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1月19日星期五

我们是否都忘了

今日,偶然想到大学时期看kevjumba的youtube视频,上网查了查,才发现这视频站也已经好一阵子没上传新影片了,感觉上突然沉静了下来。看回以前喜欢的,我还是会笑,还是会怀念。但是,现在YouTube的世界变了,坚持下来的人不多,上传者换了一批又一批,循环着莫名的新陈代谢。这感觉上像是当我们长大了,被生活打压,换一群年轻人接棒。

活着,活着,我们都累了,心所憧憬的也慢慢认为不现实。谁还记得梦想何时成为了年轻的代名词?我们是否都忘了,那当初的坚持,那当初的目标?所以,有时候,总得提醒自己开始这一切的初衷,告诉自己为了什么要坚持下去。

写给青春

或许,年少的时候,很傻。但是,我觉得值得。

若不傻,若不笨,一切都看到本质里去,那就是个宇宙霹雳无敌的大问题。

或许,也就只有人走到长大的路口,才认清这一切的无奈与现实。

但是,到了那一刻,一切都没关系了。

从前的我

从前的我觉得写小说不难,就是述说一个故事;但是,近日看回一些网络科幻小说,再回目自己的作品,发现自己写的少了份凝聚力,主角少了份热血。

从前的我觉得读书总有读完的一天,不会忘记,当然历史除外。或许中学时期是一段全方位学习的时期,我每隔段日子会复习,会备考。但是,进了大学,一点点无关的记忆开始封锁,开始淡忘。

从前的我总觉得数学是我的强项,我不用数字看待数学,而是着重数学知识应用方面上。但是,到了现在,数学就剩下日常生活加减乘除的应用。

从前的我觉得工作后可以赚钱是令人期待的,但是工作以后,睡眠休息才是令人期待的。有时候,活在自己的世界,看社会旋转,也就那么一回事。

从前的我总觉得自己可以改变世界,但是才慢慢发现世人都曾有这么一个错觉。醒悟后,发现自己也不过是个过客,自己被世界改变了。我曾执着,但也已放下。尽了力,虽无法完美,但求无愧于心。

若记忆可以永恒,我想头脑会写着:记忆已满,请删除。

2018年1月8日星期一

有段日子没写了

有段日子没写了,是发现自己若写的话会围绕着工作,会围绕着自己的叹息。这阵子,打开手机的照片库,不难发现许多照片都有关工作,不得不每星期删除。

若真的要选一个题材去着笔,我想最容易下笔的是有关药剂,或者对未来药剂师的劝勉。或许药剂师没像医生那么伟大,病人前来医院问可不可以给止痛药,我会告诉你,我需要医生写的药单,不然无法供给。但是,我们不是发药机器,不是医生写什么,我们就照给无误。我们有我们自己的使命......

写到这,我停笔了。或许,这些话,我在职场上会不厌其烦地告诉实习药剂师,但是我不想在这里记下。若真的有那么一天,我想好好地整理我的思绪,好好地谱写。

下班以后,我会把工作放下。在工作上,我会对你有所要求,但是私底下,我却很懒得理你。骂人也不会赚到好名声或者你会感恩,生了气还会伤肝伤肺。我不傻,只是职责所在。

我不想写下太多的不愉快,想记下自己觉得值得记下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