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28 September 2013

全力以赴

九月份就要结束,只剩下一个月,我就要上考场作战。心情真的很不安,因为自己要读的东西很多,但是自己掌握的却不多。

更重要的是这次实习,让自己明白到底自己是多么的不够准备(缺乏知识),离自己梦想好药剂师遥远得很。气馁了好一阵子,我深深体会到说自己不可能做到是徒劳无功,所以决定要付出一切,前进。

已经好一阵子自己没有感受到全力以赴的热血了,仿佛就在中五后消失到无影无踪。

后记:对了,我好像也得把那傲慢的自信找回来。哈哈!

我害怕

昨夜,和妈妈视频聊天。妈妈什么也没有提,就只是问在澳洲的我过得怎样。我说,还好。关了视频后,从哥哥那里得知妈妈有可能患上甲状腺功能亢进症,十月五日的时候会看专科。

不久后,视频铃声又再次响起。一见面,妈妈就问我,哥哥告诉我了什么。我还未说上话,妈妈已经接道,没有事的啦,你说你看妈妈哪里有瘦下来,和去年你回家的时候,不是一样好好的吗?我不知道,答不上话。

她接着说道,真的没事情的,婆婆不是患上糖尿病,吃了药也就没事,你妈妈我就只是甲状腺肿了点,吃了药也就没事的,不用担心。我依旧不知道该说什么,因为血液检查报告提出甲状腺功能亢进症的可能性,而消瘦是其中一个症状。

身为妈妈的儿子,我真的空懂一些医学知识,但是没有一点是派得上用场的。小时候,妈妈就这样牵着我长大。小学时候的我就很胆小,记得小学五、六年级的时候,朋友就会对着我说,是不是回家的时候要告诉妈妈,然后她来学校警告我们。那时侯的我,暗地里做了第一次背叛(虽然说不上),自己一个人把不开心的事情深埋在心里,想学会勇敢面对自己孤单一个人该走的路,不再哭哭啼啼地投诉给妈妈听。长大后,才发现自己依旧很害怕,从来就没真正勇敢过,就只是假装自己坚强,把自己掩饰到更好。

昨夜,妈妈问我,为什么就不曾把自己拍的照片给她看。我顿时不懂得回答。我也不知道,同是妈妈的儿子,哥哥热爱炫耀的个性就没有在我这里。我就只是默默地做着,若没人知道,我也不喜欢老王卖瓜,自卖自夸。自己害羞的个性,导致了沉默,虽然自己有说话的欲望。

Saturday, 21 September 2013

哀悼相机

今天是伤感的一天,因为我年首新买的相机宣布阵亡。带着不多的希望,来到相机店,问了问维修费是多少。他看了看,说大约AUD200,过后补充说明,若把钱花在这种相机上,他是会犹豫的。我点了点头,表示明白。

话说,那一天,无聊,本想拿出相机把玩,但却莫名其妙地发生了个莫名的lens error故障。自己尝试开机无数次,尝试到电池没电。我顿时看到黑暗。为什么这种事会发生?为什么?我没有答案,就只能说意外这种事,谁也说不清楚。

我心里充满了伤感与无奈。本以为买了相机,就可以让它与我同行,拍下我接下来的回忆。但是,不是每段旅程就如想像中的风雨无阻,终究有笑与有哭。今天,它还是要走了。我抱怨道为什么,室友劝道,能用钱解决的就不是问题,所以别太过放不下。我明白道理,但是无法承受这种打击。当我爱上摄影的时候,但是它却不说一声就走了。它的洒脱,真叫我难受。

不管怎样,我刚刚做了个简单的统计,这架s110相机在拍了不少于9598张照片后阵亡。若用乐观的态度去看待,我至少拍了许多照片,它才离开的。有些人买了相机,拍少于这个数字,就已经躲在书橱上了。但是,再怎么难过,我又有了开始储蓄,买下一架相机的打算。

后记:目前的想法就只是简单地把能做的事,都做好,其他的就迟些再说好了。发了封邮件到相机公司,询问这个lens error问题是否在保险范围之内。若有,我会寄回家吧!

