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30 November 2013

阴影

今早,起身,但却非常不情愿。出了房间的门口,室友维敏突然说,他的钱包不见了,报了警,是在骑自行车回家的路途跌走的。他说道,已经来回找了两遍。过后,我也和他去案发现场找了一遍,但是不见总归是不见了。

维敏说,毕竟已经错过了黄金五分钟,现在都过了两小时,找到的希望是渺茫的。我企图安慰道,还有黄金一星期啊,哪里有知道有好心人会归还钱包,但是希望不大。

后记:有点夜了,但是自己却还赶着应该早已准备好的试验记录,不方便长篇大论。下回见!

(备注:隔早,大学来电,通知维敏,钱包有人归还到大学了。真的是太神奇了!)

十二月了

过了明天,十二月,我生日的月份,就到来了。开始倒数自己将背离二十二的日子。

小学毕业有毕业感言,中学毕业有对大学的期待,而大学毕业则有一纸文书。我想,二十二岁毕业,就得继续感谢自己活了这么多年,而生活却还是不离不弃自己,总有自己得学的东西。前进,是明日的动力。=)

若每一年,在自己的生日那一天,都得拿一份奖状,那会不会写着:傻瓜一个,依旧单身,超爱胡思乱想,发着白日梦?

Friday, 29 November 2013

第一周结束

总算,第一个星期结束了。离开大学前,去找了负责我project的教授。他问我,觉得自己在实验室学到东西吗?我说,很多,就许多东西在课堂上读到的,其实并没有那么简单地得到。

今天,基本上,就是阅读昨天MIC test result,蛮轻松的。反观,在研读fosfomycin 的同学(淑仪和jeenal)则是不断地忙。在下课的时候,淑仪也说,我的组太轻松,而她的却忙了,若一半一半就好。我笑了笑,点头。但是,看着他们做的,我还真压力,为什么对方就好像没有停下步划。过后,想想,也不去介意,毕竟不同的人有不同的作风。

下课的时候,Lyn 突然说Jeenal,她打算要介绍我女生。我嘴巴顿时差点跌到在地。过后,Jeenal走回来的时候,Lyn就说,我把你邪恶的计划告诉Soon Seng 了。过后,她又说上次Jeenal 也有计划要帮我室友维敏介绍,但是不成功。Jeenal 说,太难找到一个对free food 有他那种热忱的女生了。我答道,你先帮他找到,才来帮我好了。

回到家之前,在草场逗留了一会儿,想了一些事。有时候,关于自己单身的事情,皇上不急但是太监急,这班朋友还真搞笑。

后记:明天,又来到周末。我在想,到底要去哪里,好呢?我想,也没有所谓目标,但是就不能呆在家沉睡,吸着废气,开始发霉。就让我成为天空上的风筝,风把我吹到哪里,我就去那里好了。一个人旅行,在自己待了两年有余的城市,踩下更多的足迹。 有时候,因为一个地方待久了,而失去原本旅游的喜悦。你愿意重新拾起,出发吗?

Thursday, 28 November 2013

MIC test 事件

天不做美,昨夜准备好的broth culture并没有autoclave,所以MIC test 有可能被延期了。也因为这样,Supervisor 教了如何准备antibiotic solution,说因为autoclaved broth culture 还很热,所以暂时不能做,下星期才能做了。我点了点头,有点伤感。我跑去看别人如何做试验,觉得本来就打算五时才离开,所以就留下来多学一点。

就这样看着别人如何做的时候,supervisor突然叫了我,Soon,叫Ling回来。她说,今天就用她的broth culture来做。我笑了笑,很开心,表情上应该充满疑问。她说,她看我这么有兴趣要做,所以就今天做好了。哈哈,抱歉,我给人的印象就是一个很好学吧!Haiz~~~我不是故意的。

所以,最后,总算做了MIC test。感觉很有成就感,虽然有时候就笨笨的。但是,我真的很享受学习的感觉。这感觉真棒!

