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31 October 2016

挑战限制

我感谢生活。因为总在跌倒生命谷底的时候,我会重见希望,重新仰望这个世界。踏入社会工作,不少朋友都说,工作后很迷茫,并不是自己想要过的生活,我向往着另一个世界。或许,永远没有踏上的旅途是最美丽的。

今天,看了一个很有意义的视频。他说,到底那个限制你的信念是什么;许多时候,我们可以给予无数的理由,说我们太年轻,说我们过老。但是,当你不断地告诉自己你太过年轻做一件事的时候,最后,发生的事是你已经过老做这件事了。到底是什么限制了如今的你?和现实不一样,信念是因人和时间而异的。

恍然间,我突然发现,原来,是我限制了自己。该是时候挑战限制了,向自己的目标前进!

Sunday, 30 October 2016

微不足道

每一天,我们都在创造记忆,也在同时销毁它。一个人能记得不多。多年后,想起往事,只能支支吾吾,仿佛记忆是有时限的,等待着被遗忘。

重要的事情随着时间慢慢模糊,慢慢地消失。多年后,别人提起,我会想,曾发生过吗……也因为这样,多年前的不舍与坚持变得可笑无知,变得搞不懂自己。

我曾想抓住过去,但却也觉得非常无奈。我,一个善忘的人,连昨日吃了什么,说了什么话,遇见了谁,都快不记得了。不,已经不记得了。

所以,有人说,时间是一切的解药。

上班去了

吉打与雪兰莪在马来西亚足球杯决赛对战,搞到两州人心惊胆战。一向对球漠不关心的我也开始为了这球赛守夜。

去年,雪州赢了,星期一成了了公共假期。所以,今年,我们也都带着期盼的心。但是,这赛打到extra time,也还是1-1,最后,以罚点球决定 。结果,雪州输了,我的心沉了,暗骂早知道早早就去睡了。

但是,后来却失眠了。

后记:若故事都依我们的意愿去发展,是否就会开心、顺畅一些?小时候,总觉得长大了,便会自由,却没意识到迟来的现实,与烦恼。每一天,都做着决定,但却没人知道两三年后会发生些什么。

Monday, 24 October 2016

入手旗舰手机

有时候,过了四分一辈子,也想不到自己真的会破财去买旗舰手机。虽然我成长在一个中等家庭,但是婆婆是个节俭的人。在她的教导下,钱不应该乱花,要好好存起来买屋子,养孩子。自大学开始,我无数次考虑过苹果手机,但是基于价钱这关卡,我最后还是放弃念头。

去年年首,我买了首架智能手机——Redmi Note 4G。但是,我万万没料到8gb的容量是它的致命伤。已经好几个月,我过着不足容量的作息,每星期得清除手机上的照片,而有些不错的医药软件,我也不得不割爱。这严重到我连在许多电话出现的waze都得删除。

其实,用了华为P9两周后的感想是基本上不错,双摄像头成像技术令人满意。其实,我不得不说,当我第一次使用其相机的时候,我顿时觉得电话摄影科技可真的进步到神不知,鬼不觉。还记得我的中学年代,电话若有相机已经是不得了的事情;但是到了如今,电话摄影简直可以媲美傻瓜相机。

若你问我,我是否会推荐P9呢?这并不是我几句就可以解答的问题。若价钱不是个问题,我2016年心目中的电话还是Google Pixel XL(其次是Iphone 7 plus)。再者,华为P9的摄影技术也不是完美无缺,依旧败给Samsung Galaxy S7(而且S7有防水功能)。但是,我个人对三星就有点排斥。

一切或许是天时地利人和的关系。之所以会考虑华为产品,这也不得不归公于二零一五年,谷歌与华为合作推出Nexus 6p。Nexus 6p的成功证明了华为在制造手机上的能力,也加强了我对其产品的信心。过后,华为P9电话(32gb版本)经过网络折扣后,落入我觉得还可以负担得起的价钱——RM1750。


Saturday, 22 October 2016

人老了吗?