Friday, 20 September 2013

Community Pharmacy Placement (3)

实习的第二周也结束了。临别前,问了preceptor一声,我该如何进步。preceptor说,知识是在那里的,但是最重要以及最需要进步的是沟通,而沟通不是一两句教了你就会的。他劝我不要慌张,不会,就说不会,告诉顾客,你会帮忙问人,而且他们的问题往往不是难到无法解决的。我点了点头,明白自己是个胆小害怕的人。

像之前一样,他劝我说话的时候,咬字要清,那么别人才能明白,听得懂。我明白这一点,也会注意。虽然两个星期已过,但是我基本上还是没有辅导病人,许多时候就是与药剂师练习。他们说,我有点进步了,比之前好了许多,已经开始没有这么散乱。我顿时感到欣慰。

他说,在解释顾客拿药的时候,要尽量不用深奥的字眼,若能,就当作自己和一个傻瓜对话。若对方是个笨蛋,你会怎么说呢?我想我明白他要说的东西。若你能用最简单的方式解释给一个傻瓜,那么聪明的人就肯定明白。

当然,也在这段实习的时候,发现自己这一路来在大学学了许多,但也忘了许多。但是,从今天开始,我要一分分地铭记在心,那么将来我才能作个好药剂师,而不只是单凭一张文凭来断我的能力。

结语:我喜欢哥哥分享过的一句话——我之所以看到更多、更远,是因为我站在巨人身上。

Monday, 16 September 2013

Community Pharmacy Placement (2)

实习进入了第二周,我依然没做许多配药的工作(dispensing)。原因主要是不同的配药系统有不同的程序,而且并不难操作,所以对菜鸟的我而言暂时并不重要。虽然会因为自己的进度而伤心、失望,但是,我一直在摸索前进着。

从实习,第一次看见药剂师是人与药之间的媒介(在这里是说过程,虽然自己在大学三年中听了无数次)。他负责告诉顾客,一些小病痛(如感冒、背痛、胃酸、便秘等)该用什么对症下药,该如何使用药才能得到最好的效果,到底有什么事项(如副作用)是要注意的。但是,自己目前的程度就只是停留在累计知识,并未能活学活用。所以,得好好学习。

在大学教育,我们知道有什么药可以治疗一个病痛。但是,在实践这些知识的时候,我们往往不只是需要知道这些药物可以用来解决什么问题,反之需要知道到底同一类的药物在什么情况下是比较适合的。当然,为了找到此答案,与病人对话是免不了的。为此,药剂师可得对所有药物了如指掌,并不可以给予错资讯给病人。

以病人服务为前提的时候,法律也是一大环节。在澳洲,药剂师虽然负责配药,但是一些药是需要医生纸才可以配给病人的。尽管药剂师对药的了解深入,但是他对疾病就不深入了。为此,为了给予社会最好的医疗服务,医生负责诊断,而药剂师则负责劝告病人如何使用药的部分。

后记:写完第四段的那一刻,就只能说那里的讲解并不深入,也不全面。若想更深入了解,还请到别处寻找。

Sunday, 15 September 2013

归家

昨日,哥哥对我说,医生说妈妈消瘦了许多,若持续这样,得验血做个体检。我点了点头。我知道,在妈妈心目中,我不算是个乖孩子,有时候叛逆得很。

今年年尾不回家的事情真令我难以释怀,真担心自己在家人的生命缺席得太久,或者家里发生了什么大事件,而在国外的自己并不知情,也或则知情了,我也无能为力,就像妈妈日益消瘦的事一样。

心里明白,我们长大的时候,父母亲也同时老了。人生离不开生老病死,但是我很害怕、担心犹如蜡烛上的火般脆弱的生命。对将来,我担心自己过于忙于事业成了个不孝子,担心自己将来有可能有心无力去尽孝。

在前几星期的朋友聚会中,一群顶着到国外求学的游子聚在一起。偶然在谈话中提到年尾回家的事情,室友维敏说,他问母亲,今年需不需要回家。他的母亲回他,若能,回家一个星期也好。听到的时候,我有点动容。我反思自己,孩子考量的是机票是否值回回家的价钱,若回家的时间过短,会不会就过于浪费金钱,但却因此而往往忽略了母亲盼着游子归来的心情。

Saturday, 14 September 2013

不等值

读到一个很有趣的文章:里面说,当你的爱被人拒绝了,你无需要伤心,因为你没有损失什么,而他失去了一个爱他的人。听起来好像是对的,但其实并不然,就仿佛你不能说女神就是你最喜欢的人,或者你喜欢的人就是你爱的人。

