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24 December 2010

思考

洗着手的妹妹突然转身问我:“二哥,你今天好像无所事事的。你一直走来走去。”

我放下了手中的《J的钢琴曲》,说:“是吗?谁说我没有东西做?”

“那么你在做什么呢?”妹妹不甘示弱地问。

我向妹妹的方向走去,并故作神秘地说:“在思考…”

“思考什么?”

此时,我走到了妹妹的面前。

我拍了拍她的头说:“小孩子不懂的啦!”

Friday, 17 December 2010

Sace成绩出炉了......

一场噩梦,惊醒了我美丽的希望。
成绩的出炉,象征一个里程碑的结束,另一段路程的开始。

没拿到骄傲的成绩,只拿到了懊恼的16(esls)。

回忆着过去,英语总是不能按常理出牌。
但这一次,我也只好认命了。再见了,Monash University。

其实,没所谓的忧愁,只是载满了失望和绝望。
或许,这一切是预料到的。 

*在2010的Sace考试中,我拿到了4个19和一个16,而ATAR是99.1。

Wednesday, 15 December 2010

英雄

被敌手击倒,
后忆起种种往事,
又再次奇迹般站起,
将敌人打败。
难道这就是英雄的宿命?
还是他们的人生写真?

不管真实与否,
这就是英雄故事的戏码。
但这一切是否太虚假了?
我们需要更真实的故事;
正义使者或许被邪恶击倒,
而这个使命就传给下一位英雄。

英雄的产生,
是可遇不可求的;
他的人生交叉着许多个巧合。
所以我们往往只能在荧幕上
回忆一段又一段的英雄故事。 

*此作品是看了“叶问”、“叶问2”和九把刀的《功夫》有感而发的。

Thursday, 9 December 2010

鱼缸里的鱼

“妈,放走这尾鱼啦!让它自由。”

“你知道吗?这尾鱼可是自己从沟渠跳进屋子来的。跳进来的鱼是很有福气的…”

我知道妈妈是想说鱼是年年有余的象征。

“可是,这尾鱼又不美,而且它又不能繁殖。你不如放它自由?”

“我也想放它走,可是你弟弟说,鱼有可能会不适应环境,而且它有可能不懂得如何找食物。”

“妈,别担心。它自然懂得如何照顾自己的,这是它的本能。”

“我可是从它这样小的时候养到现在这样大的。它真的会自己找食物吗?”

我也无法给予一个肯定的答案。

“妈,你养这尾鱼几年了?”

“四五年了。”

我们都陷入了沉思。到底什么决定是最好的?

“对了,我们还有多少鱼料?”

“还有两罐。”

“好吧!妈,你就继续养,养到它死为止…”

Wednesday, 17 November 2010

结束了......

一切终于要结束了。
考完了试,我似乎感受到前所未有的自由。
但我却同时陷入无限的空虚。
到底我此时应该做些什么?
我不懂。

考完了试,我和朋友去midvalley看了两部戏--unstoppable me和megamind。一个是生死离别的故事而另一个则是个搞笑戏剧。虽然是两极化的故事,但我都很满意。

考完了试,我们都好像得到了post sace syndrome;我们的话题总有点 离不开学业的感觉。等着久久不来的巴士,我们就说要写封letter of complaint。当然 这只是其中一个列子。

昨晚是AUSMAT 21 Grand Dinner,我们的最后一次聚会。到了聚会的闭幕,便是离别的时候,但我们都没有说出口......

有时,“再见”这两个字真的有点难说出口。

再见了,朋友!!!

Sunday, 24 October 2010

Sace Final 来了!!!

时间过得很快。
一年半的大学先修班生涯就要结束了。
有点感伤,但同时为人生的短暂而感到无奈。

倘若时间老人会有停下脚步的一天,但愿那时是我快乐的时光。
千万别是临考前的时光。
因为那时候的我,总觉得考试离我们很近,但却好像很远。
凄美(凄凉但却美丽)的错觉,总是令我痛恨的。

两个星期后就是Sace Final了,好紧张。
不懂自己是否可以好好的表现。
但愿可以吧!