淋着雨回家

傍晚时分,雨毛毛地下着,自己从试验室走出,眉头皱了一皱。但是,我那宝贵雨伞却在人来人往的街道中迷了路,不在我书包内。

学着小孩子,在雨中步行,但是没有兴奋的微笑,没有绕着从天空滴下来的雨水尖叫,就只是任自己被雨水拍打,想让自己清醒清醒,从幻想的美梦中睡醒,不继续熟睡。衣服慢慢被雨水渗透,思绪也是,到底我在哪里迷失了,而又迷失了什么。

后记:

写雨景的时候,我时常都在想像自己是倚在高高的窗口上,看着那赶着逃跑和提着伞的路人。所以,总令我想起一段我读过很喜欢的句子:


我在楼下,看风景,你在楼上看我,

我装饰了你的眼睛,你却装饰了我的梦,还装饰着很多人的梦。

《Kantoi》 —— Zee Avi



还记得上个冬假,在Curtin大学求学的朋友来到墨尔本,介绍了我这么一首马来歌曲。那时侯,是在road trip的路上。坐在前座的ShuNee就说,将来若找到女朋友,就绝对不要做这种事。我笑了笑,会不会找到女朋友都是问题了。

但是,只所以会介绍这首歌是因为这首歌很特别,就像把一个故事唱完,很不错。

Wednesday, 27 November 2013

寻找Inner Peace

今天,天气是闷热的,但我倒是很喜欢。有着这么好的天气,我去了公园,寻找心灵上的宁静。坐在公园上,想着自己刚学会的antiseptic technique,有些疑惑,但是思绪慢慢清晰,相信明天会更好。没想多久,我满意地走回家。

其实,我不知觉地想起,上一次和朋友去dandenong thousand steps 时候的对话。那时侯,在走回家的路上,看到大片的草地,坐着许多静静不动的人,天气也很荫凉。室友就笑说,顺成,你要不要找inner peace。我笑了笑,蛮想的,蛮喜欢自己静静地坐着,清空思绪。我说道,有一次去公园princess park的时候,看到一个女生静坐在水池前打坐,一动也不动。一位朋友却嘲笑说,不是去找心灵上的平静吗,怎么还分心去看美女啊?我顿时哑口无言,还真有理说不清的感觉。

开心的傻瓜

今天,总算开始在试验室做东西了。还记得昨天,自己读了一整天的书,心里是闷闷的。你说很傻,是不是,就因为这种小事而开心?

今天做的东西很简单,就学一些简单的antiseptic技巧和自制broth culture。我们进度并不快,是先教导我们基本功,以让我们将来能自己独当一面,做自己的试验,而不是当个被差使的学生助理。觉得自己将会有一个小试验得处理是很兴奋的,但是却又害怕自己做不来。但是,我想,应该不难。

还记得星期二去找顾问教授的时候,他说,其实即使试验成绩不理想,不用太过压力,这一科最主要是要让你对试验有所经验,所以尽情去享受。我点了点头,表示知道。我想,我是个给自我压力的家伙,就什么事情都可以压力/担心一番,这一次就尽力做到最好。

下班的时候,负责指导我们的supervisor说,明天会叫我们如何做MIC test。大学第三年的时候,就常听到这东西,但是自己还真的未曾做过。兴奋。

后记:小孩子很傻,就可以因为一些小事而开心一阵子。但是,我想,我愿意做这个傻瓜小孩子。

Monday, 25 November 2013

上课又开跑了

上个星期,我还说大考总算结束。但是,少于一个月的时间,我又说我又回到上课的日子。很奇怪,对不对?但,其实,是这样的,在这个夏假,抱读了一个research的科目。其实,之所以会做这个决定,不外是想给自己一个尝试,就看自己会不会适合。

今天上了一整天,也说不上累,毕竟没做什么,就只是坐着听课。对明天,又是期待,又是担心,还真不知道明天会有什么事情。用自己无敌催眠功告诉自己:人生的机遇是奇妙的,你不知道下一刻会发生什么事情,有些事就是这么般奇妙。*废话中*

有一篇文章是我读后,特别想分享的:The importance of stupidity in scientific research(原文请见:http://jcs.biologists.org/content/121/11/1771.full.pdf+html)。文章提到,读科学令自己觉得自己是愚蠢的。中学的时候,我们会喜欢科学因为我们觉得自己很了解科学。但是,到了大学,要做科学试验,却是完全另一回事;我们没有答案,我们有无法解释的东西,我们得自己想办法去解决眼前的疑问,我们得承认自己其实是不了解的,是愚蠢的。但是,科学有趣的地方就在于它任我们乱冲,做错又做错,但却觉得这是完全没问题的因为我们每一次都在学习。哥哥曾说过,虽然paracetamol(对乙酰氨基酚)用了半个世纪,但是我们依然无法完全知道其mechanism of action。

The important thing is not to stop questioning. 
Curiousity has its own reason for existing.

