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5 December 2015

悄悄的我

悄悄地,我,回来了,带着一份陌生的期待。意外地,发现了多年前用的网址(http://peterlim155.blogspot.com)已经被人取走了。那时候,怀着不想用假名来发布作品的心态,所以做了这个大搬迁。但是,看到曾属于自己的东西,却不再属于自己,不禁有番时过境迁的感概。今非昔比,这里已经退化成一个黯然无名的部落。

近日,看到不少朋友的毕业照,不禁提醒了忙碌的自己,一年了。时间走了,我是否还是原来的我,那懵懂的我?刚大学毕业的时候,对前景充满了期待,觉得自己可以做出改变。这些意志是消磨了,还是被击垮了?人,算是长大了,还是现实了?

近日,看到大学毕业的朋友在面书上放上的一席话。

'Yes, yes, of course I love you,' the flower said to him at last. 'You have no idea- which is my fault. It is of no consequence. But you have been as foolish as I. Try to be happy..." Then she added, 'Don't hang about like that, it's irritating. You've decided to go. Now go!' For she did not want him to see her tears. She was such a haughty flower...
-- The Little Prince

或许,你不认识我。但是,《小王子》是一本我最喜欢的读物,总觉得小王子是不一样的,就像大家心里埋葬了的小孩子一样。



Saturday, 21 November 2015

乱说

有时候,会觉得生活很盲目,做着没有结束的功课。抄病人记录,就像追连续剧一样,一天接着一天,没完没了。

学姐说,这仿佛像和医生谈场只有自己知道的恋爱,就仿佛自己知道这是某某医生所写的,而这又是某某医生所写的。

我傻了傻笑,毕竟我都不去注意是谁写的。

哥哥说,别忙着赶功课,而忘了学习的初衷。

我想,人,其实,很容易迷失,就像此刻,我写着写着,就离题了。

看见学弟妹们毕业舞会的照片,我不禁想,岁月匆匆,一年也就这样过去了。或许,到了自己老掉牙的时候,晚辈也或许已经忽略了我也曾经年轻过这回事,毕竟我们都活在自己宇宙霹雳无比重要的世界里。

Saturday, 31 October 2015

迷失



多想回到过去,过去那大学时光,脱离现在朝九晚五的实习药剂师生涯。

若能向过去说声哈喽,是否意味着可以重返过去?
但我们无法重返过去,所以得学会咬紧牙根挨过。

有时候,走到累了,会觉得迷茫,会有些迷失方向。到底我在做的是因为选择了药剂师这条路,还是因为工作需要我这么做?

Sunday, 25 October 2015

匆匆的一年

大学毕业将就一年,我也不自禁地觉得自己又要快升级了(We don't age but we level up)。



若时光可以倒流,是否可以再好好地告别一回?让我们拥抱在冻结的时间,让一切停留在那美好时光。

过了一年,看到学弟妹们在离开大学前的照片,我想起了过去大家要离开的伤感,大家对未来没有把握的担忧,大家对未来的期盼.....我们都知道这一天会到来,但是真的要到的时候,却又觉得来得太突然,太快。

人也只有活在当下,将来才不会懊悔。

Thursday, 22 October 2015

写日记

许久没有来更新了。这里就像久放不写的日记本,慢慢地,生出了灰尘。会想,是时候提起笔写一写,更新一下,让多年后的自己对过去还有些头绪。但是,最后总失去动力,而不了了之。记得以前,写日记的时候,总会勉强自己写一些有意义的事下来。但是,握着笔,头绪少到什么也写不下。好几次,我只写了“累了,想睡了,明天继续。”

小学时,华文老师吩咐我们每天写一篇日记,然后交上去翻阅。也就这样,日记本成为了练习本。但是,我背地里交上了本《谎言大集合》,诉说一个迟到、忘了带课本与钱包、后回家被狗追的倒霉记。

看回走过的日子,或许发现日记本写满的是一个人,一个自己暗恋的对象,也可以是写你最不想让人知道的丑事,但这一切就是你简简单单、平平凡凡的人生记录。



许多时候,会幻想,到底自己那时候做了另一个决定,是否就会不一样一些。或许,但是,我们的人生就在这样,走在懊悔与希望的道路上,一步步地走到了终点。

看回过去四年大学生涯,觉得工作真的有些累,想放假一天,但是自己却有着做不完的功课,读不完的书。或许,也就在这忙碌时候,我们把时间选择性地花在重要的人身上。也或许在这个时候,想手握一杯咖啡,静静地坐着,看着来往车辆的欲望特别强。

是的,我是个任性的家伙。

Monday, 31 August 2015

国家独立日


大马独立五十八年,从被统治到独立寻求自由。读着大马独立的历史,我们知道,独立不是一朝一夕的事,也不是不需要努力争取得来的。前进,是一步一脚印,只到了后来才化成轻描淡写的历史。大马,加油!









Thursday, 27 August 2015

生命

往往,人在最后一刻才发现,什么是最重要的。是生命,我说。

有了车子,想要房子;有了房子,想要妻子;有了妻子,想要......

人的欲望无穷无尽,但往往却忘了生活是该什么模样。

或许许多人对生活的诠释有些不同,有些人喜欢阅读,有些人喜欢休闲喝咖啡,也有些人喜欢轻轻松松地过日子。

但是,在这一切切之前,或者在说这之前,若一天突然就死了,是否人生就这样了无牵挂,是否就这样安然离开?或者也许我应该珍惜我现在还所拥有的一切?

