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30 December 2016

告别2016年

屋外下着雨,心也特别安静。看回2016年,觉得自己烂透了。实习药剂师毕业,但是自己的知识依旧很少。剥夺了我的手机,或许我比任何人还要差。

离开大学两年了,真的给大脑充充电。很羡慕那些过目不忘的人。但是,我记性不好,有时候十分钟前你告诉我名字,五分钟就足以我忘记。但是,这不是不学习的借口。所以,在新一年里,我会好好充实自己。

生命过了四分一,依旧单身。或许我不够好,所以没人喜欢。但,更可能是,我的人生没有变化,继续在一个小小的工作圈子里混日子。对于2017年,也不带多少期望,只愿自己做到问心无愧。

关于钱财观念,我依旧不强,所以继续地花在自己觉得值得的地方。

后记:说了这么多废话,我的每年愿望依旧一样:但愿家人与我身体健康,出入平安。

Monday, 26 December 2016

《演员》——田馥甄



在某处读过,喜欢不喜欢,适不适合,能不能在一起,是三件不同的事情。这是个很理性的想法。但是,爱情,说透了,也或许是害怕孤单的化身;我们不想再一个人寂寞地活着。当我们累了,倦了,想要有一个我们可以依靠的肩膀,一个避风港。

Tuesday, 20 December 2016

心若倦了


今年圣诞节交换礼物的时候,收到了一本《The First Phone Call From Heaven》,也造就了我家有两本同样书的状况。心想,有了第二本,算不上是来自天堂的第二通电话呢?

中学时期,很喜欢Mitch Albom这位作者,尤其是《在天堂上遇上的五个人》。直到今天,我依旧记住那男主角的名字是Eddie。故事说,每一个结束,就是另外一个故事的开始。

我不知道在每个人的心中,我算是个什么样的人物。但是,工作工作着,我真的有点累了,倦了。每一天,有着无数的工作得完成。或许,我要改变的意志不强。

我不强悍,只是个小小番薯,滚着,滚着。

Monday, 12 December 2016

昂首·飞翔



写给未来的自己,

心灵上疲惫的你来到了书局充电,发现原来自己远离了最初的天马行空,渐渐屈服于世界的冷冷淡淡,忘了年轻时候对一切的美好期待。但是,不怕,不迟,再次昂首飞翔吧,少年!

对将来要抱着希望;再遥远的路,也会走完;再受伤畏惧的心,也会慢慢壮大。有时候,社会给了许多外在的压力,架设了许多你应该如何的价值观,别忘了最初不惧世俗的你。你得继续照着你的想法活着。

站在山崖下的你,别忘了昂首望着山峰天空,挥一挥汗水,一步接着一步登上去。


后记:以下是触到我内心的正能量。

我们都以为拱在肩膀上的生活是勇气,
但其实这辈子能去过自己真正想要的生活,往往更需要勇气。

生命的旅途中,我们忙着成长,却弄丢了单纯;忙着赚钱,却忘了梦想;忙着成功,却错过了风景;忙着解释,却逃避了成长;忙着计划,却忘了当下。

在聊天的过程中,试着与小朋友们聊了几句正面的人生观,并问了他们心中的梦想是什么,普遍都回答想去大城市生活、工作。有些小朋友想当歌手,有些则想当一名舞者。但有个小男孩的回答至今依旧在我脑海里挥之不去,他告诉我:“如果我是一只蝴蝶,我会自由自在地,飞到我想去的地方。”休息时,我不禁思考着,我们以为逃离了城市的囚笼,但却来到了这座困住他们梦想的世界,他们所向往的,竟是我们所来自的那千里之外的喧哗城市。

你给了一堆信息,如果对方连回应都懒得回应就别硬去打扰了,热脸贴冷屁股,掉了一满地的尊严还被笑,不在乎你的人,其实永远都感受不到你的在乎。

“只有你愿意去相信,你才有机会得到你相信的。”
爸爸说过一句话,当时没真听懂,但一直放在心中。
一直到现在我才渐渐地懂得这句话。
只要事情还不到美好的,就代表还没结束,只要你愿意相信。

爱其实很简单,
不是一定要成天说着:“我爱你。”
而是在你受到打击了、跌倒了,
有个人温柔地将你扶起,
告诉你:“不要哭,你还有我。”
爱情、友情亦如此。

有一种幸福是,
当你感到全世界都抛弃你的时候,
有一个人安静地走进了你得世界,
静静地陪着你度过那一段时光。

你需要的不是一个你说一句他回三句的人,
你需要的只是一个
连你说一句废话都可以回你三句的那个人。
——致废话无敌的友情

Saturday, 10 December 2016

《干杯》——五月天



会不会有一天,世界真的能倒退?

最近的心情慢慢地回到了起点,淡淡的平静。有阵子,真的很想回到过去。

朋友晓玫私信问道,回到过去做么,要打我们啊,不要啦!

我心里笑了笑,但还是回道,还是照打无误。

晓玫写道,我们可会还手的。

我回道,从未怕过你还手。

她接着写道,知道你要回到什么时候,澳洲吧!

我想了想,要还真的怀念那段时候,真的很多回忆。但是,我嘴硬地写道,小时候,工作后太累了。

她反问道,看你如此享受,我们才工作到很累。

后记:
人生,太多选择;有时候,选择,往往不是自己最想要的,但却是自己觉得对所有人最好的选择。

Wednesday, 7 December 2016

活着

生活,就是生下来,活下去。

每次心烦的时候,我会沉下心来,思考下一步该怎么办。

生活中,总不能每件事都顺顺利利,都得心应手,总得有个不气馁的自己在后面找寻。

相信,若活着,就有着希望。

日子,开心,不开心,也是一天。

所以,要用笑着带过。



备注:这是首大学先修班时的手机铃声,总是给予我力量,给予我希望。

Saturday, 3 December 2016

将来的路

首个星期结束了,一切还在适应期当中。遇见的依然是熟悉的人,但是自己却处于尴尬的局面,算不上是正式药剂师,也算不上是实习药剂师。以前,午餐,总是和一起踏进医院的TeamAugust吃午餐,现在却自己一人。星期五的午餐时间很长,却也不禁令自己发现自己原来在这熟悉的医院很孤单。想了想,我选择了在医院休息,思考与睡眠。

不否认,也真是时候去思考将来的路该如何走。药剂实习的时候,我总用未来的不肯定因素太多,谈不上能计划些什么作借口。若谈感情,我没有那份爱你就会尽力坚持到结婚的能耐,也不想后来因为距离而结束。

但是,现在,时间到了,成绩出了。而我却傻傻地站在原地。我维持着以前的作息,维持着一切。但是,人生就是这样;若没有改变的心态或突发事件,一切就会照着昨天演习,一天天变老。

其实,我知道我很害怕,很害怕去思考将来的路该如何走,很害怕去改变。

Tuesday, 29 November 2016

成为正式药剂师

不知不觉地,在巴生医院的药剂实习结束了。这也意味着更重大的责任随之而来。望了望窗外,我还是我,一个人,活着。前阵子,我说我的未来有太多的不肯定,是匹野马;那么,现在的我又有什么理由不沉淀下来呢?

