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26 June 2014

二十四岁了

总算回到了家,那我已未回来一年半的家。家,永远的避风港。

婆婆说,将来四姑、小姑老了,你要记得她们现在对你的好,她们应该不会嫁人了,所以将来娶了老婆,别忘了她们。

我点了点头,心里知道。小时候,她们带我们去看外面的世界,载我们去玩,如今为了载我们从机场回家,也特地请假,从来也就没有怨言过。真感谢她们,真的。

婆婆接着问道,你有没有交女朋友?

我摇了摇头说,没有,一半是过于自恋,而另一半是过于自恋。( 就好像在某处读到,觉得自己太好了所以瞧不起别人,也或者是别人没看上你所以只好自己和自己谈恋爱。)

婆婆说,都二十四岁了,还不去找一个。

我摇了摇头说,最糟糕,就一个人好好地活着,没什么的。

还真烦,大学毕业后,就不再谈课业,谈的都是感情事业家庭。而,我还真有点没有准备。

Monday, 16 June 2014

情非得已

不知道从何时开始喜欢上你。有时候,会假装靠近,会想要关心你。但是,心情却是矛盾的,明知道一切就只是一厢情愿,所以害怕伤害,害怕接近,害怕我会默默地等你分手。

再会,最不情愿的对白,多想把你留下来。不,不可以,我是不是疯了呢?

前几天,你建议我去找对象。但是,我骗你说,我还没想这个。想问你,你是带着什么心情问我的呢?

我想潜逃到未遇见你的时光,静静地自恋。

Saturday, 14 June 2014

草草

人生的记录,草草写下,待将来回忆。

2014年6月14日

很难想像时间溜到这么快,二十三岁了,但是总还觉得自己是小孩子。不,应该说,总还是逃避自己该长大这件事。突然,想到一个图画笑话,脑袋问心脏,为什么你总是快乐?心脏回道,因为我把那些烦恼的事都交给你去烦。

2014年6月7日

昨夜,一群朋友偶然谈到过去的旅行。但,却最好笑的是他们接二连三地以为对方没有一起去某某地方旅行。事后,和室友谈起。他说,有些事情,之所以我们还清晰记得,是因为它们对我们而言是有意义的,但对别人而言是不一样的。

后记:记忆并不沉重(其实,并没有重量),沉重的是人心中的秋天(愁)。

2014年6月5日

若一切可以回到从前,我希望自己不优秀,自己可以好玩一点,可以坏点,大胆点。 

2014年6月4日

看到朋友分享她哥哥的结婚短片,觉得短片充满了开心与幸福。有感,人生的幸福或许不需要有连续剧般的伴奏,落叶纷飞的景色,转角遇见爱的夸张戏法。简单,简简单单,若能在其中找到幸福,就幸福了。说真的,也还真享受如今在狂K书的日子,毕业后,也只能讶于自己竟然顺利地挨过来了。 后记:话说,若我们把我们所经历的一切一一录下来,再剪彩一番,不否认,应该也是不错的电影。 

2014年6月2日

从图书馆离开前,朋友笑我说,心情怎么这么好。我也不知道,我就连自己心情好这件事也不知道。突然,在想,难道我平常都愁眉不展吗?沉默,也不知何时成了反应性动作。不否认,不承认,不理睬,不纠结,就跟着自己步伐活着。 后记:大战准备的第一天,算过得不错,在轨道上前进。明天,继续躲在图书馆温习。=)

Tuesday, 10 June 2014

大马医药分业?Dispensing Separation at Malaysia?

还记得四年前,上药剂大学前,大马就已经有着医药分业的议论。但是,一直只是雷声大,雨点小。我想,另一个值得探讨的事情是,到底大众对这话题有多深的了解?

“医药分业”这一词的百度解释如下:

医药分离一词最早来自英语Separation of Dispensing from Prescription(SDP),原意是将发药调配与开处方分开。国际上,医药分业是指医师和医院的药师各自专业范围和业务工作的分工:医师对病人有诊断权,但无审核和调配处方权,医院药师有参与临床药物治疗权,审核医师处方和调配权,无诊断权。

换言之,医生只负责诊断和给药方,配药部分则由药师全权负责。这给予大马大众的第一印象不少于,怎么这么麻烦?那不是代表我看了医生,又要去药房索取药物吗?很抱歉,是的。但是,为什么许多先进国家与一些东南亚国家却要执行医药分业呢?他们不是在为难大众吗,令大众更难得到药物吗?

以大马目前状况,医生负责诊断,并给予药方给大众。这从大马独立至今实行的系统有问题吗?根据一个刊登于2006年Journal of Paediatric Child Health 的调查,一个有调配药方权的医生比一个没有调配药方权的医生调配七倍更多的药。为什么这会发生?

