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14 December 2014

友谊

还记得多年前,我问朋友道:“到底朋友和好朋友有什么分别?”

他们都给了模糊的答案,或许这答案也只能自己感受,无法告诉任何人。

多年后,我得到了一个答案:好朋友,就是愿意和你守候到深夜,再忙也说有时间,再累也可以继续聊下去,直到大家都说累了,该睡了。

Saturday, 13 December 2014

离愁

要离开了,要离开墨尔本了,呆了四年,也是时候说离开了。许多人问,走了,还会回来吗?我说,暂时没有打算,但应该会回来看看、走走、旅行。

转过身子,想意意思思地整理有点凌乱的行李。其实,我的东西,并不多,就只有基本的必需品。整理的时候,发现:有些东西,自己总觉得有纪念价值,所以一件件留下;直到有一天,要整理收拾的时候,我们却也就这样把这些一件件丢下。原来,有些自己曾经觉得无敌重要的,却也有无价的最后。

想回过去的四年,这真的是一条漫长的旅途,有欢笑,有难过。还记得自己有好几次因为考试作答得有些不理想,而伤心。如今,只想说,请时间带走一切,留下一个无知的自己;请阳光带走忧愁,让我不再为小事伤心难过。请我学会浅浅地看着世界,因为人生不长,忧愁多了,活着就少了。

从Tasmania回来墨尔本的时候,一个在旅行团认识的女生就说:“有时候,离别,不知道该怎么说。”我说:“我们总假装什么也没有发生。”她说:“在比利时,离开前,我们都会拥抱对方,后在脸颊上吻三下。但是,我们也只是认识五天,不算很熟,所以很奇怪。”我点了点头。

写到这,许多伤感已经没有了。毕竟文字是种抒发,把自己压抑在内心的用文字冲淡。写久了,发现其实都算不了什么,都算不了什么。

Wednesday, 10 December 2014

等不到的咖啡

等一个人咖啡,咖啡等一个人。前者是白话文,说明自己在等一个人,后者则夹插些想像,自己给某个人准备了杯咖啡,但是他/她却未来。

曾写过,人大半的时间都在等待,等一个人,等时机,等等。因为喜欢一个人,我们愿意等待,带着热诚满满的心。但是,一切或许会变。

等着,等着,咖啡冷了,味道变了,而我们也不知觉地走到了下一间咖啡馆。

《等一个人》——林芯仪



我们都在等一个人,等一个人出现,来拥抱整个世界。

我们都在等一个人,可以在寂寞伤心难过的时候,和自己牵手度过。

我们都在等一个人,可以明白自己很在意他,所以会守护自己,而不是任自己一个人内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