因为继承了大学时期爱做笔记的习惯,所以笔记本也在自己那坚持与不坚持的徘徊中慢慢完成。我总觉得自己已经尽力把它们做到最好,但错误百出还是在所难免。

笔记本如下:
Malaysian Pharmacist Survival Guide:
https://www.dropbox.com/s/i8jjc3aycv60993/Pharmacist%20Survival%20Guide%20%5B2016%5D.pdf?dl=0

Malaysian Pharmacist Counseling Guide:
https://www.dropbox.com/s/7lf6bb3k67w9eyy/Pharmacist%20Counseling%20Guide%20%5B2016%5D.pdf?dl=0

后记:希望我每一年都有新笔记分享。

Sunday, 20 November 2016

不想长大

若能,我不想长大,不想去承当随着未来的包袱。所以,趁着这个小假期,我去霹雳兜风。很享受现在这份难得的自由,享受这份不需要去烦恼明天的自在。若能啊,是否能多长一天呢?

回到故地,却另有一番心情。多想回到过去,再玩一回,再闹一回。

但,我却已老了。

Saturday, 19 November 2016

每一次的跳跃

人,都一天天成长,都一天天老去。岁月的列车从来就不止步,在我们的脸上留下轨迹,在我们的身心上留下伤口。

少年,这世界,你会遇上不同人;有些人利用你的善良,有些人与你交手,而有些人与你交心。当你觉得人生输到透底的时候,没关系,又是时候重新开始。

每一次的跳跃,让我们明白了一些事,也让我们看清将来要走的路。年少轻狂吧!

散乱的心

昨天,药剂实习正式结束了,但我依旧是我。这并不代表我突然换了个脑袋,成为了一个更棒的药剂师。我依旧慢慢前进。说真的,今天睡醒,我仿佛忘记了工作这档事,觉得人生有了暂时的解脱。

回想这一年多的工作,我总算完成了药剂师实习。内心的另一个呐喊再次响起。其实,我并不不喜欢药剂师这份工作,就只是我更想成为作家。或许,是时候回归了。每一个结束,就是另一个的开始,就只是当时的我们不知道是什么而已。

现实人生中,我很差劲。我无法明白每个人是怎么想,但是却分析着这个世界。也在这些日子里,我才开始思考,到底自己想追求什么。

究竟我是否来自火星,却活在地球?

Wednesday, 16 November 2016

揭晓

十二时半左右,晓双对我说道,上诉成绩揭晓了,而她并没有成功。我的心顿时做好了准备,上诉果然没有成功。或许,这是意料中的事,我们的心都沉了。我说,算了,就随缘吧!她笑着说道,或许,有个穿着伊邦族服的女孩在等着我。我不知道如何回答,更正确来说,不想回答。

虽然内心是沉重的,但是至少对未来有了个头绪。所以,内心开始打起所有去沙巴的计算。但是,就在一小时半后,成绩突然从网络删除。我们仿佛又回到了原点,什么都不能做,继续等待。

驾在回家的路上,我的心比想象中的沉淀,或许还有丝希望。突然,晓双私信说道,她上诉成功了。在现实人生中,没有特效,没有所谓前奏的犹豫不决,我输入身份证号码查询。隐约中看见第一个字母是S,后仔细一看,却是再熟悉不过的Selangor。我还真的有点难以置信。

总觉得人生有一条路,叫作争取。中五毕业,我原本只拿到本地奖学金。家人说,我很伤心,一个人躲在房间里。过后,上诉成功,我拿到了澳洲国外奖学金。而这一次,原本拿到沙巴,却在上诉后拿到雪兰莪。真心感恩又再一次的峰回路转。

Tuesday, 15 November 2016

告诉我一千万个理由

上诉成绩依旧还没有揭晓。

不少人说,不应该上诉,若没有上诉,你还有优先权。

但是,不去上诉,人生就少了个机会,多了份遗憾。

可是,上了诉,结果却是失败,情况会很糟糕。

好复杂啊......

雨停了很久,心是否也逐渐淡定了?

Monday, 7 November 2016

若我们知道十年以后

心情,有点像过山车,起起伏伏,没有沉淀。盘算了好几天,但是一直没有一个明确的答案。或许,世界就是这么运转;每一天,我们做着决定,但是,却谁也说不清哪一个是最好的。昨天影响今天,而今天左右明天。

如果我们知道十年以后会发生什么,我们是否就可以活得洒脱些?

后记:最近,精神有点差。多想放任一切不管,我想快快乐乐的。

Sunday, 6 November 2016

沉重地结束

一天说,什么都不要害怕,不要限制自己。隔天,posting的消息就令我晴天霹雳。它来得太突然;我的心好一阵子无法沉静。五时左右,朋友说,posting的消息出了。我的心跳了一下,但是,得到的成绩却是沙巴。我一霎那失去了做counseling的心情;隔天,我也是有点心不在焉。说真的,有时候,我们很想逞强,假装自己活得好好的,但是做起事来就是不对劲,忘前忘后。我承认,我不强悍。

星期五的夜晚,和朋友谈了一夜,最后的决定是随遇而安。但是,隔夜,吃着晚餐的时候,家人说,不管怎样,都不放心我只身去东马,试试上诉,若无法,才只好去了。我的心思与计划又乱了。

其实,我没去过东马。沙巴,还是砂拉越,我都只是听人说,在书本上读到。到底那里是有多文明,有多落后,我都不知晓。而我所要去的地方的一切都是未知数。或许,有时候,我们不得不祈祷,自己能幸运一些。

备注:说到幸运,却突然想到《我的少女时代》的主题曲——《小幸运》,虽然一点关系也没有。



Monday, 31 October 2016

挑战限制

我感谢生活。因为总在跌倒生命谷底的时候,我会重见希望,重新仰望这个世界。踏入社会工作,不少朋友都说,工作后很迷茫,并不是自己想要过的生活,我向往着另一个世界。或许,永远没有踏上的旅途是最美丽的。

今天,看了一个很有意义的视频。他说,到底那个限制你的信念是什么;许多时候,我们可以给予无数的理由,说我们太年轻,说我们过老。但是,当你不断地告诉自己你太过年轻做一件事的时候,最后,发生的事是你已经过老做这件事了。到底是什么限制了如今的你?和现实不一样,信念是因人和时间而异的。

恍然间,我突然发现,原来,是我限制了自己。该是时候挑战限制了,向自己的目标前进!

