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7月25日星期四

那些年

一。

看回大学第一年到今天的照片,发现照片素质是一年比一年好,但是图片中的我们却一年接着一年减少,也一年接着一年正经完美。说真的,第一年时,朋友拍的照片就是很好。我个人拍照就太害怕把别人拍丑,也因此图片少了搞笑,少了疯狂。朋友拍的照片是那么的令人怀念,一位朋友举着沾满调味料的手拍照,一群人野孩子似的坐像,最后更少不了那时侯都打扮不是很好但却热爱被拍的大家。真怀念与感谢。

二。

潮流给人的感觉就是一时一时的,去年许多人都在说《那些年》,现在则是minion。我总与潮流慢半拍,现在才要说那些年。那些年的我们,没有同时喜欢同一位女生,但是我看这部电影的时候,脑海还是回到了过去。在内心的某一处,我们明白,即使我们用尽时间去等待,我们依然无法等到,那些年的我们。

三。

中学时候,曾读过一道冷笑话。它说,女人最好嫁给博物管理员,因为他不会喜新厌旧。(我不是在推销自己哦!)

换电池



这是一个故事,说孩子忙到忘了该回家,送了母亲一架机器人。看完的那一刻,有些感动,尤其是看着机器人把电池硬塞进母亲的口袋,满满的。

故事想传达什么?相信眼前的你我都知道。证严上人说,世界上有两件事不能等,一是行孝,二是行善。

不知道过了多少年,不管单身像恶梦般困扰着自己,但是自己明白,自己正在继续等待,等待那所谓对的人。不怕白等,就担心错过了对的人。

从小,对爱情的观念,就好比爱情可以当面包吃;长大了,才发现爱情比面包还要难找。但,这也或许是自己所谓的坚持所致,爱我的人与我爱的人。

不谈结婚理想年龄,也不谈将来有多少子女,简单题目如前面的女生自己是否喜欢也是难以回答。喜欢,这个字眼并非踏实可见,也不曾被人具体形容,毕竟这感觉就好比你恨一个人一样。

人,等人。等到最后,不耐烦的时候,自己是否就会降低要求,还是高尚地选择等待下去?这一点,我的答案也开始模糊了。

后记:有时候,选择太多,自己会开始挑剔,举棋不定,搞不清自己对她的感觉是叫作爱吗。但是,若世界上就只有一个人自己可以爱上,那么我是否就会义无反顾地爱上去呢?也或许这就将只会是爱的错觉。

不知道过了多少年,不管单身像恶梦般困扰着自己,但是自己明白,自己正在继续等待,等待那所谓对的人。不怕白等,就担心错过了对的人。

从小,对爱情的观念,就好比爱情可以当面包吃;长大了,才发现爱情比面包还要难找。但,这也或许是自己所谓的坚持所致,爱我的人与我爱的人。

不谈结婚理想年龄,也不谈将来有多少子女,简单题目如前面的女生自己是否喜欢也是难以回答。喜欢,这个字眼并非踏实可见,也不曾被人具体形容,毕竟这感觉就好比你恨一个人一样。

人,等人。等到最后,不耐烦的时候,自己是否就会降低要求,还是高尚地选择等待下去?这一点,我的答案也开始模糊了。

后记:有时候,选择太多,自己会开始挑剔,举棋不定,搞不清自己对她的感觉是叫作爱吗。但是,若世界上就只有一个人自己可以爱上,那么我是否就会义无反顾地爱上去呢?也或许这就将只会是爱的错觉。

2013年7月24日星期三

旅行回来

写这更新的时候,不禁感叹自己此月的更新少了许多,浏览率亦是如此。

旅行的时候,我就与网络世界脱节,连续几日没得上网。少查几日邮件应该是没事的,但是,这所谓的以为却开了我个玩笑。远在阿德莱德旅行之时,室友维敏把我面子书状态从单身转成不再单身。得知之时,我只能说,天呀,救救我啊,这次我真的是跌进黄河也洗不清,我要高喊冤枉大人。

第一件处理的事不外是简单地公布自己依然是单身的消息。哈哈!写到‘公布’二字,我不禁心虚,自己好像说到自己有很多追求者,所以很光荣似地公布这消息,但是事实并不如此。

不管怎样,大学又要开课了。

后记:

