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8月22日星期日

巴生肉骨茶,我来也!

一大清早,玮航、译斌、建理、昌生、慧诗、雅梅和我便开始为我们的肉骨茶出发了。其实,巴生是一个以肉骨茶为名的城市,可是身为雪州市民的我却未曾品尝过道地的肉骨茶。

巴生,一个活在记忆中的地方,不能说没去过,但又不怎么熟悉。那里的建筑物都好像曾经见过,可是又不能很肯定地告诉你,我曾来过。

我们坐了T529 巴士,后KTM终于抵达了目的地。不久,我们便找到了肉骨茶店-盛发(桥底)肉骨茶。

不知是人多还是我们好欺负的关系,等了许久,我们才找到位子坐下。因为对肉骨茶的不熟悉,我们随便点了一碗大骨,两碗细肉和两碗不懂什么的肉。

选茶是另外一个很重要的环节。慧诗选了普耳茶。可是当我们喝的时候, 我们都深表不满,除了对茶艺毫无了解的雅梅和我。最恐怖的是建理,他提议换茶。哈哈!我觉得还可以,只是有点苦。

又等了许久,饭菜终于上座了。毫不客气,我们便开始享受我们的午餐了。因为严重食物不足的关系,我们都叫多一碗饭除了玮航和另外多订了两碗细肉。吃完后,我就来个茶茶大品尝。哈哈!付钱后,我们便回宿舍了。

***

但愿肉骨茶这个美食会永远被保留下来。

2010年8月21日星期六

眼睛受伤了

不懂怎么,眼睛突然肿了起来。有可能是太迟睡的关系。

眼睛的情况已经日益严重了。听了朋友的劝告后,我决定去看医生。

在mc donald吃完晚餐后(大约8时),我便去寻找所谓的Klinik Rosli 。可是,当我找到klinik时,我才发现因为bulan puasa的关系,klinik 8时半才开始营业。所以,我只好孤零零地走回mc donald。

过后,我约了David陪我。我们两人在ole-ole走了一阵子后,才回去Klinik Rosli。这时,klinik已经有很多病人在等了,十多个人吧!我心想,我不应该叫David陪我,因为他没有必要陪我,而且他还要准备考试。办理了登记手续后,我也叫David回去宿舍读书,而我就一个人坐在椅子上等了。

这间klinik有两个医生。我进去的是bilik 2。医生看了看我的眼睛,就说是eye infection,好像是什么细菌导致的。我傻傻地问医生会很快康复吗?他说这很难讲,每个人所需要的时间都不同。

拿了药后,我便回宿舍了。

但愿我会很快康复吧!

2010年8月11日星期三

相遇

中四的时候,
哥哥问我,
你是否曾想过用数学方程式来形容东西。
我没有回答…
他接着说,
相遇就好像b2-4ac一样。

当b2-4ac少过零时,
我们将永远不会相遇,
即使只有一条街的距离。

当b2-4ac等于零时,
我们的相遇只是一种巧合,
将来再也不会见面。

当b2-4ac大过零时,
我只能说我们很有缘份,
将不断地相遇。

2010年8月7日星期六

想家

隐约地察觉到悲伤的气息
虽然没有什么困难
但却有种想哭的感觉
整天闷闷不乐的

我知道
那是想家的感觉…

好怀念我那熟悉的沙发
好怀念被关心的感觉
好怀念家乡菜的味道
好怀念家里的一切

 ** 最近天气突冷突热,自己又不会好好地照顾自己,好像要生病了......

2010年8月5日星期四

INCEPTION (Film)

昨天,University Otaga 申请大学的inofficial成绩出了。哈哈!!!两位拿到牙医,二十位拿到药剂......所以我们整班人决定去Sunway Pyramid庆祝。其实,这是一个很简单的庆祝,只是去看戏和吃晚餐而已。可是,我只是跟着去看戏吧了!

看的电影是《Inception》。一个很好看却很有深度的故事。

到底最后,男主角Cobb是回到了现实,还是继续在梦中?

看完了这部戏,我开始思考到底我们活的这个世界是不是真的。 我们会不会是活在其他人的梦中,追求自己想要得到的东西?若不是的话,你又有多肯定? 会不会我们一向来相信的东西都根本不存在的呢?

这世界会不会只是我们用我们想象力制造出来的?

我们身边认识的人会不会只是跟我们做同一个梦的人?

我们死的时候,是不是从梦中醒了起来,可是又继续活在另外一个人的梦中?

**备注**
若你没看过这部戏,你大概不懂我在想些什么吧!所以不妨先读一下从wikipedia的plot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