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11月24日星期六

知识

在药房工作了三年,我从最初的懵懂,到后来得教育实习药剂师。虽然这过程可能只是一夜后发生,但是我真正能做好这一点是得靠过去自己默默许久的努力。在你实习毕业的那一天,你不是就此变得无所不知,而只是身上多了份责任,多了份无法说自己不懂的理由。

小学到大学的教育培养了我们若不懂就去问前辈的习惯。在社会工作,我们有时候只是依样画葫芦,搞不清楚状况。也有时候,一些热心的前辈却不小心把你带到北京去了。若我们继续以这方式长久学习,弊端会慢慢突显出来。首先,我永远无法超越教育我的人。接着,若我没亲手寻找答案,我可能学错了或者知识更新了,但却不知道。

不少次,解答了实习药剂师的一些问题后,我还会故弄玄虚地说,你确定我是对的吗,我还可能就是误导祖师,带你进入魔道。说实话,我也曾犯错。只是我不断地加强自己,不断地补充自己的不足,不断地改正错误。

医药知识,这一回事,其实就是一直在改变,一直在更正。我想,若一个学者要不断前进,不断更新自己,那么他得向全世界学习,而不是某个人,或者某本过时的笔记。上周五,我与一位医生朋友聊到Sarawak Handbook of Medical Emergencies。这本书出版于2011年,七年后还是被不少实习生翻阅,毕竟它打开了一条简单的入门。书本上的一些资料到了如今已经过时了。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