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26 February 2011

Orientation-week

时间过得很快。我在墨尔本也快两星期了。忙碌的生活令我无法为我现在的生活写下美好的日记。现在,我对四周再也不会那么陌生了。尽管如此,有许多地方是我没有去过的。

O-week的活动大部分是讲座,所以有点闷。但是,令人兴奋的当然是免费食物。第一天的活动是New To Melbourne Tour。简单来说,我们就是在墨尔本城市光逛逛。但是,我觉得这活动纯粹只是走马看花而已。令我欣慰的是我们去了Eureka Skydeck(一座有88楼高的建筑物)与丰盛的免费午餐($10)。其他地方如Federation Square、Melbourne China Town与Victoria State Library,我都去过了。

免费午餐-Chicken Risotto

接下来的几天都是讲座,直到星期四,我们有Trivia Night。其实,我也不知道这活动是关于什么,可是mentor说有免费pizza。所以我也就去了。原来,这是一个考验对娱乐与常识的活动,而我的组很光荣地拿到最后一名。这并不是我的错,因为我们整组的人对这些都一窍不通。或许,我们应该多看点电影。哈哈!但这活动,我们都很愉快。

星期五,我参与了Monash Day Out($25)去Healeville Sanctuary看动物。我看到了袋鼠、dingo、emu、koala、platypus等动物。可惜,有许多动物都在睡觉,如tasmania devil和wombat。在回学校的路途中,我们都显得异常疲累。我真的需要好好休息一下。

袋鼠
无尾熊
Dingo

O-week的结束也象征着大学读书生涯的开始。

我要向学业好好冲刺了! 

p/s 在O-week中有一个长达25分钟的English Screening Test。我觉得超难的,根本不会答。我们的学长说,大多数只有local students pass 而已。

Sunday, 13 February 2011

向墨尔本出发

离别的心情是忐忑的,我担心未来的痛苦,但同时想像未来的美好。

再见,简单的两个字,但总令人难以说出口。离别的早上,家人好像没什么事发生一样,做着日常事物。婆婆倚在铁椅上睡觉、妈妈做着数独、爸爸依旧出外、妹妹在补习、四姑与小姑去染发、我尝试观赏电视节目。或许,我们都在自卫性逃避现实。

离别前的午餐有我爱吃的包菜。婆婆担心我在国外没有机会再吃到了。吃饭的时候特别宁静,我们都没有对话。或许我们平时都没有对话,只是今天我才注意到而已。

我们一家人同样享用KFC为我们的晚餐,但顺裕因国民服务而缺席,反之哥哥只能在遥远的英国祝福我。其实,送别与离别的心情是不同的。我并没有心情享受KFC,我总觉得很饱。离别的沉重已经塞满我的肚子。

JPA officer比预定的时间迟到,让我们苦苦等了1个半小时。同时,这也令我们很快与家人告别。我是第一位下楼的学生,第二位是位女生。下了楼,我们都不知道要做什么。我遥望着在楼上的家人,与他们告别。看着这不认识的女生,我打开了话题:“你知道我们现在要做什么吗?”。她红着眼睛地回答:“不知道,我只是想快快下来,不然我怕会在他们的眼前哭。” 

当我们聚集后,我们就开始进行登入的程序了。登入了飞机后,我似乎向马来西亚挥别。 乘踏飞机似乎和坐巴士没什么分别。 但,这也成为了我失眠的夜晚。我怀念起家里温暖的被窝,多么的舒服,多么的自在。

随着梦想的翅膀,我在九时正抵到目的地。
那时候的气温是17度。

Wednesday, 2 February 2011

真相

“爸,你知道吗?二十五年后,就是世界末日!”五岁的儿子激动地对我说,似乎他发现了一个新大陆。
“儿子,别担心。世界是不会毁灭的,三十年前,科学家不是预测世界温度会大幅度提升,而人类就此无法生存。可是,现在我们不是好端端地活着吗?”我尝试用我不了解的科学安慰眼前的儿子。