—— Albert Einstein

We keep moving forward, opening new doors, and doing new things,
because we're curious and curiosity keeps leading us down new paths.
——Walt Disney


A tree you pass by every day is just a tree.
If you are to closely examine what a tree has and the life a tree has,
even the smallest thing can withstand a curiosity,
and you can examine whole worlds.
——William Shatner

Sunday, 24 November 2013

《What Are Words》——Chris Medina



大马人给国外人的感觉就是我们多语言份子。大部分的我们就好像懂至少两个语言。我个人就懂中文、马来语和英文,再加些皮毛的福建和粤语。若你不是在大马长大,你或许会想,好强,怎么懂得如此多的语言。(但是,在大马,这还真的是司空见惯。)

有一次,一个朋友问我道,你懂得至少三种语言,你最喜欢哪一个。没有多想,我说是华语,因为就从小讲到大。但其实,每个语言是独特的。因为文化差异,所以说话的方式不同,甚至内容也是。

今天,要介绍的是英文歌曲——What are words。若把歌词逐个字翻译成中文,很难见其美丽。但是,若你懂得英文,听这首歌的时候,你会觉得它是美丽感人的。所以,我还真庆幸自己听懂不少语言。

Saturday, 23 November 2013

《心里的孩子》——梁文音



虽然我们都已经长大,但是内心依旧有一个抱着美梦的孩子。伤心的时候,我们会哭;生气的时候,我们会大骂。但是,我们都学会化妆,学会掩饰,把自己生气伤心掩盖,假装不在意。总不能在大庭广众爆发,你说不是吗?

后记:后来,遇上了一位朋友的朋友。她很正常,就说话直接,没有掩饰。连陌生人如大家的我们,说起话来却把我们当作认识了许久的朋友,完全不客气,像小孩子一样。她还真特别!

Friday, 22 November 2013

放肆地赖床

一早醒来,听到房外进出声,屋外下着断断续续的细雨。但是,自己却提不起劲起身,就窝在床上。十二时左右,起了个身,煮给了自己个简单的炒饭。加了些芝士去炒,搞到炒饭完全失去美观,但是这却敌不了自己想吃芝士的欲望。还记得小时候有几次,小姑买了些夹在面包间的芝士片,我会偷偷地拿几片,没夹在面包内吃。

吃了四不像的芝士炒饭,看了部叫作《Battle of the Year》的电影,又傻乎乎地躲进睡房安眠。蛮享受这种生活,就无忧无虑的,但是也不能天天这么过,不然会闷死。今午,一些朋友踏了飞机到遥的Tasmania旅游,而自己却因为课业无法,而有些失落。

一个人躲在空空的房间是安静与孤单的。在面子书上,问了问朋友淑仪,你在做些什么。(注:她家的另两位室友也都去了Tasmania之旅,所以只剩下她一人。)她回我道,就在家emo。我说,我也是(不然也不会无端端地问候她)。她回道,你家又不是你一个人。虽说如此,但她不知道,这个时候,我的另两位没去Tasmania旅行的朋友都出了门,留下我一人在家。

睡到了七时,室友维敏的开门声吵醒了我。我起了身,说道,你回来了,晚餐轮到我准备,我这就去准备。今夜的晚餐,决定向之前做到非常失败的炸鸡挑战。我突然想到,妈妈说过的话,一个人在外,不需要炸鸡的,炸鸡很麻烦,要用很多油,又弄到整个厨房油腻腻的。我笑了一笑,我这个固执的孩子。打了一粒蛋,把鱼肉沾上蛋白,后再把炸鸡粉涂到满满的(上一次,就是放太少,所以宣告失败)。这一次,我的炸鱼总算成功,但是有点咸咸的(虽然自己没有额外加盐)。过了良久,才想到自己,有可能是自己忘记加水吧,或则是涂到太多的炸鸡粉。最后,又摆了个大乌龙——自己忘了开启电饭锅,所以得多等半小时才可以开动。