后记:我发生了一个小车祸。已经忘记具体,但是一辆车撞了过来,也不清楚是因为我不理它而不让位,还是它硬硬闯入我的世界。很靠近我的车子,感觉上一点也不安全,一切真的很恐怖。我心里在暗骂。事后,我真的很懊恼,若真的因为我,发生了车祸怎么办?虽然只是小小的擦伤,但是我还真的有些不释怀。

Saturday, 15 August 2015

开工后的第一个周末

开工后的第一个周末,真的很令我赖着床不起,也有时候会想,要被考的东西还没有陆续冲过来,所以该好好休息。但是,却明知道自己有东西要读,有东西可以准备,所以又懒洋洋地起身,提着ipad mini阅读。

已经好久没有读书了,读了一阵,就有了少许困。难免不觉得自己已经堕落了,做事也越来越糊涂了。真的,真的,要唤醒从前的自己。*说了千万遍,但也是这样。*

其实,许多人说,开工会有culture shock,但是直到目前为止,一切都安好。会努力的,我。

Wednesday, 15 July 2015

札记

前阵子,联络了许久没有聊天的朋友——晓双。一阵寒暄后,她说道我也好久没有更新部落了,就连大学考试期间的更新都比较多,现在有空了,却少了更新。我说,你不也是吗?

我想,人,有着以生俱来的叛逆。虽然我们知道什么是最对的选择,但有时候就想脱离一下。考试期间,最应该,而唯一应该努力奋斗的,就是温习。但是,我内心却充满了脱离那儿的欲望。有这么一个说法:在考试期间,就连望着白白的墙壁,都显得比较有趣。

人的记忆很差,没有记下的可以完全忘记,忘记到一干二净。我已经想不起许多事情,但就这样慢慢地,不知不觉地走到了今天。

距离大学毕业,已有七个月份之久。但是,毕业,对我而言,相等于失业。窝在家里,等待那遥遥无期的posting。有时候,回想,真想回到过去,过那一份没有需要计划未来的生活,拥有那一份说走就走的旅行自由。

Thursday, 25 June 2015

道别

人与人之间的沟通是一个巧妙的东西。会慢慢变得依赖,会慢慢成为一个习惯。

决定了不再联络,不再打扰,但是多到不能再多的时间却一直在令自己去想,该不该去寒暄一声。

我知道,我是个很依赖,害怕孤单的人。也害怕失去。

有些幸福,觉得离自己太遥远,而没想去争取,虽然自己很渴望。

我知道,在你面前,我算不了什么。

Monday, 15 June 2015

师者

朋友诗盈前些日子当上了临教。我点了点头,表示知道。写到这里,感觉上欺骗了读者,因为我也忘了是否有点头的这一节。

满脑子想到的是有什么东西是觉得小学老师应该传授给我,但却觉得教到马马虎虎的。我想那应该包括英语语法。

过后,她说现在有学个什么英文发音的东西,自己那个年代压根里没有学过。我也是不曾。但是,她说,她老师说就叫学生教她,毕竟有些孩子是有去补习的。

不知道为什么,回想到了今年去向温老师拜年时,她所说的一席话:“作老师的就要有老师的榜样,不应该满口混蛋。把自己认为好的品德,做给学生看,让他们学起来。”

Friday, 12 June 2015

有阵子没写了

有阵子没写了,我对自己说道。虽然有时候,夜里会想,明天开始得做一些小记载,不然我很快就会忘了,很快就会忘了这时候的自己。

前几天,爸爸骑着摩托车回家,洗着脚,看见正走出家门的我,挥了挥手,唤我过去。我停了一停,问什么事。他又挥了挥手。我走前了几步,又停了一停。他又挥了挥手。我走到他身前。他说道:“你知不知道现在的电话可以拍一拍,过后fax过去,过后就可以印出来了?”我说,知道。他说,现在都已经进步到连自己都不知道了。我微了微笑。

上着楼,看见走下的妹妹,他又兴奋地问了问道:“欣怡,你知不知道现在的电话可以拍一拍,过后fax过去,过后就可以印出来了?”妹妹也说了声知道。

是的,有时候,不去察觉,不去往后一看,还真没发现科技已经潜伏在我们的生活中。网际网络的普及化,象征着远距离的沟通变得轻而易举。智能手机所能拍摄的照片有者已抵达两千万像素,而七八年前,五百万像素的照相机已算是不错了。当然,不止这些,但是,在看回这一切的一切的时候,有人会问,人与人是不是失去了更多,整天对着电话傻笑,活在一个虚拟的世界?或许,你会点了点头,说声少许。

前阵子在台湾旅行的时候,朋友建理是如此对我说的:“若没有比要,我会尽量不查看电话,身边有更多的事情去做。”当有了这觉悟,不难发现是自己选择让生活被科技掌控,而并不是科技掌控了我们的生活。我们可以享受科技带来的便利,但却不要因此而失去了生活。你说呢?

Sunday, 3 May 2015

选择

人生中有许多选择,选择了一些,放弃了一些。

人生在沉默的脚步一天天度过。回首,胡须都长了些。

哥哥下午的时候开玩笑地说,我得了一个病,叫懒病。

是的,现在的生活可以说懒散到一个境界,睡眠占据了生活很大部分的时间。

生活,是一种选择。

Wednesday, 22 April 2015

抱歉,失言了

说好了,明天见,但是我却迟迟没有上网更新。为什么?或许,那是一时间的心动,一时间的热血。隔天,睡醒,回到了起点。哥哥问我,今天有做些什么进修吗?

再次提起笔前,又去看了那个没没没妹妹的部落。若有人发现,是否觉得我是个偷窥狂,只准自己去阅读别人的文章,却不准任何人看到自己,那藏在内心的自己。

是的,去了这个神秘的部落,读到了这么段感触:

错过了就不要再执著于过去,这只会使你更加的痛苦。要学会放手,然后默默地祝福对方。也许在这过程中,你变得更加的了解自己,或者,学会了怎么应付/控制思绪。

读后,有少许的感同身受。或许,该学会放手,学会放弃,但又不是明白了,就可以办到的。(读者:你是不是来骗帖子的?!不是写了好几篇自己这份要放手的决定,怎么又来,写部落写到这么没有新意,谁还要读!)

