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14 December 2014

友谊

还记得多年前,我问朋友道:“到底朋友和好朋友有什么分别?”

他们都给了模糊的答案,或许这答案也只能自己感受,无法告诉任何人。

多年后,我得到了一个答案:好朋友,就是愿意和你守候到深夜,再忙也说有时间,再累也可以继续聊下去,直到大家都说累了,该睡了。

Saturday, 13 December 2014

离愁

要离开了,要离开墨尔本了,呆了四年,也是时候说离开了。许多人问,走了,还会回来吗?我说,暂时没有打算,但应该会回来看看、走走、旅行。

转过身子,想意意思思地整理有点凌乱的行李。其实,我的东西,并不多,就只有基本的必需品。整理的时候,发现:有些东西,自己总觉得有纪念价值,所以一件件留下;直到有一天,要整理收拾的时候,我们却也就这样把这些一件件丢下。原来,有些自己曾经觉得无敌重要的,却也有无价的最后。

想回过去的四年,这真的是一条漫长的旅途,有欢笑,有难过。还记得自己有好几次因为考试作答得有些不理想,而伤心。如今,只想说,请时间带走一切,留下一个无知的自己;请阳光带走忧愁,让我不再为小事伤心难过。请我学会浅浅地看着世界,因为人生不长,忧愁多了,活着就少了。

从Tasmania回来墨尔本的时候,一个在旅行团认识的女生就说:“有时候,离别,不知道该怎么说。”我说:“我们总假装什么也没有发生。”她说:“在比利时,离开前,我们都会拥抱对方,后在脸颊上吻三下。但是,我们也只是认识五天,不算很熟,所以很奇怪。”我点了点头。

写到这,许多伤感已经没有了。毕竟文字是种抒发,把自己压抑在内心的用文字冲淡。写久了,发现其实都算不了什么,都算不了什么。

Wednesday, 10 December 2014

等不到的咖啡

等一个人咖啡,咖啡等一个人。前者是白话文,说明自己在等一个人,后者则夹插些想像,自己给某个人准备了杯咖啡,但是他/她却未来。

曾写过,人大半的时间都在等待,等一个人,等时机,等等。因为喜欢一个人,我们愿意等待,带着热诚满满的心。但是,一切或许会变。

等着,等着,咖啡冷了,味道变了,而我们也不知觉地走到了下一间咖啡馆。

《等一个人》——林芯仪



我们都在等一个人,等一个人出现,来拥抱整个世界。

我们都在等一个人,可以在寂寞伤心难过的时候,和自己牵手度过。

我们都在等一个人,可以明白自己很在意他,所以会守护自己,而不是任自己一个人内伤。

Sunday, 23 November 2014

生疏后的词穷

打开音乐盒,双手放在键盘上,让思绪开始漫步,从街头走到街尾。但是,许久,一个字也没有敲下。或许,文笔已在许久没有动笔的时候腐败了,彻彻底底地。

前阵子,把部落全面关下,是因为想让自己静静一下;后来的今天,把部落重新开启,是因为想回到分享文字的时光。我想,我的文字不属于任何单独的一个人,而是属于给所有愿意留下的读者。留言,是我写下去的动力,而坚持是我最后的秘密筹码。

但是,一首歌接着一首歌,我却依然无法接下去。为什么,我问自己。不怕,我企图安慰自己,不是说过若有一日,不知道写什么,就写不知道写什么吗?但是,当这发生的时候,我突然觉得时间过得很慢,折磨着我所剩无几的文艺细胞。

