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4 June 2017

人人为我,我为人人

投入社会大学后,我许久没倾诉自己的想法了。而,人生就在忘记中度过。

最近的感悟越来越深刻。

人努力赚钱,一星期五天,拿时间去换金钱。一日下来,人拖着疲惫的身子回家,期待着下个姗姗来迟的假日。

我想不要工作。但是,好笑的是,活在这个世界,我们都是处在互相服务的一环,除非你真的是咬着金钥匙出生的。

我们去遥远的地方旅行,轻松自己,但其实却也麻烦到别人。我们旅行入住的酒店、乘坐的飞机、饭餐馆盛上的佳肴,都少不了人。而这些人也有自己理想生活的一套,但就只是为了生活,而选择为别人提供服务。

我们今日为别人服务,他日别人为我们服务。

我想,这就是个很奇幻的社会链,而它们之间的媒介是金钱。

Sunday, 26 March 2017

曾经的曾经



童年时期,有这么一首风靡一时的舞步歌曲——Para para sakura。

近年来,已经很久没听到了。

这就是时代的变迁。

我们的年代过去了。

Thursday, 23 March 2017

想念读书了

回到家,想开始啃书,却开始有了小睡的念头。读了一读,躺在沙发上,睡去了。我就是这个样子。或许,工作以后,也再也没想过会真真地提起书本,认真地读一回。



打开音乐盒,堕入时光隧道,打起精神,像多年前一样开始读书。那份大脑不断输入资料的感觉真的老实不错,令我怀念。

我没有天分,但是我会加倍努力。

Sunday, 19 March 2017

《好久不见》——陈奕迅



停笔后的这阵子,地球依旧围绕着太阳公转,呼吸并没有放弃,我也依然坚强地活着。但是,却也真的好久不见。你最近过得好吗?

我吗?老样子,一个人努力地想做好一位药剂师。从大学毕业,到现在,我一直觉得自己依旧差劲,但是我会不断地,不断地努力前进。在我的心目中,天下没有摘不下的星星,没有跨不过的银河。有一天,我会抵达终点。

Saturday, 18 March 2017

康复了好一阵子

脱离骨痛热症已经好一阵子。回顾这一切,觉得人的复原能力真的很强。入院时,我血小板与白血球都偏低。我也已累到任由医生摆布,不管是抽血,还是打针。

度过了四十八小时的危险期后,体力依旧容易虚脱,但是令我担心的是这只左手。半夜时分,医生曾一度讨论是否有动手术的必要。而我,一个病人,焕然间觉得无助;我就只是这么进了个院,不幸血块偏低,不幸血肿,现在却说已经严重到需要考虑动手术。我很害怕,泪水也无法忍住地掉了下来。最后的决定是继续观察,毕竟血小板虽然回升了,但风险依旧很高,而且左手的状况还没严重到需要非手术不可。

过了几天,因为闲着在医院无聊,我要求了回家。回到了家,才意识到自己的身子依然很累,在医院的大半时间其实都花在睡眠。也在这期间,我意识到虽然我是用右手写字,但是许多动作在潜意识中都是在同步使用双手,从喝水、脱衣服到驾车。

出院后的第三个早晨,因为睡觉时不小心压着左手,起床的时候突然发现左手的无名指和小指变得软绵绵的,非常苍白。也不多想,我立刻为这两个手指做急救,满脑子是希望做了些手指头运动便可以恢复血液流动。过了一阵,两只手指总算恢复了些,但是左手依旧没力握紧拳头。顿时间,我陷入悲观的状态。

出了院后的第十三天,我去复诊了。因为左手的状况和出院的时候差不多一样,医生建议去看骨科。骨科医生看了看,说这只能等时间康复,把我送去了做复建;若肌肉太久没用,会慢慢衰退。惊奇的是,隔天,虽然还未开始复建,血块突然散到很快,这也令我放下不少心。但是,左手依旧无法伸直。


去做复建前,我在想,到底他们能为我做什么,也曾一度质疑复检真的会有帮助吗。但是,完成第一次复建后,左手的伸直度真的提高了不少。左手一天接着一天,慢慢地步向康复。两星期后,血块总算消失到差不多,只留下少许的淤血。