为什么呢?虽然有时候是对的,但是结果应以真实情况来判定,而不是以许多个人假设来处理。

就拿以上例子来说,若对方已经有一个他很爱但也很爱他的人,那么拒绝你又算得了什么?若有,也只不过是少了些烦人的搭理。

换个角度来说,与其用吃不到葡萄,说葡萄酸的心态,被拒绝的人并不是没所谓的没损失。他失去了快乐,若他放不下。他失去了自信,若他觉得他注定永远单身。

结语:所谓的不等值,是说没有一件事是同样的。爱往外走的人热爱爬山,爱一个人独处的人热爱阅读休闲,同一件事都可以给于不同的价值。

Wednesday, 11 September 2013

Community Pharmacy Placement (1)

第一个星期的placement令自己倍感压力。自己一向胆怯的心跳着,我又不知道该如何是好。看着自己缓慢的进步,我好几次想哭,为什么自己就不这么争气,说的英语又咬齿不清。天生的胆小,令自己许多时候,本应该懂得的道理,站在在客人面前,却又无法来去自如。日子一天天过去,说不上自己开始慢慢适应,虽然还是不懂得如何好好劝一个客人该做什么,但是自己却已经慢慢不那么害怕。有时候,我说错话,我说不知道,客人却说我不需要害怕,现在不会,将来就会了。我真的倍感安慰,谢谢你们,谢谢你们愿意成为我的白老鼠。

许多时候,客人问事情,我说,不知道,但是我会找人来帮忙。过后,看到客人向我道谢虽然自己不知道答案,我又是愧疚,又是欣慰。或许,我现在就不需要担心太多,就做自己能做到的事,多余的就不理,就享受这个过程。再怎么样,我也是不可能突飞猛进的。

Preceptor,既是我朋友的pharmacy manager对他说,对于这个placement,对药剂的兴趣和学习是最重要的;即使需要的知识不在,他希望有一个肯学习的学生。过了这三星期,他会有所进步。他喜欢一个问很多问题以及愿意做事的学生。还记得那时侯听后,我真的有所感动。我知道,我的沟通能力一直是个很弱的环节,但是我愿意求进步。

过后,朋友接着说,preceptor 对他说,一些preceptor 就只会叫他们做工,而不教他们东西。想想,到了第四天,preceptor从来就没下什么指令要我做东西,更多的时候教我counseling的东西。真的很感动。但是,昨天,他病了,今早没来,最后,我一个人就和三个不同的药剂师相处。每一位的教法都不同,但是我觉得在三星期结束后,我应该会有所进步(虽然可能不是理想的那种)。至少最近,我收单的时候也没那么害怕,就好像自己是天生做这的那样,而且从柜台拿下药也变得越来越顺手了。

我想,罗马帝国不是一朝一夕建好的,需要时间来磨练。

Tuesday, 3 September 2013

重新出发

昨夜,做了一个很大的决定:我要归队了。话说,自己一直愁于交不上自己认为有水准的稿子,而一直耿耿于怀。心越烦,思绪越乱,想写个有条理的文章也变得艰难。有时候是担心字数,有时候是担心内容,也有时候是担心结构。开始质疑自己的写作能力,因为觉得自己无法超越自己,因为自己投的稿被丢进垃圾桶。我是否有能力感动自己,感动别人?

不知道你是否听过这么一句静思语:荣誉就好像是玩具,只能看着而已,绝不能永远守着它,否则将一事无成。是的,我绝对忘记一切自己曾写过的文章,忘记自己曾经入围第六届大马中文部落格祭自爽奖组合,重新出发。就好像从前,我一篇满意的作品也没有,一位读者也没有,但是我坚持着更新。那时侯的我坚信,世上某个角落,有人会注意到我。

如今,我决定,我什么也不是,就只是个以写作为乐的平凡人。就让一切回归到原点,然后重新出发。

INTJ

INTJ?

什么来的?

