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21 February 2015

假牙诗集

有一本诗集,叫作《我的青春小鸟》,出自假牙。觉得假牙的一些诗很有趣,至少我读了会笑,毕竟我是个没深度的读者。假牙说,这是他唯一一本诗集,因为写完后,他自言已经江郎才尽,不再写诗了。

前阵子,去了大众书局寻找书籍,偶然找到此书。心想,闲着也是闲着,不妨就把它读完,毕竟这本书并不厚。不久,便大略的地读毕,感觉上完成了一个小小的文字冒险。

当中有几首是自己预想不到的诗路,其中一首是《分手》:咱们分手吧 / 左手归你 / 右手归我。分手,往往给人的印象是一段感情的结束,但是到了假牙的文字里却是个浪漫的情话。

此外,也有一首是童话故事的恶搞,《童话后遗症》:多年以后 / 她吻他时的感觉 / 仍像吻一只青蛙。读后,大家都会联想到是青蛙王子的故事,但是却又觉得好笑,觉得作者还真童心未了。

最后,附上书中的另首恶搞诗,《小偷》:悄悄的我走了 / 正如我悄悄的来 / 我挥挥衣袖 / 不带走一片云彩 / 妈的穷光蛋 / 整间房子没一件值钱的东西 / 老子今天真是倒霉透顶

结语:虽然说不上会推荐这本书给读者们,但是我想,若只是在书局中需要消磨时间,而又看到此书,或许可以考虑提出来读一读,毕竟这本书并不是个文艺诗集,值不值得收藏得见仁见智。

Sunday, 15 February 2015

小男孩

沈佳宜:你真的很幼稚?
柯景藤:我就是幼稚,才会追你这种用功努力读书的女生。我就是幼稚,才会有办法追你这么久。
沈佳宜:那你就不要追阿?笨蛋!
柯景藤:对呀!我就是笨蛋!
沈佳宜:大笨蛋!
柯景藤:大笨蛋才会追你这么久!
沈佳宜:你什么都不懂!
柯景藤:我就是什么都不懂!~摘自《那些年,我们一起追的女孩》电影

我想,在我内心里,也住着这么个不想长大的男孩。友人晓双曾说,女生不喜欢男生装可爱,要成熟一点。我笑了笑。

我讨厌成长,其实。若能,十年后,我希望还可以假装小孩。社会认识的成长,剥夺了我们太多东西,觉得大人应该成熟,把内心的小孩子藏起来,不可以莫名其妙地傻笑,也不该像小孩子闹情绪,也不该......太多的潜在法则,不是不知道,只是我真的就只还想停留在笨笨傻傻的时候。

突然,想到一个图画笑话,脑袋问心脏:“为什么你总是快乐?”。心脏回道:“因为我把那些烦恼的事都交给你去烦。”

但是,再不希望长大,我还是得慢慢地把小男孩收起来,收在内心深处。

睡不着后乱写

人生有多少个十年?若幸运的话,我想应该会有十个,而我也已经走完了四份一。想起来,还真恐怖。托情人节的关系,不自觉地提醒了自己还是单身这回事。突然,觉得自己仿佛与时间正赛跑一个爱情,但也或许就不曾。

放假回到了家,我特别空闲,有时候会东想西想。从中学到了大学先修班,再从大学先修班到了大学,再丛大学到了毕业,每一次的后来,我们都说上了再见,和淡淡一句的保持联络。在那一刻,我们都相信。

联络上了,却也不知道说些什么。淡淡的问候“最近,过得如何?”变成了口头禅。再后来,友情慢慢地演变成许许久久的联络一次,也或许许许久久的失去联络。表面上,我是放下了,不在乎了,但很好笑,我大学读书时有好几次梦到和中学朋友读书补习的梦境,醒后就会想起从前。

从前是深埋在海底的。我记得某某是怎样的,怎样的,但是许多事情都已经想不清了。感觉上,就好像你吃了一盘你觉得世界上最好吃的咖喱面,但是你忘记了是放了什么材料,是什么味道,但是你记得很好吃而已。再深刻的记忆,有时候到了再也不去提起,不再想起,我们也就忘记了。也或许一年后,我已经记不起写这文章的这一刻,或是我写了些什么。

后记:但是,有时候,也好,不去联络,会慢慢忘记对方,会慢慢把牵挂带走,会一个人好好地活着。

Thursday, 12 February 2015

情人节

话说,在四年前的这一天,便是我抵达墨尔本的第一天。那一天的天气,凉风习习,有点冷;四年后的我依旧单身,这一天,老天会不会为我下场雨,为我哀悼?