其实,别惊讶,这是有迹可寻的。之所以一个医生能配药给病人,某不过于他本身有购买并贮存药物。很正常,对不对?但是,你别忘记了,药物,和食物一样,是有限期的。所以,当药物要到限期的时候,还呆在贮存室时,那该怎么办?是的,有些医道不良的医师就会把这些往消费者塞去。第二,医生主要的经济来源是来自他所开的处方。如此,医生的处方就不再致力于高效地解决病症,而是如何让自己获利。所以,医药分业的其中一个原因是为了切断这利益关系。医生的利益要靠治病的绩效来确定,那么医生的合理选择就是如何有效地把病人治好。

医药分业还有什么好处呢?好处就只有一个——社会得到更完善的医疗。为什么?因为医药分业后,病人得从药师得到药房。而在这时候,药师就可以检查医生是否配错药,是否有药物相互作用,并教导如何使用该药物(该如何服用,还有什么要注意的)。虽然医生花了六年去学医,但是相对一位药物学四年的药师比较,他们对药物的了解就相对没有那么深厚。

听了这么多,让我们从另外一个角度来看这回事情。据Medical Practitioners Coalition of Malaysia (MPCAM) Treasurer Dr. Raj Kumar Maharaja,马来西亚还未有医药分业的准备。他说,大部分医生是愿意放弃配药的权力的,但是在谈医药分业前,医生是否也应该得到如那些已实行医药国家的昂贵诊费?他提出,大众是否就会因为昂贵的诊费而不寻求医疗服务了呢?MPCAM President Dr. Jim Loi 则提出,医生若从药厂购买药物,会享有特别优惠,所以医药可能会相对便宜。他提到,在MPCAM内,医生都被提倡在收据中写下药物的价钱,让病人知道自己拿的是什么药物,并可以与市价比较。

反观,Malaysia Pharmaceutical Society (MPS) council member, Dr Yeoh Peng Nam 指出,政府如何可以故意增加药师的数量,而不准备实行医药分业呢?目前,马来西亚已有11400药师,而这数字在不断增加中,在2016年就可以达到World Health Organisation (WHO) 理想药师对大众比例(1:2000)。所以,大马药师行业是否还未有实行药物分业的基础,还是那些言词只是为了让药师专业继续裹足不前的借口呢?若没有医药分业,一日收到少于10个处方的药剂所该如何生存呢?

为了融入药师进目前医疗系统,MPCAM President Dr. Jim Loi 曾提议一些靠近的诊所可以一起合作开一家药剂所,那么,该药剂所就会有固定数量的处方,而医生就不需要靠RM10的诊费生存,药师则也有不错的收入。但是,他说,药师们反对这一石二鸟的建议,并要求完全独立的配药权力。在此,我想表态一下,我非常认同药师们对这建议的反对,因为若根据这个建议,药师依然没有配药的独立权,而且这权力还是依然被医生掌控。那么,与之前没有配药的独立权,又有什么分别?

Consumer Rights Groups Health Action International Asia-Pacific (HAIAP) coordinator Shila Kaur 说,她是支持医药分业的,因为以目前的医药系统,病人对于不理智的配药是没有反抗能力的。据她说,虽然没有医药分业,有医生已经私自提高诊费,并且把药物售于市场贵三倍的价格。虽说如此,她说,若要实行医药分业,我们必须确保诊所与药房在步行可到的距离,并考虑延长药所开店时间至24小时。至于那些缺少药师的较乡区地方,暂时不执行医药分业是合理的。

身为大众的你,又有什么看法呢?

资料相关连接:
Is dispensing by doctors in the patient's interest?
Should doctors stop dispensing medicine? Not so soon, say GPs
Who will pay if doctors stop dispensing?
'No end to tug-of-war between doctors and pharmacists'

Monday, 2 June 2014

端午



前天,妈妈对着我说,端午节了,抱粽子了,你那里有粽子吃吗?我说,没有,就没去找,若找,应该可以买到的。她笑了笑说,明年回家的时候就有得吃了。我点了点头,一个游子,来到了异国他乡,许多节日都没去庆祝了。

短片中,婆婆说,以前小时候学抱粽子的时候,是要用粽叶抱沙来做练习的。听着,想到了婆婆,婆婆总说以前有多苦,多穷,什么都得省,到了这个年龄,钱也省着花,从来也没要求过什么给自己。

后记:

哥哥在面书上提到:我很敬佩屈原那种“亦余心之所善兮,虽九死其犹未悔”的坚持精神。 但听了林夕在《黑纸》的访谈后,不禁想:无可否认,屈原是忠臣正义的象征。但换在这个年代,屈原当年的所作所为却是很有争议性。“君要臣死,臣不能不死”算是种愚忠的态度吧?何况,君王没有要求他死,他却自己结束生命。 或许还是小时候的自己比较好,不会质疑节日的来源,相信年兽相信奔月的故事,相信粽子的存在是为了避免鱼吃屈原的肉身。

但是,与其说这习俗的起源,但是我更加喜欢这些习俗所代表的意义。

Sunday, 1 June 2014

《向着阳光》——林一峰




喝过这一杯 赶紧相拥把握分秒 
眼看离别在即 多少颗心碎在月台 

告别永远仓促 再会要等多久  

捨不得都要接受 
你说长长路中 许多东西会淡忘 
我笑带点自欺 将这一刻努力延长 
吻痕印於车窗 距离逐秒增长 

How I like to take it slow 

慢慢离开 一个地方 城市变小 心更宽敞 
向著前方 披星戴月 不必太匆忙 
继续寻访 温暖目光 收进心中 或会淡忘 

第一次听这首歌的时候,心里可以感到歌中的轻快之意。虽然自己的方言不怎么好,但是很喜欢歌中的意境。很美丽,比较起情歌,也不逊色。

很喜欢“慢慢离开,一个地方,城市变小...”这一段。看着这段话,想到了自己每次旅行踏上归途的时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