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2月1日星期六

摄影杂谈

一。

我有时候觉得拍照的记忆是件恐怖的事情。,每一次看回自己刚刚拍过的照片,总有种感觉——这照片好像很熟悉的,就很久以前自己已经看见了。不管再怎么想,我能预先看见未来是不可能的吧!

二。

总觉得打扮和照片是两个异曲同工的魔术;打扮可以掩饰丑陋,而拍照可以留下美丽,当中的功夫是否到家尤其重要。但是,初遇一个人,最好却在他最丑的时候。若干年前,一友人说过,profile pic要放难看的,不然遇见本人之时,得到的不是惊艳,而是惊吓(我的幻想天使去了哪儿?)

三。

关于照片,一个美丽的笑容可以改变许多,可以把喜悦带出来,让看的人觉得那一刻是幸福快乐的。但是,照片拍多了,觉得最想拍的却是当下,最自然的一刻,没有硬挤出的微笑嘴脸。也或许这就是为什么人说,认真的人最美丽/帅。他们把自己全神投入,不管别人目光,作自己,,所以也最能给予照片生命。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