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9月12日星期五

我不是个好好人

回到了家,本来想继续更新笔记,但却后来发现,在大学改到一半的笔记忘了存在dropbox,所以落到很担心花了三小时的努力化为乌有,让自己欲哭无泪。若能,我愿花上半小时回到大学,把文件安安稳稳地下载回家。室友维敏说,星期一去学校就可以了,有什么好担心。是的,我有巨大的恐慌症。

有时候,无知是一件幸福的事。也或者是时候该自问,我愿相信的,还有多少是偏离现实的。还是谁对我好,我该对谁好,我该重新再探讨出一个结论。

相信着当你对别人好,别人也会对你好的美好童话观,却原来是如此容易破碎的。才发现,对朋友好,就像思念是单方向的路线,对方可以感激,但是也只是需要帮助的时候,才想到你。

但是,凭什么,对方要主动分享他手上的资料?想到这,我想抬起头说“因为我们是朋友、战友,我会把得到的资料告诉对方。”的勇气都少了。我的心乱了,乱到觉得自己是否就是个傻子。

这个世上,原来,并不是个自己想像的美好世界。

室友维敏也或许一早就说对了这点:也只有我们这两个傻子,会把我们知道的,分享给别人。

后记:说到了底,原来,会无私地帮助一个朋友,是因为觉得对方把你当朋友。当若有一天发现并不是如此,我还真的会难过。原来,我并没有自己想像的无私。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