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22 July 2016

平凡的人写平凡的字

每个人对这个世界都有一套想法,而这想法是从我们接触到的东西慢慢累积,逐渐形成。相较于对学习满腔热血的大哥,我算是个随性的学者。我会不断学习,不断进步,不断前进。但是,若你劝说我把心定下来,读个硕士还是博士什么的,抱歉了,我真的不热爱考试、或者在实验室里做研究。我没有许多人想象中的厉害读书,就只是平凡的愚夫。

平凡,对每个人的定义都不同。我觉得打字很快是件平凡的事,或者应用电脑程式是多么的平凡。不凡的是那些创造出这些电脑程式的能者。但是,进了大学,进入了社会,才发现许多你觉得基本的电脑知识并不平凡,虽然也没多神奇。这不禁令我想起中学时期所读过的一篇小故事。

康肃公陈尧咨善于射箭,世上没有第二个人能跟他相媲美,他也就凭着这种本领而自夸。曾经,在他家里的场地射箭,有个卖油的老翁放下担子,站在那里斜着眼睛看着他,很久都没有离开。

卖油的老头看他射十箭中了八九成,但只是微微点点头。 陈尧咨问卖油翁:“你也懂得射箭吗?我的箭法不是很高明吗?”

卖油的老翁说:”没有别的,不过是手法熟练罢了。”

陈尧咨听后,气愤地说:“你怎么敢轻视我的箭术!”

老翁说:“凭我倒油的经验就可以懂得这个道理。”于是,他拿出一个葫芦放在地上,把一枚铜钱盖在葫芦口上,慢慢地用油杓舀油注入葫芦里,油从钱孔注入而钱却没有湿。于是说:“我也没有别的,只不过是手熟练罢了。”

陈尧咨笑着将他送走了。

对于科技的认知,也不完全因为我每天对着电脑,而这不得不说我那对任何兴趣的三分钟热度。中学毕业,拥有了自己的首台电脑,我开始了阅读科技新闻,并不断研究各各软件的强项与弱点,而这也无形中巩固了我基本的科技知识。在大学先修班的后期,我的兴趣转向部落格。到了大学,因为时常帮人拍照的关系,我也不知觉地对拍摄有了兴趣,而开始接触这方面的知识。现在,进入了社会工作,这些都离我都远了些,但却也是我无法舍去的财富。说真的,趁现在还年轻的时候,多学一些,不会吃亏的。

人生幸福的事,莫不过于执子之手,与子偕老。若单身如我,幸福可以平凡的是一个人在下雨的时候,望向屋外,喝温热的咖啡,没有需要烦恼的事。

Saturday, 9 July 2016

《Batman v Superman: Dawn of Justice》观后感



两个不同的英雄,背后都有自己坚持的正义。但是,在自己最亲的人受到伤害,正义被送上坟场。与蝙蝠侠对战前,超人说,在这个世界,没有人永远是好人。

相对蝙蝠侠,这场战接近是与死神对战。若一开战,超人就使出杀手锏,那么接下来什么戏码也没有了。但是,故事还是拖了下来,战到蝙蝠侠拿出超人的致命伤,证明人的强大,人的勇敢。再后来,更令人难以想象的巧合,他们的母亲都叫Martha。好吧!这是电影,要有可观性,不然一招镭射眼,蝙蝠侠就K.O.了。不,那挑畔他们的Lex Luthor一早就可以K.O.了,何必要超人无端端地单挑蝙蝠侠。女主角突然地被推下大楼,超人都可以光速解救,我自信要在限时内找回母亲,简直是易如反掌。

依旧单身的我

今天,在面书上看见友人分享了叶剑锋的一席话:所谓的放手,不是指放开自己的手,而是放开在自己心里面,他那双还牵着自己的手。每个人都只有一双手,一只手你要拿来对自己好,而另一只手,你必须先松手,才能有天再牵起另一个人的手。” 若不能天长地久,挽留只是占有的借口。别害怕放手,你值得下一个“拥有”。

好奇心驱使,我翻了翻她前阵子的状态。果真,他们的感情上出了问题。我,一个活在自己不断寻求知识的世界里,与许多朋友几乎都脱节了,发现的时候异常惊讶。记忆还停留在两年前的农历新年,他们开心在一起的画面。

对于感情这回事,我并非个乐观的家伙,尤其远距离恋爱。听闻太多身边的朋友,因为距离问题,感情发生了变质。不是说若没有距离问题,两人就会永远在一起。但是,当一个人受伤难过,另一个人却无法陪伴度过,给予拥抱。也或许说,两个活在遥远的人,久久只能见一面,只能从对方文字或口中得知近况,到底这能维持多久,要等到何时才可以生活在一起,而将来会结婚生子的可能性又有多大。