后记:真糟糕!若继续写着这种小事,我的博文还真难有机会重见天日了。但是,最近,也过得很平静,而唯一改变的是,大学有一学妹突然找我聊天,聊些有的没的,而且是凌晨时分。昨夜她因为在半夜挑灯阅读准备明天的小考,传了个zzzzzzz过来。我笑了笑。还真不知道,今夜,她会不会来个什么花样。

Saturday, 18 April 2015

一刹那

觉得生命可以很短暂。意外发生,人逝世,孤单,我。为什么自己如此无能。

说好要教妹妹学车,但是手却不帮她握车手,也不会临时地跑去拉刹车,只会喊刹车。一切就在一下子发生了,我们俩都害怕。事后,无比地自责,觉得自己不应该说好可以教她,毕竟自己也是半桶水。但是,事情发生了,结果也只能承担。

我好想哭,好想这些问题早点结束,越早越好。我意识到自己的无能,觉得自己太过不知天高地厚,错误地觉得自己厉害,觉得一切很容易。一点也没有心情,心情真的很难受,虽然父母们就只是骂骂几句。

有时候,我胆小的心,就只想去逃跑,不面对。觉得自己很没用。

若一切可以重来,我是否就会不教妹妹。是否呢?

懊悔又能怎样?

Thursday, 16 April 2015

再次提起笔的心动

想去做一件事的原因可以很复杂,但也可以很简单。

今夜,重新开启风尘已久的电脑,发现我这绝迹的部落格被一神密女生“没没没妹妹”(新博客)跟踪。顿时,我直冒冷汗,难道我这个自以为隐秘的部落被世人发现了。糟糕,难道是我一个不小心放错了设定?二话不说,我立马做出调查。结论是,她应该一个阴差阳错地误放了我的部落网址吧!

起源于对这神秘博客的好奇心,我也偷偷混进了她的部落世界。读了她的文字,我觉得她是个敢爱敢恨的女生。她写得也真有趣,令我情不自禁地想去跟踪看看了。

糟糕!?我就这样被文字收买去了......

其实,阅毕的时候,我突然有重新好好认真记载的冲动,哪怕是记载每一天一些微不足道的小事。

明天见,顺成!加油!

振作

在过去的数月,与其说自己没灵感停笔不写了,更正确来说,我过得非常颓废,人生失去了所有方向。一大早醒来游戏,扫地,吃,睡觉,吃,睡觉。但是,细想,日子一天天这样过下去,总还是不行的。是的,我得学会振作,哪怕是拾起本小说,读些故事,或者做一些自修。人生要找回意义,找回动力。

部落格人生又开动了……

Sunday, 15 March 2015

《The Theory of Everything》电影



哥哥问我道:“若你人生要上演成部电影,你会选择记录什么情节?”

我答不上,人生没有风风雨雨,没有大起大落,平平凡凡。而你呢?

Wednesday, 11 March 2015

摇椅子摇到断掉

去年,听哥哥说我校的学长学姐等posting等到椅子摇到断掉。此时的我又何其不是这样觉得。虽然说,很不想踏入社会大学,面对是是非非,但是却明白自己不能无所事事地活下去。

想不到自己要做些什么。做些自己喜欢的事情?我想了想,我乐爱休息,但是休息够了,人生却暂时失去了使命感。想找个人来聊天,但却也不知联络谁好。

感觉上,部落已许久没有更新。若要写文章,也都已经有些陌生,所以姗姗来迟。

Sunday, 8 March 2015

《多远都要在一起》——邓紫棋



若爱能克服远距离,是否真的就是爱情童话,两个人在一起后,就会幸福快乐?

但是,距离远了,空间大了,接触的东西不一样了,生活中的彼此也逐渐陌生。交到最后,是否会是和自己想像的对方谈场远距离恋爱?

也还是,只有经得起考验的爱才能刻苦铭心?

Saturday, 7 March 2015

许多人会对你说,什么是可以,什么是不行的,还有些是他们觉得最适合你的。但是,说到底,不见得对方比你看得更高,更远。有人说,彩虹的尽头是财宝,你是否就会翻山越海去寻找?

为别人而活,很累,很烦。若能够,我希望自己可以坏一些,不去顾及太多,可以傻一些,不去计较太多。

胆小的鸟,想飞,却告诉它你飞不起,它又有多少勇气去飞翔呢?

Tuesday, 3 March 2015

SPM成绩出炉

3月3日,妹妹的SPM成绩出炉,是个星期二。一清早,对吃着早餐的妹妹,我说:“今天,怎么这样早就起身?是不是紧张待会儿,就要去领成绩单了,所以睡不着觉?”笑了笑,我遥远的那一年,也何其不是这样。

领成绩的那一清早,乘坐着巴士从姑姑家回到直落老家,看着熟悉的巴生巴士站,经过熟悉的街道,却见不到熟悉的人。曾经,背着书包,在直落与巴生来回,上学,补习。

走下巴士,遥远地看着中学,我的母校,心里说道,我回来了。带着沉重的心情,走到校门口,才发现SPM成绩下午方才出炉。回到了家,妈妈问了声成绩如何。我说,还未公布。再次回到学校,走到礼堂的大门口,同学已陆续到来。虽然心情已经被成绩占据,但是我假装不介意。将来的路该何去何从,都得以面对。成绩若不佳,最坏的打算也只是就读中六,人生也不会因此被判死刑。

出炉的时间比预定迟了许多。终于,老师驾着车子,姗姗来到礼堂。我的心又跳多了一下。老师的脚步没停下,下车,立马拿着成绩单,步入礼堂。我们一群人也跟了进去。站在讲堂上,校长宣布学校总成绩。荣幸的,我是其中一位优秀生,宰下了个12A1(2008年SPM)。领了成绩单,拨了通电话给家人报喜,后背对着礼堂,一步一步地离开。那时侯,对好成绩的感触不深。

妹妹的成绩并不算差强人意,但是却有着两个强大考试抢手的哥哥,所以成绩被彻底地比了下去。毕竟,好与不好,往往是个比较。我对妹妹说,以目前这个成绩,应该也只能在本地读大学了,最便宜的途径是首先读STPM。

