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15 March 2015

《The Theory of Everything》电影



哥哥问我道:“若你人生要上演成部电影,你会选择记录什么情节?”

我答不上,人生没有风风雨雨,没有大起大落,平平凡凡。而你呢?

Wednesday, 11 March 2015

摇椅子摇到断掉

去年,听哥哥说我校的学长学姐等posting等到椅子摇到断掉。此时的我又何其不是这样觉得。虽然说,很不想踏入社会大学,面对是是非非,但是却明白自己不能无所事事地活下去。

想不到自己要做些什么。做些自己喜欢的事情?我想了想,我乐爱休息,但是休息够了,人生却暂时失去了使命感。想找个人来聊天,但却也不知联络谁好。

感觉上,部落已许久没有更新。若要写文章,也都已经有些陌生,所以姗姗来迟。

Sunday, 8 March 2015

《多远都要在一起》——邓紫棋



若爱能克服远距离,是否真的就是爱情童话,两个人在一起后,就会幸福快乐?

但是,距离远了,空间大了,接触的东西不一样了,生活中的彼此也逐渐陌生。交到最后,是否会是和自己想像的对方谈场远距离恋爱?

也还是,只有经得起考验的爱才能刻苦铭心?

Saturday, 7 March 2015

许多人会对你说,什么是可以,什么是不行的,还有些是他们觉得最适合你的。但是,说到底,不见得对方比你看得更高,更远。有人说,彩虹的尽头是财宝,你是否就会翻山越海去寻找?

为别人而活,很累,很烦。若能够,我希望自己可以坏一些,不去顾及太多,可以傻一些,不去计较太多。

胆小的鸟,想飞,却告诉它你飞不起,它又有多少勇气去飞翔呢?

Tuesday, 3 March 2015

SPM成绩出炉

3月3日,妹妹的SPM成绩出炉,是个星期二。一清早,对吃着早餐的妹妹,我说:“今天,怎么这样早就起身?是不是紧张待会儿,就要去领成绩单了,所以睡不着觉?”笑了笑,我遥远的那一年,也何其不是这样。

领成绩的那一清早,乘坐着巴士从姑姑家回到直落老家,看着熟悉的巴生巴士站,经过熟悉的街道,却见不到熟悉的人。曾经,背着书包,在直落与巴生来回,上学,补习。

走下巴士,遥远地看着中学,我的母校,心里说道,我回来了。带着沉重的心情,走到校门口,才发现SPM成绩下午方才出炉。回到了家,妈妈问了声成绩如何。我说,还未公布。再次回到学校,走到礼堂的大门口,同学已陆续到来。虽然心情已经被成绩占据,但是我假装不介意。将来的路该何去何从,都得以面对。成绩若不佳,最坏的打算也只是就读中六,人生也不会因此被判死刑。

出炉的时间比预定迟了许多。终于,老师驾着车子,姗姗来到礼堂。我的心又跳多了一下。老师的脚步没停下,下车,立马拿着成绩单,步入礼堂。我们一群人也跟了进去。站在讲堂上,校长宣布学校总成绩。荣幸的,我是其中一位优秀生,宰下了个12A1(2008年SPM)。领了成绩单,拨了通电话给家人报喜,后背对着礼堂,一步一步地离开。那时侯,对好成绩的感触不深。

妹妹的成绩并不算差强人意,但是却有着两个强大考试抢手的哥哥,所以成绩被彻底地比了下去。毕竟,好与不好,往往是个比较。我对妹妹说,以目前这个成绩,应该也只能在本地读大学了,最便宜的途径是首先读STPM。

听到STPM,她摆了个非常不愿意的反应,说很难,宁愿去考虑UTAR。我说,UTAR先修班的出路就只有UTAR,而STPM若考好,还可以有机会赌一赌上国立大学,若不行,还是可以去读私立大学,出路比较多。我接着说,或者可以做老师,或攻读ACCA,或就读比较昂贵的私利大学先修班,如A-Level 或 South Australian Matriculation。但是,选择私立大学之路,经济是一大考量。

我们问她,你有想过要做什么。她说,不知道。我本身也何其不是,在那个年龄,或者是已经毕业的自己。走上药剂师之路是否明智,是否适合我,我自己也不置可否。

人生前途漫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