Sunday, 30 October 2016

微不足道

每一天,我们都在创造记忆,也在同时销毁它。一个人能记得不多。多年后,想起往事,只能支支吾吾,仿佛记忆是有时限的,等待着被遗忘。

重要的事情随着时间慢慢模糊,慢慢地消失。多年后,别人提起,我会想,曾发生过吗……也因为这样,多年前的不舍与坚持变得可笑无知,变得搞不懂自己。

我曾想抓住过去,但却也觉得非常无奈。我,一个善忘的人,连昨日吃了什么,说了什么话,遇见了谁,都快不记得了。不,已经不记得了。

所以,有人说,时间是一切的解药。

上班去了

吉打与雪兰莪在马来西亚足球杯决赛对战,搞到两州人心惊胆战。一向对球漠不关心的我也开始为了这球赛守夜。

去年,雪州赢了,星期一成了了公共假期。所以,今年,我们也都带着期盼的心。但是,这赛打到extra time,也还是1-1,最后,以罚点球决定 。结果,雪州输了,我的心沉了,暗骂早知道早早就去睡了。

但是,后来却失眠了。

后记:若故事都依我们的意愿去发展,是否就会开心、顺畅一些?小时候,总觉得长大了,便会自由,却没意识到迟来的现实,与烦恼。每一天,都做着决定,但却没人知道两三年后会发生些什么。

Monday, 24 October 2016

入手旗舰手机

有时候,过了四分一辈子,也想不到自己真的会破财去买旗舰手机。虽然我成长在一个中等家庭,但是婆婆是个节俭的人。在她的教导下,钱不应该乱花,要好好存起来买屋子,养孩子。自大学开始,我无数次考虑过苹果手机,但是基于价钱这关卡,我最后还是放弃念头。

去年年首,我买了首架智能手机——Redmi Note 4G。但是,我万万没料到8gb的容量是它的致命伤。已经好几个月,我过着不足容量的作息,每星期得清除手机上的照片,而有些不错的医药软件,我也不得不割爱。这严重到我连在许多电话出现的waze都得删除。

其实,用了华为P9两周后的感想是基本上不错,双摄像头成像技术令人满意。其实,我不得不说,当我第一次使用其相机的时候,我顿时觉得电话摄影科技可真的进步到神不知,鬼不觉。还记得我的中学年代,电话若有相机已经是不得了的事情;但是到了如今,电话摄影简直可以媲美傻瓜相机。

若你问我,我是否会推荐P9呢?这并不是我几句就可以解答的问题。若价钱不是个问题,我2016年心目中的电话还是Google Pixel XL(其次是Iphone 7 plus)。再者,华为P9的摄影技术也不是完美无缺,依旧败给Samsung Galaxy S7(而且S7有防水功能)。但是,我个人对三星就有点排斥。

一切或许是天时地利人和的关系。之所以会考虑华为产品,这也不得不归公于二零一五年,谷歌与华为合作推出Nexus 6p。Nexus 6p的成功证明了华为在制造手机上的能力,也加强了我对其产品的信心。过后,华为P9电话(32gb版本)经过网络折扣后,落入我觉得还可以负担得起的价钱——RM1750。


Saturday, 22 October 2016

人老了吗?

半夜一觉醒来,我浑身腰酸背痛,弯腰成了一件很吃力的动作。我尝试了几回,后倒头躺在床上,宣告挑战失败。妈妈说,这是睡姿的错。所以,我又挨着痛进入睡眠。隔早,状况改善了些,但是依旧微痛,和吃力。但,也在这个时候,一向不服输的我有了挑战自己的念头。看了看医院七楼的楼梯,我想,应该没老到爬不上吧。但是,现实是残酷的,在六楼时,我已经完全奔溃,呼吸失去了协调的频率,双脚失去了定力,分分钟钟可以晕倒在地。下楼的护士说,若累的话,可以用升降梯。最后,我还是安全着陆。

回到了家,忆起早上的事故,我对婆婆说,人老了,腰酸背痛,没用了。她骂了骂道,说什么老了,将你养大的奶粉钱,你都没有赚回来。我笑了笑,说道:“还真的得去外跑跑。不然,整天在工作、在家,都是坐着,很不健康。

当我在家附近的公园慢跑着,有个小孩看了看我这卡比兽在跑步,一口气地跑赢了我,后在不远处停下喘气。我继续慢跑,坚信着自己是龟兔赛跑里的乌龟。慢慢地,我超越了他,后又跑了几圈。这时,我不禁想起中学科学老师教conservation of energy时说的故事:“年轻的时候去爬山,我不懂得要保持体力,一口气用最快的速度冲了上去,但是很快就没力。不久,别人就超越我了。”年少轻狂,四个字,就这么简单。而我曾也何时不是如此。

在公园的道路上,我想起了过去种种,想起了我的少年年代。那个年代,上网很珍贵,网速却很慢。那时候,有这么个叫作九把刀的写作狂人,写出了本本小说,如《那些年》、《功夫》、《卧底》、《红线》和《月老》。再后来,上了大学,我每天都步行去大学,也征服了不少山。但是,如今的我是否可以支撑到最后呢?