后记:Arrrr~~~~~~ 还真不知道要如何写那个《时间旅人》。看来,这故事真的可能会难产了。

Thursday, 21 November 2013

散心

今午,吃完午餐后,室友诗盈问我道,怎么还未去学校还晓双的照相机记忆卡,这几天她去大学都看见晓双。虽然赞同,但我却嘴硬地说,不可能因为要还一个记忆卡就跑去大学吧!事情是这样的,这个星期一,和友人去了趟Dandenong一日游,因为之前相机坏掉的关系,所以向晓双借了她的相机。因为待会儿诗盈会去大学,所以我开开心心地把记忆卡交到她手上,麻烦她代劳。

事后,想多了,还真有少许后悔。为什么自己就没想过要早点还?怎么会要等到下星期一,自己需要去大学才有物归原主的打算。我想,我变了,但却是往不好的方向,就变到许多事情漫不在乎。若是若干年前的我,肯定会想第一时间把借了的东西还回去。另外一个恐怖的例子是,上个冬假,朋友Vincent交托我把他在纽西兰买的手信分给一些朋友,而我却在三个月后才完成这个任务。那时侯,我本打算在开学后见面的时候分的,但是却忘了。对这件事,我非常抱歉,不禁嘲笑自己,若Vincent是用邮寄的方式,都会比我快好几十倍。看来,我真的要积极一点,别总是能拖就拖。或许是因为内疚作怪,我今天踏了自行车,从家骑到了大学一趟,没有特别目的。但是,到了学校后,我想,其实也没必要那么内疚,若她需要用上,她大概会一早跟我说的。至于那迟了三个月的送礼事件还真的是太夸张了。

六时左右,在princess park骑自行车绕了几圈。还真怀念这在风中奔驰的感觉。中学的时候,吃了晚餐,就一个人拉出妈妈的自行车到门外的马路来回骑。有时候,就来回骑了一两小时左右。因为是住在较偏僻的地方,所以车辆并不多,不然婆婆和妈妈才不肯我这么乱骑。有一次,和妈妈各骑辆自行车到夜市集。回到家,妈妈说,你骑脚车很危险,弯来弯去的,不稳。过后,记得还有一次,是在我从大学先修班时假日回家,弟弟帮我把自行车的轮胎充到满满的。回后的第一个傍晚,他问我道,二哥,你没有去骑自行车散心吗?

其实,一个自行车之所以可以前进,是因为那不断转动的轮子。也不知道是因为对自己技术的自信,我曾两手放在身前,不握手柄,两脚直踩,而自行车真的可以不断地前进,并没有倒向任何一方。回想,这还真是很危险的,所以还是别做比较好。

后记:最近,正更新着的《时间旅人》故事真的有点走轨了。还真不知道该如何把自己要带出的本故事放进去呢?头疼。

回不了

屋外下着细雨,逗点般的大小,哗啦啦的雨声伴奏。我,闭上双眼,思索。到底自己又做错了些什么。雨继续下着,思绪像流水般绵绵不绝,没有停下。今早,十二时起身,太阳并没烧到屁股,因为睡房的窗口并不是朝东的关系。思绪迷茫茫地乱跑,想到前几天,朋友论起某位朋友的不是,觉得很不好。但是,当自己不在的时候,又不知朋友在自己背后说了些什么。但也或许,自己也没自己想象的重要,别人也懒得说起自己。

下雨的天气是寂静,带点温驯,是清凉,带点睡意。但是,我想,雨天是寂寞到会一个人躲在房间内睡觉,就像如今望着窗外风景的自己。有时候,自己哭到哗啦啦的,但是依然没有人理会,他们都匆匆路过。讲师曾说过,人其实都没有自己想象的重要,别人也只是看了就算,没真正地关心你的每一个细节,也因为这样,别过于在意别人的目光。

还记得中学时候,中文老师叫一位同学站在课室前念出她的文章。开头依旧清晰记得:屋外下着绵绵细雨,雨滴敲在我家门前的大树下,敲在我的心湖上。雨滴声助长了自己对过去的思念,片片断断的记忆陆续翻开,封尘已久的记忆逐个解锁。

记忆是散落在地的碎片,就好像一切互不相关,但是却环环相扣。今天的自己是昨天自己的未来,但却是明日自己的过去。若自己就勇敢一些,会不会就不会这样淡淡地结束?曾经美丽的回忆造就了多年后自己没有珍惜的懊悔。在懊悔的深深黑夜中,自己用尽力气挣扎,但是没有回答,就只有屋外下着的雨。

