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31 May 2014

《The Best is Yet to Come》——林一峰



永远有一个吻未尝 有些烛光未燃亮 
若爱太苦要落糖 吉他断线亦无恙 

若要错失永不能守 得到也不代表長久 
假使快乐有尽头 痛苦也未不朽

前阵子实习的时候,在旅行之路,来自澳门的朋友Joanna Ip强烈推荐这位香港土生土长的创作歌手——林一峰。我心里想着,到底这个歌手有多强大,直到她说,若他来墨尔本表演,票再贵也会去。

而这一首《The Best is Yet to Come》,根据Wikipedia,就是他的成名曲。听后,觉得还真特别又带有意思,听多了也真会不知觉地喜欢上。

Tuesday, 27 May 2014

让火再燃烧起来

曾经,有多远?
那懵懂的自己在空中写字,
写下一个秋天,
让文字如落叶散落在不知名的大地上。

做许多事情,是需要一股火,一股不被时间吹熄的火。曾经,一些事情,我们决定去做,但是做了几天,就英雄气短,放弃了。抱怨时间,抱怨生活,但是,再忙,再艰难,若自己还是有所坚持的,自己还是会熬过来的。今天,写这文的心情,不外是在鼓舞自己,去做那些自己答应要做到的自修功课,别忘了那曾经的梦,但也别忘了这个部落梦。坚持,就坚持到最后。当只剩下荒野,少数人留下,自己就要紧紧地握着那股火,让它在最黑暗的角落间烧到更加灿烂,更加亮。你是否还记得,动漫里主角为什么总会击退对手吗?是的,不放弃,永不放弃,为正义,为朋友,坚持自己能办到,守护下自己珍惜的,自己重视的。

Tuesday, 20 May 2014

无题

许久没有更新,不外是说忙,我的生活很没时间,若有,也想用在树下寻找心灵上的平静。

是否还记得最后一次真正地注视自己?犹记得大学先修的时候,体育老师叫我们站在镜子面前看自己,看自己究竟长什么样,脸上有多少痘痘,头上有没有白发了。大半的时间,我们都在说自己,却没有真正地看自己,除了打扮时间例外。

前几天,和朋友慧诗提到关于祝你早日康复、但愿你天天快乐这回事。我说,这些话,说到有时候就觉得自己很无力,帮不上忙,也改变不了什么。她回我道,是的,虽然就只是些空口善意的祝福,但它对被祝福者是有意义的。我想,有些事情,是看有没有心意吧!

很抱歉,得接下去忙了,下回再聊。

后记:下回再聊,也不知道是何时的事了。

Friday, 16 May 2014

推荐《我的自由年代》连续剧

有时候,会很敬佩自己的专注力。当我想好要做好一件事情,那么我就可以忘记其他事情,忙到其他都不理。14日的那个夜晚,夜已深,眼睛也已有所疲倦,突发奇想地说,这阵子,忙到有点累,不如看些电影或连续剧陶冶心情。所以,开始了《我的自由年代》连续剧的追逐。



个人目前评价是:这是一部值得推荐的连续剧。有人喜欢连续剧中的旧曲,也或则是喜欢剧情发展,但是我最喜欢的是故事中的道理哲学。

第一集分享:虽然是知道要放弃的,不过,现在就放弃的话,比赛就结束了。

第二集分享:对自由有多大的理解,就有多大的自由。一直困在别人的城堡里面,当然会不知道自己能做什么,但是只要跨出去,我相信你一定会找到一条属于自己的路。

第三集分享:独立,不是什么都要靠自己,来拼命想证明自己长大了,不需要别人帮助。这是逞强,并非独立

第四集分享:我觉得博子只是爱上她幻想出来的那个形象而已。有时候,想想,很多人谈恋爱也是这样,并不了解对方,只是看一点的表象,然后就跟自己幻想出来的对象,在脑海里上演爱情电影。

第五集分享:所谓的偶像,都和我们一样,有喜怒哀乐,要吃饭,要睡觉,考试也会不及格,崇拜他们,可能只是一种寄托吧,但其实他们是什么样子,我们根本就不知道。

备注:以上蓝色字幕的句子都是摘自此连续剧。

Friday, 9 May 2014

真假文青?

