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1月18日星期五

学徒

我在巴生中央医院工作已三年余,而不知不觉地步入舒适的圈子里。如今的我对政府医院的药物与药剂师提供的服务了如指掌,但是自己对社区药房还处于一知半解的认识。也随着自己的年龄增长,我越来越没勇气前去社区药房尝试。或许,面试官会问,怎么如今才会有如此的想法?

早在好久以前,我对走入社区药房这一个选择都很犹豫。在政府部们工作虽然不至于大富大贵,但算是个铁饭碗。我曾考虑,到底自己这一生就真的一直在政府医院工作到老吗?外面的世界会不会更美好?

前阵子,合约药剂师的制度令我更加深思考虑自己接下来的决定。况且,我对社区药房的了解还停留在大学澳洲留学时的接触,说不害怕自己无法胜任工作是假的。但是,我也携带着期待与学习的信念,认定自己也能把这一块做好。

说了这么多,我还真想回到最初学徒的处境,重新燃烧起热血的心。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