听到STPM,她摆了个非常不愿意的反应,说很难,宁愿去考虑UTAR。我说,UTAR先修班的出路就只有UTAR,而STPM若考好,还可以有机会赌一赌上国立大学,若不行,还是可以去读私立大学,出路比较多。我接着说,或者可以做老师,或攻读ACCA,或就读比较昂贵的私利大学先修班,如A-Level 或 South Australian Matriculation。但是,选择私立大学之路,经济是一大考量。

我们问她,你有想过要做什么。她说,不知道。我本身也何其不是,在那个年龄,或者是已经毕业的自己。走上药剂师之路是否明智,是否适合我,我自己也不置可否。

人生前途漫漫。

Saturday, 21 February 2015

假牙诗集

有一本诗集,叫作《我的青春小鸟》,出自假牙。觉得假牙的一些诗很有趣,至少我读了会笑,毕竟我是个没深度的读者。假牙说,这是他唯一一本诗集,因为写完后,他自言已经江郎才尽,不再写诗了。

前阵子,去了大众书局寻找书籍,偶然找到此书。心想,闲着也是闲着,不妨就把它读完,毕竟这本书并不厚。不久,便大略的地读毕,感觉上完成了一个小小的文字冒险。

当中有几首是自己预想不到的诗路,其中一首是《分手》:咱们分手吧 / 左手归你 / 右手归我。分手,往往给人的印象是一段感情的结束,但是到了假牙的文字里却是个浪漫的情话。

此外,也有一首是童话故事的恶搞,《童话后遗症》:多年以后 / 她吻他时的感觉 / 仍像吻一只青蛙。读后,大家都会联想到是青蛙王子的故事,但是却又觉得好笑,觉得作者还真童心未了。

最后,附上书中的另首恶搞诗,《小偷》:悄悄的我走了 / 正如我悄悄的来 / 我挥挥衣袖 / 不带走一片云彩 / 妈的穷光蛋 / 整间房子没一件值钱的东西 / 老子今天真是倒霉透顶

结语:虽然说不上会推荐这本书给读者们,但是我想,若只是在书局中需要消磨时间,而又看到此书,或许可以考虑提出来读一读,毕竟这本书并不是个文艺诗集,值不值得收藏得见仁见智。

Sunday, 15 February 2015

小男孩

沈佳宜:你真的很幼稚?
柯景藤:我就是幼稚,才会追你这种用功努力读书的女生。我就是幼稚,才会有办法追你这么久。
沈佳宜:那你就不要追阿?笨蛋!
柯景藤:对呀!我就是笨蛋!
沈佳宜:大笨蛋!
柯景藤:大笨蛋才会追你这么久!
沈佳宜:你什么都不懂!
柯景藤:我就是什么都不懂!~摘自《那些年,我们一起追的女孩》电影

我想,在我内心里,也住着这么个不想长大的男孩。友人晓双曾说,女生不喜欢男生装可爱,要成熟一点。我笑了笑。

我讨厌成长,其实。若能,十年后,我希望还可以假装小孩。社会认识的成长,剥夺了我们太多东西,觉得大人应该成熟,把内心的小孩子藏起来,不可以莫名其妙地傻笑,也不该像小孩子闹情绪,也不该......太多的潜在法则,不是不知道,只是我真的就只还想停留在笨笨傻傻的时候。

突然,想到一个图画笑话,脑袋问心脏:“为什么你总是快乐?”。心脏回道:“因为我把那些烦恼的事都交给你去烦。”

但是,再不希望长大,我还是得慢慢地把小男孩收起来,收在内心深处。

睡不着后乱写

人生有多少个十年?若幸运的话,我想应该会有十个,而我也已经走完了四份一。想起来,还真恐怖。托情人节的关系,不自觉地提醒了自己还是单身这回事。突然,觉得自己仿佛与时间正赛跑一个爱情,但也或许就不曾。

放假回到了家,我特别空闲,有时候会东想西想。从中学到了大学先修班,再从大学先修班到了大学,再丛大学到了毕业,每一次的后来,我们都说上了再见,和淡淡一句的保持联络。在那一刻,我们都相信。

联络上了,却也不知道说些什么。淡淡的问候“最近,过得如何?”变成了口头禅。再后来,友情慢慢地演变成许许久久的联络一次,也或许许许久久的失去联络。表面上,我是放下了,不在乎了,但很好笑,我大学读书时有好几次梦到和中学朋友读书补习的梦境,醒后就会想起从前。

从前是深埋在海底的。我记得某某是怎样的,怎样的,但是许多事情都已经想不清了。感觉上,就好像你吃了一盘你觉得世界上最好吃的咖喱面,但是你忘记了是放了什么材料,是什么味道,但是你记得很好吃而已。再深刻的记忆,有时候到了再也不去提起,不再想起,我们也就忘记了。也或许一年后,我已经记不起写这文章的这一刻,或是我写了些什么。

后记:但是,有时候,也好,不去联络,会慢慢忘记对方,会慢慢把牵挂带走,会一个人好好地活着。

Thursday, 12 February 2015

情人节

话说,在四年前的这一天,便是我抵达墨尔本的第一天。那一天的天气,凉风习习,有点冷;四年后的我依旧单身,这一天,老天会不会为我下场雨,为我哀悼?

前几天,朋友问我关于我之前买的书包价钱,说要买份礼物给男友。事后,我偶然想到,若觉得书包贵到买不下手,或许可以考虑买手表。那时侯,我也没想太多,本着提议买生日礼物想法的念头说了去。过后,才想到这星期六是情人节。焕然间,如梦初醒,觉得这节日,自己没有需要去关心,也还真忘了。

虽然西方情人节落于二月十四日,但远在韩国,每月十四日却都是情人节,并各有自己独特的习俗。但是,到了快速面社会的如今,是否有如此庆祝,我却也不得而知了。

关于二月十四日是情人节的说法,也有人讽刺地说,其实,二月十四日是愚人节,而四月一日是情人节。二月十四日这一天,有多少人用着甜言蜜语骗着对方;四月一日这一天,又有多少男女以开玩笑为借口说出了真心话。但是,这当中的是是非非、对对错错,却也不是笔者所能一概而论的。看到不少朋友分手(虽然也有不少坚持走下去的),有感,爱情,谁又能保证是长长久久的?但是,又有谁在爱着的时候,不希望、不相信,一爱就相爱到永远,就像许多爱情曲子一样。





