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28 February 2014

所能给予的

身为一个博客,一个时常困扰我的问题不外乎是我可以给予读者什么。有些人写游记,有些人写小说,有些人写影评,有些人写饮食,有些人写科技,再有些人写搞笑。但是,可悲,这些都不是我所能给予的。所以,我时常一个人嘀咕,到底可以给予什么。

想了许久,思路渐渐清晰,看回这一路来的作品,我明白我所写的都是自己。若要谈所能给予的,我想就是我。我写我感受到的人事物,把真实的我呈献出来。不管是孤单,还是喜悦,还是懊悔,我会一字接着一字,连接成句子,写出来。我想说的是,在这个世上,你所面对的问题不就只是你一个人面对,在世界某一角落的我也在面对、挣扎着,而你可以在我的文字中遇见。多半的时候,我们都不谈不开心的烦恼,所以总只是看到别人喜悦的一面。

这段路中,不难发现我也不断地翻写,想更加清晰地描写自己的感受与看法,就如部落名字《浅白文字》一样。但愿我已经,或则快要办到。

明星蝴蝶效应

时不时,放自己一个假,做自己想做的事;赖在床上不起,投诉自己太久没有睡到自然醒;观赏电影,一部接着一部,说自己想把自己想看的一次过看完,之前错过了太多;走出大门口,看看人群 ,告诉自己自己还活着这个事实。这或许就是我的人生观。

前阵子,Running Man 来到墨尔本拍摄,一时间引起不小风潮,但是大浪也退得特别快,快到没有发生一样。但,也因为这样,我首次感受了明星蝴蝶效应。

传言,RunningMan可能在StateLib拍摄。虽然对他们都不怎么了解,但也还是决定去看个究竟。坐所在State Lib正对面的Nando,等待着9时的降临,我们吃着晚餐。突然,一小群人冲去某方向,不久,如蜜蜂般的人群汹涌冲了上去。见到如此个景观,我想,这真的是Running Man了(备注:我说的是那蜜蜂般的人群)。

但是,大家都扑了场空,失望归来,原因无他,有人作假,其余人见影追风。回到餐桌,暗想原来早已十面埋伏,大家都只是备战,不让对方发现。

等待的时候,我在傻想,今天,许多亚洲人都变成了爱书份子,到了这么夜,还是和图书馆难分难舍。等到9时左右,人影都没有见到,听说他们还在Melbourne Museum拍摄。其实,我不疯他们,所以也就不想继续白白浪费时间,回家去了。临走前,还有不少人继续守候。

其实,我不明白为什么和一个明星握手就很大件事似的,明星和普通人不是一样的吗?都会老,都会病,都会痛,都会死。抱歉,我就有点过于理智。

后记:再过不久,就要开学了。我想,是时候收拾假日心情。但是,还真期待今年的冬假,因为将会远赴英国,一边出席大哥的毕业礼,一边和弟弟到外面世界走走看看。

Sunday, 23 February 2014

瓶颈到无法更新

多年前,不善于用文字表达;自己就仿佛是刚学会说话的小孩子,用尽自己所学所知去说清一件事。一日,接着一日,也不知道过了多少日子,自己开始有了自己的独有写风。但是,也在这时候,想写的欲望相对减少,减到有时候自己故意回避部落,虽然想回到书写文字的从前。

