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9月24日星期六

自述

在不同的年龄,经历了不同的事故,自己的人生价值观也随之改变。年少的时候对世界带着正面、乐观的心态,相信着每个人都努力地做到最好。但是,踏入了社会大学,才发现,不是这么一回事。不管是医生,还是药剂师,每个人对工作热忱都有些不一样。而我也只是在不断努力,直到有一天我真的成为超级无敌厉害的理想药剂师。

在马来西亚进行药剂师实习,很多时候是得靠个人的努力,和一些学长姐的指导。从大学进入工作,不得不有一份心态的转移。我们不再是付钱去学习的那一位,而是被付钱去工作的那一位。说清楚点,学习得自动自发了,而不是等到别人推着你前进,喂着你吃饭。曾经,我喜欢问学弟妹们问题,期望他们会寻找答案。但是,往往,他们说工作很累,回到家就想睡觉了。我并不怪他们,就只是日久以后便累了。

哥哥说,或许你问问题的出发点是好的,但是你的问题未必很重要,他们有更多东西去做。从大学进入工作,我们的在旁指导不是要把他们的素质大幅度提升,而就只是在这颗蛋糕做后期的装饰。若大学生产出来的是饼干,那么也不可能在这短短的一年内变成蛋糕。

但是,进入了社会工作,也开始意识到钱并不容易赚,也或许是我那守财奴的心态作怪。虽然总羡慕智能手机能拍出的高品质照片,但是到了金钱这一关,就下不了决心。说真的,对摄影还是保留着自己对美丽的执着,但是拿起自己差劲的手机拍摄,却总无法拍出自己要的感觉。也或许,我就是那把差摄影技术怪罪在差摄影器具的那群人。但是,我真的好久没拍摄了。

后记:

对摄影有一份属于自己的执着,对写作有一个自己想要创作的世界,对教育有一份想要分享的热忱,对药剂只求自己可以知道得更多,对生后有一套自己的想法。或许,当你看着我忙碌工作的时候,你很难想象我想要的生活是简简单单地坐在庭院内,听着雨水的滴答声,而手里握着一杯温热的咖啡。人生总得对明日有一份期盼。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