进鸿说,假如一个人可以拿到5个merit,大象就为我们会飞起来一次。
那么,我但愿,那只大象为我们所有考生飞200多次吧!
虽然有点残忍,但这只是个想法而已。

Friday, 22 October 2010

你觉得狗是一只怎样的动物?世界上最忠诚的动物?
不!我说它是一只很阴险又奸诈的动物……

到底狗有多阴险?它是一种7382的动物。7382 = 欺善怕恶!为什么我会这样说呢?当你手无寸铁而又显示出一点害怕的时候,它可是不会放过你的!它肯定会对你穷追不舍。可是,只要你拾起一粒石子做出要丢的动作,它就会马上落荒而逃了。你说是不是?

其实狗也是蛮奸诈的。它懂得先下手为强,后下手遭殃的道理。一旦它发现你的行踪,它会使出它的杀手锏——狮子吼;对你狂吠不停。吓到了吧?可是,只要你走前几步,它就会使出三十六计,走为上计!简单来说,它只是想给你个下马威而已......

前几天,我去散步时,又发现了它的聪明智慧。当我一个人走过它老人家守护的屋子时,它对我不理不睬。可是,当我和家人一起走过时,它就使出它的杀手锏——狮子吼!到底这告诉我们什么呢?它是聪明的,因为它知道团结就是力量。我一个人去向它单挑的话,它有把握杀我个措手不及,所以对我不理不睬。可是,一帮人呢?没希望了,所以它决定招兵买马......

怎样?

是不是觉得狗是一个绝顶聪明的动物呢?

Friday, 1 October 2010

下雨的早上

最近是下雨的季节。一大清早,每个人都拿着伞去等巴士,我也是一样。

走着走着,我突然想起了妈妈讲过的一席话:“下雨拿着伞的时候,就把书包背在前面,这样就不用担心后面的书包会被淋湿。”

看似普通的一席话,但却包含了多年的经验。

这简单的道理就是做事要专一,别总是三心二意。不然,到最后只会两头不到岸。

既然处事时都要专一,那么人生呢?

Thursday, 30 September 2010

考完了预考

休息就像个休止符。过了一会儿,人生的乐曲又会再次响起。

考试的压力让我很难去享受人生,连我喘气的权利也夺走了。

考完了试,我的心跳迅速地降落了下来,心情沉静了许多,思绪也渐渐放下了防守墙,人生的目标也在一杀那间模糊了。我不想想考试考到怎样,只想看看戏,玩玩游戏,休息一下。

休息的感觉真好,什么都不需想,可是总让我有种浪费时间的感觉。

从明日起,我又要回去平日的作息了。

加油吧!

Tuesday, 21 September 2010

考试驾到!!!

从今天起,长达五天的South Australian Matriculation预考就要开始了。

该准备的,我都尽力去做了。
但愿这次的成绩会比上次好吧!

我的部落格,
委屈你了,
又会冷落你好一阵子了。

Thursday, 16 September 2010

哥,飞吧!

2010年9月15日,
一个我不懂如何形容的一天。
头上还是同样的蓝天白云,
但带有少许的阴沉。
蠢蠢欲动的雨水就要掉下来了。

昨夜,
与往常没两样,
哥还是跟我们兄弟诉说他最近的遭遇。
他说,
他在二十岁前从来没去过cyber cafe,
但却为了办理visa有了第一次的经验。
今天,
他已经第三次去光顾cybercafe了。
他继续说,
人生总会有第一次,
和许许多多的下一次。

今早,
我还是跟往常一样,
吃早茶、阅报、上网......

但,
今天,
哥就会飞往英国深造了......