有人说过,一段感情是两个人的事,不是一方付出,而另一方接受。但有些时候,害怕自己给予的,正是对方不需要的,而需要的,自己却给不上。感情这个圈子,自己只能画上一半,而另一半,只能继续等待,毕竟得对方完成。许多哲学大道理,但来到现实人生,没有一个帮得上忙。很复杂,对方的心,就像团迷,没有人出声承认否绝,一切在沉默中继续。

她现在应该是幸福的,因为有着个她爱且爱她的人。知道这的那一天是阳光普照的中午,与自己冷下的心成了对比。没有惆怅,没有不舍,就只有懊悔与难过。说不上失去,因为就不曾拥有过。而就在这时候,心需要更长的时间去接受大脑已经知道的事。想欺骗自己,说要等待到她真的嫁了出去才叫作结束,但是这想法却无力到没人会愿意坚持等待,包括自己。

雨,持续地下着,没有停下,自己不想再往下想。离开窗户,启动电脑,陷入日复一日的网络生活。还记得小时候读过的《小王子》,里面有这么一个小故事,他遇上了个酒鬼,问他为什么喝酒,他说要忘掉可耻的事情,而这可耻的事情就是喝酒。自己也或许一样奇怪,因为无聊所以上网,而上网的根本是无聊的。

Wednesday, 20 November 2013

考试结束后的闲情

今天是我365计划的第一天,天气晴朗,傍晚六时左右,去了离家不远的草场,寻找心灵上的宁静。很难想像一年前的我会这么无所事事地躺着,那时侯的我应该是很害怕衣服弄脏,所以就只羡慕为什么别人可以如此写意。或许这也只不过是个心结而已。虽然说这是寻找心灵宁静之旅,但其实也只是走出网络无聊的世界,到屋外透透气。今天我望了半小时多的天空是蔚蓝的,没有白云,只有一个树枝在右上角伴奏。

考完了试,人生暂时失去了自己奋斗的目标。在面子书上流浪,但是呆久后却深感无聊。还记得,面子书曾经很红;那时侯,许多人分享短片,分享自己的最近生活感触,甚至放上照片。但是,如今,热潮似乎已退。我,守在面子书前,等待别人找我聊天,但是没人敲门问候,所以简单来说是白等了。所以,问了问自己,你接下来要这样过完这个假期吗?我摇了摇头,表示不要,所以决定减少在面子书上无所事事的时间。

就昨天来说,我闲着无聊,拿出了录音器,打开youtube,找出歌词,过后开始录音。是的,如预期的,录下了噪音。小时候,我就只是听歌,从不唱歌,所以如今的唱功果然是差强人意(就基本上在念字)。听完自己可怕的录音后,我突然在想,到底歌是如何唱的?网络上虽然有许多资料,但是我很多都读不懂,或则觉得并没有解答我的疑惑。结论是,我什么都搞不懂,多希望有人会指点迷津。

还记得我之前说过,分不清朋友和好朋友的事吗?我也已经忘了那时侯我写了什么,但是我记得我之前曾经提过。那时侯,我问了朋友慧诗这道题目。她说,好朋友和朋友不一样的就是,你愿意和好朋友分享一切东西。那时侯,我就说,但是有些事情,我从来就不会跟别人说。她应该傻眼了,忙解释道,一切不是真的一切东西。过后,我问了问室友维敏,朋友和好朋友有什么分别。我已想不起他给我的答案,但是就和慧诗不一样。我问道,那么我们是朋友,还是好朋友。他回道,我们是室友。(我被炸到了!)

沟通这件事,很奇怪。以前的我相信对人应该一视同仁。但是,最后,我发现自己原来无法完全办到。人与人之间的关系是奇妙的。如何说呢?和不同的朋友,我觉得我的相处模式会有少许不一样。有些人,我可以毫无牵挂地说一些无聊的废话;而有些人,我就只会寒暄问候;再有些,我不会说起我最近的事。至于为什么?我想,这或许就和友情的程度有关。

后记:觉得这一篇有点乱,并没有所谓的中心思想,还真难写一个综合所有观点的题目,所以我又乱给了一个题目。

Tuesday, 19 November 2013

重新挑战一日一篇

其实,这不是第一次自己做这一个挑战了,之前做到一半就失败得看不下去,改成两日一篇,但是途中却因为种种的意志不坚定而最后放弃。这一次,想站起来,再给自己一个挑战。话说,去年,因为假期的关系,闲在家,我没东西做而特别多产。所以,这绝对是开始我漫长艰辛挑战的最佳时候。

其实,每天都要写一篇文章,最难莫过于保持水平,因为有时候,自己真的没东西想写,所以就乱写一段。做这个决定的时候,这也不禁成了我最大的隐忧。但是,多想无益,就但愿自己每一天都有东西想写,后保持水平,而不是搞到重量不重质!!!

