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10月15日星期一

番薯的我

在上课的聚会,我遇见了药剂实习时的学长。我一直很尊敬他,甚至在某种程度上觉得自己无法达到他心中的热血,与乐观。

他说,他见证着一批接着一批的实习生从无到有,确保他们慢慢成熟。实习时期,我们不能奢望他们知道多少,反之要一步接着一步地纠正错误。

这席话令我不禁重新思考我在工作上的盲目。在一定的程度上,我效仿其他同事,每日忙着自己手头上的工作,过着不断加强自己的快乐日子。

实习药剂师能在日常工作上学习到多少,就凭个人造化。但是,有时候回想,我会觉得过意不去。而往往,我对自己说,我也真的没空闲时间去关注他们的学习进展,甚至处于分秒必争的激战中。

或许我又复杂化了整个问题。实习药剂师的他们也正一天天成长。再过个十年,我也说不准那时候的我是否需要向他们偷师了。如今,当我遇见工作十三四年的前辈,我不禁觉得自己真的很番薯。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