今午二时半,
我们一家人便往KLIA出发了。
我们分成两批行动;
婆婆、爸爸、妈妈和哥哥坐小姑的车。
我、弟弟和妹妹坐四姑的车。
我们比预定的时间早抵达目的地。

 其实, 这是我第一次送机。
蛮复杂的感受;
有点忧闷、
却又无奈、
又夹杂着少许的兴奋。

我们在KFC享用了我们的离别前的最后一餐。
可惜的是,
爸爸却不和我们一起吃。
他说,
咖啡一杯,至少要十立吉,很贵。
不管我们怎么游说,
他也不肯去。
他说,让他留下来顾行李吧!
后来, 他却独个人去吃他的晚餐。

9.30pm,
跟哥说再见的时间到了。
回想起来,
在KLIA也有六个小时十五分钟了。

哥,
我想对你说
“哥,勇敢地去飞吧!”

Wednesday, 8 September 2010

等待

等待,
是一种痛苦的事。
当别人都收到了email,
我还在苦苦地等待…

到底怎么了?
我不懂…

当打开inbox~
发现还是没收到uni的offer letter,
我的希望破碎了!

重复地查看inbox,
希望重复地破碎…

我不想查了!
真希望一觉睡醒,
我就已经收到那封等待已久的email…

Thursday, 2 September 2010

《逃出克隆岛》观后感

最近,生物老师给我们班看了一部有关复制人的故事--The Island 《逃出克隆岛》。这个故事使我真正地去思考到底人类应该不应该复制自己,以便来延长自己的寿命。

复制人,跟我们一样有感受、有思维、有欲望。可是,为什么面临死亡、要牺牲的是他们?我们到底有什么权力去这样做?凭我们是制造者?

或许你应该看这部戏......

这是一个没有人知道的地方,一个成千上万复制人诞生的地方,也可说是复制人的地狱。这里的复制人被灌输了一种他们是特别的意识。他们成功地从污染的地球救出来,并来到这里从新开始他们的人生。这里有一个抽签游戏,被选中的人就可以去一个传说没有被污染的岛--The Island。可是,这所谓的希望是一个骗局。其实,残酷的死神在另一端在等待他们的降临。

可是,复制人毕竟是有好奇心的。男主角--林肯开始质疑那里的一切;为什么总是有人被获救,虽然地球已被污染了。他也开始对每天都穿着同一款的白色衣服而不满了。最终,一个飞蛾的出现更令他对污染有了更大的质疑。这个飞蛾也引领着男主角揭开了这个天大的秘密。

过后,他与女主角开始了逃亡生涯,并成功地逃出生天。当然,里面有许多细节是我无法一一奉告的。不管怎样,为了不让复制人继续蒙在鼓里,他们俩决定再回到那个地狱,展开他们的冒险之旅。当然,他们成功揭穿这个谎言,并救出了数千上万的复制人。故事以男女主角在一个船艇上结束。

Saturday, 21 August 2010

眼睛受伤了

不懂怎么,眼睛突然肿了起来。有可能是太迟睡的关系。

眼睛的情况已经日益严重了。听了朋友的劝告后,我决定去看医生。

在mc donald吃完晚餐后(大约8时),我便去寻找所谓的Klinik Rosli 。可是,当我找到klinik时,我才发现因为bulan puasa的关系,klinik 8时半才开始营业。所以,我只好孤零零地走回mc donald。

过后,我约了David陪我。我们两人在ole-ole走了一阵子后,才回去Klinik Rosli。这时,klinik已经有很多病人在等了,十多个人吧!我心想,我不应该叫David陪我,因为他没有必要陪我,而且他还要准备考试。办理了登记手续后,我也叫David回去宿舍读书,而我就一个人坐在椅子上等了。

这间klinik有两个医生。我进去的是bilik 2。医生看了看我的眼睛,就说是eye infection,好像是什么细菌导致的。我傻傻地问医生会很快康复吗?他说这很难讲,每个人所需要的时间都不同。

拿了药后,我便回宿舍了。

但愿我会很快康复吧!

