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3月18日星期二

《存在》——江峰



喜欢歌者沉沉的声音,但是更加喜欢歌词对存在的疑惑。到底该如何才叫作好好地活着呢?

后记:还有一堆要赶着的功课,但是自己还是拖着自己来到了这里。曾记得自己说过,只要勉强自己拿出一些时间来写。不管大小,不管长短,不管重要与否,就这么随笔一写。多年后读回,都会是特别的。*歹势,根本就是又用一首歌来骗更新了。*

2014年3月16日星期日

《时间都去哪儿了》——周笔畅



最近,得上的课很多。室友维敏说,我好像失去了时间的节奏。我说,我也是,虽然只是开学的第二个星期,但感觉上,我们上了很久,很久,仿佛上了半学期似的。他点了点头。

开学两星期,却已上了长达三十四小时的lecture。虽然抱怨,但还得准备下星期的两个quiz,以及下星期截至的1000-1500字药品报告。

就在这叫天天不灵,叫地地不灵的时候,朋友慧诗突然推荐我以上这首歌。我觉得很巧合,因为我也正自问这个问题。

可惜,比较起歌中的《时间都去哪儿了》,我的烦恼又算得了什么?

2014年3月11日星期二

暂时离开

虽然只是几日没有来更新,但是感觉时间走得很快很快,自己仿佛好久好久没有归队。三日,算久吗?今夜,打开部落,在很深很深的夜空下,开始向文字哭诉。

很多时候,我并不明白,也不知道自己坚持着什么。多年后,会站在什么岗位,过着怎样的生活呢?很多东西都不知道,却害怕知道。胆小的心灵不想去揭开那带着神秘袈裟的明日,若没有必要。

很喜欢这个比喻:我是个凡人,所以总为人生大小事烦着。脑海中的思绪,团团的,很难一个个解释清楚,若真的要说清楚,也应该有一匹布般长吧!(虽然有过半的都不是需要烦的!)

回到今天的正题:其实,我将出走两三星期,不会来这里更新,所以特来告知。不是忘记了,就只是自己得去自修了。再不自修,也还真的没有东西可以拿来分享。希望在下回见的时候,你会遇见一个“新”我。暂时,这段时期,不妨坐上时光机,读回我的旧作。谢谢!

2014年3月9日星期日

开灯熄灯

昨夜,睡不着,一直烦恼着许多事情,在床上翻转了几回,但依旧无法入睡。

带着疲惫的身躯,起床,走向厕所,开灯,看了看自己,问了问自己,为什么依旧无法入睡,熄灯,走回睡房。

开灯。熄灯。有感。

话说,人生还真有点像场舞台剧。

开灯,表演开始。

熄灯,表演结束。

2014年3月7日星期五

《海角七号》——东来东往

最近听的新歌不多,可以用手指头来点算。

为了回避屋子内的冷冷清清,打开音乐盒,开始播放一首又一首埋葬在电脑内的旧歌。虽然很多歌曲听了一次又一次,但是对歌名依旧没有头绪。

其实,每一次的重听,总有新大陆发现之错感;原来,我曾听过这么一首有深度的歌曲。

今天,打动我,令我想分享的歌曲,就是这首——《海角七号》by东来东往。 



依稀的记忆从前的你
背靠著背听海的声音
夕阳和海面都太清晰
我就在这裡找到了你

那天的日记天飘著雨
我躲进眼泪你在那裡
夕阳和海面依然清晰
还是在这裡我丢了你

我把对你的思念写在海角上
寄给那年七号的雨季
有些爱不怕时间太漫长
已经生长在心裡

我把对你的思念写在海角上
寄给那年七号的雨季
有一些等待不能太漫长
已经枯萎在心底

2014年3月5日星期三

开学了

开学的第三天,却觉得好像已经上课,好久,好久了。

排山倒海的功课,有点令人窒息。

反思,却原来只是过了两天,应该是自己暂时未登入正轨吧!

又是时候,慢慢熟悉读书日子的作息了。

2014年3月1日星期六

诠释的歌

一首歌唱在不同人的嘴里,会有不同的感觉。毕竟,每个人对这首歌有不同的领悟,所以有不同的诠释。

在湖南卫视《我是歌手》第二季第八期,茜拉演唱了周杰伦的《最长的电影》。

周杰伦《最长的电影》



茜拉《最长的电影》



不知道你听后是怎么想的。

其实,我也很喜欢听朋友歌唱,听他们的歌,感受他们的体悟。有些时候,他们唱的和原唱有所不同,但是我不在乎,每个人本来就不可能一样的。

对我而言,歌曲没有所谓的标准,也没有谁比谁好,所以与原唱不同并不意味你唱错了,就只是感受不同,所要表达的相续不同。话说,歌者也就只是一首歌与观众的媒介。哈哈,我又好像绕了一大圈,说唱歌就像写文字一样,没有对错。原因无他,不管是唱歌,还是文字,都是艺术,而艺术本身是多样,没有优劣,而每个人的审美观是不同的。

后记:但是,我想,我多半只会把歌曲糟蹋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