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28 May 2018

资料,你愿付费吗?

当你毕业在即,你或许会很兴奋,因为总算熬出头来。同时,学哥、学姐会警告你,大学毕业其实是失业,漫长的工作生涯才正式掀开序幕。
我时常问来医院实习的第四年药剂生:你大学毕业后,你会上哪里找资料。他们沉默了。或许,大家都习惯使用大学图书馆的管道,习惯大学讲师准备的笔记,而不曾考虑过这个问题。
与许多先进国家不一样,大马政府医院订阅的医药数据库并不完善(只有mims getaway 与micromedex),而医院图书馆却面临鲜少购买最新医药书籍的局面。这导致不少药剂师自掏腰包解决,而有些则选择使用免费的网上医药资源(如medscape等)。
深了深呼吸,我接着说道:“市面上从不缺少很棒的相关书籍,但是许多都需付费。所以,你们要珍惜大学可以使用图书馆资源的时光。”
其实,我属于那不是不知道哪个医药资料库有多好用,但是却不愿花钱的一群 。每一年付费对我而言是一个开支,而且我会用上的时间也不多。
后记:不管怎样,在筛选资料的时候,你得要警惕。若只是个人努力做的笔记,你不得不带上有色眼光看待。这就好像大学时,你不可以用网上不知名部落格作为参考一样。话说今年三月,我好像也曾分享过如此个笔记。*尴尬中*

Sunday, 20 May 2018

重看哈利波特电影

我有一个怪癖:我会在多年后重温自己喜欢的电影。在我不同年龄层,去看待同一部电影另有一番滋味。

《哈利波特》电影曾风靡一时。其描写了主角在魔法学校七年的冒险故事。一集接着一集的故事可说是越来越黑暗,发展却很缓慢。大恶魔虽然被说到接近无敌,但是却在漫长的一年里就固定式地侵略主角一次。

我想,主角很幸运,总是在最后挣扎中死里逃生。与其说是主角的强大,只能说是在面对绝境的时候,主角放弃了简单的逃避,选择了正确的面对。而你的抉择呢?

话说,我完全没有在这里剧透。

Saturday, 19 May 2018

《蝌蚪》——宇田



我是个蝌蚪 可是我将要离开水沟 
明天有什么气候 有没有怪兽 
我要在黑夜里坚持到最后

第一次听到这首歌是在上班路时听电台听到的。感觉上,这是首趣味的歌曲,每一句都以“-ou"结束,印象深刻的有自由、蝌蚪、怪兽和小狗。那最后一句“说走就走,却留下了小狗”可说是神来一笔。

《主角》——宇田



做一个秒针 努力的奔跑 
不想我的人生就这样迟到
我只是秒针 又有什么大不了
总有一天 你会看得到

每个人都是个个体,都是各自人生的主角。世间上多少的嘲笑,多少的鼓励,最后都得自己去决定。

秒针跑了一圈,分钟却只是懒散地走了一步,时钟连动都觉得多余。而这看起来杯水车薪的付出却慢慢带出改变。

Friday, 18 May 2018

稿子

写部落算是个任性的差事,无需要向任何人交代,就纯粹是个人兴趣。有时候,我可以一两个月没来经营,或者我可以突然即兴来了个想法后便开始书写。

小学时候,老师总教育我们先编好大纲,后才动笔。但是,在考场上,我往往也只是写上少许的关键字就开始动笔。时间的紧凑激发了我们的想象能力,满脑子的大开“杀戒”,势必远远地超越字数要求。

反观,部落格没有这些无关痛痒的标准。一篇好文章不一定用上许多成语,但是其必须胜任沟通的目的。若几句话就能把故事带出,也不见得不是个好法子。若文章只是枯燥无味的长篇大论,那么读者会失去读下去的动力。

我编写的过程或许看起来草率,但是每一份作品都是经过三四次后的自我试读才放上去。到底这句子是否通顺?到底还剩什么没写出来?这细腻的工作就仿佛在面粉团里抽头发一样。更改可以是不大,就好比换几个字,词句重组,但是务求表达得更完美。

写到累了但是文章却又显得抱歉,我会存稿。隔天,我再酝酿感情,继续书写。反之,也有些博客会存下许多备稿,满脑子未写好的计划,等到某日自己智穷了才翻旧更新。

最后,只想说,以上纯属我个人想法。

赚到了?

前阵子,一位实习药剂师问我,你给予我们的一系列问题,我们是否要找答案并交上来。

我顿了顿道:“那些问题是给你一个学习的方向,只是基本知识。”

他接着说道:“其他人说不需要做,因为不需要交上。”

“是的,我们并没有要求你们交上,但是你应该去寻找答案。”

许多时候,我会很无语。到底是谁欠了谁?我们骂你,给你一大堆功课,你或许会觉得很累,但是骂你的我们其实同时也很累。知识传授给你就是你的了,但是你还要一脸心不甘情不愿的。

有时候,我心里会想,你实习的时候偷懒,等你以后,你就会知道到底是你赚到了,还是你亏了。实行的时间一年并不长,但是,也在你结束实习后,所有人对你的要求是你已经掌握基本知识,而且能独当一面。所以,你不得不努力才行。

Thursday, 17 May 2018

我支持英语教数理

今午,首相马哈迪宣布将会暂时性担任教育部长,并打趣地说:“因为大马太多人没受过教育。”

其实,教育在塑造未来主人翁方面扮演着举足轻重的角色。

身为中学时期使用英语学数理的“白老鼠”,我个人非常赞同这个政策。我并非城市小孩,属于市区,但是家人都不以英语沟通。所以,若在小学时期就开始实行英语这个政策,我赞同乡下的孩子会因为英语掌握能力不强而无法跟上课程的论点。所以,等到中学时期,我们已经接触英语六年后,才开始实行英语数理显得更加恰当。

虽然马来语在大马是通行证,但是大学阶段后,你不得不向英语屈服。若在中学时期我们使用马来语,后又在大学时期重学英语,这将会是事倍功半。小学课程还是比较浅而易懂,并不深入,但是中四、中五的生物、化学与物理就并非如此。

再者,最新的医药资讯都是以英语为媒介语。以我个人在医院工作的经验,英语是我们在医药讨论上的主要媒介语,而马来语和母语则扮演着我们与病人解释疾病药物的桥梁。

以一言蔽之,我支持中学以英语教数理。

后记:如今,我们再也无需等到隔早的报纸才知道昨天的时事。新闻都开始追求第一时间报导;各大报纸live新闻在面子书上可说是比比皆是。但是,我也从中看见每一道新闻的背后都是记者默默等出来的。身为读者的我们只用上几分钟就把重点读完,而这又是多么幸福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