发现自己变了,变回了原本不多说的自己。昨夜,满意的照片拍了不少,但是自己没有发表的意愿,若不是友人说要放上几张后tag他,我也还真懒惰。

或许,我开始自私,开始不喜欢自己看重的事情记载给别人读。

但也或许,原因就只是自己越来越没有文字感。

后记:最近,时常在想,自己为什么要写下去。想到最后,自己坚持写下去是没理由的。笑了笑自己,感觉很累,很累,就真的很累,真想抱自己入睡。

Wednesday, 19 February 2014

某些时候

有好几天没来更新,一半是在沉淀自己,一半是因为自己懒惰更新所致。今天,睡了个长长的傍晚觉,起身,精神奕奕,想应该记下些事情,无关大小。

某些时候,思绪来袭,会想狂写一笔。在歌声的伴奏下,走到记忆深处,探索过去。谈回过去,虽然都只是轻描淡写,但是内心的起伏却像艘在大浪中的木船,起起伏伏。

某些时候,会想感情这回事,依然一直摸不着头绪。但是,会想作个流浪中的假诗人。总觉得诗人情怀是浪漫,外加许多感性。

某些时候,就这样提起笔,开始书写。让思念、喜欢与爱,留在文字天堂,不再与脑海缠绵。

某些时候,遥远看见你,我嘴角微笑,嘀咕多好可以遇见你,在这个巧遇的时候。我数着时间,等待你走到眼前。但是,多半的时候,你静悄悄路过,没有交叉,期待就这样结束。

某些时候,会尝试挽留,问道,最近过得怎样。你答了答,不错。我说道,那就好。空空的,静静的,暗暗的。

某些时候,会想起你。没有一封音讯,没有一道问候,就这样静静地想念着。查了查手机,你没有来信。

某些时候,会看透真理,像个隐居高山的高人说起道理:我们之间的距离不只是眼前看到的几百米,说真的,还有一段很长、很长的距离才能让我遇见你的微笑。若爱一个人,路途再远,都不成问题;若不爱一个人,路途再远,都不是问题。你说,这有趣吗?

《风暴》2013年电影

 

曾在某暗黑学,读过,每个人都可以被收买,就只是价值多少;有些人可以被钱收买,而有些人可以被仇恨收买,而再有些则是名誉。

《风暴》这部电影谈的真是当正义失去了它所坚持的正义,被收买了。一个相信正义、维持正义的人,却因为人生仇恨,埋没了良心,做了一些见不得光的勾当。明知道是错的,但是一步错,就步步错了。看着一幕接着一幕,我心里骂道,你之前说的那些正义都是屁话吗,你还是你吗?

后记:或许,说我天真,笑我愚昧,我相信正义、相信忠诚、相信信用、相信亲情、相信友情、相信爱情、相信付出。

Sunday, 9 February 2014

若有一个为你歌唱的人

上个周六,寂寞的自己,回到了寂寞的CBD。

站在人来人往的火车站好一阵子后,我继续步行,没有目标。

路过了一条街道,听到对面有一位坐在地上唱歌的女孩。

我走上了前去,不知觉地投下一些硬币。也搞不清,是因为自己变得慈善,还是觉得应该谢谢她带给寂寞的城市一些色彩?

在不远处的草地上,我躺下。

听着,听着,我心想,若有一个为你歌唱的人该有多好。

但是,回家的路途,反思,倒不如买个影碟,开个扬声器,不就好了吗?

还记得好久前的第一次吗?


Kayden + Rain from Nicole Byon on Vimeo.

在面子书看到朋友分享这么一个视频。看了,感触很深,觉得我本身已经忘了许多,虽然觉得自己长大了不少。

心烦的时候,很想在雨中淋水,让泪水随着滑落,让不满与埋怨潇洒挥别。

但是,大了,明白淋雨会生病,所以躲在屋檐底下,看着人群跑过街道,细听能让我清醒的雨声。

有一天,或许真的有那么一天,我要淋一场雨,再回到小时候的自己。

走不开的母亲



记得中学PMR祈福会的时候,第一次听这首歌的时候,我很感动,差点落泪,很感谢妈妈给的一切。

今天,和哥哥视频的时候,聊到他毕业典礼的事情。他问我道:“你知道我最想谁出席吗?”