Wednesday, 11 August 2010

相遇

中四的时候,
哥哥问我,
你是否曾想过用数学方程式来形容东西。
我没有回答…
他接着说,
相遇就好像b2-4ac一样。

当b2-4ac少过零时,
我们将永远不会相遇,
即使只有一条街的距离。

当b2-4ac等于零时,
我们的相遇只是一种巧合,
将来再也不会见面。

当b2-4ac大过零时,
我只能说我们很有缘份,
将不断地相遇。

Saturday, 7 August 2010

想家

隐约地察觉到悲伤的气息
虽然没有什么困难
但却有种想哭的感觉
整天闷闷不乐的

我知道
那是想家的感觉…

好怀念我那熟悉的沙发
好怀念被关心的感觉
好怀念家乡菜的味道
好怀念家里的一切

 ** 最近天气突冷突热,自己又不会好好地照顾自己,好像要生病了......

Thursday, 5 August 2010

INCEPTION (Film)

昨天,University Otaga 申请大学的inofficial成绩出了。哈哈!!!两位拿到牙医,二十位拿到药剂......所以我们整班人决定去Sunway Pyramid庆祝。其实,这是一个很简单的庆祝,只是去看戏和吃晚餐而已。可是,我只是跟着去看戏吧了!

看的电影是《Inception》。一个很好看却很有深度的故事。

到底最后,男主角Cobb是回到了现实,还是继续在梦中?

看完了这部戏,我开始思考到底我们活的这个世界是不是真的。 我们会不会是活在其他人的梦中,追求自己想要得到的东西?若不是的话,你又有多肯定? 会不会我们一向来相信的东西都根本不存在的呢?

这世界会不会只是我们用我们想象力制造出来的?

我们身边认识的人会不会只是跟我们做同一个梦的人?

我们死的时候,是不是从梦中醒了起来,可是又继续活在另外一个人的梦中?

**备注**
若你没看过这部戏,你大概不懂我在想些什么吧!所以不妨先读一下从wikipedia的plot吧。。。

Friday, 30 July 2010

保龄球记

其实,我已经与建理约好去Ole-ole Bowling Centre打保龄球很久了,可是每次都临时有事而不能去玩。终于,今天我们两个能够一起去打保龄球了......

这是我第一次打保龄球,所以有点紧张;害怕每一粒球都进沟。可是,我并没有如预料的差。

经过建理一番解释后,我们便开始了这场比赛。在第一场比赛的时候,我大部分的时间都在琢磨着到底如何丢那粒超重的保龄球。最终,我拿了58分,而建理拿了112。基本上,还不错,至少我这个新手有拿到50多分。建理说他第一次玩时,只有二十多分。

玩了一阵后,我渐渐进入佳境,最终终于脱离了进 沟的命运。第二场时,我竟然以96分险胜建理的84分。我觉得他应该会很伤心吧!所以,我便决定与他玩第三场。如预料的,我惨败了(59对108)。这一场,我觉得我的双臂好像不再像第一和第二场那么的有力了。所以,我根本无法控制丢球的方向。但,也有可能是因为好运不再陪我了。

总结来说,我蛮满意自己的表现。但愿下一次玩保龄球的日期不会太遥远......

Monday, 19 July 2010

友情,或许只是个故事。。。

曾经答应对方
会永远保持联络......

临别前,
找了你 许久 许久,
但是,
就是遇不上你,
或许是无缘吧?

发了个信息给你:
友谊永固。

世界,
往往是我们双眼所看到的东西。
看不见了,
就慢慢地淡忘了,
忘记了友谊的承诺。

想联络你,
却不知要谈些什么。
淡淡的问候:
最近,你还好吗?
变成了我对你的口头谈

或许
我们俩
只是对方的一个过客。

Saturday, 17 July 2010

人生

你问我人生有多长, 
我答你, 
人生只有微笑般长。 

这是首我中学时代读过的诗,而作者是余淑燕。
余淑燕,一个我丝毫不认识的人,但她的诗却在我的脑海中停留了许久,许久。

如果快乐才算是人生,那么人生会不会变得短暂?
而我们死亡的年龄会不会就只有六岁呢?
我们的生命是否会开始配合心跳的呼唤而跳跃?

