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11月27日星期六

胡思之作

“《爱情,两好三坏》?这本书好看吗?”

“这是九把刀的作品,可读性应该蛮高的。”

“最近,过得怎样?”

“在等待,正确来说应该是等一个人咖啡…”

“你是指对面那个刚才打喷嚏的女生?”

“你是说那位穿蓝裙的?”

“是的。”

“怎么?你也发现不妥了?前几天,我问她,你相信功夫吗?”

“她怎么说?”

“她只是反问我,你相信少林有十八铜人吗?”

“然后呢?”

“然后吗?我就匆匆地离开了。”

“她没有追杀你吗?”

“那倒是没有…难道你也怀疑她就是传说中的蓝裙杀手?”

“是的,我已经观察她好一阵子了。”

“为什么你有这种看法呢?”

“凭我猎命师的直觉。”

“看来,这杯咖啡并不寻常…”

“是的,少林第八铜人。”

~备注~
看着九把刀作品的题目,我突然想把它们连在一起,但我只是胡思乱想到一半。

2010年11月25日星期四

悠闲的生活

我许久没有下笔了因为最近的生活非常平淡。

一大早起来,我就和妈妈、妹妹开始大扫除了;今天客厅、明天电脑房、后天婆婆的房间…一边打扫,一边喊累,真的有点趣味。打扫完毕后,就是午餐时间了。

过后,我也不懂要做些什么,就随便读些小说。至今完成的小说有《The Curious Incident Of The Dog In The Night Time》、《你知不知道我好爱你》、《Have a Little Faith》和《别跟自己气不过2》。而现在,我在阅读着的是《定和尚说故事》。

看看戏、读读小说,这真是悠闲的生活。

相反的是我弟弟。他的SPM战争在这个星期二开始了。看着他日读夜读,我真心地但愿他拿到优越的成绩。

2010年11月20日星期六

阅读ing

假期也有段时间了,我依然不清楚自己要做些什么。迅速地扫描着自己的“迷你图书馆”,我发现有些小说好像只读了一次,就不再翻阅了。

突然,《The Shadow of the Wind》的一席话闪过了我的脑袋;

This (Cemetery of Forgotten Books) is a place of mystery, Daniel, a sanctuary. Every book, every volume you see here, has a soul. The soul of the person who wrote it and of those who read it and lived and dreamed with it. Every time a book changes hands, every time someone stops his eyes down its pages, its spirit grows and strengthens. This place was already ancient when my father brought me here for the first time, many years ago. Perhaps as old as the city itself. Nobody knows for certain how long it has existed, or who created it. I will tell you what my father told me, though. When a library disappears, or a bookshop closes down, when a book is consigned to oblivion, those of us who know this place, its guardians, make sure that it gets here...

世上真的会有那么一个地方吗?

未来的十年、二十年,我家收藏的小说又会在哪里呢?

我的视线不知不觉地停留在吴若权的长篇小说《你知不知道我好爱你》。这本小说,我是通过星洲日报的副刊内的小说专栏读完的。由于故事太精彩的缘故,哥哥在书展将它买了下来。可是,过后我们俩都不曾重温这个小说。

有可能是觉得愧疚的关系,我开始了阅读的旅程。故事的曲折及精妙的插曲令我不得不一口气将它读完。散乱的记忆也随着故事的进展渐渐清晰了起来。

真爱或许真的需要勇气,不然等待我们的,或许只是无限的遗憾。

2010年11月17日星期三

结束了......

一切终于要结束了。
考完了试,我似乎感受到前所未有的自由。
但我却同时陷入无限的空虚。
到底我此时应该做些什么?
我不懂。

考完了试,我和朋友去midvalley看了两部戏--unstoppable me和megamind。一个是生死离别的故事而另一个则是个搞笑戏剧。虽然是两极化的故事,但我都很满意。

考完了试,我们都好像得到了post sace syndrome;我们的话题总有点 离不开学业的感觉。等着久久不来的巴士,我们就说要写封letter of complaint。当然 这只是其中一个列子。

昨晚是AUSMAT 21 Grand Dinner,我们的最后一次聚会。到了聚会的闭幕,便是离别的时候,但我们都没有说出口......

有时,“再见”这两个字真的有点难说出口。

再见了,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