下一回,或者下下一回,我要进入状态。

Saturday, 22 November 2014

悄悄的文字

把一切清理干净,把杂乱的心草一根根拔去,走向文字发泄的下一站。

文字,在我心中是静悄悄的;不,或许,那是我被动的心。

大学毕业,生命走到了下一个旅程碑。

想说,让一切重新起步,在我们都还年轻自由的时候。

Friday, 7 November 2014

考试温习周-ing

虽然知道自己应该定下心来,但是个人或许就有种不知生死的安全感,是好是坏,也是看时间而定了。

考试,考多了,总会想,读再多也依然不会,早知道不熬夜,睡个自然醒,但是却不可以迟了考试。

虽然口总是如此说,但是知道自己不会,自己不可以,自己不可能,不然会对不起自己。

所以,又是时候继续读书了,虽然总是投诉说自己还有很多书读不完,但其实又有多少是真的读不完的。毕竟问题不在于读完,而是否都记载在深深的脑海里。

后记:觉得自己老了,读了也吸收不进,叹气-ing。

Tuesday, 4 November 2014

考试第一天

考完了第一场战,若还有剩下的,那么就是我,一个脑袋空空的我。

其实,考题并没自己预料的容易,但是有哪一次不是呢?我们总是一关接着一关走下去,所以这一次,我想我也是行的。

那一天,我对许多人说,考试周,我都在听这一首歌:《Don't You Worry》。



我害怕什么?我害怕考试,其实,虽然我已经考了十多年。

最后,最怕的事发生了,但或许我已经习惯。

感觉上,考完的那一刻,我仿佛失去了所有动力。

Sunday, 2 November 2014

等一个Egg Tart

今早,很迟醒来,或许考试越接近,越懒惰起身温习。快疯了,要读的东西,真的太多了。但是,出门前,发现屋检的日期是后天,所以乖乖地留下打理客厅。

突然,Ipad响了起来。我转身看了看。

Sookyee:你在哪里?我有Egg Tart。

我回道:就快去了,现在还在家,打扫房子。我要Egg Tart!LOL

Sookyee:打扫房子?!现在?!!!!太压力了,是不是?还剩两个;一个给你,一个给shiyin。

我说:等我!

Sookyee:她有来吗?

我:我是说,Egg Tart。不确定。

Sookyee:Egg Tart不等人。



我立马冲了出去!

(没有啦,其实,也只是打扫好,我浩浩荡荡地出发。)

Friday, 31 October 2014

休息天

许久没有好好睡一觉,所以今天宠坏自己,做自己想做的事情,而不是在读书的世界愁眉苦脸。或许,我向往的人生不是因为忙而忙,有着与时间浪漫长走的情怀。

相隔了两年,看到2014年《大马部落》十博推荐奖再次卷土重来,但是有别以往的是这一次只有十博推荐奖,没有所谓各门别内的奖项。我想,这是一件好事,毕竟许多部落就没有主题,杂草多多的。

很可惜,已经把自己的部落收山了,不然会比比看,输了也不罪过。


Monday, 27 October 2014

《淋雨一直走》——张韶涵




淋雨一直走 是一颗宝石就该闪烁 
人都应该有梦 有梦就别怕痛 

淋雨一直走 是道阳光就该暖和 

人都应该有梦 有梦就别怕痛


这是第一次听到这首歌,但是很喜欢“淋雨一直走”这一段。

感觉上,就像说,若有东西是自己追求的,那么就要坚持下去。

若已经确定自己要去哪里,那么就不理是天堂,还是地域,不恐惧,不逃避,就淋雨一直走。

Sunday, 26 October 2014

好人,也是人。

屋外的雨下了一整夜,但还会继续绵绵不息到今午。

突然在想老天是不是在哭泣?

突然觉得好人做得好累,为什么总有人要占便宜,要利用你的时候找你,不然就连理你也显得多余。但是,好人,也是人。

但是,不怕,人会利用你,是因为你还有利用的价值。

杀不掉你的,会让你更强大。

Thursday, 23 October 2014

结束

今天是大学的最后一天,突然却写不到感觉,曾经期待这一天的到来,但到来了,却期盼还有时间让自己调整心情才去面对大人的世界。

告别了课堂,告别了校园,告别了kitchen inn,告别了Gelato Messina,我们向St Kilda Beach 出发。其实,这计划来得很突然,也没有人想好去的。但是,大家却一大群人去了。

路上,雅美说:“将来,不可以太害羞,不然娶不到老婆。现在你妈妈可以照顾你,但是也会慢慢老去。”

我点了点头,表示明白。

其实,忘了去做一件自己很想做的事,就是再躺在沙滩上睡觉。或许,在离开墨尔本前,会去沙滩休闲一次,过后也去寻找企鹅。

Wednesday, 22 October 2014

文笔?

写部落的这段路,有时候并不明白人家口中的文笔,到底什么是好,什么是坏。但是,最近因为一个在面子书上的点评,让我再去考虑想明白何为文笔这回事。但是,其实,我做的只是想想,兴奋一阵,过后又重新融入忙碌的生活。许多事情,别人说的,但是我就搞不懂,不明白,却一直都尝试去探讨、明白。或许我是百分百的好奇宝宝,但却就只是好奇而已。



留言的是我朋友紫莹的母亲。看到的时候,我却也不知道是该高兴,还是该什么。高兴的是称赞,但是我却不是香蕉人,从小就操着华语长大,所以又有了小小的失落。

Sunday, 19 October 2014

重要的

今天,是大学的最后一个星期。

步出大学,走在回家的路上,走在会成为过去时光的街道。会想像,会不会有棵在佛祖面前祈祷了五百年,以站在我必经路上的大树?(因为读过某诗的关系)