明天挑战开始!

Friday, 15 November 2013

忙吗?

今天,去朋友家steamboat。吃完后,就看电视加闲聊到11时半左右,才踏上tram回家。一群人聚在一起,聊些有的没的,还真有趣。聊到种牙/假牙,因为最近慧诗做了个抽牙神经手术(挑神经)。相信我,我以前就从来没听过这个东西,但是一大群朋友中就有几个做过。以前,我总说,自己的牙齿不好,乳牙时期的时候,我很容易掉牙,吃花生,甚至是吃木瓜都可能。但是,比较起得做这个抽牙神经,我的牙齿没想像的弱小。其实,我还真害怕自己会掉牙,过后得穿假牙。虽然穿上假牙,自己和普通人一样,但是脱下后得说话的话,自己还是会不自觉地失去自信吧!

也不知怎么聊到紫莹的便秘问题。其实,学药剂不错的,就多多少少知道医生给了什么,或者自己该服用什么。话说,在这之前,知道便秘这问题的时候,身为未来药剂师的我,对自己的无知伤感,所以拿起课本读了起来。忘了说到什么,晓双说道,待会儿,顺成(我)就会回去上网找evidence based的文章,过后传过来。我说,不会啦,回家都很夜,很累了。她说道,那么,明天去找。我说道,不会啦,我很忙的(虽然自己现在都没东西做,毕竟暂时放假,而且没有工作)。她反问道,怎么会很忙啦,难道你有女朋友了(真有点明知故问,怎么无端端又踩我这个无名的伤口?)。

过后,也提到《On Call 360》第二季。直到现在,药剂师都还未登场,难道我们就不重要吗?也不知道为什么,突然谈到,其实没有关于牙医的连续剧是情有可原的。难道要上演拔错牙齿的戏码?至于为什么《On Call 360》第二季还没有药剂师登场,或许是因为在香港,药剂师这个职业还未成熟,就还未如澳洲等发达国家扮演举足轻重的角色吧!

还聊到什么呢?抱歉,我脑袋已经累了,想不到了。晚安大家!

Tuesday, 12 November 2013

考试考完了,来到了漫长的假期。和前三年一样,我开始又有写一部短篇小说的打算。目前也还未想到大纲,但是这个故事应该也是一个超级胡思乱想的那种,毕竟这就是我。写小说,写故事,说透了,也不过是在写自己。写武侠,因为自己没有功夫;写爱情,因为自己没有段恋情;写亲情,因为自己想家。

小说/故事,自己是神,什么都在自己的控制里,要一个主角有什么样的机遇都行。换言之,主角的一切都是我们可以精心安排的,可以从一开始就设计成打不死的战神,也可以写成出口成废文的穷书生。反观,人生,总有些是自己控制不了的事,就好像今天以为考试会顺顺利利,但是还是做到糊里糊涂加乱七八糟。会想,是自己做的准备不够吗?或许吧!但是,许多东西不是就读了三四篇,就会像打印在纸上的墨汁久久不脱。站在考场上,思想像只迷失的小鸟乱飞,乱跳。考后,我想大喊,请再给我一次机会,我会做到更好。这就好像如今我能办到的事,三四年前的我可能就完全不可能。

今天,有一点伤感。但是,也不知道和谁说去,就只好让自己在音乐与时间的陪奏下慢慢沉淀心情。许多人处理这事都不同。我不开心的时候,我会想吃,就吃个痛快,就吃到什么都不想,就单纯把自己麻醉在美味的食物里(虽然开心的时候,我也会特别想吃,但不同的是那是因为自己太兴奋了)。也不知道幸运与否,我有着个吃不胖的身材,所以吃多了,也没什么大不了。反观,有时吃食物吃到一半的时候,有些女生同学会投诉自己肥了,得减肥了。我看了看,一头污水,那肥出来的一两公斤真的看不出啦!但是,我想,算了吧,反正自己说不肥了,那又怎样了。她们还不是一样下着要减肥的决心。我有时候会觉得自己很好笑,因为我烦恼的是如何肥起来。新年初二,回妈妈娘家的时候,亲戚就会问,没有吃是不是,怎么这样瘦。

后记:我想,如今思绪真的有点乱,本还想边写边琢磨今年这一部小说,该用什么表达手法,该说什么故事。

Saturday, 9 November 2013

明天,还是无常?