中学的时候,你可以因为一个女生美,或者因为一个男生灌篮很帅,而偷偷地爱上他。但是,长大了,爱情也变得现实,它不再只是单纯地喜欢一个人。

直到今日,对于我药剂实习结束后会被派往哪个州属,我也毫无头绪。接下来我要走的路是充满未知数。说句实话,我宁可不开始,也不希望有后来的伤害,不管是自己,还是他人。但是,值得庆幸的是,我这欠揍的家伙,也不会有人看上,就除非她瞎了三辈子,包括这辈子。

前阵子,听闻大学同学雅美的男朋友向她求婚了。好奇的建理问道,是怎样发生的。她简简单单地回答:“总结来说,花,气球,钻石戒指。”脑袋不禁浮现了那感人的画面。顿时觉得爱情还是不完全不靠谱的,若你遇上了对的人。

第七年

我想,文艺这一行的,和许多人不一样,是一个超需要恒心与毅力的。在你成名前(或很多时候,你都没成名),没人会注意到你,而你是完完全全地活在自己,或和一群追求同样梦想的圈子世界里。在工作上,认识一位很喜欢跳舞的同事。他每星期都去练舞,风云不改。我不得不敬佩他身上的那份坚持。相较于我,这位温室里的小花,我忙碌起来,连一星期写一篇短短的博文,都会觉得懒,觉得没时间去开发我那已经萎缩的想像空间。

关于写作,直到今天,我一直在追求,或者说希望我的作品是独一无二的。但是,舞蹈,还是文字,甚至与创作有关联的东西,都还难摆脱他人作品对我们的影响。在我们起步的时候,我们都先学习模仿,然后加强改良;做了无数次的实验,我们最后才走出自己独特的风格,成为大师级。但是,在这路途中,许多我们自以为独特的想法其实取自与之前我们在某某时间,或者某某地方接触并吸收了的人事物,而我们却忘记了有这么一回事。

今年已经来到了此部落格的第七年。它也从初期的懵懂,走到巅峰时期的强说愁,后再走到现在悄悄的路过。说真的,现在看回初期的作品,我不禁觉得摆上台面还真有些抱歉。这不代表句子语病多,但是可读性真的不高,叙事的技术明显青涩(虽然如今自己的文笔也没深厚到多少)。但是,也在那时候,无限的想象力是我最大的财富。

想对未来的自己说一声:“别忘了写作的初衷,那份想抒发与分享的心。”

Sunday, 3 July 2016

变老

大学毕业一年半了,在工作上奔波,部落也逐渐被忽略。但是,我们离变老有多远呢?


看完短片的那一刻,我还真的有种年轻不留白的冲动。就像她说的,当你老了,即使给你双芭蕾的鞋,你也无法跳足尖舞了。生命是无法重来的。

但是,你的梦想是什么呢?

我想了想。我想,在离开前,留下一堆文字,就像多年前一样:当我年老的时候,我想翻着自己写过的,一篇接着一篇,看回这一路来的领悟。当然还有些将来我不想会懊悔的决定。



很喜欢最后的那一句,有时候,梦想,是需要被推一把的。 但是,别推去鬼门关。

Saturday, 2 July 2016

笔记

说真的,我喜欢做笔记,但不是个读书的料。笔记做到多完美,考试也是普普通通的。大学时期,也曾考虑过是否自己把温习的时间都拿去做笔记了。

上星期五,朋友讨论着待会儿counseling的assessment,后突然讨论到neomycin cream用在wound这回事。我说,等一等,让我查一查我的笔记。我打开了手机,手划了划,读了起来。这份笔记很长,接近四百页。

其一朋友惊讶地看着。她划了划,后说到怎么HRT和你之前寄的笔记是不一样的呢?

我毫不思索地说,因为我更新了,我今天回家还要更新里面的一些资料。

她又震惊了好一会儿。

我傻傻呼呼地看着,心想有什么好惊讶的呢。

过后,她打趣地说,有可能将来我追女朋友的时候,会做一个仔细的flow chart,过后照着笔记执行。另一朋友插嘴地说,当女朋友问要去哪里吃的时候,我会说等一等,让我查一查笔记。

我笑了笑,摇了摇头。

后记:有时候,很好奇地听着别人想像我会是个怎样的人。大学先修班的时候,朋友就说我应该是用科学说笑的人,我笑了笑。特别,不代表什么。



最初的


那一份最初的自己,那一份最初的感动。

当自己还单纯地穿越你经过的道路,你是否用着异样的眼光看着傻傻呼呼的我呢?

我笑了笑。

你看见了我,却看不到我的世界。

但多年后,我不再是那一年的我了。

后记:好久没写了,我想。但,却再也写不出那一份单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