看着一个母亲,一手牵着小孩,一手提着一辆自行车。自行车上写着“First Bike" (第一辆自行车)。

不知觉地联想到了第一次,第一次总是最兴奋的,还记得第一次来到Melbourne,每一个建筑物都很奇特,都有拍照的纪念价值。

但是,那份喜悦,随着接下来的次数,慢慢减少,直到成为习惯,直到,直到开始倒数最后一次的时候。不舍的情绪才开始闹起革命。

《平凡之路》——朴树



我曾经跨过山和大海,也穿过人山人海;
我曾经拥有着的一切,转眼都飘散如烟;
我曾经失落失望,失掉所有方向,
直到看见平凡,才是唯一的答案。

这首歌,听了一遍,接着一遍,歌曲的味道才慢慢流进自己的心底深处。

曾经,我们觉得自己很强大,觉得明天就是转机,但到了今天,明白明天也只不过是另一天,平凡的。

原来,平凡,是一切答案。

后记:我,不是超人,只是平凡地,希望有人陪,有人安慰,有人迁就。

Saturday, 18 October 2014

《For the Dancing and The Dreaming》



虽然有许多功课要做,书要读,但还是忙里偷闲地看了《How to Train Your Dragon 2》。印象深刻的其一部分是Stoick与Volka的重遇。

Volka: I know what you're gonna say, Stoick. How could I have done this? (sighs) Stayed away all of these years, and why didn't I come back to you? To our son? Well... what sign did I have that you could change, Stoick? That anyone on Berk could?

Stoick 什么也没有回答,只是一步步痴痴呆呆地走前去。

Volka:I pleaded so many times to stop the fighting, to find another answer, but did any of you listen? I know that I left you to raise Hiccup alone, but I thought he'd be better off without me, and I was wrong. I see that now, but...

面对Stoick的前进,Volka 下意识地退后,退到了墙边。

Volka:Oh! Stop being so stoic, Stoick. Go on shout, scream, say something!

Stoick单身抚摸着Volka,Volka有点失措。

Stoick:You're as beautiful as the day I lost you.

Friday, 17 October 2014

人之常情

“怎么打不通的这个电话?”维敏自言自语地道。

第一个知觉是奇怪,毕竟他并不常拨电话。

接下来传来的是维敏的家乡音。是的,还真没听过维敏操这个口音。

适逢庆祝Vodafone的21周年生日,它提供给用户们两日免费国际通电。所以,维敏拨了回去。在短短的三年中,见证了维敏的节省,但也看到了他窝心心细的一面。他是个好人,在许多方面上,愿意去做别人不想做的事,懂得察言观色,和很多。

当我对诗盈说:“你听,维敏的家乡话和我平常听到的并不一样。”

她回我道:“还真没想到他会拨电话回家。”

Thursday, 16 October 2014

无题

我对自己的诠释:我是一个奇怪的人。或者说,生活着的每一天,我都在尝试明白自己。

图书馆关了门,sookyee和我步行回家。离开电脑室前,我问了问,维敏呢?她说,有可能已经走了。走在回家的时候,我说,糟糕了,很多lecture要追,很压力。她说,也是。

过后,维敏骑了脚车过来。我看了看,道:“还以为你回家了。”

感觉上,气氛有些改变,还是我想多了些。感觉上,我突然不想抱怨echo的事情,而企图谈些别的。反正,我们,两个大男生,都爱聊个有的没的。也不知道是室友的关系,我们都很理解对方,或者有时候会说些只有对方明白的短语。维敏说过,其实,也不完全是三年室友的关系,而是我们思想上基本上有许多的共同处。这或许就是我们之间的默契。

就这样三人一起去了coles。走进coles的时候,他们又说,要不要去看正做工的慧诗。我们还真够无聊。

等待

人说,人多半的时间都在等待,不管是等待一天的结束,还是等一杯咖啡。

电话没有响起,信箱没有数字标记,也只好一个人低估,继续等待。

会幻想电话筒的另一端是在忙着自己的事情,还是就只是没拨来的意思。

看了一看,一切还是很平静,什么也没有。

看着白色的天花板发黄。

后记:室友维敏正等着室友把衣服从洗衣机提出。

Wednesday, 15 October 2014

四年过去了

看完了《Annabelle》电影,感觉上,并不那么恐怖,也只是在看的时候,会想不会买doll了,或者也不敢踏电梯或楼梯,但也只是一阵子的害怕而已。很快,我也就忘了,或者也不会有残留的害怕。

踏火车回家的时候,慧诗说道:“四年这么快就过去了。”

刚好这时候,我的双目关上。宁静了一阵,再张开双目的时候,是一阵笑声。

维敏接着说道:“说'四年这么快就过去了'是试图breaking the ice。四年这么快就过去了,你有什么想要改变的?”