“可是,这个灾难跟上次不同。科学家预测海水将会淹没所有大陆,而且所有火山将会同时爆发,所以会造成前所未有的灾难。而能解救我们的,只有时光机。”儿子陈述着众所皆知的消息,但我没有打断的意识。

“时光机?若我们真的能用时光机改变过去,那么,我们将会从这个世界消失,包括时光机的发明者。倘若我们要探讨未来,那岂不是多此一举吗?该来的终就会来。”我尝试分析给儿子听,虽然我对时光机只有有限的了解。

“你什么都不知道!跟你说也是白费力气。我决定成为科学家,发明时光机,拯救世界。”儿子不满我的答案。

否许到了某一天,他才会明白我的苦心。

这已是二十年前的事了。现在,儿子已经长大成人。他如愿成为了鼎鼎大名的科学家,参与时光机的研发。而我依然是默默无名的作家,写着一些不屑的作品。最近,新闻都时常报导时光机最新研发的进展,毕竟离预期的世界末日还剩下五年。尽管工作的繁忙,儿子总在周末回家陪我吃晚餐聊天,这令我感到无比的欣慰。

“爸,你今天的心情仿佛不怎么好?”

“是吗?”

“你已经摆一整天的臭脸了。到底在烦些什么呢?”

“没什么。只是还没想到新作品的题材。写了三十年的小说,似乎把我的所有都写尽了。”

“别担心,慢慢来。有些事,急也没用。”儿子企图地安慰。

虽然儿子现在的薪资已经足够了,但我还是无法放弃我的老本行。或许写作是我的生命。

“最近的工作如何呢?”

“爸,别担心。我们的研究队可是由世界各地顶尖的科学家组成的。所以,一切都很顺利。现在已步入试验阶段。相信明天新闻就会报导这个消息。”儿子骄傲地说道。

“很好。但愿一切顺利。”

“最新消息,时光机研发组已经步入试验阶段。现在,
10位勇士已经被安排回到过去执行一些小任务,来验证他们的时光机真的可以回到过去。相信不久后,我们真的如愿改变过去。所以,切记留意我们每周的时光机独家报道。谢谢。”

聆听着这个新闻,我不禁为了我的儿子感到光荣,可是,我对这个试验并没有丝毫的信心。

“儿子,已经一个月了。难道还没有任何消息吗?”

“是的,还没有。我真的不明白为什么我们的试验会不成功呢?到底差错在哪里?”

“否许,你们应该放弃。”

“放弃?这关系到我们人类的存亡,我们没有放弃的退路。今天,我不陪爸爸吃晚餐了。上司已经催我们交出报告很久了。”

看着儿子离开的背影,我想起了儿子的妈妈。他们俩人太像了。

我慢慢地走进书房,打开书桌的抽屉,拿起妻子临死前写的一封信。

比特,

否许当你收到这封信时,我已不在人世。真的很抱歉,我们的儿子,就要麻烦你了。否许,时光机的研发本来就是个错误。我们的组员已经得到了前所未有的突破。我们成功地发现时光的秘密。但是,答案是残酷的。简单来说,我们是无法改变历史的。也因为这个秘密,我们的组员将会有生命的危险。

其实,时光就好比一条线。时光机所能做到的只是创造一个全新的时空,让我们在这个时空做出改变。我们的时空不会受到任何影响。可是,我们无法预料,假如我们创造了太多时空,会不会有时光错乱。尽管如此,我们也同时发现一个好消息。那就是我们的时空是圆形的。所以,地球会不断地在灭亡与重生中周旋。另一个说法来说,我们现在所经历的一切在几亿年前已经无数次上演了。世界是不会末日的。

而我们只能来生再见了。

再次地阅毕这封寄不出的信,我茫然了。

否许不知道真相是一个福气。

我点燃了我手中的信,但愿手中的真相也会随风而去。

~全文完~
~本故事纯属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