半夜一觉醒来,我浑身腰酸背痛,弯腰成了一件很吃力的动作。我尝试了几回,后倒头躺在床上,宣告挑战失败。妈妈说,这是睡姿的错。所以,我又挨着痛进入睡眠。隔早,状况改善了些,但是依旧微痛,和吃力。但,也在这个时候,一向不服输的我有了挑战自己的念头。看了看医院七楼的楼梯,我想,应该没老到爬不上吧。但是,现实是残酷的,在六楼时,我已经完全奔溃,呼吸失去了协调的频率,双脚失去了定力,分分钟钟可以晕倒在地。下楼的护士说,若累的话,可以用升降梯。最后,我还是安全着陆。

回到了家,忆起早上的事故,我对婆婆说,人老了,腰酸背痛,没用了。她骂了骂道,说什么老了,将你养大的奶粉钱,你都没有赚回来。我笑了笑,说道:“还真的得去外跑跑。不然,整天在工作、在家,都是坐着,很不健康。

当我在家附近的公园慢跑着,有个小孩看了看我这卡比兽在跑步,一口气地跑赢了我,后在不远处停下喘气。我继续慢跑,坚信着自己是龟兔赛跑里的乌龟。慢慢地,我超越了他,后又跑了几圈。这时,我不禁想起中学科学老师教conservation of energy时说的故事:“年轻的时候去爬山,我不懂得要保持体力,一口气用最快的速度冲了上去,但是很快就没力。不久,别人就超越我了。”年少轻狂,四个字,就这么简单。而我曾也何时不是如此。

在公园的道路上,我想起了过去种种,想起了我的少年年代。那个年代,上网很珍贵,网速却很慢。那时候,有这么个叫作九把刀的写作狂人,写出了本本小说,如《那些年》、《功夫》、《卧底》、《红线》和《月老》。再后来,上了大学,我每天都步行去大学,也征服了不少山。但是,如今的我是否可以支撑到最后呢?

Sunday, 2 October 2016

记载的文字

从中学毕业以后,我开始了随笔手札的旅程。有时候,我想,这很好,道出了我内心世界,谱出了我幻想的曲子。

人生走了四分一,我没遇过水灾,却遇上了《水灾记》的考题。还记得小六时,写了篇《字典的自述》。想回,觉得很可笑,还真有着背多分的感觉。老师会说,作文要拿到高分,得善用成语和修辞手法。也或许,考试就是个如此模式;需要你在说长不长的一篇文章内尽量发挥,以让我们可以评估出你的中文造诣。我想,若是现在的我去报考,拿A可能是个难题。

部落格,让我遇上了自己,也让我对中文产生兴趣。我喜欢那段夜已深,心沉静下来,随性记载的时光。这是我依旧享受着的。随着年龄的增长,自己写的话题也已开始不适合还在读书,考着试的少年了。或许,这就是长大;我不再稚气,不再天马行空,不再年轻。

但是,遗留在这部落格的文字里,有这么一个喊着,叫着,唤着的小男孩。他不曾长大。

记忆的敲门


今天,无所事事,想着明天假日,但还要做工这种琐事。突然,Google Photo来了张回顾的照片。看了看,我想,两年了,大学毕业前的旅行。不知道是记忆错乱,我还总有种刚刚从大学毕业的错觉。但是,仔细想想,我也工作一年有余了。

我们活着,活着,就忘记了。每一天,我们为工作而忙碌,闲着就想着未来,真的很少时间去回顾过去。照片,有时候放着发黄了,重看的次数却少过十个手指头。

或许是因为我爱睡的基因,我工作回到家,到头就想睡。婆婆见到我赖在地上的时候会这么说,工作又过了一天,一百令吉又赚了回来。人生,或许到了大学毕业后,真的会慢慢地走向现实。以前,大学的时候,一年还夹杂着几个令自己期待的假日旅行。

今日,妈妈又问了问我,还没有女朋友呀。我摇了摇头,就没有,能怎么办。时光匆匆,或许我活着,活着,就老了,老了,身边也没有个伴。但,那也或许就真的就如此而已。悄悄的我走了,正如我悄悄地来;我挥一挥衣袖,不带走一片云彩。

后记:我很喜欢这些温馨的提醒,让自己回忆起过去的快乐,在这压力沉闷的工作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