又是一阵宁静,我想了一阵,但是没有回答。大家又是一笑。

有些事情,我明白四年前的我没有办到,但是我也不会太过不能释怀,因为我明白那时侯的我并不是现在的我。

当我说,四年这么就过去了,那应该是一种沉思后的感慨吧!

Tuesday, 14 October 2014

写了好几篇,你应该知道我有这么一个女性室友,名叫作诗盈。她总说,要减肥,从在家不吃肉,后开始在princess park跑步,再后来到现在饭也少吃了。课堂刚好教到了anorexia nervosa。我就说,你是否考虑自己有轻微的anorexia nervosa。她说,她没有。

我摇了摇头道,随便你好了,wee min 都懒惰劝你了,让你自己一个人apoptosis (自生自灭)。

她说,你没有看到晓双减肥,那才叫夸张,怎么你不去讲讲她?

我说,随便你好了,因为我看到你,所以才劝你一声,若看不到,才懒惰去理。

进入了第四年第二个学期,和她也没真正地闹到很僵了。这也或许是习惯了对方的脾性吧!

是的,总算,她买相机了。从去年讲到今年,她总算在网上kogan订了。

后记:

本想写走路回家时候讨论的对话,但是却不知觉写到了晚餐聊的。

诗盈:“我肥了一公斤,所以只是想瘦回那一公斤而已。”

我回她道:“你倒不如说,你生出来的时候只有三公斤!”

Monday, 13 October 2014

《Thinking Out Loud》——Ed Sheeran



I'm thinking 'bout how people fall in love in mysterious ways
Maybe it's all part of a plan
Well, I'll just keep on making on the same mistakes
Hoping that you'll understand

许久没有分享歌曲了,所以今天去找了一首?没有啦,只是看到学妹yenjun在twitter提到“Have been overly addicted to the song and the DANCE since last Wed! Beautiful!”,所以也就去看了看。感觉上,MV 很简单,就两个人在跳舞。不知觉地想到婆婆对福建连续剧的评语——有时候,看多了,会很心烦,就一群人不断地你讲我讲。

虽然对舞蹈一窍不通,但还是在此奉上观后感想:至少看他们两人跳,并不会容易感到厌倦,而且画面好美,有种特别的节奏。

Friday, 10 October 2014

感伤的时候

读到一段很有意思的建议:当友人投诉着某件不顺心的事,不妨问问他,除了这个令人讨厌的事件,今天你过得如何,发生了什么。生命并不是伤心的,不是暗淡的,就只是我们不断地把坏事情放大,而遗忘了去往好的一面看。我们忘了我们所拥有的一切,不管是幸福、财富、还是健康。

每一天,我们都好比在重复做着同样的事情,但是每一天其实都有些不一样。今天,下了班,去散了散步。回家的路上,看见染成红色天空的黄昏,觉得很不可思议,也真好阵子没仔细地看一遍。脑海中浮现了一个想法——我们总想到要去看日出夕阳,但是却忘了简单的幸福,每一天都可以轻易看到的风景。

后记:哥哥分享了一句在网上读过的话给我:“每个人都有一个死角, 自己走不出来,别人也闯不进去。 ”我上网查了查,全文是如此的:

每个人都有一个死角, 
自己走不出来,
别人也闯不进去。 
我把最深沉的秘密放在那里。 
你不懂我,我不怪你。 

每个人都有一道伤口,
或深或浅,盖上布,以为不存在。
我把最殷红的鲜血涂在那里。
你不懂我,我不怪你。

每个人都有一场爱恋,
用心、用情、用力,感动也感伤。
我把最炙热的心情藏在那里。
你不懂我,我不怪你。

每个人都有一行眼泪,
喝下的冰冷的水,酝酿成的热泪。
我把最心酸的委屈汇在那里。
你不懂我,我不怪你。

每个人都有一段告白,
忐忑、不安,却饱含真心和勇气。
我把最抒情的语言用在那里。
你不懂我,我不怪你。

你永远也看不见我最爱你的时候,
因为我只有在看不见你的时候,才最爱你。
同样,
你永远也看不见我最寂寞的时候,
因为我只有在你看不见我的时候,我才最寂寞。

也许,我太会隐藏自己的悲伤。
也许,我太会安慰自己的伤痕。
也许,你眼中的我,太会照顾自己,
所以,你从不考虑我的感受。
你以为,我可以很迅速的恢复过来,有些自私的以为。