前几天,朋友问我关于我之前买的书包价钱,说要买份礼物给男友。事后,我偶然想到,若觉得书包贵到买不下手,或许可以考虑买手表。那时侯,我也没想太多,本着提议买生日礼物想法的念头说了去。过后,才想到这星期六是情人节。焕然间,如梦初醒,觉得这节日,自己没有需要去关心,也还真忘了。

虽然西方情人节落于二月十四日,但远在韩国,每月十四日却都是情人节,并各有自己独特的习俗。但是,到了快速面社会的如今,是否有如此庆祝,我却也不得而知了。

关于二月十四日是情人节的说法,也有人讽刺地说,其实,二月十四日是愚人节,而四月一日是情人节。二月十四日这一天,有多少人用着甜言蜜语骗着对方;四月一日这一天,又有多少男女以开玩笑为借口说出了真心话。但是,这当中的是是非非、对对错错,却也不是笔者所能一概而论的。看到不少朋友分手(虽然也有不少坚持走下去的),有感,爱情,谁又能保证是长长久久的?但是,又有谁在爱着的时候,不希望、不相信,一爱就相爱到永远,就像许多爱情曲子一样。





最后,奉上这并非出自我笔下,我却喜欢的文字分享。

I MISS YOU。

MISS,
同一个单字,
既是思念,
也是错过。
在我最想念你的时候,
我才发觉我错过了你。

后记:虽然年数越来越高,但是也只能安慰自己道,感情,这东西勉强不来,还是继续等着遇上喜欢我的人了。若一世遇不上,也算了,挥挥衣袖,下世见。

Sunday, 8 February 2015

写作心得

第一次开始这部落之旅的时候,就像现在许久没有动笔后的陌生,头脑走了一周又一周,但是却迟迟下不了笔,不管是题目,大纲,还是结构都是一头雾水。但是,我却还是毅然走向部落之路。

沉默在茫茫的人海中,一个人静静地把故事记载下来,这就是我喜欢写作的原因。写的时候,我觉得自己就像个洋葱,一层又一层地被剥开。写到最后,你会发现我其实是空心的。有点好笑,我会这么地想自己。一想到或许隔两街的邻居不认识我,但是隔着几千里某处的你却读着我的故事,读到有所感触,便觉得足够了

还记得刚开始写部落的时候,我并非擅长,有时候会写到很吃力,勉勉强强地一接下另一句但是,我知道中学年代的抄袭法要改,再也不能写“在一个风和日丽的早晨,爸爸突然心血来潮,提议带我们一家人去海边野餐。哥哥和我听后,高兴到手舞足蹈。一切就绪后,我们一家人边乘着爸爸的‘老爷车’浩浩荡荡地出发了。”但是,前阵子,和哥哥聊到写大学毕业日的时候,我们俩开口道:“在一个风和日丽的早上,爸爸突然心血来潮,提议带我们一家人去出席大学毕业典礼。哥哥和我听后......”我们俩笑了笑,觉得这种老套的写法还是可以拿出来作搞笑效果的。

写作,和考试写作文,是有些不一样的,但却也并非一个完全没有靠谱的东西。它不完全因为创作而存在,离不开基本功——文字、文法和文笔。写作是思维表达的管道,把我们看到的视野,让读者也感受到,体会到。但是,也因为写部落,不是作家出书,所以又多了份自由的空间。在这里,写得好与不好,并非测量单位,只是写着,写着,也会不自觉地写出一条文路。

还记得朋友说过,我会爱上写部落,而我也真的乐在其中。过去,我只知道对空气微笑;现在,我已经不犹豫,任性地敲打键盘。握着冷掉的咖啡,看着你离去的背影,我知道,你已经很遥远了。再后来,读到你写的,我不得不惊讶头上那不一样的天空。当风轻轻地吹过,我会想,若不是你,我是否会提起笔,把故事一篇,接着一篇地记载下来。有时候,回想过去,觉得人生好像蕴藏着某某种巧合,与定数。你说过,后悔就慢慢地给时间款待,这世界写满的是“当下”,并非“等待”。