Sunday, 2 October 2016

记载的文字

从中学毕业以后,我开始了随笔手札的旅程。有时候,我想,这很好,道出了我内心世界,谱出了我幻想的曲子。

人生走了四分一,我没遇过水灾,却遇上了《水灾记》的考题。还记得小六时,写了篇《字典的自述》。想回,觉得很可笑,还真有着背多分的感觉。老师会说,作文要拿到高分,得善用成语和修辞手法。也或许,考试就是个如此模式;需要你在说长不长的一篇文章内尽量发挥,以让我们可以评估出你的中文造诣。我想,若是现在的我去报考,拿A可能是个难题。

部落格,让我遇上了自己,也让我对中文产生兴趣。我喜欢那段夜已深,心沉静下来,随性记载的时光。这是我依旧享受着的。随着年龄的增长,自己写的话题也已开始不适合还在读书,考着试的少年了。或许,这就是长大;我不再稚气,不再天马行空,不再年轻。

但是,遗留在这部落格的文字里,有这么一个喊着,叫着,唤着的小男孩。他不曾长大。

记忆的敲门


今天,无所事事,想着明天假日,但还要做工这种琐事。突然,Google Photo来了张回顾的照片。看了看,我想,两年了,大学毕业前的旅行。不知道是记忆错乱,我还总有种刚刚从大学毕业的错觉。但是,仔细想想,我也工作一年有余了。

我们活着,活着,就忘记了。每一天,我们为工作而忙碌,闲着就想着未来,真的很少时间去回顾过去。照片,有时候放着发黄了,重看的次数却少过十个手指头。

或许是因为我爱睡的基因,我工作回到家,到头就想睡。婆婆见到我赖在地上的时候会这么说,工作又过了一天,一百令吉又赚了回来。人生,或许到了大学毕业后,真的会慢慢地走向现实。以前,大学的时候,一年还夹杂着几个令自己期待的假日旅行。

今日,妈妈又问了问我,还没有女朋友呀。我摇了摇头,就没有,能怎么办。时光匆匆,或许我活着,活着,就老了,老了,身边也没有个伴。但,那也或许就真的就如此而已。悄悄的我走了,正如我悄悄地来;我挥一挥衣袖,不带走一片云彩。

后记:我很喜欢这些温馨的提醒,让自己回忆起过去的快乐,在这压力沉闷的工作里。

Saturday, 24 September 2016

自述

在不同的年龄,经历了不同的事故,自己的人生价值观也随之改变。年少的时候对世界带着正面、乐观的心态,相信着每个人都努力地做到最好。但是,踏入了社会大学,才发现,不是这么一回事。不管是医生,还是药剂师,每个人对工作热忱都有些不一样。而我也只是在不断努力,直到有一天我真的成为超级无敌厉害的理想药剂师。

在马来西亚进行药剂师实习,很多时候是得靠个人的努力,和一些学长姐的指导。从大学进入工作,不得不有一份心态的转移。我们不再是付钱去学习的那一位,而是被付钱去工作的那一位。说清楚点,学习得自动自发了,而不是等到别人推着你前进,喂着你吃饭。曾经,我喜欢问学弟妹们问题,期望他们会寻找答案。但是,往往,他们说工作很累,回到家就想睡觉了。我并不怪他们,就只是日久以后便累了。

哥哥说,或许你问问题的出发点是好的,但是你的问题未必很重要,他们有更多东西去做。从大学进入工作,我们的在旁指导不是要把他们的素质大幅度提升,而就只是在这颗蛋糕做后期的装饰。若大学生产出来的是饼干,那么也不可能在这短短的一年内变成蛋糕。

但是,进入了社会工作,也开始意识到钱并不容易赚,也或许是我那守财奴的心态作怪。虽然总羡慕智能手机能拍出的高品质照片,但是到了金钱这一关,就下不了决心。说真的,对摄影还是保留着自己对美丽的执着,但是拿起自己差劲的手机拍摄,却总无法拍出自己要的感觉。也或许,我就是那把差摄影技术怪罪在差摄影器具的那群人。但是,我真的好久没拍摄了。

后记:

对摄影有一份属于自己的执着,对写作有一个自己想要创作的世界,对教育有一份想要分享的热忱,对药剂只求自己可以知道得更多,对生后有一套自己的想法。或许,当你看着我忙碌工作的时候,你很难想象我想要的生活是简简单单地坐在庭院内,听着雨水的滴答声,而手里握着一杯温热的咖啡。人生总得对明日有一份期盼。

Friday, 23 September 2016

久久后

喜欢下雨的天气。冷冷的天气,滴滴答答的催眠曲,很适合睡眠。但是,作了上班族,雨再大,雷声再响,都得打起精神上班。我不喜欢下雨的早晨,因为很容易塞车,所以很容易迟到。有段距离就是那么靠近,却也那么遥远,医院的背影遥遥可见,但是却塞在一动也不想动的车龙里。反观,我喜欢夜晚驾驶回家的那段路程。路上的车很少,自己一个藤原拓海地回家,走进时光的隧道。但是,完成了药剂师实习后,需要迟归的次数已经很少了。

前阵子,朋友慧诗提议道,应该建设一个教育社会的医药咨询面书站,就像快乐的药剂师·恩妮。我笑了笑,说,不如你开始,我给予支援。其实,我明白,驱动一个教育社会的念头不难,但难在保持更新,就像我这沉睡已久的部落格一样。曾经的热血被生活拖累到淹没在海底里去了,久久不问候。

有时候,睡前,我会想,到底我还想成为一个博客,一个写手吗?更新少了,文笔差了,忙到后来,自己曾拥有的也不见了。也或许,人就从来无法知道自己的这个决定会带领自己到何方。也到底是对是错。

Saturday, 27 August 2016

《千里之外》——周杰伦



十年了。

我们都长大了。

《如果我们不曾相遇》——五月天


每秒都活著 每秒都死去 每秒都問著自己 
誰不曾找尋 誰不曾懷疑 茫茫人生奔向何地?