从阴雨走到艳阳,我路过泥泞、路过风。
一路走来,你不曾懂我,我亦不曾怪你。
我不是为了显示自己的大度,
也不是为了体现自己的大方。
只想让你知道,感情不在,责备也不存在。


Thursday, 9 October 2014

纸条

今天,对着电脑,突然一个陌生女孩传了个纸条给我。我看了看,第一句写着我的名字:“Hi Soon Seng, ”。心想,这人认识我?

接着看了下去:“thanks for your help yesterday! Have a nice weekend! ——Jenny D.”

很抱歉,这不是情信啦,就只是感谢信一封。

还记得昨天,本来是赶着聆听echo的,但是突然收到了一个junior的面书信息,简单地自我介绍,问了问我,可不可以问我关于pH rate analysis。搁下手上的工作,我说了说,好。聊了一阵子,把她疑惑的事情解释清楚,我也就下线了,也没想太多。

但是,今天,看到纸条的时候,我的心还是温了一下,对着她微了微笑。她也是如此,后便转身离开。

Saturday, 4 October 2014

记忆发黄,受过的伤痊愈,我希望自己会变到更好,从认识世界到认识人,从认识到辨别好坏。有些人看起来是好人,但却又不是,而有些人则不是,骨子里,但都不值得自己付出。

当自己受了伤,还要强挤欢笑,当自己最后才知道一切安排,自己也只是逆来顺受。我,有一天会累了,想自己一个人躲到一边起来一个人疗伤,好好休息。

我不是个喜欢说话的人,反之只是觉得有义务,把自己的份内事做好。但是,到了最后,我觉得自己有点累,想寻找自己心灵上的平静。

你或许没有看见我的哭泣,但是我真想有一天,我可以好好地哭一场,这世上只有家人的永远付出,还有自己的保重。我只希望,自己可以好好地哭一场,直到自己最后累了,睡了。

再多的伤,在时间的流逝下,会一个个结疤。

再多的遗憾,在不言中,会朵朵发生。

Sunday, 28 September 2014

四年

在外国大学求学四年,我们都长大了,是吗?

若时光倒流四年,我们并不像今时的我们,有些是在外表上,有些是在性格上,有些是两者兼有。

看回四年前的照片,我依旧很像以前的我,依然那副没有打扮的模样。一半是懒惰,一半是我觉得要突然改变形象很莫名其妙。我知道头发没有发型,眼镜没有看头,衣着更加是没有眼去看。有些事情,不是不知道,就只是没有付出行动。

四年了,我想。问了问室友维敏:“你觉得我有变了吗?”

他说:“你变得敢讲话了。”

我也是这么觉得,以前我总是什么都不说,一个人活在一个自己的世界。熟悉我的朋友知道我是个善良的人,不熟悉我的人则觉得我很陌生,遥不可及,因为我总是静静地在一旁。

赖着床

给人的其中一个印象是我很勤劳,总不会白白浪费时间。但其实,我比任何人都要懒惰,到了太阳晒到屁股的中午,我还在被窝里面。借口是太久没好好睡一觉了。是的,我有时太过放纵自己了。

不行了,再不起身,看来我会赶不上课业,在我前往Perth旅行之前。

还是没起身,话说三时是个吉时。

Saturday, 27 September 2014

变化莫测

计划,和实际状况,有时还真有所出入。有时候,变化快过计划,快到自己也只能是跟着走而已。我讨厌充满变化的世界,但是我却依然活在其中,不,应该是说生存在其中吧!

说句正经的,其实本来打算是听课的,但是却因为作业的关系而搞到自己的计划又得延迟一天。这就是大学生生活,每天都可以有书要读,可以有功课要赶。哈哈,只想在还有机会的时候抱怨一下。上课只剩下三星期了。

要问

今天放工的时候,老板突然给我一个问题:这个可不可以给。

Master C S,betaxolol 1 drop bd.

我看了看,还真不知道老板卖的是什么汤药。

我查了查,这药是给glaucoma 用的。Dosing 也正确。

老板说,要善用资料。

我摇了摇头,表示不知道。

他问我道:“Master是代表什么?”

