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26 August 2012

何时放假?

前两星期(17 Aug 2012),执豪(一位中学朋友)突然问我:“何时放假?”

我说:“年尾吧!”(觉得怪怪的,怎么突然问我这呢?)

他说道:“放假的时候,要告诉我。我希望自己陷入打工生活之前,能和你聚聚。”

我说:“好的。”

心中顿时感到很温馨。

虽然只是轻轻的问候,但是我觉得这心意很重,重得有点感动。

p/s 虽然到了国外读书,但是我还是觉得自己跟自己以前一样,还有许多东西需要向这位朋友学习。

Wednesday, 15 August 2012

炒菜哲学

许多事情,失去后,我们才会珍惜。我鲜少感谢婆婆与妈妈炒的菜;一切仿佛天经地义。如今,到了国外,从我半桶水的炒菜经验,我开始明白一盘炒饭要炒得好吃并不容易。我开始感恩每一天我能吃到好吃的食物。

出国前,记得有一天,我吃得淡淡无味,问婆婆为什么今天的菜怪怪的。婆婆尝了一口道:“不是怪怪的,是忘了放盐。”那时侯,我想,菜没有盐就会淡淡无味,那么没有风浪的人生呢?

到了国外,我开始“厨师”的生涯。我的体会是婆婆骗了我二十年,但是是善意的谎言。她总说:“那么小的字都会写了,还怕不会炒菜吗?”第一次炒的菜是淡淡的,虽然我发誓我已洒了盐。第二次,菜咸得半命。虽然登不出厨房,但是那些都是我辛辛苦苦炒的,所以我还是一口一口咽下去。菜里的盐就像人生,太多不好,太少也不好。

我一直都是个急性子的家伙。因为担心洋葱烧焦,首几个月,我都只炒一阵子便开始放菜。朋友看了说道:“不要这么快放菜,要等洋葱的味道出来才放。不然,洋葱就白放了。”是的,许多事,急是急不过来的,要有耐心等。好的东西终究值得等待。

很多人说,熟能生巧。一天一天过去,我炒的菜还是没水准。我气馁地问婆婆,要怎么把菜炒得好吃。她说:“菜炒得难吃不用紧,但一定要洗得干净。”许多时候,当我们太专注完成一件事,我们会忽略了最重要的环节。

虽然菜还是炒得不怎么样,但是我决定要一直前进。

Sunday, 12 August 2012

笔名?

今天,哥哥说,他想好了笔名——风吹光刀断水。
我第一个反应是“风吹光,刀断水”?
第二个想法是“风吹,光刀,断水”?

他接着说:“应该是风吹光,还是刀断水呢?”
我一脸纳闷,到底这是什么东东。
欲了解,请阅读典故《大佛顶首楞严经》。

笔名?一个想掩饰真实姓名的称号。
小时候,觉得很酷,非有不可。
但是,许久想不好一个,所以选择放弃。
如今,长大了,我依然想不到一个好的笔名。

Saturday, 11 August 2012

幽默?

一位朋友问:怎么幽默感少了?
我反问道:我幽默过吗?
朋友:曾经,但别人很难理解。
我曾想回他:它们跟着你走了。*但是,我不是个油腔滑调的人。*

若干年后,我会觉得自己幽默吗?
那时候,我大概忘了自己曾是个怎样的人。
记载在这本笔记也只是人生的一部分。
我大概不会记载,今天煮鸡蛋的时候,我在想为什么昨夜睡不好。

我是个喜欢问问题的小孩子。
一部分是因为小时候看的《十万个为什么》。
另一部分是因为我不知道要说些什么。
想到这,脑袋闪出这么一段对话。
小明问小光:你知道苍蝇是怎么死的吗?
不耐烦的小光答:肯定是被你问死的。

Tuesday, 7 August 2012

开心

还记得哥哥分享过一句话——压力是必然的。而我们需要越压越有力。

虽然我是个容易悲伤,容易害怕的人,但是我也很容易快乐。看到一些我觉得有趣的事,我会一个人傻笑。许多时候,这些笑点是自己空想出来的。今天,我在看到面子书上,有一位有趣的朋友分享了一个有趣的对话。

