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10月16日星期四

无题

我对自己的诠释:我是一个奇怪的人。或者说,生活着的每一天,我都在尝试明白自己。

图书馆关了门,淑仪和我步行回家。离开电脑室前,我问了问,维敏呢?她说,有可能已经走了。走在回家的时候,我说,糟糕了,很多lecture要追,很压力。她说,也是。

过后,维敏骑了脚车过来。我看了看,道:“还以为你回家了。”

感觉上,气氛有些改变,还是我想多了些。感觉上,我突然不想抱怨echo的事情,而企图谈些别的。反正,我们,两个大男生,都爱聊个有的没的。也不知道是室友的关系,我们都很理解对方,或者有时候会说些只有对方明白的短语。维敏说过,其实,也不完全是三年室友的关系,而是我们思想上基本上有许多的共同处。这或许就是我们之间的默契。

就这样三人一起去了coles。走进coles的时候,他们又说,要不要去看正做工的慧诗。我们还真够无聊。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