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4月3日星期二

写于一千年以后

在驱车回家的路上,我突然思考一件很无缠头的事情——何为经典。经典,应该是像这部作品应该写于一千年以后,但是在一千年以前出现了。不经意地用了两次一千年,你是不是觉得我很欠打,但是我不会傻傻地等着你打。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