写作,是种任性,任文字随着情感漫步。我并非是个充满正能量的人,而是个坦诚面对伤心的家伙。当悲伤写完,我会忘了它,重拾希望面对人生。但是,写多了,朋友说我的文字有点感伤。所以,我曾下定决心把这纠正过来,想把满满的正能量带给大家。执著了几日,我也就决定做回自己。写作,并非逼自己去写些东西来证明自己,就好像你可以写一万字小说来证明自己能写长篇小说,但是写完后,松下一口气后,你不会再考虑写一篇来证明自己了。

我觉得我手写我心是基本功。初期的写作不能勉强;勉强的文字,就像用开心来填补空虚的悲伤,越写越伤。我不写爱情小说,不因为我不想尝试,只是我写不出那种字里带甜的感觉。倘若你逼我走上写爱情小说的路线,那么我只能笑笑地说,我写暗恋小说好了(虽然自己在这方面的功力也不见得多强)。以下就随便写两手,好了。

爱情小说片段:那一天,转过身,我发现了你。你的头发像飞扬在天空的风筝,一时间停止了我的世界。是的,那一刻,我清楚地听到心跳,也第一次清楚听到我愿意付出所有的东西。你相信命中注定吗?那时侯的我就希望你有。
(后记:倘若真的是命中注定,那么就注定我开始写的那一刻,会越写越差,越写越没感觉)

暗恋小说片段:害怕自己有一天会喜欢上你,所以在这里止步,不让自己去联络你,去想你,去关心你。暗恋是不是就在玩迷藏?想让你知道,但却要你自己尽了全力才发现,而不是我一厢情愿地付出;但是,同时却担心你永远没有发现这。
(后记:就是担心你没发现我已经不懂该如何从这里接下去了,灵感瓶颈。)

感觉上,我仿佛把写作写到非常随便,但是却又并非如此。随便的定义,不是什么都写,而是记录自己所重视的。你或许不会记录苍蝇,但是我有这么一个有趣的故事:“还记得上中学的某一个早上,我们被派去看守食堂。那一天,苍蝇特别多,其中一只,还趁你不注意的时候,偷吻了你。”。之所以说是随性,指的是不刻意去用修辞手法装饰,或去思考到底别人会不会明白、喜欢或欣赏。

俗语说,千里之行,始于足下。写作的第一步,其实不是当你坐在电脑前才开始的。不然,往往会出现的画面是,写写,删删,删到有时候,眼前还是一片空白,看起来就像个大呆子对着荧幕发呆了许久。它的第一步是虚幻的构思,而这想法可以取自任何地方。我本人善于写的是自己,所以许多文章都是取自于笔者所感受到的。

接下来,就是包装。包装乃是自己选择表达的方式。与其说大纲是你每一段要写的东西,我觉得它的目的是让读者觉得文章条理有序,若能,也同时散发出耐人寻味的读后感。以下是自己曾写过的《闭门x自爽》。

杂乱无序版:
躲在黑漆漆的茅屋,他微笑着。键盘的声响此起彼落。他知道作品是写给自己,然后读者。他一个人默默地写着:昨天已经结束,今天要结束,明天将结束。他逐渐忘记结束以外还有什么,但是却依然原地不动。

条理正经版:
作者是自爽的。他一个人躲在黑漆漆的矛屋,在柔柔月光的照射下,敲打着键盘。 他不解释自己在写些什么,因为他知道,作品是先写给自己,后才奉给读者。他想了一会儿,后又静悄悄地躲到书桌前。 就在这滴水不侵的小茅屋,他继续写着:昨天已经结束,今天要结束,明天将结束。太久没出去晒晒太阳了,他忘了结束之外还剩什么。他害怕阳光的紫外线;他听说,紫外线很恐怖,会得皮肤癌,后慢慢死去。他望向憧憬的遥远草原,但却没有出去。

而另一个重要的考量是那时侯要下笔的温度。因为自己当下的情感,平凡的文字许多时候可以变得特别,变得不可思议。也因为这样,许多半成品若搁着好一段时期后,我就不接下去写了,因为再怎么努力,也写不出最初的味道、心情。说不上可以教你什么,但是我想,若要某种方程式,那将会是:事件——具体形容——想法/感触。不妨读读自己以前写过的《怨》。

看着电影,却想着另一回事。人与人之间的怨恨会不会累积到太多,而无法前进?自觉的小事,一件件埋葬,最后演变成无言的沟通。 你站在我面前,没有说话,只是传了个纸条。我无奈地点头,想给予你微笑,但留在那儿的只有苍白的纸条,与我。不知觉地干笑,也不知是怜悯记恨的你,还是无奈的我。 礼仪上的压抑与背后的满口埋怨,哪来得更伤人,更痛心?

