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5月16日星期六

自由

我们的脑袋不像互联网,所以无法共享信息思维。也因为这样,我只能以我的角度解说这世界。

试想想,为什么宅在家里,我们内心想去外逛街吃饭旅游的欲望来得比以往更加强烈?

这应该是我们一生所追求的自由吧!疫情爆发后,我们想去外的自由就这样被强行剥夺了。在此之前,我们都是可以出去的,而只是选择性地不出去。

同样,我们工作赚钱,图的其实也是想有权力选择过一个怎样的生活。穷,本质并不可怕,可怕的是随其伴来的百般无奈。

所以,自由,没一个人会想舍弃。

后记:多希望这是场恶梦,梦一醒,我回到过去自由生活。

2020年5月12日星期二

疫情时期

不知不觉,我们已经步入行动管制令第二个月的尾声。犹记得首相宣告的第一天,人民一度陷入恐慌购物,我们都怀疑天要垮下来了,日子还怎么过。

如今,人民已经逐渐适应。虽然我不认为所有人都习惯了戴口罩的日子,但是我可以看见很多去医院的病人都有了这个意识。你是否还记得,口罩曾一度断货,现在货源充裕,而随着经济复苏,如今陷入缺货的是温度计。

在这行动管制令实行前,我爸是匹难训的野马,总在嘛嘛档饮食聊天,糖尿病一直因为饮食习惯而耽误;如今,他一日三餐都在家吃,钱省了下来,糖尿也有了更好的控制。小姑不禁感叹,不能说行动管制令很糟,但是总有它好的一面。

在驱车上班的路上,我听电台主播谈到,在这行动管制令期间,因为许多人都在家工作,让不少家长有了更多与孩子相处的时间,甚至也让他们明白那些传授启蒙教育的老师的不容易。若这个行动管制令持续下去,先倒下的不是孩子,而是接近发疯的家长。

也因为我们的适应,我们开始对在黑夜中驾驶感到陌生。多少人自嘲,当得再次回到工作岗位,我们会有多向往这闲在家的日子。身为药剂师的我,生活上基本没什么改变,还是得天天上班,天天保佑自己健康。

这段日子令我怀念的是那空荡荡的马路,虽然如今的车辆越来越多了。它曾令我一度联想起妈妈说的那个年代:二三十年前,马路上的车不多,有能力买车的都是家里有些钱,不像现在,一个家庭三四辆车。在空空的路上奔驰,真的是不错的感觉。而且,最不可思议的,汽油价跌到比饮用水还便宜。

套用一句话形容工作一族当下的心态,我觉得是如此的:大家都最好留在家避免疫情恶化,但是我如常上班工作养家。

大家,要时刻戴口罩,保持安全距离!

日记遐想

小时候曾听过一个说法,活着,就该当作今天是毕生的最后一天活着,不留遗憾,宁可像烟花一般短暂灿烂,却不甘糊糊涂涂地混着。现在,长大了,我自问自己,我没做到。人有太多理由,太多借口,诉说自己为什么做不到这,做不好那。

昨晚,与哥哥聊到我手好像退化了,再也达不到中学时期写字的手速。他说道,我也是,其实我们都不再年轻,都步入三十之头,身体的毛病多多少少会逐渐冒出头。在老去这事上,我们都选择了漠视,反之埋着头苦干,不再有童话故事的遐想。

其实,今天所记载的,都是某种步入死亡的倒数日记。谁也不知道,我们在世所说的最后一句话,是埋怨,还是恭喜。在这疫情之战,我们也说不清楚谁会熬过,谁会熬不过。人生充斥着太多,太多变数,和更多的无奈。

回看这部落格的残存,不得不说中学时候的梦想,我要把人生的一些人事物用文字封存,在若干年后把酒清谈,当然那时候的我也抱有少许发文艺青年的美梦。

不得不承认,每一天活着,我们都会不断地发现新鲜大陆,原来和如此在多少次的惊叹中抹杀。而,人性是极其矛盾而讽刺的。年少的时候,我时常听爸爸说,等孩子长大工作,我就可以卸下重担,退休享福。但是,在行动管制令期间,他却不愿停下脚步休息,在家闲着的日子很难过,仿佛度日如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