我答道:“应该是妈妈吧!”说出口的时候,我心虚了。

他说:“我们总说,三弟没有去到外面的世界,但他却是我们三兄弟最早出过国的,小六毕业旅行就去了新加坡。”

我点了点头。

他接着道:“也只有妈,哪里都没去过,嫁到我们林家,就安安分分地照顾着我们长大,没有一份埋怨,但是直到如今,都一直因为家事走不开。婆婆爸爸都出过国,去了中国、香港、台湾。唯独妈妈哪里都没有去过。”

我说:“我总觉得我对妈妈的亏欠很多,很多,很多。甚至就像我之前所说的,我对妈妈的理解不多。”

哥哥说:“小时候,妈妈剖椰子赚钱。过后,妈妈好像和爸爸看了三十多部电影,过后就嫁给了爸爸。婆婆说,当爸爸追妈妈的时候,爸爸几乎一星期就载妈妈去看两部电影。现在,哪里还有人看这么多部电影才在一起呢?说真的,还真的想不到沉默的爸爸会有这么浪漫的一面。”

我笑了笑,我还真不知道。

哥哥接着道:“也很真想像沉默不多话的爸爸小学时候拿过演讲比赛第三名。这是另外一个谜团。或许是环境造就了他的沉默。”

记忆回到了前年回家的时候,妈妈劝着我,买个智能手机,那个旧电话给她。

那时侯,我是感动了,但是我嘴硬地说:“妈妈,我不需要智能手机。要的话,我买个给你,你用的这个比我还要旧。”

她回我道:“那些touch screen的很复杂,不知道该怎么用。”

我说:“可以学。”

她说:“不要,你去买个新的,我就是要你这个旧的。”

最后,哥哥说:“要记得你现在说过的这句话——你对妈妈感到很多亏欠,将来要记得回报她!别忘记了。”

Saturday, 8 February 2014

游子的孤单新年

农历新年好像过了好久,好久。但是,今天却也只不过是初十而已。本来也很不情愿记录今年的新年,因为记录下来的都只会是空虚,与落寞。

我笑着对学弟说,我们怎么叫作游子?

学弟说,就应该是游历到外的学子。

我开玩笑地说,你确定不是游泳到国外的学子吗?

这里的农历新年算是冷清的,没有气氛,没有装饰,没有朋友,没有家人。一天天接近大年初一,我越是感到孤单,或许就像某处读到的——佳节让幸福的人更加幸福,而孤单的人更加孤单。

除夕的那一夜,是和一位学弟在外吃度过的。桌上没有山珍海味,就简简单单的一餐,和过年没有连接上关系,也就只是心理上不想一个人与四堵墙壁吃团圆饭。

我时常好奇,别人家的团圆饭是不是很壮大的,就所有远亲都聚在一起。学弟说,他家的团圆饭其实也只是一家人在同一个时间聚在一起吃一餐,毕竟平常每个人吃晚餐的时间都不一样。

我笑了笑说:“若团圆饭只是算父母与兄弟姐妹为一家的话,那么我以前就时常一起吃团圆饭了。从小,我们都会等到爸爸工作回来才一起吃。”

哥哥出了国,我也接下来出了国,我想家应该冷清了不少。还记得除夕夜的时候,我们都会去东禅寺,但是今年他们却没有去了。前两年起,少了哥哥,今年少了我,去的兴致也或多或少减少了。过后,再加上四姑前些日的意外,搞到行动不方便的关系。

初一醒起,没有新年歌的伴奏,也没有新年节目,冷清清的。红包也没有收到一封,还真空洞。上了面子书,看到许多的新年照片,我更加空虚。全家照,有多少年没拍了?感觉上,很久,很久。而且,今年会去拜访小学级任老师的约定也无法履行,我想或许明年好了。

热天气

很想胡写一番,简单地抒发自己,直到笔墨已经用尽,直到自己已经再也无法寻找另一个方式来形容。Erm... 倒数开始...

