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5月9日星期五

真假文青?

读到林韋地《医生和文青》,觉得有几句很好。至于你问我为什么,我会说,因为它道出我心里所感受到的。

“因为我看起来比实际年龄年轻,别人总会问这个不修边幅的废柴真的是一个医生吗,而我所受的教​​育又教导我纵使明明书读很多文章写得好超有才华,在人前自己还是要谦虚一点,于是我只好不停地重覆我是一个真医生,假文青。”(摘自林韋地《医生和文青》

觉得自己的文笔不错,虽然没作家的好,但也不至于文理不通。自己没出过书,也没靠文字生活,所以,真的很难说与文青有什么关联。但是,又有谁说好,谁是文青,谁不可以是?没有人,没有人。

但是,我好像偏离我所要表达的要点——东方教育。我从小所接受的教育许多时候要我们谦虚一点;请客人留在家吃饭,就说,请不要介意,就只是些粗茶淡饭;写作文去海边野餐的时候,还记得我小学的年代都是写,坐着爸爸的‘老爷车’出发,虽然后来,看到范文开始用‘奔腾’取代;大嫂们聊到儿子,一旦儿子被称赞聪明的时候,就满口说‘没有啦’,虽然心里是甜滋滋的。

谦虚,不是不好,但若是过于,就变成了虚伪,没有自信,甚至在潜意识上,我们开始变得悲观。我们反应性地思考方式是:真糟糕,我没有做好这部分!反观,我们开始忘了关注我们所达到的,我们所成功办到的事。自己得对自己有信心,有能力,那么别人才会认为你有承担的能力。

我不觉得自己有多好,但是我告诉自己,凡事的第一次就当作去那里看看、学学。倘若自己总是把自己捆住在自己的安全圈内,你就永远无法站在你可以达到的舞台上。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