深夜辗转不能寐,发短信给一姐妹:“郁闷中,陪我聊会儿吧。”
姐妹回信:“好吧,想聊什幺?话题由你定!”
我想了想,乐着回复道:“那聊沉重点的话题吧,比如说...你的体重!”
一阵沉默过后,姐妹回短信,上写:“这也太沉重了吧,那我们还是聊点肤浅的吧,比如说你的智商。”

真的很值得一个like。

一位朋友在面子书上写道:你的青春并非是白忙一场。

我不禁想接道:不是一场,是一场接着一场。(不好意思,我真的不该诅咒别人。)

另一位朋友在面子书上写道:statistics are making me crazy again!!!!!!

我不禁想到中三面临选理科时的恐吓:Physics makes you sick and Add Math makes you mad。

如今回首,只能说,那些只是小菜一碟。

另一位朋友写道:被人放飞机。。 但是情绪没很大的波动,有进步!

什么?是退步吧!下次,我会放直升机。

今天,就说到这。

结语:快乐,无所不在。

Sunday, 5 August 2012

随歌写作

写部落的时候,总喜欢一边聆听歌曲,一边写故事。不知道写什么的时候,就听听歌词,慢慢地用另一种方式来诠释这不知名的歌曲。 文章 ,就在这种不靠谱的情况下诞生。

感情,在播完一首歌后,结束 , 开始。所以,每段文章的味道是独特的。但是,目标一直就只有一个,带给你我此时的心情、此时的感悟。只要让你明白,一切就好像变得值得了。

你说的对,我会爱上写部落。过去,我只知道对空气微笑。现在,我不再犹豫,任性地敲打键盘。握着冷掉的咖啡,看着你的背影,我才发现,你已经很遥远。再读到你的文章,我不得不承认,我们头上的天空不再一样。当风轻轻地吹着,我不敢去想,继续写下去,会不会就只是为了说服自己,我们的故事还在继续下去。

闭上眼睛,我祈祷,我会知晓,是为了什么,我写部落。现在的我,难道就只剩下用文字写一些故事,带我从真实逃跑?直到现在,我还是写不出,我的心到底有多碎,我有多害怕失去一切。

伤心告诉我,往事,只能一幕一幕地看完。那些故事就只是对现在的交代。故事结束后,就是时候放开。还记得你说,就让后悔慢慢地给时间款待。这世界写满的是‘当下’,不是‘等待’。

突然,想巴自己六下。让我看清流下的是不舍,还是感慨。
突然,想告诉你,原来,我一直都是为了自己而写。
突然,想狠狠骂自己,你到底在写什么烂东西!

坚持下去

写部落,或者说写好一篇文章,和考试并不完全一样,但也不完全不一样。考试把一切都分数化,当中包括内容、语法和结构。但是,不得不承认这些都是一篇好文章的取决点。但是,在写好一篇文章前,我想一个人应该把自己今生可以写的烂文章都写了。所以,在开始这写作漫长之旅,不要过于心急比较,为什么别人写得如此美好,而自己就略微语无伦次。其实,大家都曾经经历这么一个阶段,就好像你在学校遇上的老师也曾有过调皮的童年,并不是生出来就是一位老师一样。所以,我希望你可以咬紧牙齿坚持下去。

还记得自己更新部落格的这段路,许多朋友一个接着一个离队。一天,发现曾经鼓舞我写部落格的朋友也逐渐不更新了。她曾经说过,我会爱上写部落格的。的确,我喜欢上了。过去,我只知道对空气微笑;现在,我不再犹豫,任性地敲打键盘,但是她却离开了。握着冷掉的咖啡,看着她的背影,我才发现,她已经很遥远。再读到她的文章,我不得不承认,我们头上的天空不再一样。当风轻轻地吹着,我不敢去想,继续写下去,会不会就只是为了说服自己,我们的故事还在继续下去。闭上眼睛。也或许,我无法说服眼前的你该因为什么坚持下去,但是若要坚持,就得要有一个令自己觉得值得奋斗下去的目标。而我的,其实已经模糊到我认定要坚持写下去而已。不知觉中,最初的坚持,已经被路过的风景慢慢取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