我有这么一个朋友。
他给了“人生”一个很巧妙的比喻:
人生,一个比苦瓜更苦的东西。

Wednesday, 7 July 2010

怀念

朋友许久不见,我总会有种怀念的感觉。
我想知道他们最近过得怎样,是好是坏,所以总从那微小的面子书视窗遥望。
我很少发简讯问候他们,因为深怕他们早已把我忘了。
被思念的人遗忘是件何其难过的事。

前天,我看见了个熟悉的背影。
远远望着背影的主人,我尝试寻找那似乎存在的共同点…...
看了一阵子,我才发现,自己早已把朋友的模样忘了。
在脑海中,只留下他们的名字,和我们的曾经。

Monday, 5 July 2010

支持

世界杯渐渐地走进了尾声。现在已进入四强,看来德国是最有可能得冠的。

可是有一段对话却让我想了很久…

“I think Germany will win."

"I also think so. So there's why I support Spain."

其实为什么我们总是支持会赢的队伍?

那些将会输的队伍不是更需要我们精神上的支持吗?

Saturday, 3 July 2010

1 UTAMA记

今天我、玮航、建理、译斌去1utama的italiannies庆祝vincent生日…我们只是随随便便请他吃一餐,可是每个人都被价钱吓了一跳,不懂又要挨饿几天了…可是蛮满意的。

过后我们四人就一起去看TOY STORY 3。看完后,有着许多的感想…当小孩长大了,玩具是不是只有被抛弃的命运?忠诚的心会不会因为私利而有所动摇?被伤害的心是不是永远不会再完整?公平的待遇是不是所有人期望的?我们到底是否应该帮助伤害过我们的人?

最刺激的是建理送我回姑姑家。我们根本都不知道何去何从,只好边走边看。Vincent和译斌看着地图,寻找着路线。经过一番努力,我终于回到了姑姑家。

我真的很感谢大家。因为您们的愿意,没有方向感的我才能顺利地回到了家。

谢谢!

Sunday, 27 June 2010

天使与恶魔的对话

天使:恶魔,你怎么坏事做尽?

恶魔:这是天性。

天使:难道你不想改过自新吗?

恶魔:想...

天使:那么怎么又不改呢?

恶魔:尽管改了,在别人的心目中,我还是一只恶魔…

天使:这不是因果关系。这是你愿意不愿意。

恶魔:其实,话说回来,你应该感谢我。

天使:为什么呢?

恶魔:若不是我做尽坏事,你会有好事做吗?

天使无言地离开了。

Saturday, 19 June 2010

孤单的自己

今天,一个人独自去吃Mc Donald,觉得食物很不好吃…有可能是孤单的关系吧!

突然,听到一个小女孩说"NOW EVERY THING IS ABOUT FIFA WORLD CUP!"。看来小孩都知道这件大事。

热世界杯,世界杯热!

其实这个小女孩也真可爱,在桌上装腔弄势,企图吓走苍蝇,可是有点图劳无功。小孩这样做叫做天真,大人叫做装可爱。

食物一口口地吃下后,就步离了这个孤独的地方。

Friday, 18 June 2010

电钻交响乐

一整个早上和下午,我忍受着邻居家传来的电钻声。真的有点烦,也不懂自己在做些什么;看着白色的墙壁、数着那不曾出现的黑点。

明天就要考ielts了。很紧张,但不懂应该做什么…读作文、练讲话、放松自己…我真的能拿到我想要的成绩吗?

