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28 September 2014

四年

在外国大学求学四年,我们都长大了,是吗?

若时光倒流四年,我们并不像今时的我们,有些是在外表上,有些是在性格上,有些是两者兼有。

看回四年前的照片,我依旧很像以前的我,依然那副没有打扮的模样。一半是懒惰,一半是我觉得要突然改变形象很莫名其妙。我知道头发没有发型,眼镜没有看头,衣着更加是没有眼去看。有些事情,不是不知道,就只是没有付出行动。

四年了,我想。问了问室友维敏:“你觉得我有变了吗?”

他说:“你变得敢讲话了。”

我也是这么觉得,以前我总是什么都不说,一个人活在一个自己的世界。熟悉我的朋友知道我是个善良的人,不熟悉我的人则觉得我很陌生,遥不可及,因为我总是静静地在一旁。

赖着床

给人的其中一个印象是我很勤劳,总不会白白浪费时间。但其实,我比任何人都要懒惰,到了太阳晒到屁股的中午,我还在被窝里面。借口是太久没好好睡一觉了。是的,我有时太过放纵自己了。

不行了,再不起身,看来我会赶不上课业,在我前往Perth旅行之前。

还是没起身,话说三时是个吉时。

Saturday, 27 September 2014

变化莫测

计划,和实际状况,有时还真有所出入。有时候,变化快过计划,快到自己也只能是跟着走而已。我讨厌充满变化的世界,但是我却依然活在其中,不,应该是说生存在其中吧!

说句正经的,其实本来打算是听课的,但是却因为作业的关系而搞到自己的计划又得延迟一天。这就是大学生生活,每天都可以有书要读,可以有功课要赶。哈哈,只想在还有机会的时候抱怨一下。上课只剩下三星期了。

要问

今天放工的时候,老板突然给我一个问题:这个可不可以给。

Master C S,betaxolol 1 drop bd.

我看了看,还真不知道老板卖的是什么汤药。

我查了查,这药是给glaucoma 用的。Dosing 也正确。

老板说,要善用资料。

我摇了摇头,表示不知道。

他问我道:“Master是代表什么?”

我说,好像是指小孩子。

“那么,这药是给什么?”

“Glaucoma。所以?”

“Glaucoma平常是在什么年龄。”

我说,不知道。

“老年人。所以给小孩子这个药有点奇怪,问了问,病人只是红眼而已,最后,拨了通电话去问医生,才证实是写错了。”

很感谢老板,尤其他突然说教的时候。还记得他说,当病人没有拿某些repeat的时候,得查是不是家里还有,还是不再服用了,而不只是傻傻地给病人他们说要的,并不给他们没说要的。

Monday, 22 September 2014

假装活得好好的

最近,在我小小朋友圈子火着《20 Facts About Me》。读了几个,发现原来我们都是一样的,我们都知道不该把自己的心事闷起来,但是有些秘密,有些烦恼,我们都一点点存起来,直到自己最后崩溃痛苦的那一天。我点了点头,年纪越大,心中的秘密越来越多了。

今早,和室友诗盈,走在上学的路上,遇见了两位女同学。她们走后不久,我说道,你知道她(其中一位女同学)前阵子分手了。

诗盈表现出惊讶的表情,说道:“这个年代,还真的谁也不能相信。”

我耸了耸肩,道:“虽说如此,我看她现在也是活得好好的。”

诗盈接着说道:“你不知道的啦!这个时候,人就会假装活得好好的,但其实内心是多么脆弱。”

后悔的事

谁能说没有之前做了,但却过后后悔的事呢?

我个人就有一大堆,但是若一件接着一件要改过来,那么就来到了永无结束的重来,从大学开始,不,应该从中学开始,不,还是应该从小学开始呢。

我问朋友慧诗道,若可以倒带到过去,你会从哪里开始改起呢?

