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29 November 2016

成为正式药剂师

不知不觉地,在巴生医院的药剂实习结束了。这也意味着更重大的责任随之而来。望了望窗外,我还是我,一个人,活着。前阵子,我说我的未来有太多的不肯定,是匹野马;那么,现在的我又有什么理由不沉淀下来呢?

因为继承了大学时期爱做笔记的习惯,所以笔记本也在自己那坚持与不坚持的徘徊中慢慢完成。我总觉得自己已经尽力把它们做到最好,但错误百出还是在所难免。

笔记本如下:
Malaysian Pharmacist Survival Guide:
https://www.dropbox.com/s/i8jjc3aycv60993/Pharmacist%20Survival%20Guide%20%5B2016%5D.pdf?dl=0

Malaysian Pharmacist Counseling Guide:
https://www.dropbox.com/s/7lf6bb3k67w9eyy/Pharmacist%20Counseling%20Guide%20%5B2016%5D.pdf?dl=0

后记:希望我每一年都有新笔记分享。

Sunday, 20 November 2016

不想长大

若能,我不想长大,不想去承当随着未来的包袱。所以,趁着这个小假期,我去霹雳兜风。很享受现在这份难得的自由,享受这份不需要去烦恼明天的自在。若能啊,是否能多长一天呢?

回到故地,却另有一番心情。多想回到过去,再玩一回,再闹一回。

但,我却已老了。

Saturday, 19 November 2016

每一次的跳跃

人,都一天天成长,都一天天老去。岁月的列车从来就不止步,在我们的脸上留下轨迹,在我们的身心上留下伤口。

少年,这世界,你会遇上不同人;有些人利用你的善良,有些人与你交手,而有些人与你交心。当你觉得人生输到透底的时候,没关系,又是时候重新开始。

每一次的跳跃,让我们明白了一些事,也让我们看清将来要走的路。年少轻狂吧!

散乱的心

昨天,药剂实习正式结束了,但我依旧是我。这并不代表我突然换了个脑袋,成为了一个更棒的药剂师。我依旧慢慢前进。说真的,今天睡醒,我仿佛忘记了工作这档事,觉得人生有了暂时的解脱。

回想这一年多的工作,我总算完成了药剂师实习。内心的另一个呐喊再次响起。其实,我并不不喜欢药剂师这份工作,就只是我更想成为作家。或许,是时候回归了。每一个结束,就是另一个的开始,就只是当时的我们不知道是什么而已。

现实人生中,我很差劲。我无法明白每个人是怎么想,但是却分析着这个世界。也在这些日子里,我才开始思考,到底自己想追求什么。

究竟我是否来自火星,却活在地球?

Wednesday, 16 November 2016

揭晓

十二时半左右,晓双对我说道,上诉成绩揭晓了,而她并没有成功。我的心顿时做好了准备,上诉果然没有成功。或许,这是意料中的事,我们的心都沉了。我说,算了,就随缘吧!她笑着说道,或许,有个穿着伊邦族服的女孩在等着我。我不知道如何回答,更正确来说,不想回答。

虽然内心是沉重的,但是至少对未来有了个头绪。所以,内心开始打起所有去沙巴的计算。但是,就在一小时半后,成绩突然从网络删除。我们仿佛又回到了原点,什么都不能做,继续等待。

驾在回家的路上,我的心比想象中的沉淀,或许还有丝希望。突然,晓双私信说道,她上诉成功了。在现实人生中,没有特效,没有所谓前奏的犹豫不决,我输入身份证号码查询。隐约中看见第一个字母是S,后仔细一看,却是再熟悉不过的Selangor。我还真的有点难以置信。

总觉得人生有一条路,叫作争取。中五毕业,我原本只拿到本地奖学金。家人说,我很伤心,一个人躲在房间里。过后,上诉成功,我拿到了澳洲国外奖学金。而这一次,原本拿到沙巴,却在上诉后拿到雪兰莪。真心感恩又再一次的峰回路转。

Tuesday, 15 November 2016

告诉我一千万个理由

上诉成绩依旧还没有揭晓。

不少人说,不应该上诉,若没有上诉,你还有优先权。

但是,不去上诉,人生就少了个机会,多了份遗憾。

可是,上了诉,结果却是失败,情况会很糟糕。

好复杂啊......

雨停了很久,心是否也逐渐淡定了?

Monday, 7 November 2016

若我们知道十年以后

心情,有点像过山车,起起伏伏,没有沉淀。盘算了好几天,但是一直没有一个明确的答案。或许,世界就是这么运转;每一天,我们做着决定,但是,却谁也说不清哪一个是最好的。昨天影响今天,而今天左右明天。

如果我们知道十年以后会发生什么,我们是否就可以活得洒脱些?

后记:最近,精神有点差。多想放任一切不管,我想快快乐乐的。

Sunday, 6 November 2016

沉重地结束

一天说,什么都不要害怕,不要限制自己。隔天,posting的消息就令我晴天霹雳。它来得太突然;我的心好一阵子无法沉静。五时左右,朋友说,posting的消息出了。我的心跳了一下,但是,得到的成绩却是沙巴。我一霎那失去了做counseling的心情;隔天,我也是有点心不在焉。说真的,有时候,我们很想逞强,假装自己活得好好的,但是做起事来就是不对劲,忘前忘后。我承认,我不强悍。

星期五的夜晚,和朋友谈了一夜,最后的决定是随遇而安。但是,隔夜,吃着晚餐的时候,家人说,不管怎样,都不放心我只身去东马,试试上诉,若无法,才只好去了。我的心思与计划又乱了。

其实,我没去过东马。沙巴,还是砂拉越,我都只是听人说,在书本上读到。到底那里是有多文明,有多落后,我都不知晓。而我所要去的地方的一切都是未知数。或许,有时候,我们不得不祈祷,自己能幸运一些。

备注:说到幸运,却突然想到《我的少女时代》的主题曲——《小幸运》,虽然一点关系也没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