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31 October 2014

休息天

许久没有好好睡一觉,所以今天宠坏自己,做自己想做的事情,而不是在读书的世界愁眉苦脸。或许,我向往的人生不是因为忙而忙,有着与时间浪漫长走的情怀。

相隔了两年,看到2014年《大马部落》十博推荐奖再次卷土重来,但是有别以往的是这一次只有十博推荐奖,没有所谓各门别内的奖项。我想,这是一件好事,毕竟许多部落就没有主题,杂草多多的。

很可惜,已经把自己的部落收山了,不然会比比看,输了也不罪过。


Monday, 27 October 2014

《淋雨一直走》——张韶涵




淋雨一直走 是一颗宝石就该闪烁 
人都应该有梦 有梦就别怕痛 

淋雨一直走 是道阳光就该暖和 

人都应该有梦 有梦就别怕痛


这是第一次听到这首歌,但是很喜欢“淋雨一直走”这一段。

感觉上,就像说,若有东西是自己追求的,那么就要坚持下去。

若已经确定自己要去哪里,那么就不理是天堂,还是地域,不恐惧,不逃避,就淋雨一直走。

Sunday, 26 October 2014

好人,也是人。

屋外的雨下了一整夜,但还会继续绵绵不息到今午。

突然在想老天是不是在哭泣?

突然觉得好人做得好累,为什么总有人要占便宜,要利用你的时候找你,不然就连理你也显得多余。但是,好人,也是人。

但是,不怕,人会利用你,是因为你还有利用的价值。

杀不掉你的,会让你更强大。

Thursday, 23 October 2014

结束

今天是大学的最后一天,突然却写不到感觉,曾经期待这一天的到来,但到来了,却期盼还有时间让自己调整心情才去面对大人的世界。

告别了课堂,告别了校园,告别了kitchen inn,告别了Gelato Messina,我们向St Kilda Beach 出发。其实,这计划来得很突然,也没有人想好去的。但是,大家却一大群人去了。

路上,雅美说:“将来,不可以太害羞,不然娶不到老婆。现在你妈妈可以照顾你,但是也会慢慢老去。”

我点了点头,表示明白。

其实,忘了去做一件自己很想做的事,就是再躺在沙滩上睡觉。或许,在离开墨尔本前,会去沙滩休闲一次,过后也去寻找企鹅。

Wednesday, 22 October 2014

文笔?

写部落的这段路,有时候并不明白人家口中的文笔,到底什么是好,什么是坏。但是,最近因为一个在面子书上的点评,让我再去考虑想明白何为文笔这回事。但是,其实,我做的只是想想,兴奋一阵,过后又重新融入忙碌的生活。许多事情,别人说的,但是我就搞不懂,不明白,却一直都尝试去探讨、明白。或许我是百分百的好奇宝宝,但却就只是好奇而已。



留言的是我朋友紫莹的母亲。看到的时候,我却也不知道是该高兴,还是该什么。高兴的是称赞,但是我却不是香蕉人,从小就操着华语长大,所以又有了小小的失落。

Sunday, 19 October 2014

重要的

今天,是大学的最后一个星期。

步出大学,走在回家的路上,走在会成为过去时光的街道。会想像,会不会有棵在佛祖面前祈祷了五百年,以站在我必经路上的大树?(因为读过某诗的关系)

看着一个母亲,一手牵着小孩,一手提着一辆自行车。自行车上写着“First Bike" (第一辆自行车)。

不知觉地联想到了第一次,第一次总是最兴奋的,还记得第一次来到Melbourne,每一个建筑物都很奇特,都有拍照的纪念价值。

但是,那份喜悦,随着接下来的次数,慢慢减少,直到成为习惯,直到,直到开始倒数最后一次的时候。不舍的情绪才开始闹起革命。

《平凡之路》——朴树



我曾经跨过山和大海,也穿过人山人海;
我曾经拥有着的一切,转眼都飘散如烟;
我曾经失落失望,失掉所有方向,
直到看见平凡,才是唯一的答案。

这首歌,听了一遍,接着一遍,歌曲的味道才慢慢流进自己的心底深处。

曾经,我们觉得自己很强大,觉得明天就是转机,但到了今天,明白明天也只不过是另一天,平凡的。

原来,平凡,是一切答案。

后记:我,不是超人,只是平凡地,希望有人陪,有人安慰,有人迁就。

Saturday, 18 October 2014

《For the Dancing and The Dreaming》



虽然有许多功课要做,书要读,但还是忙里偷闲地看了《How to Train Your Dragon 2》。印象深刻的其一部分是Stoick与Volka的重遇。

Volka: I know what you're gonna say, Stoick. How could I have done this? (sighs) Stayed away all of these years, and why didn't I come back to you? To our son? Well... what sign did I have that you could change, Stoick? That anyone on Berk could?