烦闷的热天气,杀死了冷静的冰淇淋,与汗水到月球。但是,途中遇上罗汉大树,他说,好热,你再不放手,汗水也就要渴死了。热天气转身一看,汗水不见了。他说,这什么世界,刚才明明要约冰淇淋看月球,但不久溶了,现在这个汗水更神,转身连影子都没有了。

后记:我知道,这很没有头绪。但是,只想说,天气有点热,干干的,只能与喝冷水抗战。

Tuesday, 4 February 2014

不熟悉

才发现自己不熟悉的,是你......

曾有人说,人像洋葱;每一次的亲近,每一次的剥开,会看不见不一样的一面,有者甚至剥到落泪不断。但是,到了最后,才发现洋葱却是空心的;那前面所剥开的就只是一层层的伪装,一层层的保护,把自己的内心秘密好好掩埋,不让人看见。

有这么段美丽的童话故事:

鱼对水说:“你看不见我的泪,因为我一直活在河水里。”

水对鱼说:“我看得见你的泪,因为你一直活在我心里。”

固然童话故事是美丽的,但是现实未必是那么一回事。我们相信自己了解一个人,明白他做的决定,但其实没有。我们都只是猜疑,用手头上的资料。若有一日,发现自己之前所设的许多假设中有一个小错误,那么,自己认定的“真相”也可能就此改头换面。

后记:有些时候,不知道该怎么说,觉得自己很迷失。我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要求什么,追求什么,但却依然活着,一天接着一天。我搞不懂自己,也只是一步步尝试了解自己,了解世界。我不伟大,只想快快乐乐的。是吗?或许,我想。

Sunday, 2 February 2014

活着有时候就像盲人摸象

什么叫作活着?是自己还有一口气喘着?还是盲目工作,赚很多钱?还是什么?

说句实话,我对此的翻译有点像盲人摸象。

摸到自由板块,我说活着是要做自己想做的事,而不是得过且过;

摸到自主板块,我说人嘛,就自己好好活着,别听信别人说你该如何而如何,有人说你坏,你不要因此内疚而做假好人,别人也只不过是利用你过桥而已,也或则问你为什么这样,你就不敢那么做了;

摸到享受板块,我说,人要好好休息,人生就只有少少几十年,就该去享受,钱多了,还不是一样要上天堂?

《扫毒》2013年电影



今天,看了这部电影,感觉上这是部人性化的电影,谈兄弟情,谈亲情,但更重要的是很喜欢那些看似平凡却意义深重的情节。

当看着自己丈夫与朋友和好如初,她暗地哭了,说别再给予虚假的希望。

当看着两个兄弟只能选其一救出,陷入回想过去种种的,决定所割下的都是一块肉,都是有所遗憾。

当看着年迈的母亲说着好朋友就要宽恕,三个兄弟说好的时候,我很是喜欢。

有时候,感动,我总还是觉得可以取自平凡。

Saturday, 1 February 2014

摄影杂谈

一。

我有时候觉得拍照的记忆是件恐怖的事情。,每一次看回自己刚刚拍过的照片,总有种感觉——这照片好像很熟悉的,就很久以前自己已经看见了。不管再怎么想,我能预先看见未来是不可能的吧!

二。

总觉得打扮和照片是两个异曲同工的魔术;打扮可以掩饰丑陋,而拍照可以留下美丽,当中的功夫是否到家尤其重要。但是,初遇一个人,最好却在他最丑的时候。若干年前,一友人说过,profile pic要放难看的,不然遇见本人之时,得到的不是惊艳,而是惊吓(我的幻想天使去了哪儿?)

三。

关于照片,一个美丽的笑容可以改变许多,可以把喜悦带出来,让看的人觉得那一刻是幸福快乐的。但是,照片拍多了,觉得最想拍的却是当下,最自然的一刻,没有硬挤出的微笑嘴脸。也或许这就是为什么人说,认真的人最美丽/帅。他们把自己全神投入,不管别人目光,作自己,,所以也最能给予照片生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