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12月13日星期六

离愁

要离开了,要离开墨尔本了,呆了四年,也是时候说离开了。许多人问,走了,还会回来吗?我说,暂时没有打算,但应该会回来看看、走走、旅行。

转过身子,想意意思思地整理有点凌乱的行李。其实,我的东西,并不多,就只有基本的必需品。整理的时候,发现:有些东西,自己总觉得有纪念价值,所以一件件留下;直到有一天,要整理收拾的时候,我们却也就这样把这些一件件丢下。原来,有些自己曾经觉得无敌重要的,却也有无价的最后。

想回过去的四年,这真的是一条漫长的旅途,有欢笑,有难过。还记得自己有好几次因为考试作答得有些不理想,而伤心。如今,只想说,请时间带走一切,留下一个无知的自己;请阳光带走忧愁,让我不再为小事伤心难过。请我学会浅浅地看着世界,因为人生不长,忧愁多了,活着就少了。

从Tasmania回来墨尔本的时候,一个在旅行团认识的女生就说:“有时候,离别,不知道该怎么说。”我说:“我们总假装什么也没有发生。”她说:“在比利时,离开前,我们都会拥抱对方,后在脸颊上吻三下。但是,我们也只是认识五天,不算很熟,所以很奇怪。”我点了点头。

写到这,许多伤感已经没有了。毕竟文字是种抒发,把自己压抑在内心的用文字冲淡。写久了,发现其实都算不了什么,都算不了什么。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