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30 April 2016

部落格,你还好吗?

也或许是过去太过稚气,所以一两天可以更新一次。

也或许是过去太过悠闲,所以看到别人更新了,也接着更新。

也或许是过去有着一群熟悉却又陌生的博友,所以一直不断,不断地更新。

但是,大学毕业后,有段很长,很长的时间,我不再更新了,说不上有什么特殊原因。

但是,坦白说,有段很长,很长的时间,之前跟踪的部落都没了更新。

但是,我现在回来了,不让它继续生草了,而你呢?




后记:
对部落有许多感触,从中学时期开始的摸索,大学时候的热忱,到了现在的重新出发。无可否认,写作是一种很需要坚持的东西,一天天去更新,一天天风雨不改地,一天天天马行空地。

Friday, 29 April 2016

喜欢自己所做的,一切都给滚到十八里去

不知不觉,我离限期越来越接近了,还剩下一个月就可以开始交报告。接近了,却少了份踏实感,觉得时间过得太不知不觉。联想到有完没完的logbook requirement,我是否可以达标呢?

时间倒带,回到那去年的八月份,那依然菜鸟的自己。今天,过了差不多九个月,过去很多你不懂可以慢慢学,都已经变成了你应该懂了。但是,学习这条路,从来就没有尽头,也没有一天我会突然发奋图强到立志把所有该懂得都懂完,反之只是说,长路漫漫,慢慢来。

这阵子,来了两个学妹,过后又来了七个学妹,结束了自己是最新药剂实习生的生涯。突然间,我们戴上了学长的光环。看着懵懂的他们,就会想到那时候指导我们的学长。犹记得学姐临走前曾说过,过去我们的学长、学姐很尽心地教导我们,所以我们现在也很尽心地教导你们,当到你们的时候,你们也要像我们现在一样,好好地指导学弟妹们。突然间,觉得这是个很大的传承,一代接着一代。

Wednesday, 27 April 2016

皇者回归

悄悄地,我回来了。这几十天过的日子,有起有落,有时候忙到很夜,也有时候放任自己到很夜。人说,年轻不照顾健康;老来,健康也就没了。当我们埋怨时间不够的时候,而第一个放弃的就是睡眠。但,这是个恶性循环,我迟睡了,隔天就很累,回到家一倒头就睡,睡醒了却又继续熬夜。今天,给自己请了个假。

学长曾说过,工作,做再多,也没有人理你花多少时间心血去做,因为取代不了的不是你;你走了,还是有人取代。但或许,我是工作狂;但也或许,我不想去想一些东西;但也或许,我只想好好地做好自己的本分。

有些话,真的直到自己经历了,自己才会明白。世界并不是说童话主义,也不是理想主义,所以得还是有些现实主义。有时候,你怀着分享的心情去把自己呕心沥血的笔记分享给朋友,但是朋友却觉得你在炫耀,带着讽刺的口语说你。我的初衷很简单,但后来被复杂化了,觉得自己该自私些,没需要无私付出。抱歉,我开始喜欢上了坏人主义。

我并不是圣人,但只是个有时候发了好心的坏人。

Saturday, 9 April 2016

《突然好想你》——徐佳莹



最怕空气突然安静 最怕朋友突然的关心 
最怕回忆 突然翻滚绞痛著不平息 最怕突然 听到你的消息 
想念如果会有声音 不愿那是悲伤的哭泣 
事到如今 终于让自己属于我自己 
只剩眼泪 还骗不过自己 
 突然好想你 你会在哪里 过得快乐或委屈
突然好想你 突然锋利的回忆 突然模糊的眼睛

我想,这首歌,唱得很好,唱到心底里去了。一个五岁的小孩,唱着悲伤离开的情歌,或许明白了词句中的含义,但却又少了背后的经历。人长大了,有了一定点的经历,才明白其背后的意义。

后记:感情,感觉,说透了,是搞创作者说到无比玄幻的情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