如今(也就是又过了两星期后),手臂已经完全康复,但是曾有淤血的部分比其他部分黑一些。真的很庆幸,我大步跳过了。

Monday, 20 February 2017

生命的一堂课

曾有这么一句话,你觉得漂亮算不了什么,因为你长得不错;你觉得聪明算不了什么,因为你学习学得很快;你觉得健康算不了什么,因为你没有病痛;一切在你眼中算不了什么,正因为你拥有着。

或许正因为年轻,从小都没有什么病痛,我总觉得自己健康,直到上天给了我一个考验。在病痛面前,我倒下了,彻底地。意外发生了,人总会问,为什么是我,过后愤怒。骨痛热症算不了什么,我站回来了。但是,我的手却血肿了两星期多,行动上被限制了。

我叹气为什么没有消肿。医生说要等,若肢体许久不动,得去复建,最严重动手术。我很怕手不能像以前一样自由。或许,这就是人突然变残废的无助,那向往昨天的期盼。或许,我的伤没有多严重,只是时间关系而已,但是我真的想快点好回起来,作回那自信的自己。

生病的时候,内心的一部分不希望朋友来探望。我不想别人看见弱小的我。说真的,入院的首几天,我是在昏迷中度过,连吃饭的劲都没有,脸也无法打理。回到家的第一天,我怨恨起自己为什么要出院,自己的身子依然疲惫到一个程度。我简直是找罪受。

有时候,我不去珍惜自己所拥有的,总去想要更多。

Tuesday, 10 January 2017

是是非非

最近,着迷于电视剧《House》。看着,看着,我觉得这故事不单单讲述着个医药解密的故事,但更像讲着人生道理,在感情上,在面对困境上,在死亡面前。我喜欢Dr House这个角色,不怕世俗,带着医者不放弃的精神,但也带点邪气。他说,每个人都说谎,但是真实就在谎言中开始。在生活中难免有矛盾,有些人选择逃避,有些人选择接受,有些人选择挑战,而只有些人选择坦然面对。

人活着,离不开探索生命的意义。每个人最后都会死亡,但是,我为了什么而活着,而活着是因为什么。惜福的人说因为我们拥有得多,所以选择了去救济人群,但是也是在给予自己的生命一个答案。世界的一切都依照着等值交换,为他人付出,得到的是满足感。

读书,工作,结婚,生子,死亡,这终究无法解答生命的意义,就只是一个传统的生活旅程碑。以前的年代,人工作,省吃俭用,把积蓄存给下一代;现在的年代,人意识到若继续老了才去旅行,那时候已经走不动了,所以趁年轻的时候就去探索世界。是的,这就是时代思想的变迁。

关于生命,我也没有一个答案。或许,活着,就好好地活着,做着自己认为对、开心的事情。若无法改变,不如善待自己。

Monday, 2 January 2017

向知识前进

想念大学时光,会因为考试,神似地把知识硬塞进大脑,虽然只是为了熬过那三四五个小时。也在那段温习周,把半年该读的课物读完。所以,你问我,学生应该考试吗?我会举起双手双脚赞成,毕竟适当的压力让我们前进。

工作后,我们的重点开始远离初期的梦想。有时候,过着忙完一天算一天的心态。不是我不想改变,只是没有那份时间与精力。我有时候想,是老了,还是迷茫了。

近日,值班的时候,我开始思考一个问题:我是否过于依赖科技。医生来电疑问,我奔入疯狂找寻答案的状态。或者,有时候,别人问我问题,我很多时候都得查询电话。无可否认,世界上的知识很多,甚至无奇不有。但是,我是否养成了没有电话恐慌症呢?再者,若不记得多,那么实行医药最后防线的几率又有多少呢?

想了想,这离我强大药剂师的梦想有多遥远呢?好遥远啊!所以,我得在全新的2017年里好好自修。加油!

Sunday, 1 January 2017

简朴

今天,去静思堂听讲,听到有一个关于简朴的分享;小时候,哥哥衣服不能穿了,就弟弟穿,一年只有新年买一件衣服,所以那时候,很期待新年。但是,一年很长。这情景和我小时候一样。

简朴,不需要高等教育文凭,也不需要高级数学计算,就只是一个简简单单的生活方式。我们不需要富裕,才会快乐。因为人是贪婪的,所以从来就没有一个可以令我觉得多到无法再要多的金钱。但是,我们可以珍惜我们现在所拥有的一切。

在世界的某个角落发生着天灾,感叹着无常,我们却在这儿为稍不顺心的事烦躁。改变,从心态,从自己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