没人说得准先来的是明天,还是无常。威廉·莎士比亚就曾形容生命如烛火般软弱。

视频的时候,四姑突然说,没想到她生日的隔天,因为地上刚抹过很滑,她发生了个意外,脚骨就这样断了。她笑说,没想到人滑倒都会脚骨断,跟别人说也没人会相信。人生也未免太过戏剧化了点。哥哥分析道,会不会有骨头疏松症。四姑说没有,医生说因为刚巧跌倒的方式是在于某一个角度,所以骨头就断了。

她说,那时侯的她走不动,叫了救护车,被三个人分肢式地抬进医院。在那里看到更多需要帮助的人,病得更重的人。小姑说道,有可能四姑的意外只能算是小儿科,所以决定送她进私人医院。做了个小手术,就是将金属骨钉钉合在骨折部。手术前,护士说,手术不会痛,因为会打麻醉针。她说,手术醒来,她很想感谢医生。我想,手术前,那骨头折断的痛应该很痛,就只是被省略带过了。

过后,她住进了两人一房的病房。另一位病人就只有区区的二十七岁,却因为先天基因关系,患有糖尿病,伤口难以痊愈。医生还得来向他解释,得戒口,椰浆饭是不能再吃了。她说,许多人是需要帮忙的。我想,做相关医药这一行的,钱有可能赚不多,但是能改善一个病人的状况就已经是莫大的成就感。大学的讲师就时常说,要做一个药剂师,我们要做的不只是把顾客要的药交到他手里,而是要确定这药是否安全,告诉他该如何使用,以避免药物不良反应,甚至告诉他们什么时候该停止服用药物,去看医生。

如今,四姑在家里养病。她说,有家人的扶持是最好的。婆婆说:“我们都是一家人,那里有说什么谁帮忙谁,大家互相帮助。将来你们大了,姑姑们老了,你们可不要忘了帮助她们,就像现在她们时常帮助你们一样。”我想,我们都会的。婆婆虽然嘴硬,但是心软,虽然时常劝我那两位姑姑赶快嫁出去,还不是担心她们老了没人照顾。

后记:拿着JPA国外奖学金出国读药剂,我觉得自己是很幸运的。有些朋友会说,这里的药剂和马来西亚做的药剂是不一样的。这里有制度,有系统,病人看了医生,得去药剂那里拿药,以得到完善的辅导。可是,在大马,连医生纸(prescription)都不需要,都可以拿到药,辅导(counseling)更是少见得很。在大马做药剂师还真没成就感。

听后,我是伤感,但是对明天更有前进的动力。我知道自己的力量不大,有可能渺小,但是我对大马的药剂师们是有信心的,我相信大家读了四年的药剂,不就只是想轻松摇着脚,什么都不做地收工钱过日子。我相信,不只是我,所以情况并没有这么糟。我相信在大马许多处,有着想把最好的服务提供给社会的药剂师。他们一直默默地努力着,就是没被看见,或被大家忽略了。

再者,讲师时常说:“要经营一个药剂生意有许多方式。我经营的方式就是把最好的服务提供给顾客(解答他们对医药的疑惑,告诉他们该如何服用药物,有什么该注意的,告诉他们需不需要去看医生等)。虽然我卖的药物不比某些药剂店便宜,甚至有时候我还会劝他们去那里买,但是他们却会一直来寻求我的专业意见,甚至买比较贵些的药。记得有一次,不小心犯了个错,把错的药交给了病人。那时侯的我在想,到底该怎么办。最后,我决定去病人的家。但是,病人已经入院。那时侯,心真的很慌,不知道该怎么办,但是最后决定负起责任,每天下班或若有空都会去病房探访病人,直到病人出院。出院的时候,我对病人的女儿说,病人的医药费我会负责。病人的女儿却说,她从来就没遇上过这样的药剂师,而且她是做保险这一行的,若药剂师犯错,都不是劝千万不可以承认错误,我的作法令她很意外。过后,因为这件事,她把她的兄弟姐妹,亲朋戚友都介绍来我这里。”