其实,不难发现以上段落有着三个因素,但尤其重要的是具体形容这个环节。当你要写一篇你爱一个人情信的时候,你总不能一直写我爱你,我永远爱你,我爱你一万年。之所以,会举这个例子,原因不外是中学时期,读过一文说要写好文章就得懂得具体形容,就像你每天在爸爸傍晚放工回家的时候,你对他说我爱你,说多了,你爸爸有一天会问你,你到底有多爱我。所以,要写好文章,得用具体的动作来描述那份感觉。

到底该如何具体形容呢?我个人是就麻醉自己那份感觉,说服自己那是你正感受到的。其实,这并不难,只要你认定了一件事,继续想下去的记忆将都会是不谋而合的。毕竟这是微妙的吸引力法则一样——你得到你相信的。一旦你认定一个人很好,不管你再怎么想,你也无法想像到他的缺点,是的,完美的他。

当然,这说服自己感觉的后遗症不外是自己的感情被自己随便糟蹋。有时候,我害怕会沦陷到自己的幻想里,所以,别忘记把写的故事小说与真实人生分得清清楚楚。别在半途中迷失了自己。

而我这一路坚持的文字风格,可以用两个字来简述:精准。虽然写作不完全是精准的失控,但是却无心中会尽量维持这路线。

精,乃精华是也,尽量减少累词赘句。

例子:一年一度的天使训练班又再次地结束了,各位成功过五关斩六将的天使将会开始他们漫长守护主人良心的旅程。
改成:一年一度的天使训练班再次结束,各位过五关斩六将的天使将开始他们漫长守护主人良心的旅程。
污点:“又”和“再次”的意思一样,所以我删了;“了”代表已经发生,而结束已经有这个意思;而“过五关斩六将”不正是成功过关吗?

但是,写作不可以太过极端,而删除或改变原本的意思。

如:你好了些吗?
不等于:你好了吗?
注意:“些”有着一点的意思。所以,不应该删。

准,乃准确无误,不管是错别字、用词、标点符号。我本人认识的字不多。但是,我会尽量分别词性。

例子:
(a)他用尽心思,来取悦他。
(b)他用尽心机,来取悦他。
解释:这两个句子只是差了个字,但是句子中的他可是从好人变成了邪恶怪叔叔。所以,用词应当正确。

至于标点符号,小学时,我并没有标调符号的正统教育。我后来自修时,才发现每个标点符号的用法不一,有了进一步的了解。

例子:拿SPM成绩的那一天,我看着她那伤心的背影,一步一步地步出礼堂,我知道成绩不是什么,但是这是个文凭挂帅的社会,朋友,我但愿你有个美好的将来。
改成:拿SPM成绩的那一天,我看着她那伤心的背影,一步一步地步出礼堂。我知道成绩不是什么,但是这是个文凭挂帅的社会。朋友,我但愿你有个美好的将来。
解释:你是否觉得例子长气?逗号是否被滥用了?

而接下来的写作之路则是无法用字句解释清楚的,尤其是该如何写好文章。但是,不二法则是坚持,坚持写下去。我相信,文字都活在我们内心里,只是我们不去写,不去面对,也逐渐忘了如何表达。但是,写多了,有想法要表达的时候,文字也就很自然地排起队来。回首成年旧作,我并非出口成章,但是,我是只走路缓慢但不怕艰辛的小蜗牛。

最后,我要谈的是个认真的话题——认可。

写一篇文章,我们都希望有人会读完,然后给予好评。但是,往往,我们写得不是很好,而别人的点评是伤感的。一时间,我们觉得自己的心思,别人没看到。而关于这,我在一本书找到了答案。故事说,你还记得我们小时候,什么也不会,父母却因为我们可以含糊喊到‘爸爸妈妈’,而高兴到恨不得让整村人知道。其实,写作的道理也一样。

倘若我们把文章和名家比较,我们知道自己的文章可说是遥不可及。也因此,发现自己还有一条漫长的路。但是,不要气馁,尝试在自己的作品里寻找一些不错的句子,然后大声地念给自己听,甚至别人听。慢慢地累积信心,和写作的乐趣。