若一切重新来过,我还是会相信这些相遇是份缘分,是冥冥中的注定,我不会后悔。

Wednesday, 24 August 2016

《顽固》——五月天



离开了大学,进入社会,却想回到大学憧憬许多事情的时光。如今,不是放弃了,不是不尝试了,就只是学会默默。我,依然,依然会前进。

后记:心灵上的平静,我时常会提到。有些事情,想不开,我会耿耿于怀,心会很烦,烦到活得不开心。大学的时候,我会去公园和大自然聊天。看着朵朵的白云,觉得人生其实一点都不复杂,简单得很。每个人心中都有一个梦,而我有自己想要向往的人生,虽然从不说清楚。或许,认清现实很实际,让自己人生更容易计划。但是,想想,活着也是这么一辈子,就让自己天真、任性一些。想开了,世界又变得超越美好。

Friday, 22 July 2016

平凡的人写平凡的字

每个人对这个世界都有一套想法,而这想法是从我们接触到的东西慢慢累积,逐渐形成。相较于对学习满腔热血的大哥,我算是个随性的学者。我会不断学习,不断进步,不断前进。但是,若你劝说我把心定下来,读个硕士还是博士什么的,抱歉了,我真的不热爱考试、或者在实验室里做研究。我没有许多人想象中的厉害读书,就只是平凡的愚夫。

平凡,对每个人的定义都不同。我觉得打字很快是件平凡的事,或者应用电脑程式是多么的平凡。不凡的是那些创造出这些电脑程式的能者。但是,进了大学,进入了社会,才发现许多你觉得基本的电脑知识并不平凡,虽然也没多神奇。这不禁令我想起中学时期所读过的一篇小故事。

康肃公陈尧咨善于射箭,世上没有第二个人能跟他相媲美,他也就凭着这种本领而自夸。曾经,在他家里的场地射箭,有个卖油的老翁放下担子,站在那里斜着眼睛看着他,很久都没有离开。

卖油的老头看他射十箭中了八九成,但只是微微点点头。 陈尧咨问卖油翁:“你也懂得射箭吗?我的箭法不是很高明吗?”

卖油的老翁说:”没有别的,不过是手法熟练罢了。”

陈尧咨听后,气愤地说:“你怎么敢轻视我的箭术!”

老翁说:“凭我倒油的经验就可以懂得这个道理。”于是,他拿出一个葫芦放在地上,把一枚铜钱盖在葫芦口上,慢慢地用油杓舀油注入葫芦里,油从钱孔注入而钱却没有湿。于是说:“我也没有别的,只不过是手熟练罢了。”

陈尧咨笑着将他送走了。

对于科技的认知,也不完全因为我每天对着电脑,而这不得不说我那对任何兴趣的三分钟热度。中学毕业,拥有了自己的首台电脑,我开始了阅读科技新闻,并不断研究各各软件的强项与弱点,而这也无形中巩固了我基本的科技知识。在大学先修班的后期,我的兴趣转向部落格。到了大学,因为时常帮人拍照的关系,我也不知觉地对拍摄有了兴趣,而开始接触这方面的知识。现在,进入了社会工作,这些都离我都远了些,但却也是我无法舍去的财富。说真的,趁现在还年轻的时候,多学一些,不会吃亏的。

人生幸福的事,莫不过于执子之手,与子偕老。若单身如我,幸福可以平凡的是一个人在下雨的时候,望向屋外,喝温热的咖啡,没有需要烦恼的事。

Saturday, 9 July 2016

《Batman v Superman: Dawn of Justice》观后感



两个不同的英雄,背后都有自己坚持的正义。但是,在自己最亲的人受到伤害,正义被送上坟场。与蝙蝠侠对战前,超人说,在这个世界,没有人永远是好人。

相对蝙蝠侠,这场战接近是与死神对战。若一开战,超人就使出杀手锏,那么接下来什么戏码也没有了。但是,故事还是拖了下来,战到蝙蝠侠拿出超人的致命伤,证明人的强大,人的勇敢。再后来,更令人难以想象的巧合,他们的母亲都叫Martha。好吧!这是电影,要有可观性,不然一招镭射眼,蝙蝠侠就K.O.了。不,那挑畔他们的Lex Luthor一早就可以K.O.了,何必要超人无端端地单挑蝙蝠侠。女主角突然地被推下大楼,超人都可以光速解救,我自信要在限时内找回母亲,简直是易如反掌。

依旧单身的我

今天,在面书上看见友人分享了叶剑锋的一席话:所谓的放手,不是指放开自己的手,而是放开在自己心里面,他那双还牵着自己的手。每个人都只有一双手,一只手你要拿来对自己好,而另一只手,你必须先松手,才能有天再牵起另一个人的手。” 若不能天长地久,挽留只是占有的借口。别害怕放手,你值得下一个“拥有”。

好奇心驱使,我翻了翻她前阵子的状态。果真,他们的感情上出了问题。我,一个活在自己不断寻求知识的世界里,与许多朋友几乎都脱节了,发现的时候异常惊讶。记忆还停留在两年前的农历新年,他们开心在一起的画面。

对于感情这回事,我并非个乐观的家伙,尤其远距离恋爱。听闻太多身边的朋友,因为距离问题,感情发生了变质。不是说若没有距离问题,两人就会永远在一起。但是,当一个人受伤难过,另一个人却无法陪伴度过,给予拥抱。也或许说,两个活在遥远的人,久久只能见一面,只能从对方文字或口中得知近况,到底这能维持多久,要等到何时才可以生活在一起,而将来会结婚生子的可能性又有多大。

中学的时候,你可以因为一个女生美,或者因为一个男生灌篮很帅,而偷偷地爱上他。但是,长大了,爱情也变得现实,它不再只是单纯地喜欢一个人。

直到今日,对于我药剂实习结束后会被派往哪个州属,我也毫无头绪。接下来我要走的路是充满未知数。说句实话,我宁可不开始,也不希望有后来的伤害,不管是自己,还是他人。但是,值得庆幸的是,我这欠揍的家伙,也不会有人看上,就除非她瞎了三辈子,包括这辈子。

前阵子,听闻大学同学雅美的男朋友向她求婚了。好奇的建理问道,是怎样发生的。她简简单单地回答:“总结来说,花,气球,钻石戒指。”脑袋不禁浮现了那感人的画面。顿时觉得爱情还是不完全不靠谱的,若你遇上了对的人。

第七年

我想,文艺这一行的,和许多人不一样,是一个超需要恒心与毅力的。在你成名前(或很多时候,你都没成名),没人会注意到你,而你是完完全全地活在自己,或和一群追求同样梦想的圈子世界里。在工作上,认识一位很喜欢跳舞的同事。他每星期都去练舞,风云不改。我不得不敬佩他身上的那份坚持。相较于我,这位温室里的小花,我忙碌起来,连一星期写一篇短短的博文,都会觉得懒,觉得没时间去开发我那已经萎缩的想像空间。

关于写作,直到今天,我一直在追求,或者说希望我的作品是独一无二的。但是,舞蹈,还是文字,甚至与创作有关联的东西,都还难摆脱他人作品对我们的影响。在我们起步的时候,我们都先学习模仿,然后加强改良;做了无数次的实验,我们最后才走出自己独特的风格,成为大师级。但是,在这路途中,许多我们自以为独特的想法其实取自与之前我们在某某时间,或者某某地方接触并吸收了的人事物,而我们却忘记了有这么一回事。

今年已经来到了此部落格的第七年。它也从初期的懵懂,走到巅峰时期的强说愁,后再走到现在悄悄的路过。说真的,现在看回初期的作品,我不禁觉得摆上台面还真有些抱歉。这不代表句子语病多,但是可读性真的不高,叙事的技术明显青涩(虽然如今自己的文笔也没深厚到多少)。但是,也在那时候,无限的想象力是我最大的财富。

想对未来的自己说一声:“别忘了写作的初衷,那份想抒发与分享的心。”

Sunday, 3 July 2016

变老

大学毕业一年半了,在工作上奔波,部落也逐渐被忽略。但是,我们离变老有多远呢?


