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12月31日星期二

一睡到明年

过了多少年,我还是会引用这么一个老梗,它毕竟那么实用。踏入社会,我们赚取了第一桶金,在本质上的生活有了更自由的购买权,但在忙碌的生活中也失去了丰厚的睡眠。

我们每天都在老去,今天就是我们人生中最年轻的一刻。一年的结束算是种回顾,也是个提醒,提醒自己又老了一岁。到底自己接下来的路要如何去走,去铺路?

每一个人的终点就是死亡,但是在死亡来临前,我们应该追求些什么。在老一辈的思想观念,人到了一定年龄就要谈婚论嫁,传宗接代。但是,如今,却也开始掀起一波我一个人活得好好的风气。

家庭是一种约束,是一种归宿,是一种牵挂,也是一种责任。在单身之年,我们不需要向任何人交代或负责。不少结婚后的同事都念起了妈妈经,为柴米油盐烦恼。同事说,在成为全世界最好的药剂师和全世界最好的妈妈,她会义无反顾地选择后者。

对于2020年,计划可以幻想很多,但是我只想不断扩大自己,踏出自己之前没勇气的那一步。

后记:中小学时期,我们一直被教育大马2020年宏愿,但今早2020年到了,而我们做到了吗?

2019年12月18日星期三

小丑

在古晋旅行的时候,我和一群友人去Escape Room玩游戏。这斗智的Escape Room游戏曾也风靡一时,但是却慢慢地淡出我们的视野。我们玩的游戏的故事设定是如此的。

在很久以前,马戏团有一位很受人欢迎的小丑,他带给了观众欢乐与微笑。但是,随着时间过去,小丑老了,而大众也逐渐对小丑的表演失去了兴趣。为了拯救马戏团的生意,老板决定用动物表演来取代小丑,但是善良地告诉小丑,小丑可以无限期地继续留在马戏团生活。游戏的起点在于事后的一天,小丑走到了他的化妆室,做了一个重要的决定。

我与友人三人步入了一间简陋的化妆室,灯泡有一些已经坏了。破解了这一关口,我们来到了下一个房间,只见小丑在一间六面都是镜子的房间上吊了。在他内心中,镜子里的每一位小丑是他假想的观众,而他上演了最后一部。紧接着的房间则布满他对世界不满怨世的照相。

之所以会记录这些,是因为我读到同事写的一席话:

看马戏团的时候,小丑笑脸盈盈地给小孩卖气球。
他左手握着缤纷多彩的气球逗小孩的同时,另一只手小心翼翼地数着钞票。
每天面对着柴米油盐的现实,却要露出一副不食人间烟火的嘴脸,人好像都这样。

拍照

和大学同学一起在古晋旅行的时候,晓双对我说:“你知道现在拍照最好的是什么方法吗?”

我想了想,说道:“会不会是那一些在摄影软件自动提议的姿势?”

她摇了摇头,道:“就是在instagram寻找同一个景点,看看别人是如何拍照的,然后吸取灵感。”

其实,这算是个不错的方法。但是不适合懒惰的我。

摄影吗?我还是我行我素的,只想拍到自己想要的感觉。

你呢?

后记:我也好久没摄影了,我那大学时期买的DSLR已经开始堆上灰尘。那时候的我也说不上很懂得摄影,就纯粹买来玩玩。

2019年12月17日星期二

散记

有多久没写一篇自己都满意的作品?好久。

还记得当年的自己在文字中摸索,曾经寻找那一阵子的自爽与感动,到了后来回归平凡的抒情文。

人老了,才发现其实幸福其实很平凡,没有玄幻的烟火,就是比较现实的关心,与在乎。

当我们七老八十的时候,还有多少人会像最初一样拥抱浪漫?

童话故事只是提到王子与公主从此过着幸福美满的生活,却鲜少提及人与人的摩擦与人生价值观的针锋相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