是的,即使没人为我们鼓掌,我们也要给予自己坚持下去的掌声。当你想放弃的时候,不妨问自己,你为了什么而奋斗,而这东西值不值得你付出努力。别担心,总有人,会为你留下。

但也要明白,荣誉,可以是限制文字的篱笆。因为它,我们或许会活在自己幻想自己创作厉害的虚幻里,而慢慢失去当初尽情追求创作最高境界的无忧快乐。我们开始担心写到不伦不类的话,那些留下的读者是否会读不下去,而忘记了最忠实的读者其实是自己。所以,写出自己,但却别忘了这些文字是写给未来自己的情信。

后记:其实,我并非文艺青年。中学时,我不曾投稿,也没刻意去读文学。但是,爱上写作,或许与我文学细胞交不上关系。只是,当我眼红羡慕别人,还是有落泪感觉的时候,我至少还有个部落格,任我发泄。

Saturday, 7 February 2015

喜欢字里行间的故事

喜欢友人的文字天空,述说着一个我逃避的视野——感情。感情,两个字,很重。婆婆今午又念我道,怎么这么差,大学四年,却连一个女朋友也交不到。我笑了笑,说大不了,就作和尚。

大学四年,我还真走完了这四年,真快。回首,许多事情,却都已经模糊,不管是如何认识,还是那些大大小小的事情。我已经无法告诉你,考试的生涯,是如何熬过来的。但是,我记得,我曾在考试温习周的时候写道:突然,觉得白白的墙壁都比较有趣。

所以,我还真感谢自己身为博客的这个身份,给予了自己在这四年留下文字的机缘。写了这么多年,从刚出茅庐的热情博客,到如今冷冷淡淡,许多文章写了却编入不公开的类别,我只能说,记载的初衷不变。我要写下去,走下去,直到最后。

后记:或许是自己已经自恋到快要生出病来,也或许自己的文字悄悄好是自己想要的味道。每一次看回自己写过的文字,会不自禁地想说,一切写到很有意思,很有味道,但可惜现在,却已经写不出了。还真想停笔了。

Thursday, 5 February 2015

这阵子

人一生中许多时间是荒度的,像现在的自己。大学毕业,却没有工作,只好窝在家里荒度时间。看见哥哥忙碌的作息,日复一日,告诉自己,能闲着就闲着,待会儿可忙得很,忙到自己睡不好。

这阵子,婆婆很担心,我要工作的时候,驾车却还不会。她说,驾车不要怕,许多人都会驾车。我点了点头,表示知道。但是,有时候,不是害怕这回事而已。或许,我对自己的要求很高。也或许自己真的很糟糕。

忘记了时间

有这么一种生活方式,是把自己麻醉到忘记了时间。许久没有上课,今天星期几也逐渐忘记,而唯一还提醒自己的却是那每周三令我期待的科技副刊,以及四姑和小姑的归来。若与学期比较,我的生活很颓废。有时候,我也很不愿意。但是,生活在这个温室里小花的家庭,我仿佛就没什么自由可言,整天也只是躲在家里。

妹妹说,沉迷于电子游戏。我笑了笑,想到了中学时期时常写的作文:因为沉迷于电子游戏,而荒废了学业。我不禁对自己摇了摇头,这就是我要生活的方式吗?我想,不是,至少我要明白时间是如何过的,而不是过到如此没有意义。所以,明天,又要改变生活方式了,至少要积极些。

后记:游戏,真的很迷人,但是玩后想想,到底自己是玩游戏来娱乐自己,还是玩游戏玩到累坏了自己?

Wednesday, 4 February 2015

为什么我不懂驾车?

今天中午,收到SPA的电话,他们说,最近的面试将会是2月17日,但是,很靠近农历新年,若无法,就要等到今年三月了。听到这,我说,不是很确定行不行,要问问家人,才可以决定。最后,拨了通电话给四姑,她说行的。我总算安心说可以。

后来,家人问,有没有朋友去同样的面试。我说,有。但是,心底里明白其实有些不便,不管怎样。若自己懂得驾车,那该有多好,拍拍屁股,说去就去。

话虽如此,更心烦的是那些不在雪洲的朋友。我是否就该庆幸一些?别怕,船到桥头自然直,若不直,我想一想,也其实不是麻烦到不行的。也不过是我把它想复杂了。=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