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24 December 2010

思考

洗着手的妹妹突然转身问我:“二哥,你今天好像无所事事的。你一直走来走去。”

我放下了手中的《J的钢琴曲》,说:“是吗?谁说我没有东西做?”

“那么你在做什么呢?”妹妹不甘示弱地问。

我向妹妹的方向走去,并故作神秘地说:“在思考…”

“思考什么?”

此时,我走到了妹妹的面前。

我拍了拍她的头说:“小孩子不懂的啦!”

Friday, 17 December 2010

Sace成绩出炉了......

一场噩梦,惊醒了我美丽的希望。
成绩的出炉,象征一个里程碑的结束,另一段路程的开始。

没拿到骄傲的成绩,只拿到了懊恼的16(esls)。

回忆着过去,英语总是不能按常理出牌。
但这一次,我也只好认命了。再见了,Monash University。

其实,没所谓的忧愁,只是载满了失望和绝望。
或许,这一切是预料到的。 

*在2010的Sace考试中,我拿到了4个19和一个16,而ATAR是99.1。

Wednesday, 15 December 2010

英雄

被敌手击倒,
后忆起种种往事,
又再次奇迹般站起,
将敌人打败。
难道这就是英雄的宿命?
还是他们的人生写真?

不管真实与否,
这就是英雄故事的戏码。
但这一切是否太虚假了?
我们需要更真实的故事;
正义使者或许被邪恶击倒,
而这个使命就传给下一位英雄。

英雄的产生,
是可遇不可求的;
他的人生交叉着许多个巧合。
所以我们往往只能在荧幕上
回忆一段又一段的英雄故事。 

*此作品是看了“叶问”、“叶问2”和九把刀的《功夫》有感而发的。

Thursday, 9 December 2010

鱼缸里的鱼

“妈,放走这尾鱼啦!让它自由。”

“你知道吗?这尾鱼可是自己从沟渠跳进屋子来的。跳进来的鱼是很有福气的…”

我知道妈妈是想说鱼是年年有余的象征。

“可是,这尾鱼又不美,而且它又不能繁殖。你不如放它自由?”

“我也想放它走,可是你弟弟说,鱼有可能会不适应环境,而且它有可能不懂得如何找食物。”

“妈,别担心。它自然懂得如何照顾自己的,这是它的本能。”

“我可是从它这样小的时候养到现在这样大的。它真的会自己找食物吗?”

我也无法给予一个肯定的答案。

“妈,你养这尾鱼几年了?”

“四五年了。”

我们都陷入了沉思。到底什么决定是最好的?

“对了,我们还有多少鱼料?”

“还有两罐。”

“好吧!妈,你就继续养,养到它死为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