烦闷的心找上门来了,但我却不知所措。

Thursday, 17 June 2010

拼图

今天到了姑姑的家,迎面而来的是一副自然美景的图画。当我走进时,我才发现这原来是一张拼图。

小时候的我很爱玩拼图。第一个拼图是关于mickey老鼠和minnie老鼠在家喝茶…可是,现在忙碌的生活使我再也没有那雅兴去做了。

看似完美的人生,有点像拼图(并不真的完美)。

最近发生了许多烦心和伤心的事。

哥哥说:“担心对事情也没有帮助,所以我们不需要担心。”

深一深呼吸,让自己往前冲吧!

Wednesday, 16 June 2010

自行车

今午,妈妈买了一辆新的自行车。经常在傍晚时分陪我散心的自行车也同时当作废铁卖出了。我并没有所谓的伤感(也许我不是个感性的人)…

看着新的自行车,我不经意地发现,它已经不再像以前的“老铁马”,有着一盏电灯炮了…是不需要了,还是退化了?

其实我也记不起我是怎样学会骑自行车了。只记得学摩托车时,我有种有惊无险的感觉。

最近妹妹也在学骑自行车了…她那笨拙的双脚不知怎么总不能协调。她的双脚总在踏完一圈后,巧妙地跌落在地上。

训了她一阵子,想了一想,自己在学骑自行车时,何尝不跟她一样。

骂别人的同时,我们是否在责骂过去的自己…

Monday, 14 June 2010

红色的海

我喜欢的颜色是蓝色,可也说不上什么原因。

若红色代表热血,我希望蓝色代表浪漫。

若红色代表雄雄的烈火,那么但愿蓝色代表柔和的清水。

后来长大了,才发现最炎热的火焰是蓝色的。

在此,分享这么一个小故事:

一日,一位色盲的小孩把海涂成了红色,因此被其他的朋友讥笑了…..回到了家,他伤心地告诉妈妈。他的妈妈安慰道:“其实水是没颜色的。”

其实,为什么水一定是蓝色的?

是我们的思想被固定化了?

还是什么?

而且红色的海水不正代表着受伤的海吗?

还记得小时候,我握着小说,感受着阅读的兴奋。也因为这样,有了自己写一本书的梦想。虽然走上未来药剂师的路途,但是内心深处依然呐喊着写作的欲望。倘若照片无法记下感受,倘若有一天我会忘了过去的我们,我选择把这些留下,在文字里。也因为这样,这里诞生了,一半是在抒发多愁的自己,一半是记下充满我人生的你、你和你。

也曾经想过,等到有一天我老了,但还没出过属于自己的一本书,那么,我会自助出一本。这本书不需要华丽,可以是简陋到写满我的字。就这样,我好像看到三四年十年后的自己,握着自己的一本书,也或许是这世上既有的一本。翻着一页,又一页,慢慢地,回味过去的自己、走过的路、看过的世界、感受到的事。那曾经,很久以前的自己......

很难说,在短短的几段文字可以告诉你什么。但是,我相信,人生只要还有所执着,就会有所前进。当自己认为出书的日子和可能性是遥远的,我反之暗笑觉得,这真好,因为自己能前进的空间很大。不管自己做什么事,情况也不会变得糟糕。虽然留下的人不多,但是我相信,只要自己愿意写下去,总有人会留下。

Sunday, 13 June 2010

部落格的开始

想写些什么呢?大脑都快暴炸了,还想不出什么。

部落格像一片可以任自己涂鸦的墙,可是有时会让不认识你的人比你的朋友更认识你…...(直冒冷汗)但是,直到此刻,我的部落都不懂会不会有人光顾,真的有点多虑了。哈哈!

我,今年十九岁,单身,还在读大学先修班,爱好是……这些都不是重点!重点是今天,我就要向全世界宣告,我要成为部落族的一分子!

不懂这部落的生涯会不会很难熬?(应该会吧!)可是,但愿写作的热忱会将这些困难一一克服。

“解决问题,不是去逃避它,而是去面对它。”

 就让这句话成为我写作的座右铭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