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5月18日星期三

学习是条很长的路,真的

岁月过得好快,不知不觉,在忙碌中。

一个人偷偷溜出来,在夜深人静的时候。

还记得你那天真的笑吗?

多久没站在雨中,让自己清醒清醒了呢?

到底是活着,还是勉强地生存着?

虽然只是个平凡的药剂师,但是我自认自己可以为病人所做的还有更多,更多。虽然很希望看到有一天,大马可以走到医药分离,但是,在这之前,我很享受医院工作的时光。有时候,病人会错叫我们作医生,但是,作为一个药剂师,我会纠正地说:“我不是医生,是药剂师。”同事笑我说,为什么要如此执着。对我而言,若连自己都不站在病人前证明药剂师的存在,那么又为何奢望别人认同我们呢?最搞笑的是,病人有时候会说,药剂师,还是医生,都是一样的,都可以叫作医生。但是,我相信,在那刻起,他知道了药剂师的存在,还有我是个执着的药剂师。

在医院工作周末的时候,我有时候忙到很迟才上到病房教病人如何使用吸入器(inhaler)和如何注射胰岛素(insulin injection)。护士会问,为什么这么迟还上来呢,病人等你等了一两个小时。我会自豪地说,因为周末的关系,今天只有三位药剂师工作而已,但是需要处理许多事物,确保所有运作正常,在来之前,我也还有一堆需要去教导的病人。过后,我笑了笑,看看他那敬佩的眼神。

真的,药剂师是份很累的工作。但是,我们这份工作往往被忽略了。病人看到最多的是医生与护士,许多只在取药的时候看见我们。但是,更悲哀的是他们误以为我们是医生。病人并没看见幕后工作的我们:护士问我们如何给药,医生问我们医药问题,我们确保病人服用的药物是对的(不然需要询问医生),我们为病人准备服用的药物(如:Total parenteral nutriton 和 chemotherapy),我们给予医生们劝告(如:Therapeutic drug monitoring)或我们确保医院有足够的药物给所有病人。

虽然抱怨多多,但是我想要做到更多,所以得不断地充实自己。哥哥曾说过,我们不能只是从药剂师的视野看待药物,也需要从医生的角度出发。为了这,我们不得不接触他们的书籍。但是,学习,本就是条无理长的路。加油!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