的时候下足功夫,把该学的都载回家。但是,我是个懒人。我不相信我们可以把所有知识记下,所以我会走捷径。一个课题读完,我会问自己,这主要的信息是什么,或者什么重点是我应该注意的。甚至,我比任何人都知道什么漏洞可以钻,只是我愿不愿意去做而已。我头上没有天使光环,平凡人一位。

新设计

今天一清早上班的时候,同事对我说道,为什么你的部落格换了设计。我反问道,不可以吗。他说,他比较喜欢以前的设计。
其实,我在部落格圈也待了不少年。为什么决定换上这个设计,也说不上特别原因,就像两三年会打扫一次。
之所以会选上,那是一种感觉,觉得新设计比较潮流,比较适合电话浏览。
读了前半段的一些话,你可以选择你想阅读的话题去打开阅读。也或者,你觉得我写的小说真的长到有点闷,你可以选择跳过。这就是所谓的自由度,你不需要照单全收。
再者,你或许没注意到什么是现在的主流。那就是简单,越简单的设计,越好。人与人的沟通已经以符号代替,一张笑脸代表我开心,一张惊讶的脸代表我无法相信。这就是时代的步划。
而且,若以我过去的作风,我或许也觉得是时候换个标题,但是这次懒了。
后记:考虑了半小时,最后的决定还是不回到过去的设计。人总得要往前看。虽然旧设计真的比较方便阅读,不需要一篇文章接着一篇文章按进去。

无知是种福

实习药剂师的时候,我们时常就跟着上头的指示行驶。但是,若有一天,你就是决定一切的人,你又会觉得事情要考量的东西很多。而且,考虑得越多,越觉得这真的无法以一句话去解决所有事物。这好像得写上长长的方程式,做许多假设,程式才能往自己想要的方向运作。我知道有时候,别人希望我们给予一个清晰果断的答案。但其实,我也只是在摸索着。真的,很难说上一个绝对。人生很多事情都不是黑白的是非题。而且人多,意见更多。我也只能凭自己认为对的事情,能考虑到的因素去做出取舍。这真的是正确的吗?我也无法一百巴仙告诉你。但是,我会一再思考,后做出改变。穷则变,变则通,通则久。前辈说,知道太多,考虑太多,只会越来越烦恼。是的,我已经够多无谓的烦恼了。无知,或许就是种幸福。

恰恰

你们还记得我上个月写的流水似写法的教学吗?其实,我酝酿了也好一阵子。这接下来的一步就是咬文嚼字的环节。到底如何在句子构造,词汇应用与整个作品的总布局有番成就?那么,口诀也很简单,四个字,多读多写。写多了,你就懂的。前两个真的是没得教的。我个人在写毕后会重读,检查是否句子通顺,是否有错字,是否可以以另一个表达方式写到更好。当然,好是很个人的。而至于作品的总布局,重点某过于作品进展的节奏,内容的主次分配,到底要握紧多少,要放多少。这些都值得深思,因为其最主要的目的当然是拿捏到读者读下去的欲望。我想,这堂课还是很虚构,和你说这条河水,却也无法实际地告诉你这河水从何而来。后记:换是几年前的我,我的写作心得会很不一样。当然我相信,只要有很恒心,你还是可以在这个部落格挖掘到。还有,莫忘了这些都只是我个人写作心得。

为什么记载

2018年4月,我做了个决定,重新开始记载,重新开始这部落格的旅程。或许你不知道我个人目标是平均每两日一篇小品。换言之,一个月坚持下来,就应该至少十五篇交差。之所以为什么会去记载,不外是自己想创作,不外是自己想写的欲望。但是,后来的遇见是自己最初无法预想到的。面子书有这么一个回顾功能,让你看回某某年前的照片,让你回忆一番。相同的,小品则是以文字带出。今天平凡的唠叨、埋怨、感概或热血成为了与以后自己不平凡的对话。我曾与将出国留学的友人Sivadas开玩笑地说道, 倘若你想家,那么你就用悟空的瞬移回来。他回道,我还在学习中,至今还未瞬移过。我说,没关系,心会带你回家。后来,身在异地的我们曾聊过。他说,我知道,我们已经很难像小孩一样,尝试新事物。但其实,这也正是小孩长大,大人变老的现象。我们假装什么都已经知道,而不愿去尝试。读毕的那一刻,我笑了。所以,你记载了吗?

《迟到》——陈彼得

Image
第一次听到这位七十四岁泰斗级音乐人,是在《中国好声音》的舞台上。我很喜欢他个人介绍的这么一席话:

时间让我的容颜衰老,那只是一个物理状态; 可是我有音乐,那是我的化学状态。 所以,物理不怎样,但是化学还在。


我想,到了他这个年龄,我是否还在坚持着最初的喜欢?