Stoick 什么也没有回答,只是一步步痴痴呆呆地走前去。

Volka:I pleaded so many times to stop the fighting, to find another answer, but did any of you listen? I know that I left you to raise Hiccup alone, but I thought he'd be better off without me, and I was wrong. I see that now, but...

面对Stoick的前进,Volka 下意识地退后,退到了墙边。

Volka:Oh! Stop being so stoic, Stoick. Go on shout, scream, say something!

Stoick单身抚摸着Volka,Volka有点失措。

Stoick:You're as beautiful as the day I lost you.

Friday, 17 October 2014

人之常情

“怎么打不通的这个电话?”维敏自言自语地道。

第一个知觉是奇怪,毕竟他并不常拨电话。

接下来传来的是维敏的家乡音。是的,还真没听过维敏操这个口音。

适逢庆祝Vodafone的21周年生日,它提供给用户们两日免费国际通电。所以,维敏拨了回去。在短短的三年中,见证了维敏的节省,但也看到了他窝心心细的一面。他是个好人,在许多方面上,愿意去做别人不想做的事,懂得察言观色,和很多。

当我对诗盈说:“你听,维敏的家乡话和我平常听到的并不一样。”

她回我道:“还真没想到他会拨电话回家。”

Thursday, 16 October 2014

无题

我对自己的诠释:我是一个奇怪的人。或者说,生活着的每一天,我都在尝试明白自己。

图书馆关了门,sookyee和我步行回家。离开电脑室前,我问了问,维敏呢?她说,有可能已经走了。走在回家的时候,我说,糟糕了,很多lecture要追,很压力。她说,也是。

过后,维敏骑了脚车过来。我看了看,道:“还以为你回家了。”

感觉上,气氛有些改变,还是我想多了些。感觉上,我突然不想抱怨echo的事情,而企图谈些别的。反正,我们,两个大男生,都爱聊个有的没的。也不知道是室友的关系,我们都很理解对方,或者有时候会说些只有对方明白的短语。维敏说过,其实,也不完全是三年室友的关系,而是我们思想上基本上有许多的共同处。这或许就是我们之间的默契。

就这样三人一起去了coles。走进coles的时候,他们又说,要不要去看正做工的慧诗。我们还真够无聊。

等待

人说,人多半的时间都在等待,不管是等待一天的结束,还是等一杯咖啡。

电话没有响起,信箱没有数字标记,也只好一个人低估,继续等待。

会幻想电话筒的另一端是在忙着自己的事情,还是就只是没拨来的意思。

看了一看,一切还是很平静,什么也没有。

看着白色的天花板发黄。

后记:室友维敏正等着室友把衣服从洗衣机提出。

Wednesday, 15 October 2014

四年过去了

看完了《Annabelle》电影,感觉上,并不那么恐怖,也只是在看的时候,会想不会买doll了,或者也不敢踏电梯或楼梯,但也只是一阵子的害怕而已。很快,我也就忘了,或者也不会有残留的害怕。

踏火车回家的时候,慧诗说道:“四年这么快就过去了。”

刚好这时候,我的双目关上。宁静了一阵,再张开双目的时候,是一阵笑声。

维敏接着说道:“说'四年这么快就过去了'是试图breaking the ice。四年这么快就过去了,你有什么想要改变的?”

又是一阵宁静,我想了一阵,但是没有回答。大家又是一笑。

有些事情,我明白四年前的我没有办到,但是我也不会太过不能释怀,因为我明白那时侯的我并不是现在的我。

当我说,四年这么就过去了,那应该是一种沉思后的感慨吧!

Tuesday, 14 October 2014

写了好几篇,你应该知道我有这么一个女性室友,名叫作诗盈。她总说,要减肥,从在家不吃肉,后开始在princess park跑步,再后来到现在饭也少吃了。课堂刚好教到了anorexia nervosa。我就说,你是否考虑自己有轻微的anorexia nervosa。她说,她没有。

我摇了摇头道,随便你好了,wee min 都懒惰劝你了,让你自己一个人apoptosis (自生自灭)。

她说,你没有看到晓双减肥,那才叫夸张,怎么你不去讲讲她?

我说,随便你好了,因为我看到你,所以才劝你一声,若看不到,才懒惰去理。

进入了第四年第二个学期,和她也没真正地闹到很僵了。这也或许是习惯了对方的脾性吧!

是的,总算,她买相机了。从去年讲到今年,她总算在网上kogan订了。

后记:

本想写走路回家时候讨论的对话,但是却不知觉写到了晚餐聊的。

诗盈:“我肥了一公斤,所以只是想瘦回那一公斤而已。”

我回她道:“你倒不如说,你生出来的时候只有三公斤!”