她说道,没有,发生了就不想去改变,因为我相信每一件发生的事情都有其原因。

对我而言,我不否认自己还是带着小时候可以回到过去的童年幻想,希望自己能把后悔的事情纠正过来。但是,我非常明白,人生没有所谓的如果,没有如果我那时侯没做了这些或做了这些。能做的,就只是后悔,外加抱怨几句。我知道,我得继续前进,没需要过于自责,这次没办到,下一次做得更好些就是。

想到这,想到一年前看的部电影,名字叫作《About Time》

Tuesday, 16 September 2014

逞强的女孩

今天,看见朋友慧诗哭了,不像平常乐观的她。或许,人总是有软弱的时候,我知道她是个逞强的女孩。

离开实验室前,远远听见,她还可以假装没事情地说,刚才不小心量错了,过后发现了。那时,若换是我,我一定很慌张了。

走到她面前的时候,我看见了不妥,她鼻子很红,耳朵也是。但是,她没有抱怨。或许,若她说她刚才做错了差点就完蛋了,我或许会更开心一点。

她什么也没有说。我问了,你还好吗。她也没说什么。

或许,人伤心的时候,就只需要一个人静静。

后记:想到她以前写在状态上的:“就算是刺蝟,也需收起刺來,在刺骨的天氣裡,相互取暖。太坚强-变相的逞强。”

Sunday, 14 September 2014

关于我的十件事

最近,在instagram看到不少朋友都在放照片,然后写20件关于自己的事情。其实,今年年头的时候,我还写了个一百件关于我的博文呢!那时侯,我可是想到邹出鱼尾纹。却不知道为什么,突然也想写新的关于我一文,但是谁管得了我。

1。直到今天为止,2014年做到最疯狂的事就是参与朋友突然说要换面书照片的游戏。到了最后,我们都搞到自己很烦,尤其是男换女,或女换男的。也不知是幸运,还是不幸,我换了张朋友的情侣照。那时侯,我想说,糟糕,我可不要搞到别人误会我不再单身。但是,后来收到大哥的反应却是:“你这个不知羞耻的家伙,怎么换成别人的情侣照,而且两三天后还不换回原本的。”我笑了笑,还是我印象中的大哥,小时候写作说故事的时候,他就说,哪可以写自己四肢不发达,头脑简单呢?

2。大学先修班的时候,老师说,你是个很有趣的家伙。我问了问,为什么。她说道,有时候,你可以很勇敢自信,但是,有时候却可以害羞到不可理喻。是的,这就是我,两个极端的自己。一个是充满自信,觉得自己可以办得到,能做好的强悍;另一个则是觉得自己什么都做不好的胆小鬼。

3。在感情路上,我算是个害羞,且害怕受伤的家伙。我相信,许多人也是如此,因为我们都不知道对方在想什么,到底有没有把自己放在心上。朋友曾劝过我说,对于感情,别太过理智,有时候要装糊涂,装傻。但是,我更宁愿把这件心烦的事放在随缘的头上,等待白马公主的出现。

4。我很喜欢休息,就静静地躺在草场上睡个好觉。但是,这和我过着的生活有很大的冲突,每一天赶着不分昼夜的功课,或者匆匆地在大学与家来回。我真的很累,有时候。

5。我是个小孩子,很多东西不懂,不明白。在人生抉择上,我希望会有指明灯告诉我,你应该向哪里前进,但是我知道,人生最后还是掌握在自己手里,没有人可以帮你做决定。

6。之所以开始写这个部落格,已经算是某种模糊的记忆。过后,写着写着,发现自己喜欢上了写作,所以就一直写了下来,虽然有时候会很气馁,因为都没有听众,但是我才不想理这么多。总有一天,我会比九把刀还要红。

7。最近,发现自己不是个好好人,或则是我心目中的好人。我想像中的好人,是那种帮人却不期待回报的人。可惜,我不完全是,虽然在别人眼中,我已算是个好人了。

8。我可以很容易心烦,因为太过会胡思乱想了。其实,我觉得自己是个复杂的家伙,有时候连自己都不了解自己,到底自己要的是什么。虽然觉得自己是个分析家,但是来到了关联到自己的,就有点束手无策。这或许和劝别人容易,劝自己难的道理一样。

