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28 July 2014

人间蒸发

旅行的时候,重遇了老同学陈彦伶。多年不见,发现她走起路来依久很特別,就有种令人担心会跳倒似的。聊起,我们都已自各各的生活,交叉就是在面书上所看见的。

完完没想到的是,她会有如此结论:你时常和晓双一起去旅行喔!我回答:"就一群朋友,一起去旅行而已。"哥哥插道:"晓双?谁来的?"她接道:"就一个在大学先修班认识的,大美女。"

我回想,真有此事?偶然间,想到老同学晓玫说的话一一问你的朋友,他们会观察出你喜欢谁。我问为什么。她说,我的态度会不一样。

但是,话说回来,我们俩的关系就只是朋友,她已明花有主,况且我和她的话题并不多。她給我的感觉是充满陌生,但却也有善良的一面。

这个假期,突然发现她似乎不在我们的群组中发言,一句也没有,虽然已有两个活动。感觉上,她仿佛从人群中蒸发。

但是,我想,问题出在于问候。还真好久不见了。

后记:后来,才发现,她又偷偷回国了。

Friday, 25 July 2014

真实与幻想

今午,闲着无聊,走到了公园散布。我远远看见了一只黑猫。它有着一双乌溜溜的黄色眼睛。我上前走了几步,它没有离去,仿佛在等我。我又上前了几步探个究竟,心里幻想着这是否就是不为人知旅程的起端。但是,没有,它摇了摇向不远处的球场方向走去。人生短暂的幻想喜悦感,被真实谋杀了。

球场上有群少年,天真的,踢着球。说是迟那时快,一只右脚狠狠地往那球一踢,那球横空飞起,但没有火焰,没有光速,球被守门员稳稳地强救了。不久,又是另一番进攻,一少年带着球,顺利地越过了连续几个范围,跑到了最后防线,但是,脚一滑,整个人跌了下来,球没有进到龙门里面。

是的,这就是真实。真实,是平凡到没有人愿意相信,也没有人憧憬。也因为这样,我爱潜入小说、动漫、连续剧或电影,不管是武侠、热血还是爱情。小时候,我们都觉得自己是故事的主人翁,拥有着一个不为人知的神秘力量,将拯救地球,守护和平。但是,成长将我们觉得自己很了不起的信念消磨了,开始会提问,若我只能有一个超能力,我会想要的是什么。再后来,我们麻木了,和许多人一样,认清了平凡,也只是有时候会偷偷地潜入另一个幻想世界,完成自己在现实生活办不到的。

还记得在法国巴黎的时候,我去了迪士尼乐园,去买给自己一天的童话。排着队,等待与米奇老鼠(人扮的)拍照的时候,看回米奇老鼠童话,发现许多都充满了一些不合逻辑的巧妙。

意义

发现和寂寞聊天,人会变得更加寂寞。想找寻回那未被驯服的我。若我在句末加上“抱歉,这只是单纯的陈述句,就在陈述一件事”,你反而会觉得不只是如此。是的,人就是这样。曾在莫处读到这么一个道理:一个举动、一件事,本质上就只是一个举动、一件事,而却因人冠上自定义,而引起了巧妙变法。

想了一想,也无法想到另一个浅而明显的例子,所以决定还是用出处的例子好了。有一天,你付钱的时候,突然发现有一排很长的队伍,柜台员告诉你,他们在等待新出炉的某个智能手机,等了一个早上,还得等一个小时,你不会觉得任何问题。但是,若柜台员告诉你,他们已经在那里排队很久,等待付款,你不禁脸红起来,为自己的插位感到抱歉。同样是付钱的动作却给予了不同的反应。当然,此道理可以延伸到人生中不凡的例子。



今天,就分享到此,谢谢!

Wednesday, 23 July 2014

废话杂记

许久,没有打开电脑,也是为什么这部落迟迟没有更新的主因。这几天的大部分时间都消遣在Ipad上,和寂寞聊天,然后变得更加寂寞。其实,曾尝试在ipad上写一些文章,但是那个速度简直是差强人意,慢荒了,本来雄厚的斗志也被时间耗尽,渣都没剩,但是要带出的想法却这边减一点,那边减一点下完成。

其实,当你读到这里,我可以事先声明地告诉你这文章又是无聊的一篇,可以跳过不读。我又是跑来唠唠叨叨的。最近,都是处于没有灵感的岗位,但是却又无聊到想来发泄,所以排除的都是废气,没有营养价值。

今午,哥哥跑来说,刚刚他得了一个超棒的灵感。我说,说来听听。他说道,今天,看到日历上写,今天是大暑,不是中暑,也不是小暑,所以天气很热。我笑了笑,道,这也能见得场面吗,人家把博文结集出书的,博文都是在赛跑场上比长的,你这灵感也只能是写上一小段而已。谁知道毫无灵感的我,连这种冷笑梗也得用上了。

这几天,都在失眠,不知道为什么,难道我还在jet lag吗?昨晚,睡了一阵,后又醒转,但是又这么赖在床上很久,才再次入眠。但是,这也好,可以在睡前清晰思考。昨晚,我就在想,是不是该重新改写我那些有点像大纲的小说,而且灵感也来得特别快。更恐怖的是,我连故事该如何开始,也想好了一句:盖上,一片漆黑,与外界慢慢切断关系,进入梦的领域,时间开始加速,直到自己下一刻清醒的时候。但是,却忘了故事具体会如何继续。说来也觉得好笑,梦的故事真奇怪,可以奇怪到我和中学同学还停留在补习年代,后暗骂自己为何没把高级数学练习完成呢?一切会很真实,真实到自己有次在梦中害怕到醒了。但是,苏醒的那一刻,会感慨地说,幸好就是场梦。