最后,奉上这并非出自我笔下,我却喜欢的文字分享。

I MISS YOU。

MISS,
同一个单字,
既是思念,
也是错过。
在我最想念你的时候,
我才发觉我错过了你。

后记:虽然年数越来越高,但是也只能安慰自己道,感情,这东西勉强不来,还是继续等着遇上喜欢我的人了。若一世遇不上,也算了,挥挥衣袖,下世见。

Sunday, 8 February 2015

写作心得

第一次开始这部落之旅的时候,就像现在许久没有动笔后的陌生,头脑走了一周又一周,但是却迟迟下不了笔,不管是题目,大纲,还是结构都是一头雾水。但是,我却还是毅然走向部落之路。

沉默在茫茫的人海中,一个人静静地把故事记载下来,这就是我喜欢写作的原因。写的时候,我觉得自己就像个洋葱,一层又一层地被剥开。写到最后,你会发现我其实是空心的。有点好笑,我会这么地想自己。一想到或许隔两街的邻居不认识我,但是隔着几千里某处的你却读着我的故事,读到有所感触,便觉得足够了

还记得刚开始写部落的时候,我并非擅长,有时候会写到很吃力,勉勉强强地一接下另一句但是,我知道中学年代的抄袭法要改,再也不能写“在一个风和日丽的早晨,爸爸突然心血来潮,提议带我们一家人去海边野餐。哥哥和我听后,高兴到手舞足蹈。一切就绪后,我们一家人边乘着爸爸的‘老爷车’浩浩荡荡地出发了。”但是,前阵子,和哥哥聊到写大学毕业日的时候,我们俩开口道:“在一个风和日丽的早上,爸爸突然心血来潮,提议带我们一家人去出席大学毕业典礼。哥哥和我听后......”我们俩笑了笑,觉得这种老套的写法还是可以拿出来作搞笑效果的。

写作,和考试写作文,是有些不一样的,但却也并非一个完全没有靠谱的东西。它不完全因为创作而存在,离不开基本功——文字、文法和文笔。写作是思维表达的管道,把我们看到的视野,让读者也感受到,体会到。但是,也因为写部落,不是作家出书,所以又多了份自由的空间。在这里,写得好与不好,并非测量单位,只是写着,写着,也会不自觉地写出一条文路。

还记得朋友说过,我会爱上写部落,而我也真的乐在其中。过去,我只知道对空气微笑;现在,我已经不犹豫,任性地敲打键盘。握着冷掉的咖啡,看着你离去的背影,我知道,你已经很遥远了。再后来,读到你写的,我不得不惊讶头上那不一样的天空。当风轻轻地吹过,我会想,若不是你,我是否会提起笔,把故事一篇,接着一篇地记载下来。有时候,回想过去,觉得人生好像蕴藏着某某种巧合,与定数。你说过,后悔就慢慢地给时间款待,这世界写满的是“当下”,并非“等待”。

写作,是种任性,任文字随着情感漫步。我并非是个充满正能量的人,而是个坦诚面对伤心的家伙。当悲伤写完,我会忘了它,重拾希望面对人生。但是,写多了,朋友说我的文字有点感伤。所以,我曾下定决心把这纠正过来,想把满满的正能量带给大家。执著了几日,我也就决定做回自己。写作,并非逼自己去写些东西来证明自己,就好像你可以写一万字小说来证明自己能写长篇小说,但是写完后,松下一口气后,你不会再考虑写一篇来证明自己了。

我觉得我手写我心是基本功。初期的写作不能勉强;勉强的文字,就像用开心来填补空虚的悲伤,越写越伤。我不写爱情小说,不因为我不想尝试,只是我写不出那种字里带甜的感觉。倘若你逼我走上写爱情小说的路线,那么我只能笑笑地说,我写暗恋小说好了(虽然自己在这方面的功力也不见得多强)。以下就随便写两手,好了。

爱情小说片段:那一天,转过身,我发现了你。你的头发像飞扬在天空的风筝,一时间停止了我的世界。是的,那一刻,我清楚地听到心跳,也第一次清楚听到我愿意付出所有的东西。你相信命中注定吗?那时侯的我就希望你有。
(后记:倘若真的是命中注定,那么就注定我开始写的那一刻,会越写越差,越写越没感觉)

暗恋小说片段:害怕自己有一天会喜欢上你,所以在这里止步,不让自己去联络你,去想你,去关心你。暗恋是不是就在玩迷藏?想让你知道,但却要你自己尽了全力才发现,而不是我一厢情愿地付出;但是,同时却担心你永远没有发现这。
(后记:就是担心你没发现我已经不懂该如何从这里接下去了,灵感瓶颈。)

感觉上,我仿佛把写作写到非常随便,但是却又并非如此。随便的定义,不是什么都写,而是记录自己所重视的。你或许不会记录苍蝇,但是我有这么一个有趣的故事:“还记得上中学的某一个早上,我们被派去看守食堂。那一天,苍蝇特别多,其中一只,还趁你不注意的时候,偷吻了你。”。之所以说是随性,指的是不刻意去用修辞手法装饰,或去思考到底别人会不会明白、喜欢或欣赏。

俗语说,千里之行,始于足下。写作的第一步,其实不是当你坐在电脑前才开始的。不然,往往会出现的画面是,写写,删删,删到有时候,眼前还是一片空白,看起来就像个大呆子对着荧幕发呆了许久。它的第一步是虚幻的构思,而这想法可以取自任何地方。我本人善于写的是自己,所以许多文章都是取自于笔者所感受到的。

接下来,就是包装。包装乃是自己选择表达的方式。与其说大纲是你每一段要写的东西,我觉得它的目的是让读者觉得文章条理有序,若能,也同时散发出耐人寻味的读后感。以下是自己曾写过的《闭门x自爽》。