还记得旅行后,弟弟这么问我,二哥,你是不是又去旅行了。

我带点害羞地点了点头。

他说,就知道,你去旅行的时候,就没更新部落格。

2013年7月20日星期六

沉默

一个人不开心低落地呆着,总被人说成是在搞情绪。朋友会这么说,是想分担问题,但也有些时候,人真的就只需要自己一个人静静的,不被打扰,把思绪整理好,继续出发。

沉默,不代表不开心,不代表累,不代表压力,就可以单纯地不想说话,就想自己一个人独舞。

后记:我自认不是小丑,所以没有在脸上画上笑容的必要。

拍照之胡思

自觉自己是个怪胎,总爱想些有的没的。但是,想多了,烦恼也就多了。我喜欢拍照,但是对美丽有点执著,之前的我觉得不该拍下不美丽的事物。但是,拍后看回,才发现自己仿佛已经陷入自己想要看到的世界里。我想看到的每一个人都很美、都很帅,但是,就这样差点就忘了那个人不雅的模样;吃前拍下的绚丽食物,也尽求完美,至少达到色这个要求。如此一想,照片,就好像真的是照骗了。

我问室友维敏,我拍的照片如何,该如何进步。他说,不懂。但其实,我不懂自己在想什么。看了看其他朋友的照片,发现我们对美丽的观点并不一样,拍摄的角度有所不同。所以,美丽是很个人的问题吧!如此一想,我觉得拍照对摄影有兴趣的我就是个随心的动作,想拍就拍,没有顾虑,没有勉强。好吧!让我找回以前的兴趣与动力。

2013年7月18日星期四

看着电影,却想着另一回事。人与人之间的怨恨会不会累积到太多,而无法前进。自觉的小事,一件件埋葬,最后演变成无言的沟通。

你站在我面前,没有说话,只是传了个纸条。我无奈地点头,想给予你微笑,但留在那儿的只有苍白的纸条,与我。不知觉地干笑,也不知是怜悯记恨的你,还是无奈的我。

礼仪上的压抑与背后的满口埋怨,哪来得更伤人,更痛心?

恨一个人有多难?我自觉很难,很难,因为我那不重的不满像想翱翔的落叶,总随风飘落。

话说,站在舞台上的小丑,是在掩饰寂寞,还是带走悲伤?

2013年7月11日星期四

埋怨之后

今天的思绪有点乱,就觉得自己很差劲。我知道,有时候,自己要求过高。

大学第三年了。说好听,再多一年半,就脱离大学读书生涯。但是,自己却依然好像一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孩子,站在低处,遥望未来药剂师辽阔的天空。我开始迷茫。自己是否真的准备好面对工作上的挑战?考试上所学的,很多部分都被遗忘了,只留下一些残缺的记忆。

不谈学业,就说自己其他方面上的能力。感情路上依然是交着白卷,四肢依然不发达,有点未老先衰的迹象。摄影,自己的兴趣,依然没走出自我,只停留在自己爽的境界。摄影爱好者讲究的光线、角度、画面感,我都一概不理,就还是走自我路线。回到写作这回事,以前的自负消失,至今想不到一个思绪来写一篇小说,嗨,作家梦,遥远。最后,最近,接触了乌克丽丽,但是自己依然完全搞不懂怎么一回事,自己在寻找一个仿佛不存在的出口;这也只好怪自己之前没什么留意歌;一首歌,就只是左耳进,右耳出。

到底自己算得了什么?能是什么?写到这,想起朋友说我的部落格。她问,我写的东西很负面,很伤感,不像平日开朗的我,难道那才是真实的我。我没有回答,我不觉得自己写的很伤感,但是我承认这一篇到目前为止真的有点负面,很缺乏正能量。

闭下双眼,陷入沉思,双手依旧做着一些不相关的事,没有说话,四周发出一种害怕被揭穿的沉默。思绪就好像完全陷入水内,本能似地挣扎,但最后无力地放弃。在无能与差劲的悬崖中徘徊了许久,自己最后浮出水面。或许,面对问题的第一步不是解决,而是接受。其实,在停止埋怨后回想,问题并不大。

学业,忘记了很多,那么就抽出时间温习,至于缺乏经验,那么就去寻找。摄影与写作也只不过是自己的兴趣,所以没什么好不开心的。音乐搞不懂,那么就搞清楚它。若自己没有天分,就用更多时间去掌握。是的,我就是这样,只要自己想通了,再黑暗的天气也会是晴天。向更美好的明天前进!加油!