Sunday, 20 July 2014

《好久不见》——陈奕迅



今天,在整理歌单的时候,偶然路过这首歌。突然,发现陈奕迅的这首歌也很伤感:想重遇你,所以走回过去熟悉街道。不知不觉,步行到了街角的咖啡店,我们那从前时常待着的咖啡店。但是,这一次,你并不在。向上天祈祷,请让我再见你一面。这一次,我不会再说从前,就只是寒喧,后补上一句——好久不见。

Saturday, 19 July 2014

断断续续

很难想像重新提起小说阅读,是在旅行的时候,在巴士上,在飞机上,在睡前的时候。提起的是九把刀的旧作,有《少林第八铜人》、《爱情,两好三坏》、《狼嚎》与《杀手》系列。说真的,都是些题材无关联的作品。但是,每一本带来的都是一颗一发不可收拾的胡思乱想核子弹。套哥哥的一句话,凭九把刀的文笔与他那鬼才的天马行空,他是不需要走低俗路线的。在《杀手》系列中,不难遇见九把刀强大的人物塑造功力。

话说回来,这阵子,我去旅行了,但在这里也没好好交代一声。本是已经许久没有更新的部落也只好继续荒废。是的,我像匹向往自由的野马,夹杂点我行我素,所以也没什么好不释怀的。但是,哥说,这态度不好,因为你不会介意不代表别人也不介意,朋友总是来来分分,但是敌人却不断累积。(是的,我把毫无关联的东西联想在一起的功力,有时候会令我也感到可怕。)话说回来,旅行是件愉快的事,但是旅行久了,身心累了,也会开始不是滋味。所以,现在回家也是带着轻松的心情,还真久没好好地睡他个十二小时。在旅行时想要写的游记,突然也不想写了,也或许起初也只是带着若想写就写的心态。

人长大了,少了份督促,不会有人逼你完成一篇作文,或一小段的日记,一切都得靠自己的自律。小学时,华文老师会给中文题目,然后隔天得交上去。若自己毫无头绪,会去找找陈腔滥调的范文参考,或者随便造假地写一些。内容,结构,语法,是作文的三大评分标准,但是长大了,觉得文章就像部电影,讲的是份感觉。感觉,我想了想。我还真不适合作语言老师,因为给分应该是个大难题;给太少,是否太过残忍,给太高,又是否过于仁慈?

不禁想起大家中小学时候写的《海边野餐》。室友诗盈说过,她曾参考所有范文,后把所有成语写成一篇,所以一篇写完的时候就有了二十几个成语。还真搞笑,到底是谁让我们有种错觉:一篇好作文是由成语堆砌出来的?前阵子,哥哥就提出了个较讽刺但我觉得较有意思的版本:在一个雷雨交加的夜晚,爸爸突然中邪似地提议到海边野餐。我和哥哥听后,当然是震惊八百,大呼小叫地抗议。但是,爸爸却说什么也不改变决定,说什么君子一言,驷马难追。最后,我们便乘着自行车浩浩荡荡地出发。一路上,雨滴像石子般地打在我们的身子上,有好几颗还真的痛进心底里去。阵阵吹过的阴风,还真吹得我鸡皮疙瘩……(请自行接下去)

前早,哥哥突然提起《那些年》电影为什么会叫好又叫座。原因无它,因为它引起了男士们的共鸣——那些年,我们追不到的女孩。我笑了笑,是的,那些年,我们追不到的女孩。我想,另一原因这部电影会卖座是因为他描写的是真实,但却是电影界的蓝海。什么是蓝海?这就得提提那我也不是很懂的蓝海策略。据说,若一个市场有太多人竞争,大伙儿就会互相伤害,伤个遍体鳞伤,所以称之为血淋淋的红海。因此,蓝海指的就是未开发的区域。但是,再蓝的海也会步向红海。看了《那些年》,我想,应该有不少人考虑把自己的那些年记下吧!(什么与什么,我一直都有在记载!)

是的,不否认,这篇写得有点断断续续的,更糟糕的是有几点还是自己曾着笔写过的。但是,谁又还记得?

《Why You Will Fail to Have a Great Career》——Larry Smith




若有人站在某处告诉你,人生是不停地战斗。你或许会耸耸肩,不当作一回事。但是,若那是你心底的呐喊,你会由衷想做些什么,不管是什么,就做一些。立志书读多了,明白没有一本,也没有一个讲座更可以说服你去好好干一场,演一部好戏,就仿佛婆婆说的:笨牛不要喝水,你牵到河边也是于事无补。所以,不妨把这视频标签下来,直到有一天,你想向梦想前进的时候,就播开来看,告诉自己就是这,我不想继续失败下去。

Sunday, 6 July 2014

老朋友

心情是忐忑的。明日就要去见多年不见的老朋友。她是我中学补习认识的朋友——彦伶。会想,如今再相见,能说些什么,或许就顺其自然吧!

看着面书上的她,觉得她人生精彩到自己有点羡慕。想到中学毕业前,她交给我的卡,说我不断地增进自己。但是,如今反观,我想,她已经超远我了,甚至,我会怀疑我从来就没有站在前方。

距离还有少于二十四小时。但真的,很感谢她会从Nottingham 赶到Manchester 来。真的感激不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