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21 November 2015

乱说

有时候,会觉得生活很盲目,做着没有结束的功课。抄病人记录,就像追连续剧一样,一天接着一天,没完没了。

学姐说,这仿佛像和医生谈场只有自己知道的恋爱,就仿佛自己知道这是某某医生所写的,而这又是某某医生所写的。

我傻了傻笑,毕竟我都不去注意是谁写的。

哥哥说,别忙着赶功课,而忘了学习的初衷。

我想,人,其实,很容易迷失,就像此刻,我写着写着,就离题了。

看见学弟妹们毕业舞会的照片,我不禁想,岁月匆匆,一年也就这样过去了。或许,到了自己老掉牙的时候,晚辈也或许已经忽略了我也曾经年轻过这回事,毕竟我们都活在自己宇宙霹雳无比重要的世界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