杂乱无序版:
躲在黑漆漆的茅屋,他微笑着。键盘的声响此起彼落。他知道作品是写给自己,然后读者。他一个人默默地写着:昨天已经结束,今天要结束,明天将结束。他逐渐忘记结束以外还有什么,但是却依然原地不动。

条理正经版:
作者是自爽的。他一个人躲在黑漆漆的矛屋,在柔柔月光的照射下,敲打着键盘。 他不解释自己在写些什么,因为他知道,作品是先写给自己,后才奉给读者。他想了一会儿,后又静悄悄地躲到书桌前。 就在这滴水不侵的小茅屋,他继续写着:昨天已经结束,今天要结束,明天将结束。太久没出去晒晒太阳了,他忘了结束之外还剩什么。他害怕阳光的紫外线;他听说,紫外线很恐怖,会得皮肤癌,后慢慢死去。他望向憧憬的遥远草原,但却没有出去。

而另一个重要的考量是那时侯要下笔的温度。因为自己当下的情感,平凡的文字许多时候可以变得特别,变得不可思议。也因为这样,许多半成品若搁着好一段时期后,我就不接下去写了,因为再怎么努力,也写不出最初的味道、心情。说不上可以教你什么,但是我想,若要某种方程式,那将会是:事件——具体形容——想法/感触。不妨读读自己以前写过的《怨》。

看着电影,却想着另一回事。人与人之间的怨恨会不会累积到太多,而无法前进?自觉的小事,一件件埋葬,最后演变成无言的沟通。 你站在我面前,没有说话,只是传了个纸条。我无奈地点头,想给予你微笑,但留在那儿的只有苍白的纸条,与我。不知觉地干笑,也不知是怜悯记恨的你,还是无奈的我。 礼仪上的压抑与背后的满口埋怨,哪来得更伤人,更痛心?

其实,不难发现以上段落有着三个因素,但尤其重要的是具体形容这个环节。当你要写一篇你爱一个人情信的时候,你总不能一直写我爱你,我永远爱你,我爱你一万年。之所以,会举这个例子,原因不外是中学时期,读过一文说要写好文章就得懂得具体形容,就像你每天在爸爸傍晚放工回家的时候,你对他说我爱你,说多了,你爸爸有一天会问你,你到底有多爱我。所以,要写好文章,得用具体的动作来描述那份感觉。

到底该如何具体形容呢?我个人是就麻醉自己那份感觉,说服自己那是你正感受到的。其实,这并不难,只要你认定了一件事,继续想下去的记忆将都会是不谋而合的。毕竟这是微妙的吸引力法则一样——你得到你相信的。一旦你认定一个人很好,不管你再怎么想,你也无法想像到他的缺点,是的,完美的他。

当然,这说服自己感觉的后遗症不外是自己的感情被自己随便糟蹋。有时候,我害怕会沦陷到自己的幻想里,所以,别忘记把写的故事小说与真实人生分得清清楚楚。别在半途中迷失了自己。

而我这一路坚持的文字风格,可以用两个字来简述:精准。虽然写作不完全是精准的失控,但是却无心中会尽量维持这路线。

精,乃精华是也,尽量减少累词赘句。

例子:一年一度的天使训练班又再次地结束了,各位成功过五关斩六将的天使将会开始他们漫长守护主人良心的旅程。
改成:一年一度的天使训练班再次结束,各位过五关斩六将的天使将开始他们漫长守护主人良心的旅程。
污点:“又”和“再次”的意思一样,所以我删了;“了”代表已经发生,而结束已经有这个意思;而“过五关斩六将”不正是成功过关吗?

但是,写作不可以太过极端,而删除或改变原本的意思。

如:你好了些吗?
不等于:你好了吗?
注意:“些”有着一点的意思。所以,不应该删。

准,乃准确无误,不管是错别字、用词、标点符号。我本人认识的字不多。但是,我会尽量分别词性。

例子:
(a)他用尽心思,来取悦他。
(b)他用尽心机,来取悦他。
解释:这两个句子只是差了个字,但是句子中的他可是从好人变成了邪恶怪叔叔。所以,用词应当正确。

至于标点符号,小学时,我并没有标调符号的正统教育。我后来自修时,才发现每个标点符号的用法不一,有了进一步的了解。

例子:拿SPM成绩的那一天,我看着她那伤心的背影,一步一步地步出礼堂,我知道成绩不是什么,但是这是个文凭挂帅的社会,朋友,我但愿你有个美好的将来。
改成:拿SPM成绩的那一天,我看着她那伤心的背影,一步一步地步出礼堂。我知道成绩不是什么,但是这是个文凭挂帅的社会。朋友,我但愿你有个美好的将来。
解释:你是否觉得例子长气?逗号是否被滥用了?

而接下来的写作之路则是无法用字句解释清楚的,尤其是该如何写好文章。但是,不二法则是坚持,坚持写下去。我相信,文字都活在我们内心里,只是我们不去写,不去面对,也逐渐忘了如何表达。但是,写多了,有想法要表达的时候,文字也就很自然地排起队来。回首成年旧作,我并非出口成章,但是,我是只走路缓慢但不怕艰辛的小蜗牛。

最后,我要谈的是个认真的话题——认可。

写一篇文章,我们都希望有人会读完,然后给予好评。但是,往往,我们写得不是很好,而别人的点评是伤感的。一时间,我们觉得自己的心思,别人没看到。而关于这,我在一本书找到了答案。故事说,你还记得我们小时候,什么也不会,父母却因为我们可以含糊喊到‘爸爸妈妈’,而高兴到恨不得让整村人知道。其实,写作的道理也一样。

倘若我们把文章和名家比较,我们知道自己的文章可说是遥不可及。也因此,发现自己还有一条漫长的路。但是,不要气馁,尝试在自己的作品里寻找一些不错的句子,然后大声地念给自己听,甚至别人听。慢慢地累积信心,和写作的乐趣。

是的,即使没人为我们鼓掌,我们也要给予自己坚持下去的掌声。当你想放弃的时候,不妨问自己,你为了什么而奋斗,而这东西值不值得你付出努力。别担心,总有人,会为你留下。

