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24 September 2016

自述

在不同的年龄,经历了不同的事故,自己的人生价值观也随之改变。年少的时候对世界带着正面、乐观的心态,相信着每个人都努力地做到最好。但是,踏入了社会大学,才发现,不是这么一回事。不管是医生,还是药剂师,每个人对工作热忱都有些不一样。而我也只是在不断努力,直到有一天我真的成为超级无敌厉害的理想药剂师。

在马来西亚进行药剂师实习,很多时候是得靠个人的努力,和一些学长姐的指导。从大学进入工作,不得不有一份心态的转移。我们不再是付钱去学习的那一位,而是被付钱去工作的那一位。说清楚点,学习得自动自发了,而不是等到别人推着你前进,喂着你吃饭。曾经,我喜欢问学弟妹们问题,期望他们会寻找答案。但是,往往,他们说工作很累,回到家就想睡觉了。我并不怪他们,就只是日久以后便累了。

哥哥说,或许你问问题的出发点是好的,但是你的问题未必很重要,他们有更多东西去做。从大学进入工作,我们的在旁指导不是要把他们的素质大幅度提升,而就只是在这颗蛋糕做后期的装饰。若大学生产出来的是饼干,那么也不可能在这短短的一年内变成蛋糕。

但是,进入了社会工作,也开始意识到钱并不容易赚,也或许是我那守财奴的心态作怪。虽然总羡慕智能手机能拍出的高品质照片,但是到了金钱这一关,就下不了决心。说真的,对摄影还是保留着自己对美丽的执着,但是拿起自己差劲的手机拍摄,却总无法拍出自己要的感觉。也或许,我就是那把差摄影技术怪罪在差摄影器具的那群人。但是,我真的好久没拍摄了。

后记:

对摄影有一份属于自己的执着,对写作有一个自己想要创作的世界,对教育有一份想要分享的热忱,对药剂只求自己可以知道得更多,对生后有一套自己的想法。或许,当你看着我忙碌工作的时候,你很难想象我想要的生活是简简单单地坐在庭院内,听着雨水的滴答声,而手里握着一杯温热的咖啡。人生总得对明日有一份期盼。

Friday, 23 September 2016

久久后

喜欢下雨的天气。冷冷的天气,滴滴答答的催眠曲,很适合睡眠。但是,作了上班族,雨再大,雷声再响,都得打起精神上班。我不喜欢下雨的早晨,因为很容易塞车,所以很容易迟到。有段距离就是那么靠近,却也那么遥远,医院的背影遥遥可见,但是却塞在一动也不想动的车龙里。反观,我喜欢夜晚驾驶回家的那段路程。路上的车很少,自己一个藤原拓海地回家,走进时光的隧道。但是,完成了药剂师实习后,需要迟归的次数已经很少了。

前阵子,朋友慧诗提议道,应该建设一个教育社会的医药咨询面书站,就像快乐的药剂师·恩妮。我笑了笑,说,不如你开始,我给予支援。其实,我明白,驱动一个教育社会的念头不难,但难在保持更新,就像我这沉睡已久的部落格一样。曾经的热血被生活拖累到淹没在海底里去了,久久不问候。

有时候,睡前,我会想,到底我还想成为一个博客,一个写手吗?更新少了,文笔差了,忙到后来,自己曾拥有的也不见了。也或许,人就从来无法知道自己的这个决定会带领自己到何方。也到底是对是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