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1月17日星期六

车祸

我们都或许知道生命能有多么脆弱,但也只有在错失的时候,我们才真正地去考虑这回事情。下午,当我闲着无聊的时候,却远远地传来道消息,简简单单的两个字——车祸。

在第一个时间,我在想,是谁车祸了,因为道出这消息的只是说他们车祸了。他们是谁?

我问了问,才知道是淑仪、维敏与诗盈出了事。幸好,大家都无大碍,只是车子已经坏到不能驾驶了。驾车的淑仪心灵罪恶感深重,埋着头,许久不说话。

淑仪不是个爱说心事的人。她压抑的习惯还真令我担心。晚上时分,我拨了通audio call过去,但是久久没有回复。

不久,诗盈传了过来,说:“不要现在拨通电话给她。”

我说:“好的。你现在和她在一起?”

诗盈说:“好不容易,她停止哭泣,现在睡了。”

我说:“好的,很好。”

心里的石头不禁松了一下,毕竟她哭了,心情的内疚感就会少了些。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