当然,看了标题的你或许也知道我今天其实是要介绍他唱的另一首歌。



这首歌穿插了他的一些故事,一些话,一些期盼。

大家都喜欢了,它就叫流行; 可是,流传不一样。 流传,它要穿越时空。 当你们有一天都能听到这是陈彼得的歌, 你就想说你把那个时空连接起来了。 他四十年前就写歌了, 可是现在还在写, 对的。

来到了门诊药房部门

我来到门诊药房部门工作已经三个星期。每天遇见的病人很多,一位接着一位。在配药的时候,我会想一位病人要吃这么多药,真的不容易。在现实生活中,坐在柜台前,我们给予病人的时间也不长,往往只是简简单单的几句话。但是,也有时候,我会想停下来倾听病人的故事。前阵子,我与一位血友病病患对话。他说,他一家人不懂得上网,用的电话还不是如今已经普遍的智能手机。他腼腆地说,我识字不多,只是小学毕业。他来这里,得坐上两趟巴士,一趟摩托车的行程。中学时候,我每天都得踏上一小时路程的巴士到补习中心上课。有时候,在巴士站等了半小时,巴士未来,我也只能在心里急。巴士来的时候也往往都挤满了人,但是自己还是期盼可以挤上。所以,听到两趟巴士,我特别有感触,特别觉得他来巴生医院一趟也花上不少时间。他们得多早起身出发?也有一位老爷爷,他说医生交了封信给他,说他不需要再来这里拿药,去离家不远的保健诊所(klinik kesihatan)跟进病情。但是,他搞不清楚程序,所以来这里询问。他接着问道,这terazosin有没有什么副作用。我解释道,这药是很普遍地被老人使用,若停止服用,尿道相关问题就会归来。其中重要的一点是在服用时,你最好坐着,尤其是第一次服用,因为药本身可能降低血压,造成头晕。他道了谢后离开。也有病人拿到valsartan,问我道,前阵子她读到新闻说这药不安全。我问道,是不是指这药有些成份可能致癌。她说道,是的。我说道,那批被发现有问题的药物并未引进马来西亚,所以你无需要担心。当看到病人释怀离开的模样,我会莫名地开心。

埋怨过后

时常,有人说,我算是个悲观的人。对一件事情,我不满意,我就会埋怨。为什么这个?为什么那个?但是,埋怨这过程算是某种释放,就像写在纸上的文字一样。我也同时在理清事情问题的本质,而探索到底如何有效地解决问题。依我见,埋怨本质没有错,但是你接下来的打算与行动才是重点。若你觉得这系统不好,那么你会如何去修改,而这又产生了什么新问题。后记:人生在世,做好一件事,有很多方法。重点是你知道自己在做什么,或为什么吗。若依我见,直到最后,当你老去,凡事都持久有一个清明的路线图,但是那是你自己的选择。

能想到的事

我们活着,会活得慢慢盲目,活得慢慢失去热忱。工作,到了手中,相等于多了一件事得完成。不是我们肤浅,只是一件每天我们都在做的事情,我们忘了去思考其背后的重要性。在研究方面,p-value要少于0.05,这研究才会算是有重要性的发现。那么,试问问,今天,你所做的事情有做出改变吗?仔细一想,我今天倒帮了不少人,做了不少事。切记任何职业提供的服务都很重要。今天若没有清洁工人,谁要卷起袖子清理?你或许质问,若我今天不在了,那么不还是有人去完成,还是有人去代替我?可是,今天,你在吗?而,又是谁完成了?人生真的没有太多如果。后记:今天,在上班的路上,我在想,这部落格,我要写他九十年。若我还真继续更新五十年,不间断,那么内容可以丰富到出几本书了。

莫忘初心

人在前进的道路容易迷失,容易觉得这社会很残忍,我很弱小。但是,这却是每一个人得经历的一段路。还记得有这么一篇故事,把一粒鸡蛋放进沸腾的水,它变得坚强;把一颗番薯丢进沸腾的水,它变得软弱;把咖啡粉倒进沸腾的水,它与其融合。是的,那沸腾的水就是人生要面对的难题困境,而你就是其中一样食材。有人熬过了,有人崩溃了,也有人妥协了。你得明白,你是有选择权的,到底你想要如何去面对一切困境。可是,就只有坚强熬过,你才会到达你想要的彼岸。这过程不简单甚至缓慢。紧握着你的初心,就是紧靠着灯光照亮的道路前进。许多伟人的故事也莫过于在别人都放弃的时候,他坚持了。后记:道理说多了,也不得不敬佩自己。但是,在设定梦想的同时,也要明白到底有多少是不受自己控制的。对自己,你可以有许多要求;但是,对别人,你只能劝告,而结局就不决定在你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