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22 April 2015

抱歉,失言了

说好了,明天见,但是我却迟迟没有上网更新。为什么?或许,那是一时间的心动,一时间的热血。隔天,睡醒,回到了起点。哥哥问我,今天有做些什么进修吗?

再次提起笔前,又去看了那个没没没妹妹的部落。若有人发现,是否觉得我是个偷窥狂,只准自己去阅读别人的文章,却不准任何人看到自己,那藏在内心的自己。

是的,去了这个神秘的部落,读到了这么段感触:

错过了就不要再执著于过去,这只会使你更加的痛苦。要学会放手,然后默默地祝福对方。也许在这过程中,你变得更加的了解自己,或者,学会了怎么应付/控制思绪。

读后,有少许的感同身受。或许,该学会放手,学会放弃,但又不是明白了,就可以办到的。(读者:你是不是来骗帖子的?!不是写了好几篇自己这份要放手的决定,怎么又来,写部落写到这么没有新意,谁还要读!)

后记:真糟糕!若继续写着这种小事,我的博文还真难有机会重见天日了。但是,最近,也过得很平静,而唯一改变的是,大学有一学妹突然找我聊天,聊些有的没的,而且是凌晨时分。昨夜她因为在半夜挑灯阅读准备明天的小考,传了个zzzzzzz过来。我笑了笑。还真不知道,今夜,她会不会来个什么花样。

Saturday, 18 April 2015

一刹那

觉得生命可以很短暂。意外发生,人逝世,孤单,我。为什么自己如此无能。

说好要教妹妹学车,但是手却不帮她握车手,也不会临时地跑去拉刹车,只会喊刹车。一切就在一下子发生了,我们俩都害怕。事后,无比地自责,觉得自己不应该说好可以教她,毕竟自己也是半桶水。但是,事情发生了,结果也只能承担。

我好想哭,好想这些问题早点结束,越早越好。我意识到自己的无能,觉得自己太过不知天高地厚,错误地觉得自己厉害,觉得一切很容易。一点也没有心情,心情真的很难受,虽然父母们就只是骂骂几句。

有时候,我胆小的心,就只想去逃跑,不面对。觉得自己很没用。

若一切可以重来,我是否就会不教妹妹。是否呢?

懊悔又能怎样?

Thursday, 16 April 2015

再次提起笔的心动

想去做一件事的原因可以很复杂,但也可以很简单。

今夜,重新开启风尘已久的电脑,发现我这绝迹的部落格被一神密女生“没没没妹妹”(新博客)跟踪。顿时,我直冒冷汗,难道我这个自以为隐秘的部落被世人发现了。糟糕,难道是我一个不小心放错了设定?二话不说,我立马做出调查。结论是,她应该一个阴差阳错地误放了我的部落网址吧!

起源于对这神秘博客的好奇心,我也偷偷混进了她的部落世界。读了她的文字,我觉得她是个敢爱敢恨的女生。她写得也真有趣,令我情不自禁地想去跟踪看看了。

糟糕!?我就这样被文字收买去了......

其实,阅毕的时候,我突然有重新好好认真记载的冲动,哪怕是记载每一天一些微不足道的小事。

明天见,顺成!加油!

振作

在过去的数月,与其说自己没灵感停笔不写了,更正确来说,我过得非常颓废,人生失去了所有方向。一大早醒来游戏,扫地,吃,睡觉,吃,睡觉。但是,细想,日子一天天这样过下去,总还是不行的。是的,我得学会振作,哪怕是拾起本小说,读些故事,或者做一些自修。人生要找回意义,找回动力。

部落格人生又开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