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10月10日星期三

回:呼之则来,挥之则去?

今天,学妹分享了一篇刊登在光华日报的文章《呼之则来,挥之则去?》(http://www.kwongwah.com.my/?p=580912)。此文章文理通顺,甚至环环相扣,不得不让我们重申现有的医务人员的合约制。依我见,为什么我们会走到这个地步?正确来说,许多发生在先进国的情况可以是我们大马的借镜。

不管在英国,还是在澳洲,药剂师过剩已经是家常便饭,甚至有些药剂师得到乡下区域寻找出路。放眼药剂师在国外医院的空缺,我可以以僧多粥少来带过。每一年,医院会收进一批精英药剂毕业生,过后在实习结束后的一年又放弃一些。这现象可说是常态,甚至是每一位热爱在医院工作的药剂师的第一次冒险。

视角转回到我们熟悉的大马。这么多年来,医院每年都会吸入几批实习药剂师,后把大部分的他们继续保留下来。这过程一直持续着,直到一天,卫生部说,若这现象继续不被控制,它会走到失控的局面。意识到这些,加上社会的压力下,合约制诞生了。

其目的很简单,它想让药剂毕业生不会就此失业,可以完成实习,并把接下来的路走下去。它以先进国为楷模,目标想只留下精英,或者留下的肯定是精英中的精英。但是,世上没有绝对的公平,甚至在每个人心中的好都代表着不同的意义。到底你是否精英?是取决于你对这份工作的热血,知识,学习态度,还是交际关系?曾经,我比较认同冷血的药剂师测验;考试分数越高,代表你医药知识越强,能为病人做到东西更多。

但是,在现实生活中,这想象是过于完美。目前,卫生局并没有一个考试来测验实习药剂师是否拥有足够知识独当一面,实习完毕即代表合格。再者,死读书在社会只是其一,不是所有,你还得需要热爱你的工作,热爱你的病人,愿意付出。而这一切都无法在考卷上寻找到答案。

当然,我不是说现有的分数制度很好,但却也有它可取之处。每个人对同位实习生的评价都有高低之分,甚至我们不可能达到一致的观点。以我个人浅见,药剂师要前进下去,我们不得不以考试测验掀开序幕,测试所有实习药剂师是否合格,过后再由各医院与诊所决定实习生的去留。在忙碌的工作环境下,我们甚至没有时间去观察实习生到底知道多少。当然,政府医院与诊所也可以相仿私人界,举行面试招收合格药剂师,并给予三个月的实习期再决定去留。

我可以不客气地说,合约制的开始就是残酷考验的开始。我们曾经期盼合约制可以把实习药剂师的潜能挤压出来,但是这却没有发生。一些实习药剂师把我们对他们的要求当作是无理的为难,而带着得过且过的态度,潜意识地挑战我们是否可以在他们实习期间把他们解雇。当然,我也曾遇见一些在起点就很优秀的种子。

回到一切根源,笔者的文中提到对国内药剂师已经过剩的质疑。凭笔者的双眼观察,许多政府诊所药剂部皆无法负荷日益剧增的病人需求,单单是领药就要等上至少30分钟。但是,这一论点其实极具争论性。政府医院的病人从来就没停过,甚至我会以黑洞来形容。不断增加药剂师人数其实无法永久性地确保一位病人能在三十分钟内领药。准确来说,人手的增加会增快过程,但前提是人数未达到人撞人的状况。在如今不断有新一批实习药剂师的换血,人手是我该担忧的吗?我更认为是医院与诊所所要服务的人群太多了,所以我们需要的是更多医院与诊所。或者,在医院内,我们可以开设更多药房分支。当然,这也代表着我们还是需要新一批药剂师与医务人员的加入。

而至于笔者对“当我们这一批合约药剂师被筛选时,为什么还袒护和包庇着一些能力和态度不济的在职人员”的疑问,我想这是个很艰难回答的问题。“学无先后,达者为师,未必先入行的前辈,就能比后辈更胜任一份工作”,这一句句的质疑甚至是个双面刀。但是,我只能说,我会尽力地做好自己的本分。当后辈在为自己的进步而感到骄傲,我会走到更高,更远。

当然,若我还是其中一位实习药剂师,我其实对人生会很迷茫,甚至也会怨自己晚毕业了一年,不然就不会遇上这幕光景。两年后,我到底该何去何从?再加上国外毕业生的光环,我不得不质疑到底我归来是否就是一切错误的开始?对于这些,我由衷地无力,甚至就好像在倒数裁决日。

后记:这感觉好像回到中小学时期要书写的议论文。争论到了最后不再是谁说到漂亮,而是合约制本就是一场战争。在战场上,谁也预料不到谁会阵亡。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