9。我不是个表达很多的人。我不习惯和别人谈自己,烦恼都自己藏起来,所以也不过问别人的私事。但是,什么都不说,不证明我不感性,不介意,就只是我不开心的时候都一个人承当,都一个人逞强。

10。我并不聪明,也不爱读书,只是比别人更努力。努力读书的结果是自己中学毕业,有了到国外求学的机会,而今年就是我的大学第四年。在许多人眼中,能拿着奖学金到国外深造是多好的事情,但是我却曾希望过,自己没有出国,那么,我就和其他许多中学朋友一样。

Friday, 12 September 2014

我不是个好好人

回到了家,本来想继续更新笔记,但却后来发现,在大学改到一半的笔记忘了存在dropbox,所以落到很担心花了三小时的努力化为乌有,让自己欲哭无泪。若能,我愿花上半小时回到大学,把文件安安稳稳地下载回家。室友维敏说,星期一去学校就可以了,有什么好担心。是的,我有巨大的恐慌症。

有时候,无知是一件幸福的事。也或者是时候该自问,我愿相信的,还有多少是偏离现实的。还是谁对我好,我该对谁好,我该重新再探讨出一个结论。

相信着当你对别人好,别人也会对你好的美好童话观,却原来是如此容易破碎的。才发现,对朋友好,就像思念是单方向的路线,对方可以感激,但是也只是需要帮助的时候,才想到你。

但是,凭什么,对方要主动分享他手上的资料?想到这,我想抬起头说“因为我们是朋友、战友,我会把得到的资料告诉对方。”的勇气都少了。我的心乱了,乱到觉得自己是否就是个傻子。

这个世上,原来,并不是个自己想像的美好世界。

室友维敏也或许一早就说对了这点:也只有我们这两个傻子,会把我们知道的,分享给别人。

后记:说到了底,原来,会无私地帮助一个朋友,是因为觉得对方把你当朋友。当若有一天发现并不是如此,我还真的会难过。原来,我并没有自己想像的无私。

Wednesday, 10 September 2014

是不是老了

也不知道是不是再也不年轻了。总觉得有一天,自己会慢慢脱离面书,直到最后自己也只是在无聊的时候看一看,扫一扫灰尘。反之,在部落的感情上有段连接着自己生命的情感,自己一直想回来这里,做一个小更新。感觉上,自己已经步进害怕遗忘的年代。

或许有一天,别人都可以用其他方式联络上我,也或者有一天,我可以一个人也能好好地度过着,我会把自己的时间,像从银行提款机提走,然后一步步挥别。

大学朋友问我道,今年毕业jumper想好名字了吗?

我摇了摇头说,想了,最后决定不买,觉得不值得。意义上,这jumper是记载了自己在Monash大学完成的第一个学士,但是,我不会用上,在大马炎热的太阳底下。我,还是我,总有会不合群的时候。

说真的,很难想像大学四年就快来到尾声,虽然最近都在埋怨超级多的功课与考试。来到这陌生的土地,大家都还未20岁的青春也在这四年消磨了,一点,一点的。

Sunday, 7 September 2014

《缺口》——庾澄庆



这个世上,每一个人都在等一个人。这也或许是大家对爱情的憧憬,尤其是还未等到的。但是,谁也不知道,咖啡冷了,是否就会等到对方。写到这,想到中学朋友在情人节这么写道:“你将来得要好好补偿,让我等了你那么久。”

第一次听这首歌的时候,是听九把刀的版本。还记得哥哥问我道:“‘妳就是妳,我才能是我,彼此都是彼此的缺口’,这句到底想表达什么。”我听后,也不怎么明白,但是中文就是如此,写一段看起来很有奥妙的话,就是中文最高的境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