但也要明白,荣誉,可以是限制文字的篱笆。因为它,我们或许会活在自己幻想自己创作厉害的虚幻里,而慢慢失去当初尽情追求创作最高境界的无忧快乐。我们开始担心写到不伦不类的话,那些留下的读者是否会读不下去,而忘记了最忠实的读者其实是自己。所以,写出自己,但却别忘了这些文字是写给未来自己的情信。

后记:其实,我并非文艺青年。中学时,我不曾投稿,也没刻意去读文学。但是,爱上写作,或许与我文学细胞交不上关系。只是,当我眼红羡慕别人,还是有落泪感觉的时候,我至少还有个部落格,任我发泄。

Saturday, 7 February 2015

喜欢字里行间的故事

喜欢友人的文字天空,述说着一个我逃避的视野——感情。感情,两个字,很重。婆婆今午又念我道,怎么这么差,大学四年,却连一个女朋友也交不到。我笑了笑,说大不了,就作和尚。

大学四年,我还真走完了这四年,真快。回首,许多事情,却都已经模糊,不管是如何认识,还是那些大大小小的事情。我已经无法告诉你,考试的生涯,是如何熬过来的。但是,我记得,我曾在考试温习周的时候写道:突然,觉得白白的墙壁都比较有趣。

所以,我还真感谢自己身为博客的这个身份,给予了自己在这四年留下文字的机缘。写了这么多年,从刚出茅庐的热情博客,到如今冷冷淡淡,许多文章写了却编入不公开的类别,我只能说,记载的初衷不变。我要写下去,走下去,直到最后。

后记:或许是自己已经自恋到快要生出病来,也或许自己的文字悄悄好是自己想要的味道。每一次看回自己写过的文字,会不自禁地想说,一切写到很有意思,很有味道,但可惜现在,却已经写不出了。还真想停笔了。

Thursday, 5 February 2015

这阵子

人一生中许多时间是荒度的,像现在的自己。大学毕业,却没有工作,只好窝在家里荒度时间。看见哥哥忙碌的作息,日复一日,告诉自己,能闲着就闲着,待会儿可忙得很,忙到自己睡不好。

这阵子,婆婆很担心,我要工作的时候,驾车却还不会。她说,驾车不要怕,许多人都会驾车。我点了点头,表示知道。但是,有时候,不是害怕这回事而已。或许,我对自己的要求很高。也或许自己真的很糟糕。

忘记了时间

有这么一种生活方式,是把自己麻醉到忘记了时间。许久没有上课,今天星期几也逐渐忘记,而唯一还提醒自己的却是那每周三令我期待的科技副刊,以及四姑和小姑的归来。若与学期比较,我的生活很颓废。有时候,我也很不愿意。但是,生活在这个温室里小花的家庭,我仿佛就没什么自由可言,整天也只是躲在家里。

妹妹说,沉迷于电子游戏。我笑了笑,想到了中学时期时常写的作文:因为沉迷于电子游戏,而荒废了学业。我不禁对自己摇了摇头,这就是我要生活的方式吗?我想,不是,至少我要明白时间是如何过的,而不是过到如此没有意义。所以,明天,又要改变生活方式了,至少要积极些。

后记:游戏,真的很迷人,但是玩后想想,到底自己是玩游戏来娱乐自己,还是玩游戏玩到累坏了自己?

Wednesday, 4 February 2015

为什么我不懂驾车?

今天中午,收到SPA的电话,他们说,最近的面试将会是2月17日,但是,很靠近农历新年,若无法,就要等到今年三月了。听到这,我说,不是很确定行不行,要问问家人,才可以决定。最后,拨了通电话给四姑,她说行的。我总算安心说可以。

后来,家人问,有没有朋友去同样的面试。我说,有。但是,心底里明白其实有些不便,不管怎样。若自己懂得驾车,那该有多好,拍拍屁股,说去就去。

话虽如此,更心烦的是那些不在雪洲的朋友。我是否就该庆幸一些?别怕,船到桥头自然直,若不直,我想一想,也其实不是麻烦到不行的。也不过是我把它想复杂了。=P

Saturday, 31 January 2015

读书仔

就这样过了五日,过回了当初书呆子的日子。

前一阵子,维敏说,是否时间过多,闲到烦些有的没的。我说,或许吧!他劝我道,去寻找心灵上的宁静。我笑了笑。

翻开了一直没读完的金庸小说,我一发不可收拾,把自己从外界隔绝。从一早醒来,我是读着《天龙八部》,到吃了饭后还是《天龙八部》,临睡前也是。

这就是我专注力的恐怖。我可以专注地做着一件事,专注到其他事也没有。我明白,这并非找到心灵上的平静草原,就只是把自己埋没在某件事上。不管是读书,看电影,玩游戏,我可以把四周忽略到变成透明。

仿佛回到了中学时候一个人活在小说的世界。很喜欢。

Wednesday, 21 January 2015

学会

人生中,许多美德,往往,是从丑陋的人性才学会的。

在大学时期,若手头上有什么资料,我们都会把它分享出去。犹记有一次,我对室友维敏说,怎么每次好像只有我们有资源而已。他笑着说,不是只有我们,是只有我们傻,把所有的分享出去。我想了想,不置可否,毕竟朋友不就很自然地互相帮助吗?后来,在不经意的情况下发现其一朋友没把自己拥有的资料分享给大家,我问了问她为什么。她说,因为你没有问。从中,我明白了什么是无私。

我不是个爱唱歌的人,和朋友去唱K应该连唱的信心也没有,毕竟大部分的歌曲都没有听过,也或者只是大略地听过。第一次去唱的时候,一朋友就说,你唱到很走音。事后,我还真耿耿于怀。问了问室友维敏,如何唱到不走音。他笑说,去唱K唱得走音又没关系,又不是叫你去参加唱歌比赛。我笑了笑。后来,有一次,巧好,该朋友唱的歌曲,我听过。我说,她唱的有点走音(虽然是很严重的走音),听原唱的比较好听。她冷冷地回道:“你最没有资格说人家唱到走音。”我笑了笑,没有回答。