看完短片的那一刻,我还真的有种年轻不留白的冲动。就像她说的,当你老了,即使给你双芭蕾的鞋,你也无法跳足尖舞了。生命是无法重来的。

但是,你的梦想是什么呢?

我想了想。我想,在离开前,留下一堆文字,就像多年前一样:当我年老的时候,我想翻着自己写过的,一篇接着一篇,看回这一路来的领悟。当然还有些将来我不想会懊悔的决定。



很喜欢最后的那一句,有时候,梦想,是需要被推一把的。 但是,别推去鬼门关。

Saturday, 2 July 2016

笔记

说真的,我喜欢做笔记,但不是个读书的料。笔记做到多完美,考试也是普普通通的。大学时期,也曾考虑过是否自己把温习的时间都拿去做笔记了。

上星期五,朋友讨论着待会儿counseling的assessment,后突然讨论到neomycin cream用在wound这回事。我说,等一等,让我查一查我的笔记。我打开了手机,手划了划,读了起来。这份笔记很长,接近四百页。

其一朋友惊讶地看着。她划了划,后说到怎么HRT和你之前寄的笔记是不一样的呢?

我毫不思索地说,因为我更新了,我今天回家还要更新里面的一些资料。

她又震惊了好一会儿。

我傻傻呼呼地看着,心想有什么好惊讶的呢。

过后,她打趣地说,有可能将来我追女朋友的时候,会做一个仔细的flow chart,过后照着笔记执行。另一朋友插嘴地说,当女朋友问要去哪里吃的时候,我会说等一等,让我查一查笔记。

我笑了笑,摇了摇头。

后记:有时候,很好奇地听着别人想像我会是个怎样的人。大学先修班的时候,朋友就说我应该是用科学说笑的人,我笑了笑。特别,不代表什么。



最初的


那一份最初的自己,那一份最初的感动。

当自己还单纯地穿越你经过的道路,你是否用着异样的眼光看着傻傻呼呼的我呢?

我笑了笑。

你看见了我,却看不到我的世界。

但多年后,我不再是那一年的我了。

后记:好久没写了,我想。但,却再也写不出那一份单纯。

Friday, 20 May 2016

前进,还是后退,往往就在一念之差

在我们药剂师的圈子中最近疯传着一个话题:Rang Undang-Undang Farmasi(RUUF),也就是未来取代目前Registration of Pharmacist Act 1951, Poisons Act 1952, Sale of Drug Act 1952, Medicines (Advertisement and Sale Act) 1956的new Pharmacy Act。但是,在这个方案中,许多药剂师努力争取的,绝大部分被拒绝了。前阵子,闹到热门的医药分家也是草草了事。但是,有一些事,还是值得我们去争取,奋斗的。很难,不代表无法。鸟儿也只在飞翔后,才知道自己可以飞到多高,多远。这话题之所以重要,不是因为涉及了药剂师这个专业,但更重要的是危及了民众的健康。RUUF一旦生效,那将得待几个年代才会更改,而那时候,我们也都老了。不否认,更改,是可怕的,是需要适应期的,是需要许多勇气的,但是安处于现状不证明是较明智的选择。

记得有一次,在A&E值班,病人问我,现在医生给我的这些药可不可以与他从某某诊疗所开的药物一起服用(病人之前前往了诊疗所看诊,但不见改善,所以来了医院的A&E。)我停了停,问了问:“其实,我得看看你被配了什么药物?”病人从背包内提出了药物给我看,是一封又一封完全没被完整注明药名的药物,只是简简单单地写了一天吃几粒、吃几次。在这资料极缺乏的情况下,我只能淡淡地说,我不清楚诊疗所配了什么药物,但是最好不要一起服用,就吃我们医生给的。或许,这看在许多人眼里是微不足道的,一个伤风、感冒,吃一位医生开的药方就已经足够了,所以无需要耿耿于怀。但是,试想想,若病人平常是在诊所定期看病的,吃着胆库淳、糖尿病等药物,但是这些药方并没注明药名,而病人自己也不清楚吃什么,那么在病人入院后,我们很难确定到底病人入院前是吃了什么药,或者服用着什么药物。所以,在这个话题上,问题解决方案有两个:第一,病人需要给予药单;第二,病人的药物必需注明药名。

或许药剂业在大马依然没有先进国完善,病人的健康意识因地方而异,但是,这些都不可以否绝病人对他们药物的认知与受到教育的权益。若病人想更了解药物的使用方式,在怀孕时期是否可以安全使用,有什么副作用,他们都应该被教育,而最知道这些的真是药剂师。每位专业的教育机制是不同的,就像你无法派一位药剂师去做医生的工作,或一位医生去做药剂师的工作一样。药剂师用了四年的时间去了解药物,但是学习从来就没有在这四年的结束后终止。而医生用了五年去接受教育,但是在这五年中,所要学的不只是药物,更着重的是诊断、手术等。而在这全新的RUUF中,卫生局决定授权给完成药剂文凭 (diploma)的工作人士可以在非药剂师的看管下给药。这些拥有着药剂文凭的Juruteknologi farmasi在医院扮演着重要的辅助角色,但是较于药剂师,他们都比较偏向技术性的工作。简单来说,对药物的了解是有限的,不少连自己准备的药物是用来做什么的都不知道。所以,这个方案是危险,与不理智的。病人不只是失去了得到教育的机会,甚至也被暴露在未知的危险中。