Monday, 13 October 2014

《Thinking Out Loud》——Ed Sheeran



I'm thinking 'bout how people fall in love in mysterious ways
Maybe it's all part of a plan
Well, I'll just keep on making on the same mistakes
Hoping that you'll understand

许久没有分享歌曲了,所以今天去找了一首?没有啦,只是看到学妹yenjun在twitter提到“Have been overly addicted to the song and the DANCE since last Wed! Beautiful!”,所以也就去看了看。感觉上,MV 很简单,就两个人在跳舞。不知觉地想到婆婆对福建连续剧的评语——有时候,看多了,会很心烦,就一群人不断地你讲我讲。

虽然对舞蹈一窍不通,但还是在此奉上观后感想:至少看他们两人跳,并不会容易感到厌倦,而且画面好美,有种特别的节奏。

Friday, 10 October 2014

感伤的时候

读到一段很有意思的建议:当友人投诉着某件不顺心的事,不妨问问他,除了这个令人讨厌的事件,今天你过得如何,发生了什么。生命并不是伤心的,不是暗淡的,就只是我们不断地把坏事情放大,而遗忘了去往好的一面看。我们忘了我们所拥有的一切,不管是幸福、财富、还是健康。

每一天,我们都好比在重复做着同样的事情,但是每一天其实都有些不一样。今天,下了班,去散了散步。回家的路上,看见染成红色天空的黄昏,觉得很不可思议,也真好阵子没仔细地看一遍。脑海中浮现了一个想法——我们总想到要去看日出夕阳,但是却忘了简单的幸福,每一天都可以轻易看到的风景。

后记:哥哥分享了一句在网上读过的话给我:“每个人都有一个死角, 自己走不出来,别人也闯不进去。 ”我上网查了查,全文是如此的:

每个人都有一个死角, 
自己走不出来,
别人也闯不进去。 
我把最深沉的秘密放在那里。 
你不懂我,我不怪你。 

每个人都有一道伤口,
或深或浅,盖上布,以为不存在。
我把最殷红的鲜血涂在那里。
你不懂我,我不怪你。

每个人都有一场爱恋,
用心、用情、用力,感动也感伤。
我把最炙热的心情藏在那里。
你不懂我,我不怪你。

每个人都有一行眼泪,
喝下的冰冷的水,酝酿成的热泪。
我把最心酸的委屈汇在那里。
你不懂我,我不怪你。

每个人都有一段告白,
忐忑、不安,却饱含真心和勇气。
我把最抒情的语言用在那里。
你不懂我,我不怪你。

你永远也看不见我最爱你的时候,
因为我只有在看不见你的时候,才最爱你。
同样,
你永远也看不见我最寂寞的时候,
因为我只有在你看不见我的时候,我才最寂寞。

也许,我太会隐藏自己的悲伤。
也许,我太会安慰自己的伤痕。
也许,你眼中的我,太会照顾自己,
所以,你从不考虑我的感受。
你以为,我可以很迅速的恢复过来,有些自私的以为。

从阴雨走到艳阳,我路过泥泞、路过风。
一路走来,你不曾懂我,我亦不曾怪你。
我不是为了显示自己的大度,
也不是为了体现自己的大方。
只想让你知道,感情不在,责备也不存在。


Thursday, 9 October 2014

纸条

今天,对着电脑,突然一个陌生女孩传了个纸条给我。我看了看,第一句写着我的名字:“Hi Soon Seng, ”。心想,这人认识我?

接着看了下去:“thanks for your help yesterday! Have a nice weekend! ——Jenny D.”

很抱歉,这不是情信啦,就只是感谢信一封。

还记得昨天,本来是赶着聆听echo的,但是突然收到了一个junior的面书信息,简单地自我介绍,问了问我,可不可以问我关于pH rate analysis。搁下手上的工作,我说了说,好。聊了一阵子,把她疑惑的事情解释清楚,我也就下线了,也没想太多。

但是,今天,看到纸条的时候,我的心还是温了一下,对着她微了微笑。她也是如此,后便转身离开。

Saturday, 4 October 2014

记忆发黄,受过的伤痊愈,我希望自己会变到更好,从认识世界到认识人,从认识到辨别好坏。有些人看起来是好人,但却又不是,而有些人则不是,骨子里,但都不值得自己付出。

当自己受了伤,还要强挤欢笑,当自己最后才知道一切安排,自己也只是逆来顺受。我,有一天会累了,想自己一个人躲到一边起来一个人疗伤,好好休息。

我不是个喜欢说话的人,反之只是觉得有义务,把自己的份内事做好。但是,到了最后,我觉得自己有点累,想寻找自己心灵上的平静。

你或许没有看见我的哭泣,但是我真想有一天,我可以好好地哭一场,这世上只有家人的永远付出,还有自己的保重。我只希望,自己可以好好地哭一场,直到自己最后累了,睡了。

再多的伤,在时间的流逝下,会一个个结疤。

再多的遗憾,在不言中,会朵朵发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