有一次,朋友淑仪负责筹划友人生日。事后,她说,终于明白筹划生日的人有多心急当参与的人都没有回复意见。我笑了笑道:“你现在才明白。有时候,筹到最后,就好像一个人在自爽地给意见。”

Monday, 19 January 2015

忘记

离别前的那一天,淑仪在送别卡写道:“你可不要忘记我们,但是你可以忘记某某。若来新加坡或柔佛,就来找我。”

我的回复很简单:“你说的那两件事,我应该会办到。”

很难说可以彻彻底底地忘记一个人,至少需要许多时间。前阵子,去到慧诗的家,在浏览照片的时候,偶然看到一张她前男友的照片。她说道:“怎么还有这么一张?朋友都劝我把关于他的一切都删掉,但是我就很懒惰。”

我纳闷地道:“怎么要把过去删除?”

她说:“留来做什么?”

或许,这想法很现实,若一个人不值得自己留恋,再留恋也只令自己伤心,那么又何必去让自己去思念呢?

或许,忘记一个人,首先是把她的一切从自己的四周删除,然后再喜欢上下一个人。我但愿这一次喜欢上的她也喜欢我。

守候

回到了家,已经有几天了。哥哥,还是老样子,生活依旧很忙,忙着自己的事情。药剂实习真的很累,有时候想到都不禁头疼,尤其那些忘到七七八八的药剂知识。

夜晚时分,八时左右,哥哥依旧未归,却未交代一声。妈妈耐心地坐在屋外等待。我说,妈妈进去等吧,外面蚊子很多。

妈妈说:“哪里有蚊子?”,继续等待。

看到这画面,我不禁想到以前如此相似的画面,但却换了等的人,和被等的人。

犹记上个学假回到家,有一晚,爸爸夜归,婆婆担心地一个人坐在门外守候,看着来来去去的车辆。

Saturday, 17 January 2015

车祸

我们都或许知道生命能有多么脆弱,但也只有在错失的时候,我们才真正地去考虑这回事情。下午,当我闲着无聊的时候,却远远地传来道消息,简简单单的两个字——车祸。

在第一个时间,我在想,是谁车祸了,因为道出这消息的只是说他们车祸了。他们是谁?

我问了问,才知道是淑仪、维敏与诗盈出了事。幸好,大家都无大碍,只是车子已经坏到不能驾驶了。驾车的淑仪心灵罪恶感深重,埋着头,许久不说话。

淑仪不是个爱说心事的人。她压抑的习惯还真令我担心。晚上时分,我拨了通audio call过去,但是久久没有回复。

不久,诗盈传了过来,说:“不要现在拨通电话给她。”

我说:“好的。你现在和她在一起?”

诗盈说:“好不容易,她停止哭泣,现在睡了。”

我说:“好的,很好。”

心里的石头不禁松了一下,毕竟她哭了,心情的内疚感就会少了些。

写作的翅膀

是否还记得当初写作的梦?我想,我忘了,忘到有点一干二净。或许,也只有,只有直到自己遇见过去的自己,把话说清楚,才能知道自己接下来走的路是在何方。

前阵子,和室友诗盈说:“我觉得我变了,变到自己开始有秘密,就好比在部落上,我也不是什么都写了。”

我心想,这是否是成长的代价了呢?还是单单纯纯的我变了。

夜深人静的时候,读着学妹Yen Jun写着关于她感情路上对天时地力人和的案例,我不禁敬佩。我知道,我少了什么。我少了追求的勇气,依旧闪闪躲躲,假装不在乎。



后记:

有阵子没上网更新部落,也有阵子没有光顾其他人的部落。所以,趁着自己还无聊的时候,我重新补追了些自己错过的博文。当中,学妹Yen Jun 有这么一篇很有感觉的诗——相随

你住的城市下雨了。 
我想问你:有没有带伞?
可是我忍住了......
因为我怕你说没带,而我又无能为力。
就像我虽曾爱你,却给不了你想要的陪伴。

Friday, 2 January 2015

Low Battery



科技是连接了人,还是把我们从眼前的人隔离了?这当中的界限已经越来越模糊,而这最后的结果是自己的选择。但是,大部分的我们都走到了这么一个尴尬的处境:

吃饭无聊的时候,低下头,看着小视窗。

走着街道,机不离手,等待着另一端的回复。

吃饭前,拍张照记载,因为怕别人不知道自己吃了什么好料。

这种种真的是智能电话的好处吗?

后记:但是,我自己是否也已经忘记如何活着了呢?

2015年

和一群大学同学,挤在沙丁鱼的人群中,我们倒数。在烟花的伴奏下,2015年始终降临。而远方的你,还好吗?

很难想像,或者也没有去想像,岁月不留人,其实不是在二十年后,或者白了头发才发生的,而是当下,当下的每一刻。在我们心还在跳动着的每一刻,我们都在长大着,老着。在一秒中,我们并不知道,有多少个细胞已经阵亡,有多少个细胞诞生;我们用年龄来告诉自己,提醒自己,我们已过了多少个秋天。

一年,真的很快就过了,快到自己没发现有些东西拖着,拖着,就拖到了明年。倒数前,朋友慧诗笑说,不可以在11时55分上厕所,不然小便明年才会出来。我笑了笑,这笑话曾经听过,但是,因为逻辑上的关系,我总说 ,不可以在11时59分上厕所,不然就会小便小到明年。听后的朋友说,或许,可以在12月31日的时候,打通电话给所有朋友,然后说明年见,这一定很好笑,因为明天其实就是明年了。但是,我觉得最好笑的时候是在刚倒数完毕,人群互相说,新年快乐,明年见。那时候的明年可不是明天!

结语:许多人说,希望2015年会比2014年更加精彩。我想,是的,有谁不想人生走到更高,更远。但是,2015年其实不会改变什么,就除非你做出改变。虽说这样,还是俗气点,新年快乐,在新的一年里,我希望可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