在医院,许多病人对药剂师的认知是配药,但是我们不只是简简单单地配药。相信大家也曾经历过,我们问你是从哪个病房来的,我们需要联络医生。但也有时候,我们,并没有通知你,直接联络了医生。药剂师是最后的防线。从我们手中传到你们手中的药物前,我们尽可能确保药物的安全性。刚大学毕业的实习医生,简称Houseman Officer,所写的药单是很容易出差错的。所以,也就在我们一通、紧接着一通的电话,他们慢慢被教育着。我们不怪一个刚出生的小孩不懂得走路,但是在小孩学会走路之前,我们需要时间,与教育。说到这,我们离不开医药分家之说。

医药分家在先进国是普遍的,如英国与澳洲。但是,在大马,这个话题却闹到天翻地覆。药剂师说,医药分家可以让病人得到更安全与更便宜的医疗服务。医生却说,我们从以前的现在都有权力配药,而为什么现在要剥夺了我们的权力呢?在四五十年前,药剂师的数量是鲜少的,所以给予医生配药的权力是唯一,也是最后的方案。但是,时代改变了,难道我们就永远要活在过去吗?在许多年前,我们联络是用飞鸽,那么我们还在用吗?医生常用的争论也包括医药分家会造就许多病人的不便。但是,他们却不说,他们卖的药物比药剂所昂贵。而且,在金钱的压迫下,缺乏职业道德的医生是否会给病人配上无需要的药物呢?在病人的健康考量上,医药分家是必须的。

曾经,医生说我们拒绝在诊疗所配药的提议。关于这,我非常赞成我们不接受这个提议。接受了在诊疗所工作,也就意味着我们变成了医生的下属,而这完完全全能影响我们的自主权。在压力下,我们会顺从医生的意愿,进而影响了我们的专业。理想中,医生与药剂师有着相辅相克的作用;医生负责诊断,并写药单;药剂师适时地找出医生的差错并与医生讨论,最后根据医生的指示配药。但是,若把配药的权力完完全全地交给了医生,那么病人就失去了最好医疗服务的权益。

当然,在尾声中,我想说,药剂师不是圣人,不是全能。但是,我们接受的教育让我们在这些挑战中有了最佳的准备。医生、药剂师、护士、营养师等医疗专业人士都是相辅相成的,最重要的还是民众的健康。

Wednesday, 18 May 2016

学习是条很长的路,真的

岁月过得好快,不知不觉,在忙碌中。

一个人偷偷溜出来,在夜深人静的时候。

还记得你那天真的笑吗?

多久没站在雨中,让自己清醒清醒了呢?

到底是活着,还是勉强地生存着?

虽然只是个平凡的药剂师,但是我自认自己可以为病人所做的还有更多,更多。虽然很希望看到有一天,大马可以走到医药分离,但是,在这之前,我很享受医院工作的时光。有时候,病人会错叫我们作医生,但是,作为一个药剂师,我会纠正地说:“我不是医生,是药剂师。”同事笑我说,为什么要如此执着。对我而言,若连自己都不站在病人前证明药剂师的存在,那么又为何奢望别人认同我们呢?最搞笑的是,病人有时候会说,药剂师,还是医生,都是一样的,都可以叫作医生。但是,我相信,在那刻起,他知道了药剂师的存在,还有我是个执着的药剂师。

在医院工作周末的时候,我有时候忙到很迟才上到病房教病人如何使用吸入器(inhaler)和如何注射胰岛素(insulin injection)。护士会问,为什么这么迟还上来呢,病人等你等了一两个小时。我会自豪地说,因为周末的关系,今天只有三位药剂师工作而已,但是需要处理许多事物,确保所有运作正常,在来之前,我也还有一堆需要去教导的病人。过后,我笑了笑,看看他那敬佩的眼神。

真的,药剂师是份很累的工作。但是,我们这份工作往往被忽略了。病人看到最多的是医生与护士,许多只在取药的时候看见我们。但是,更悲哀的是他们误以为我们是医生。病人并没看见幕后工作的我们:护士问我们如何给药,医生问我们医药问题,我们确保病人服用的药物是对的(不然需要询问医生),我们为病人准备服用的药物(如:Total parenteral nutriton 和 chemotherapy),我们给予医生们劝告(如:Therapeutic drug monitoring)或我们确保医院有足够的药物给所有病人。

虽然抱怨多多,但是我想要做到更多,所以得不断地充实自己。哥哥曾说过,我们不能只是从药剂师的视野看待药物,也需要从医生的角度出发。为了这,我们不得不接触他们的书籍。但是,学习,本就是条无理长的路。加油!

Sunday, 8 May 2016

教育所没教会的

人, 生出来,就没有所谓的公平;有些人学得很快,而有些人需要更长的时间去消化。但是,往往大家都把目光都投注在那些较好的。反之,那些考试成绩差的班级就有着“放牛班”的称号。但是,大家或许忽略了放牛放久了,脑袋会开始不吃生,开始吃草这回事。若大家一致认同学习比人慢是先天性的,没人尝试改变,那么这就成为了大家潜意识的真理。

我从来就不相信,人与人之间有所谓的学习快慢之分,更重要的是付出的努力与境遇。你说一些人很聪明,但是却不说他挑灯夜读。但也有些人学习环境不佳,没有好的导师,所以用较长的时间去探索到终点。所以,在教育上,我相信着,若能,自己要扮演好导师的角色,把自己所知道的都传授出去。我自认自己在学习路途上,不曾遇上过自己跨不过去的山崖。许多自己不懂的,都会自己抽出时间去搞清楚。但是,每个人向往的学习之路都是不同的。

前些日子,看到这么一个耐人寻味的一席话:不管什么职业,我们都在教育着。

Tuesday, 3 May 2016

谈一谈报考华文这回事

每逢SPM季节,报章都会掀起一阵“我是华人,所以我报考华文”的话题。其实,身为华裔,在我报考的时候,我并无胸怀大志,并没抱着华人考华文的远大包袱,就简简单单地觉得自己没理由不去报考。

虽然听多了那些温馨的提醒“华语很难考”、“华语很难拿A1”、“他们故意把水准调到很高,为难我们华人”, 但是试问到底问题出在哪里?是考题过难,还是我们华文考生没有这个素质呢?当大家喊着“华人就得报考华文”的口号时,大家是否也带着把华文学好的心理呢?到了中学,我们开始接触中文知识,如词性、复句、短语等,但是,在读的中学生们是否知道这些知识在语法的重要性呢?

