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7月9日星期六

第七年

我想,文艺这一行的,和许多人不一样,是一个超需要恒心与毅力的。在你成名前(或很多时候,你都没成名),没人会注意到你,而你是完完全全地活在自己,或和一群追求同样梦想的圈子世界里。在工作上,认识一位很喜欢跳舞的同事。他每星期都去练舞,风云不改。我不得不敬佩他身上的那份坚持。相较于我,这位温室里的小花,我忙碌起来,连一星期写一篇短短的博文,都会觉得懒,觉得没时间去开发我那已经萎缩的想像空间。

关于写作,直到今天,我一直在追求,或者说希望我的作品是独一无二的。但是,舞蹈,还是文字,甚至与创作有关联的东西,都还难摆脱他人作品对我们的影响。在我们起步的时候,我们都先学习模仿,然后加强改良;做了无数次的实验,我们最后才走出自己独特的风格,成为大师级。但是,在这路途中,许多我们自以为独特的想法其实取自与之前我们在某某时间,或者某某地方接触并吸收了的人事物,而我们却忘记了有这么一回事。

今年已经来到了此部落格的第七年。它也从初期的懵懂,走到巅峰时期的强说愁,后再走到现在悄悄的路过。说真的,现在看回初期的作品,我不禁觉得摆上台面还真有些抱歉。这不代表句子语病多,但是可读性真的不高,叙事的技术明显青涩(虽然如今自己的文笔也没深厚到多少)。但是,也在那时候,无限的想象力是我最大的财富。

想对未来的自己说一声:“别忘了写作的初衷,那份想抒发与分享的心。”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