我说,好像是指小孩子。

“那么,这药是给什么?”

“Glaucoma。所以?”

“Glaucoma平常是在什么年龄。”

我说,不知道。

“老年人。所以给小孩子这个药有点奇怪,问了问,病人只是红眼而已,最后,拨了通电话去问医生,才证实是写错了。”

很感谢老板,尤其他突然说教的时候。还记得他说,当病人没有拿某些repeat的时候,得查是不是家里还有,还是不再服用了,而不只是傻傻地给病人他们说要的,并不给他们没说要的。

Monday, 22 September 2014

假装活得好好的

最近,在我小小朋友圈子火着《20 Facts About Me》。读了几个,发现原来我们都是一样的,我们都知道不该把自己的心事闷起来,但是有些秘密,有些烦恼,我们都一点点存起来,直到自己最后崩溃痛苦的那一天。我点了点头,年纪越大,心中的秘密越来越多了。

今早,和室友诗盈,走在上学的路上,遇见了两位女同学。她们走后不久,我说道,你知道她(其中一位女同学)前阵子分手了。

诗盈表现出惊讶的表情,说道:“这个年代,还真的谁也不能相信。”

我耸了耸肩,道:“虽说如此,我看她现在也是活得好好的。”

诗盈接着说道:“你不知道的啦!这个时候,人就会假装活得好好的,但其实内心是多么脆弱。”

后悔的事

谁能说没有之前做了,但却过后后悔的事呢?

我个人就有一大堆,但是若一件接着一件要改过来,那么就来到了永无结束的重来,从大学开始,不,应该从中学开始,不,还是应该从小学开始呢。

我问朋友慧诗道,若可以倒带到过去,你会从哪里开始改起呢?

她说道,没有,发生了就不想去改变,因为我相信每一件发生的事情都有其原因。

对我而言,我不否认自己还是带着小时候可以回到过去的童年幻想,希望自己能把后悔的事情纠正过来。但是,我非常明白,人生没有所谓的如果,没有如果我那时侯没做了这些或做了这些。能做的,就只是后悔,外加抱怨几句。我知道,我得继续前进,没需要过于自责,这次没办到,下一次做得更好些就是。

想到这,想到一年前看的部电影,名字叫作《About Time》

Tuesday, 16 September 2014

逞强的女孩

今天,看见朋友慧诗哭了,不像平常乐观的她。或许,人总是有软弱的时候,我知道她是个逞强的女孩。

离开实验室前,远远听见,她还可以假装没事情地说,刚才不小心量错了,过后发现了。那时,若换是我,我一定很慌张了。

走到她面前的时候,我看见了不妥,她鼻子很红,耳朵也是。但是,她没有抱怨。或许,若她说她刚才做错了差点就完蛋了,我或许会更开心一点。

她什么也没有说。我问了,你还好吗。她也没说什么。

或许,人伤心的时候,就只需要一个人静静。

后记:想到她以前写在状态上的:“就算是刺蝟,也需收起刺來,在刺骨的天氣裡,相互取暖。太坚强-变相的逞强。”

Sunday, 14 September 2014

关于我的十件事

最近,在instagram看到不少朋友都在放照片,然后写20件关于自己的事情。其实,今年年头的时候,我还写了个一百件关于我的博文呢!那时侯,我可是想到邹出鱼尾纹。却不知道为什么,突然也想写新的关于我一文,但是谁管得了我。

1。直到今天为止,2014年做到最疯狂的事就是参与朋友突然说要换面书照片的游戏。到了最后,我们都搞到自己很烦,尤其是男换女,或女换男的。也不知是幸运,还是不幸,我换了张朋友的情侣照。那时侯,我想说,糟糕,我可不要搞到别人误会我不再单身。但是,后来收到大哥的反应却是:“你这个不知羞耻的家伙,怎么换成别人的情侣照,而且两三天后还不换回原本的。”我笑了笑,还是我印象中的大哥,小时候写作说故事的时候,他就说,哪可以写自己四肢不发达,头脑简单呢?