以个人经历之谈,在我就读的国中,华文课可怜地少到一周只有一次。华文老师也不会逼学生们每周写一篇文章,靠的是学生本身的努力。而身为学生的我们, 又有多少位是勤劳的?以目前的考试制度,一考生可报考最多十个科目。所以,在取舍中,华文往往成了牺牲品。试想想,在短短的几小时内,华文老师能传授的也是极为有限的,而且有些学生需要更长的时间、更多的例子去明白。

再者,若要把一个语文学好,真的不容易。若论写作,一篇好文章必须句子通顺,不可词不达意。但是,这要求真的不容易,或许对一位只在中文考试才提起那寒冬十年之笔的考生而言,真的有点强人所难。正所谓,实用则存,不用则亡,当大家日久没写中文字,在考试关键时刻忘记如何写某个字的状况并非罕见的。临时抱佛脚的最后抢救,是时灵,时不灵的。

后记:此文是根据笔者的陈年旧事的个人经历,并不能把所有国中的中文课制度一概而论。但是,考生们得坚信着“没有做不到的事,没有拿不到的A*”,一份耕耘,一份收获,把华文学好,把作文写好。

Saturday, 30 April 2016

部落格,你还好吗?

也或许是过去太过稚气,所以一两天可以更新一次。

也或许是过去太过悠闲,所以看到别人更新了,也接着更新。

也或许是过去有着一群熟悉却又陌生的博友,所以一直不断,不断地更新。

但是,大学毕业后,有段很长,很长的时间,我不再更新了,说不上有什么特殊原因。

但是,坦白说,有段很长,很长的时间,之前跟踪的部落都没了更新。

但是,我现在回来了,不让它继续生草了,而你呢?




后记:
对部落有许多感触,从中学时期开始的摸索,大学时候的热忱,到了现在的重新出发。无可否认,写作是一种很需要坚持的东西,一天天去更新,一天天风雨不改地,一天天天马行空地。

Friday, 29 April 2016

喜欢自己所做的,一切都给滚到十八里去

不知不觉,我离限期越来越接近了,还剩下一个月就可以开始交报告。接近了,却少了份踏实感,觉得时间过得太不知不觉。联想到有完没完的logbook requirement,我是否可以达标呢?

时间倒带,回到那去年的八月份,那依然菜鸟的自己。今天,过了差不多九个月,过去很多你不懂可以慢慢学,都已经变成了你应该懂了。但是,学习这条路,从来就没有尽头,也没有一天我会突然发奋图强到立志把所有该懂得都懂完,反之只是说,长路漫漫,慢慢来。

这阵子,来了两个学妹,过后又来了七个学妹,结束了自己是最新药剂实习生的生涯。突然间,我们戴上了学长的光环。看着懵懂的他们,就会想到那时候指导我们的学长。犹记得学姐临走前曾说过,过去我们的学长、学姐很尽心地教导我们,所以我们现在也很尽心地教导你们,当到你们的时候,你们也要像我们现在一样,好好地指导学弟妹们。突然间,觉得这是个很大的传承,一代接着一代。

Wednesday, 27 April 2016

皇者回归

悄悄地,我回来了。这几十天过的日子,有起有落,有时候忙到很夜,也有时候放任自己到很夜。人说,年轻不照顾健康;老来,健康也就没了。当我们埋怨时间不够的时候,而第一个放弃的就是睡眠。但,这是个恶性循环,我迟睡了,隔天就很累,回到家一倒头就睡,睡醒了却又继续熬夜。今天,给自己请了个假。

学长曾说过,工作,做再多,也没有人理你花多少时间心血去做,因为取代不了的不是你;你走了,还是有人取代。但或许,我是工作狂;但也或许,我不想去想一些东西;但也或许,我只想好好地做好自己的本分。

有些话,真的直到自己经历了,自己才会明白。世界并不是说童话主义,也不是理想主义,所以得还是有些现实主义。有时候,你怀着分享的心情去把自己呕心沥血的笔记分享给朋友,但是朋友却觉得你在炫耀,带着讽刺的口语说你。我的初衷很简单,但后来被复杂化了,觉得自己该自私些,没需要无私付出。抱歉,我开始喜欢上了坏人主义。

我并不是圣人,但只是个有时候发了好心的坏人。

Saturday, 9 April 2016

《突然好想你》——徐佳莹



最怕空气突然安静 最怕朋友突然的关心 
最怕回忆 突然翻滚绞痛著不平息 最怕突然 听到你的消息 
想念如果会有声音 不愿那是悲伤的哭泣 
事到如今 终于让自己属于我自己 
只剩眼泪 还骗不过自己 
 突然好想你 你会在哪里 过得快乐或委屈
突然好想你 突然锋利的回忆 突然模糊的眼睛

我想,这首歌,唱得很好,唱到心底里去了。一个五岁的小孩,唱着悲伤离开的情歌,或许明白了词句中的含义,但却又少了背后的经历。人长大了,有了一定点的经历,才明白其背后的意义。

后记:感情,感觉,说透了,是搞创作者说到无比玄幻的情感。

Friday, 5 February 2016

强大



在我小小的心灵里,有这么一个强大的自己,强到一拳就可以定胜负的自己。但是,现实中的我,是一个路人甲,默默地做好自己被交托的工作。那将会是世界上最厉害的自己,并没有登场。所以,只能在动漫中找寻。

故事男主角,Saitaman,是一个超强大的高手,立志成为英雄。但是,后来为了保全其他英雄的名誉,而牺牲了自己,说自己总是侥幸,捡便宜地打倒怪兽。其他的故事发展,我就暂时在这里卖个关子,让你们自己去探索吧!

Saturday, 30 January 2016

输给龟兔赛跑的网速

旧电脑坏了,换了新的一台。感觉上,电脑加了许多马力,应该可以比之前跑快许多。但是,网速却依旧悲哀。好慢,好慢,好无法接受。

据说,大马居民宁愿更便宜的网速,也不愿付昂贵的网际网络。但是,价钱与其他先进国相比,真的有少许狮子开大口。

网速慢了,也就算了,但是为什么我们家的网际网络会在拨打电话后断线?到底是为什么?

或许你说我沉醉于网络世界,但你是否曾想过,这龟速蹉跎了我多少岁月?当我想速战速决,但到头来还是要等、还是要等、还是要等、还是要等。

投诉完毕,晚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