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25 June 2015

道别

人与人之间的沟通是一个巧妙的东西。会慢慢变得依赖,会慢慢成为一个习惯。

决定了不再联络,不再打扰,但是多到不能再多的时间却一直在令自己去想,该不该去寒暄一声。

我知道,我是个很依赖,害怕孤单的人。也害怕失去。

有些幸福,觉得离自己太遥远,而没想去争取,虽然自己很渴望。

我知道,在你面前,我算不了什么。

Monday, 15 June 2015

师者

朋友诗盈前些日子当上了临教。我点了点头,表示知道。写到这里,感觉上欺骗了读者,因为我也忘了是否有点头的这一节。

满脑子想到的是有什么东西是觉得小学老师应该传授给我,但却觉得教到马马虎虎的。我想那应该包括英语语法。

过后,她说现在有学个什么英文发音的东西,自己那个年代压根里没有学过。我也是不曾。但是,她说,她老师说就叫学生教她,毕竟有些孩子是有去补习的。

不知道为什么,回想到了今年去向温老师拜年时,她所说的一席话:“作老师的就要有老师的榜样,不应该满口混蛋。把自己认为好的品德,做给学生看,让他们学起来。”

Friday, 12 June 2015

有阵子没写了

有阵子没写了,我对自己说道。虽然有时候,夜里会想,明天开始得做一些小记载,不然我很快就会忘了,很快就会忘了这时候的自己。

前几天,爸爸骑着摩托车回家,洗着脚,看见正走出家门的我,挥了挥手,唤我过去。我停了一停,问什么事。他又挥了挥手。我走前了几步,又停了一停。他又挥了挥手。我走到他身前。他说道:“你知不知道现在的电话可以拍一拍,过后fax过去,过后就可以印出来了?”我说,知道。他说,现在都已经进步到连自己都不知道了。我微了微笑。

上着楼,看见走下的妹妹,他又兴奋地问了问道:“欣怡,你知不知道现在的电话可以拍一拍,过后fax过去,过后就可以印出来了?”妹妹也说了声知道。

是的,有时候,不去察觉,不去往后一看,还真没发现科技已经潜伏在我们的生活中。网际网络的普及化,象征着远距离的沟通变得轻而易举。智能手机所能拍摄的照片有者已抵达两千万像素,而七八年前,五百万像素的照相机已算是不错了。当然,不止这些,但是,在看回这一切的一切的时候,有人会问,人与人是不是失去了更多,整天对着电话傻笑,活在一个虚拟的世界?或许,你会点了点头,说声少许。

前阵子在台湾旅行的时候,朋友建理是如此对我说的:“若没有比要,我会尽量不查看电话,身边有更多的事情去做。”当有了这觉悟,不难发现是自己选择让生活被科技掌控,而并不是科技掌控了我们的生活。我们可以享受科技带来的便利,但却不要因此而失去了生活。你说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