2。大学先修班的时候,老师说,你是个很有趣的家伙。我问了问,为什么。她说道,有时候,你可以很勇敢自信,但是,有时候却可以害羞到不可理喻。是的,这就是我,两个极端的自己。一个是充满自信,觉得自己可以办得到,能做好的强悍;另一个则是觉得自己什么都做不好的胆小鬼。

3。在感情路上,我算是个害羞,且害怕受伤的家伙。我相信,许多人也是如此,因为我们都不知道对方在想什么,到底有没有把自己放在心上。朋友曾劝过我说,对于感情,别太过理智,有时候要装糊涂,装傻。但是,我更宁愿把这件心烦的事放在随缘的头上,等待白马公主的出现。

4。我很喜欢休息,就静静地躺在草场上睡个好觉。但是,这和我过着的生活有很大的冲突,每一天赶着不分昼夜的功课,或者匆匆地在大学与家来回。我真的很累,有时候。

5。我是个小孩子,很多东西不懂,不明白。在人生抉择上,我希望会有指明灯告诉我,你应该向哪里前进,但是我知道,人生最后还是掌握在自己手里,没有人可以帮你做决定。

6。之所以开始写这个部落格,已经算是某种模糊的记忆。过后,写着写着,发现自己喜欢上了写作,所以就一直写了下来,虽然有时候会很气馁,因为都没有听众,但是我才不想理这么多。总有一天,我会比九把刀还要红。

7。最近,发现自己不是个好好人,或则是我心目中的好人。我想像中的好人,是那种帮人却不期待回报的人。可惜,我不完全是,虽然在别人眼中,我已算是个好人了。

8。我可以很容易心烦,因为太过会胡思乱想了。其实,我觉得自己是个复杂的家伙,有时候连自己都不了解自己,到底自己要的是什么。虽然觉得自己是个分析家,但是来到了关联到自己的,就有点束手无策。这或许和劝别人容易,劝自己难的道理一样。

9。我不是个表达很多的人。我不习惯和别人谈自己,烦恼都自己藏起来,所以也不过问别人的私事。但是,什么都不说,不证明我不感性,不介意,就只是我不开心的时候都一个人承当,都一个人逞强。

10。我并不聪明,也不爱读书,只是比别人更努力。努力读书的结果是自己中学毕业,有了到国外求学的机会,而今年就是我的大学第四年。在许多人眼中,能拿着奖学金到国外深造是多好的事情,但是我却曾希望过,自己没有出国,那么,我就和其他许多中学朋友一样。

Friday, 12 September 2014

我不是个好好人

回到了家,本来想继续更新笔记,但却后来发现,在大学改到一半的笔记忘了存在dropbox,所以落到很担心花了三小时的努力化为乌有,让自己欲哭无泪。若能,我愿花上半小时回到大学,把文件安安稳稳地下载回家。室友维敏说,星期一去学校就可以了,有什么好担心。是的,我有巨大的恐慌症。

有时候,无知是一件幸福的事。也或者是时候该自问,我愿相信的,还有多少是偏离现实的。还是谁对我好,我该对谁好,我该重新再探讨出一个结论。

相信着当你对别人好,别人也会对你好的美好童话观,却原来是如此容易破碎的。才发现,对朋友好,就像思念是单方向的路线,对方可以感激,但是也只是需要帮助的时候,才想到你。

但是,凭什么,对方要主动分享他手上的资料?想到这,我想抬起头说“因为我们是朋友、战友,我会把得到的资料告诉对方。”的勇气都少了。我的心乱了,乱到觉得自己是否就是个傻子。

这个世上,原来,并不是个自己想像的美好世界。

室友维敏也或许一早就说对了这点:也只有我们这两个傻子,会把我们知道的,分享给别人。

后记:说到了底,原来,会无私地帮助一个朋友,是因为觉得对方把你当朋友。当若有一天发现并不是如此,我还真的会难过。原来,我并没有自己想像的无私。

Wednesday, 10 September 2014

是不是老了

也不知道是不是再也不年轻了。总觉得有一天,自己会慢慢脱离面书,直到最后自己也只是在无聊的时候看一看,扫一扫灰尘。反之,在部落的感情上有段连接着自己生命的情感,自己一直想回来这里,做一个小更新。感觉上,自己已经步进害怕遗忘的年代。

或许有一天,别人都可以用其他方式联络上我,也或者有一天,我可以一个人也能好好地度过着,我会把自己的时间,像从银行提款机提走,然后一步步挥别。

大学朋友问我道,今年毕业jumper想好名字了吗?

