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1月19日星期一

守候

回到了家,已经有几天了。哥哥,还是老样子,生活依旧很忙,忙着自己的事情。药剂实习真的很累,有时候想到都不禁头疼,尤其那些忘到七七八八的药剂知识。

夜晚时分,八时左右,哥哥依旧未归,却未交代一声。妈妈耐心地坐在屋外等待。我说,妈妈进去等吧,外面蚊子很多。

妈妈说:“哪里有蚊子?”,继续等待。

看到这画面,我不禁想到以前如此相似的画面,但却换了等的人,和被等的人。

犹记上个学假回到家,有一晚,爸爸夜归,婆婆担心地一个人坐在门外守候,看着来来去去的车辆。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