我想,不管制度多么不完善,至少要做到自己认为是一个好药剂师就足够了,因为我相信一个人的力量并不小。

Thursday, 7 November 2013

相处

考完试,一群朋友走向午餐的路上,不知道为什么紫萤突然提到,上回在悉尼旅行首次遇上的某某(我们的同学),都有在面子书上找她聊天。另一个朋友(抱歉,忘了是谁了)问道,那么,你还记得他吗?紫莹说,模模糊糊,印象上好像都不怎么爱说话,就蛮害羞的。那时侯,我在想,这也是为什么若要单单通过网络追女生是完全行不通的管道,或则这至少我是这么认为的,毕竟谁也说不上认识谁(但其实,我在网络上就除非有事情才会找人,不然会像你正呼吸着的空气一样,虽然存在,但是你不会发现。)。我要提出的议论文如下:

话说,人与人之间的沟通,是因为科技进步了,还是退化了?科技把人与人之间的距离缩短,但却同时把它拉到一个无比遥远的境界。曾经读过,网络文字聊天造就了人失去面对面的沟通能力;当对方站在面前,自己却反而不知道该如何反应,该谈些什么。到底为什么呢?

网络文字聊天基本上可以说是一种自己沉淀想法后的对话。并且,一旦自己写得有点过分,在发送前都可以删除或修改。也有人说,这是内向的人敢于表达的管道,毕竟不需要看到人复杂的表情对话(但这也当然是现实与网络世界和你聊天的人有若差的主因,毕竟我们认识的他是自己想像出来的)。

但是,追根究底,和人沟通/相处,不能就只是在网上虚假的浪漫沟通,更重要的是面对面的对话聊天。换句话说,我们需要面对的是一个人,而不是段文字。写到这,不禁想到一首福建歌曲——黄乙玲《无字的情书》。里面提到:“阿嬤不识字,但是有一封写给她的情书。我问,阿嬤的情书是写什么。她说情人要爱却没有勇气,才会用字骗情义。”



哈哈,我觉得,这首歌或多或少带出了我今天要分享的信息——虽然时代已经更迭,但是相处最重要的还是面对面对话。其实,若有一日,正好坐在我隔壁的朋友,突然不转头和我说话,而是面子书联络我,我会觉得很奇怪的。

后记:我还是不得不感谢科技进步带给沟通的方便,不然我也无法和家人视频聊天。感恩,感恩,无限感恩。

唱K记

繁忙的考试总算告一段落,和朋友去了趟唱K发泄。我想,多谢我的歌声,上万只细菌死于非命。虽然看不见,但若想像它们因为承受不了我的噪音所以撞墙自杀,还真有趣。曾记得室友维敏说过,唱歌又不是一定要唱得好才可以唱的,你又不是要当歌星。哈哈,想到这,我还是补充说明好了,其实朋友都唱得很不错。

这一天,朋友点了不少歌。有半数是自己不曾听过的,毕竟我一直都没追歌的习惯,过去所认识的歌曲多半都是因为老哥的关系。年首回家的时候,才警觉妹妹和哥哥一样,都有在追歌。当然,也有一些,挑起了过去的回忆,中小学时代的我们。其中一首点到的KTV是《4 in Love》。一个朋友说道,想不到楊丞琳刚出道的时侯还有些婴儿肥呢。看来,我们都不得不认,我们都变了,大了,老了。


Wednesday, 6 November 2013

《天台的月光》——周杰伦




方文山的词,如诗如画;周杰伦的曲,不缓不慢。真是一绝。

其实,歌词并不长,就这么几句:


天台,月光撒,你翦影,我傻。
知道自己配不上,但我守着光,保护你那就像捍卫这场美景一样。
风吹,切不断故事的发展,属于我们的浪漫悄悄被酝酿。
这天台的月光赐我爱上你的力量。


这首歌讲述着一段从暗恋到开始恋爱的故事。男主角,觉得自己配不上,所以只好在天台上傻想。但是,他却一直守候着这段未来过的感情,就仿佛守候着未来幸福的美景一样。如今,故事总算展开了,浪漫也已开始酝酿,谁也吹不散二人。但是,最有趣味的是那最后一句,因为他把这一切说是因为一直在天台陪他守候的月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