别担心,这并不是外星语。这其实是我今天在16 Personalities做的心理测验结果。读后,感觉分析蛮准确的,所以在此热烈推荐所有读者。你们一定,肯定,绝对要抽出时间来这个八十多题的心理测验。好了,你可以关掉关掉这个页面。接下来将会是我对自己人格测验结果的探讨。

INTJ,四个字母,分别代表Introvert, Intuition, Thinking 和Judgement。

INTJ 的人对自己的知识是充满信心的;但是,过于炫耀自己知识往往令人觉得这人很骄傲。
(天啊!说得很对!但是,我没有想过要炫耀啊,就只是想分享而已。)

INTJ 的人是完美主义者。一旦接触到自己喜欢的东西,他们就会要做到最好。
(这,我非常赞同,我有一次为了一个不重要的答案细节,可以纠结好几小时。)

虽然有着以生带来的好奇心,但是他们的处世都是处于理智区域,不管目标有多大的吸引力。
(这,我一直都知道。没骗你,我都说我是很理智的。)

INTJ的人是一个单独计划的筹划者;做一件事,会想尽所有的可能性。
(这,我也赞同,但有时候因为这样,浪费了许多时间担心一些不重要的可能性。)

INTJ的人是幕后掌控人,大多数不喜欢作领袖,除非没有适合人选。
(是的,即使自己多善于一件事,我也不想成为众人目光。)

INTJ的人不喜欢规则或者人为上的限制:每一件事都值得被质疑。
(说句实话,我还真不怎么喜欢没有原因的规则,请用道理驯服我,别用我们一直都这样的歪理。)

INTJ 不善于处理感情的问题。这些人知道如何去关心人,但是不知道如何吸引异性,原因不外是INTJ的个性就过于隐私和理性——他们很难明白复杂恋爱的习俗。调情和悄悄话对他们而言是不自然的事情。
(这简直说得太对了,我举起脚指头赞成!)

报告完毕。谢谢!

后记:我觉得这测验蛮准确的。与星座与生肖测验比较,我觉得这更值得信赖。
16 Personalities网址:http://www.16personalities.com/free-personality-test

Sunday, 1 September 2013

杂绪

在部落格混也已有一段时间,但是时间越长,却发现自己想给予的越多,但能给予的越少。放假的时候,什么也不需要做,所以有时候一日就更新一两篇。那时侯的灵感真多,毕竟自己在来到深夜电脑前的时候,下午已经想好几个自己要写的题材了。人无聊的时候,真的特别容易胡思乱想,然后有话要说。

这几天,大学日子一样过,每天得要自己完成一些复习。我可不想大考的时候才来个满汉全席。也不知道是自己过于浪费时间,还是自己的学习进度缓慢,或者时间规划有点失败,要读的东西有一匹布般长。明日,朋友说好要去打羽毛球,但我应该不去了。第一,自己想读书;第二,我不喜欢轮流玩的感觉;第三,我的技术就略微逊色。是的,我在给自己一堆借口,以便留在大学啃书。

今早,九时多起身,比平日早起了许多。走出房门,发现一位室友已经拿着笔记读了。心里顿时暗了下来。难怪我考试就不如人。或许该问,我成绩凭什么比别人好?不知觉想到先修班的数学老师对我的评价:有好的基础,但是要多做练习。是的,我就有点懒。

其实,这个数学老师教书蛮特别的。如何说呢?大学先修班结束后,我有一位朋友,名叫政达,就抱怨为什么老师总叫他问我。老师不缓不慢地答,因为我们的学习方式是不一样的,在学习上,我们都有自己的强项和弱点。我心想,真有意思。但是,如今自己的数学也生疏了许多,相信在不久的将来可真的不知道什么是log了。

当看见朋友一个接着一个不再单身,自己却依然孤身一人,不知觉会有种我应该注定永远单身的想法。虽然如此抱怨,但是自己明白自己也没找到自己不该继续单身的理由。

一场爱情,并不是自己是否配不配拥有,因为这不是道数学考题。它,是场赌注,赌天时,赌地利,赌人和。而单身的人往往就是没有下注,要么还未遇上自己满意的,要么还未有勇气下注。感觉上,我说到好像猪都可以有春天,只要你有勇气下注。

你问我,为什么没有下注。我想,答案不外是自己没爱别人比爱自己更重,也因为自己不打自己没把握的战。但,这也许像朋友所说的,也许在你的她出现的时候,你背负的所有原则都会在你不经意时一一被化解。

我临空想到“等”这个字,也不自禁地念道“等一个人咖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