2013年7月7日星期日

争执

有些争执,总是在电光石火中发生。事后,也只能敲敲脑袋,自问自己为什么如此意气用事。若凡事都可以大事化小,小事化无,那该有多好。

心中安慰自己道,会没事的。但是,理智告诉自己,凡走过必留下痕迹,板上的铁钉拔下了,但因那钉出的洞,板已有所不完美。

想到这,叹了叹口气,就只能希望那伤会是海滩上的沙,一吹就散,而不是板上的伤,记你久久。

《父亲》——筷子兄弟

还记得考试时期正逢父亲节。那时侯,看到一位朋友分享筷子兄弟《父亲》超感人微电影。那时侯,我打定主意,考试后就去看这微电影。如今,考试结束,旅游回来,我终于抽出时间观赏。

故事中要提到一些18sx的情节(虽然不多),但是,却搞到我不好意思放上来分享。*羞羞*

比较起微电影,我个人更加喜欢《父亲》这首歌的MV。这MV把父女篇与父子篇的精华集合起来了。*喜欢*

2013年7月6日星期六

结婚这件事?

有几次视频聊天的时候,婆婆会说,你现在大学三年了,可以去找女朋友了。我摇了摇头苦笑。我没告诉她,若有人会喜欢你的孙子再说。

最近旅行无聊的时候,朋友突然谈起结婚这件事。其实,仔细一想,自己也不小了。同年的朋友有的都已有小孩。时间真的过到连自己老了也不知道。

第一道问题是什么是你理想的结婚年龄。我说,不知道。如今,我已经二十二岁,所以若说理想结婚年龄是二十八岁,那么我岂不是要确定自己能在六年之间找到一个喜欢的女生,然后谈场恋爱,加结成连理。六年,长吗?哈哈,我觉得蛮长的,但是看我不帅、懒惰打扮、不幽默、呆板、连如何追女孩都不懂加没有经济基础的份上,这数字真的少得有点可悲,所以并不理想。所以,理想结婚年龄恐怕得是三十多岁,但是这数字还算理想吗?

第二道问题是你会先上车后补票吗?没有多想,我说应该不会。朋友笑说,哪知道多年以后,我就是先上车后补票的其中一位。其中一友人说道,比起以前,先上车后补票已经慢慢变得普遍了。听到这,我不禁有点伤感,但也庆幸至少不是上了车不补票。

第三道问题是你喜欢怎样的女生?我说不知道。老实说,就真的很懒惰去思考这问题;即使真的想到自己的女神该怎么样,也很难找到。所以,与其思考这种难题,不如去睡觉。若真的要一个答案,那么我只能说,那得看人与人之间的化学作用。我从来就不觉得美女该是怎样的,好人该是怎样的,而是把每个人当作独特的一个人看待。

第四道问题是你想过怎样去追女生吗?有点抱歉,我又说不知道了。朋友不禁说道,你有什么是知道的。套《那些年》的一句话,我什么也不会,就只会读书。

后记:为什么会写这呢?理由很简单,就只是想让读者有空无聊的时候想想这些问题。

2013年7月4日星期四

笔者回归

大家好,带点不舍的心情,我从假日旅行回来。

走在回家的路上,我在考虑该不该写游记。但是,这件事先搁着,迟点再写。虽然身心疲累,电脑还是如常开启(虽然自己有段时间没和电脑见面了),但是电脑却出了问题。我也不是很清楚为什么,这真的急坏了我。

但是,经过数次的急救(虽然自己只是简单地再开机),我的电脑终于正常运作。二话不说,开始了我备单的旅程。档案蛮多的,要两三小时才可以备单完毕。所以,乘着这个时间,我来了这个小更新。

请保佑我的电脑明天能安全出院。晚安!

没有对错

有这么一句名言,人生不像考卷,没有对错。

第一次读的时候,我觉得,这仿佛在说,人生所做的选择分不清对错,我们总不能知道哪一个选择是更美好的。多年后,想起自己走过的分岔区,会想,若当时的我做了另一个选择,那该会是如何?但是,我也可能没有今天那么的幸福。

今天,重新温习这话的时候,我又多了份明白。一件事做到不完美、不好,我们离不开怪人。若问题不出在我,那么问题就在于别人,或者以此类推。庆幸,教育教会了我,问题往往不在于一个人,也可能环境使然。有可能你无法相信,问题就是在那么多个巧合下诞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