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10月5日星期五

今天,友人的婆婆去世了,而我依稀记得三四年前我见过她一面。当我走到了这个年龄程,我不否认朋友结婚的结婚,有者满满的生活牵挂都已经是在孩子身上。

但,也同时,父母已经到了身子亮起红灯的阶段,婆婆也已经没当年的神勇。或许,长大后,我们才能体会付出,才能体会感恩。

理智的我有时候会想,到底一个人为什么会为孩子牵挂,为什么会如此任劳任怨?年轻的时候,我们都是从自己的世界往外看,到底今天我要做什么,完成什么。甚至,我也有点叛逆。

但是,这理智的质疑在情感面前是无价的。孩子病了不痊愈,父母睡不着觉,暗地里哭泣。孩子不听话,父母总持着感化的心。

再次握着你虚弱的手,我联想到了家。生活随着科技的进步的确已经有点时过境迁,但是不变的是人与人之间相互存在的牵连。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