读到林韋地《医生和文青》,觉得有几句很好。至于你问我为什么,我会说,因为它道出我心里所感受到的。

“因为我看起来比实际年龄年轻,别人总会问这个不修边幅的废柴真的是一个医生吗,而我所受的教​​育又教导我纵使明明书读很多文章写得好超有才华,在人前自己还是要谦虚一点,于是我只好不停地重覆我是一个真医生,假文青。”(摘自林韋地《医生和文青》

觉得自己的文笔不错,虽然没作家的好,但也不至于文理不通。自己没出过书,也没靠文字生活,所以,真的很难说与文青有什么关联。但是,又有谁说好,谁是文青,谁不可以是?没有人,没有人。

但是,我好像偏离我所要表达的要点——东方教育。我从小所接受的教育许多时候要我们谦虚一点;请客人留在家吃饭,就说,请不要介意,就只是些粗茶淡饭;写作文去海边野餐的时候,还记得我小学的年代都是写,坐着爸爸的‘老爷车’出发,虽然后来,看到范文开始用‘奔腾’取代;大嫂们聊到儿子,一旦儿子被称赞聪明的时候,就满口说‘没有啦’,虽然心里是甜滋滋的。

谦虚,不是不好,但若是过于,就变成了虚伪,没有自信,甚至在潜意识上,我们开始变得悲观。我们反应性地思考方式是:真糟糕,我没有做好这部分!反观,我们开始忘了关注我们所达到的,我们所成功办到的事。自己得对自己有信心,有能力,那么别人才会认为你有承担的能力。

我不觉得自己有多好,但是我告诉自己,凡事的第一次就当作去那里看看、学学。倘若自己总是把自己捆住在自己的安全圈内,你就永远无法站在你可以达到的舞台上。

Wednesday, 7 May 2014

回不到从前

人生是一个讲师;它教会了自己许多的事,但是也在这路程中,自己的视野与人生观也随之改变。

突然有感地写道:“会假装自己还是和以前一样,但是变了,还是变了,掩饰不了,就像纸抱不住火一样。”

好奇的学妹问道:“为什么要假装和以前一样?还是只是文字上的抒发?不能当现在的自己?”

其实,我也没想如此多,就简单老实地答道:“或许是自己的关系。就觉得想呆在过去,在最初和朋友认识的模样,不想让对方觉得自己变了,而对自己有所陌生。或许是想多了点。但也不否认,我是个复杂的人。”

乡村实行

今天是在乡村实习的第三天。来到了这里,乡村和城市的感觉是不一样的,城市什么都方便,但是乡村却没那么方便了,不管是医药设备,还是购物。但是,值得开心的是,离开了城市,也相等于离开了那繁忙的生活,在这里,大马路来往的车很少,人与人都仿佛认识对方一样。

在医院实行观察一天后,不难发现,与大城市相比,药剂师的人数少很多,所以一个药剂师就仿佛什么都要做,接近需要全能。医院基本上的系统是比较落后的,最近才开始实行medication management plan和antimicrobial stewardship。虽说如此,这是值得庆祝的。药剂师说,你得明白为了进行这些,他们也是筹划好久后才实行,并不是一朝一夕的工作,而且若有什么新计划,这些都是首先在大城市大医院推行的。(后记:人生,不是拥有一切,才叫作开始。许多时候,都要挨过那刚开始什么都不懂,什么都没有,什么都在琢磨的初期。)

另一个乡村面对的难题是如何吸引并保留那些能力高的专业人士,包括药剂师。在偏远的乡村,或许就只有那么一间药剂所,而药剂所只有一位药剂师。若该药剂师病倒,他或许就得带病上班,直到数日后,另一位药剂师才能从另一处调动过来(在澳洲,一个药剂所要有药剂师在店里,才可能开门做生意。)

此外,医药设备的不全面是另一个考量因数。若病人需要复杂手术,他们可能就得送到大城市的医院治疗,而这有可能是两三小时之遥远。

好吧!就写到这里,下回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