我摇了摇头说,想了,最后决定不买,觉得不值得。意义上,这jumper是记载了自己在Monash大学完成的第一个学士,但是,我不会用上,在大马炎热的太阳底下。我,还是我,总有会不合群的时候。

说真的,很难想像大学四年就快来到尾声,虽然最近都在埋怨超级多的功课与考试。来到这陌生的土地,大家都还未20岁的青春也在这四年消磨了,一点,一点的。

Sunday, 7 September 2014

《缺口》——庾澄庆



这个世上,每一个人都在等一个人。这也或许是大家对爱情的憧憬,尤其是还未等到的。但是,谁也不知道,咖啡冷了,是否就会等到对方。写到这,想到中学朋友在情人节这么写道:“你将来得要好好补偿,让我等了你那么久。”

第一次听这首歌的时候,是听九把刀的版本。还记得哥哥问我道:“‘妳就是妳,我才能是我,彼此都是彼此的缺口’,这句到底想表达什么。”我听后,也不怎么明白,但是中文就是如此,写一段看起来很有奥妙的话,就是中文最高的境界了。

Wednesday, 27 August 2014

照骗

到底我们活在什么样美丽的标准上?

这是今天我突然想探讨的主题。

什么是美丽?我个人认为,自然,不上妆,也可以是种美丽,叫作自然美。

不少朋友,从眼镜换到了隐性眼镜,就没有考虑过回头。我曾想过,一早起来,得戴隐性眼镜有多麻烦啊!但是,后来,我明白了一件事:这真相很好笑,隐性眼镜是可以给予自己自信的来源,就好像一个没牙的老公公没戴上假牙的时候也不禁不想说话。

同样的,化妆,简单来说就是把一些自己都不认识的化学药物往自己的脸上涂。是否伤身,是否耗时,是否有这个必要,大家都没有去考虑,因为就想把自己打扮到漂漂亮亮/帅帅呆呆的。

但是,到底是什么决定了世界的审美观?

我问朋友道,拍照,是否可以不需要后期制作,因为很麻烦。他笑了笑说,问题在于如今我们视线接触到东西,广告牌上,电视荧幕上,我们所看到的帅哥美女都已经被美化了。就这样,我们对美丽的定义也跟着被改造了。没了后期制作,照片的色泽会较为淡,没那么多姿多彩。

Thursday, 21 August 2014

并不难

这阵子,都在埋怨功课太多,时间不够,我可不是三头六臂,睡眠可减但不可少。但是,却就在一天做一些,功课也就完成了草稿。

许多东西,尽管我们都在抱怨,但是其实并不蓝,也并不难,就只是没有定下心来。现在,功课都做好了自己的部份后,却突然太过自在,想看电影。

考试也是这么一回事,虽然很多要背,但是也只能怪自己选上了这大学生路。许多,并不是刁难,就只是要求。这阵子,到了医院实习,对自己曾有印象的感到熟悉,对自己还未学到的却感到空空的无知。

其实,当药剂学生并不错,学过的可以说忘了,末学过的可以说迟点才学。现在,大学第四年最后学期,就只想好好享受学生时光。

Tuesday, 19 August 2014

不害怕

害怕。

害怕去追求,去完成自己要完成的事。心中有个心魔,警惕自己,自己可能会把事情搞砸,做得没有别人好。但是,这真的是自己想要的吗?若不是,我们会想退而求其次吗?

活着,就要想活到今天是你最后一天,没有恐惧,不想后悔地活着。

也或者,做了后悔的事是有的,但是更多的后悔是没有去做的事。

还有,若自己连争取的勇气都没有,那么就等于舍去了得到的可能。

是的,没有一句是道理哲学,但是,我想,道理许多是听了就算,没有蝴蝶效应,令你活生生转性,从悲观变成乐观。而真正改变你我的是我们人生机遇感受到的。

昨天,感触很深,觉得不应该害怕自己去争取自己想要的,若尽力放手一搏,虽然不会是最好的,但是也不会糟透,让我们从不完美出发。

是的,或许,我刚刚的感触,你已经从某处读过,但是那就是我感受到的。关于这,我不觉得是发现的第一个人是天才,而接下来的都只能是平凡人。你是你,我是我,我们都不是对方,对人生都有属于自己的一番认识。

左手

突然,想看回过去作品。偶然发现大哥的2012年5月4日的留言。那时侯,我谈到哥哥的诗人梦,我那从小时候都听着的诗人梦。

他如此留言道:

诗人,那是有翅膀的呼唤..这两个字依然让我憧憬。
中学的诗人梦,真让人怀恋当年将文字拍成一排排自私的文字,充做为诗。
现在依然想当个诗人,席慕容依然是我的学习的对象,
可惜我依然距离她的水准很远,哈哈!


《左手》   4/5/2012 
左手属于右脑
左脑掌控右手
用右手紧握左手
给感性的右脑
一个不贪婪
属于自己的温暖


后记:说实在的,我们很不像对方,但是我们依旧是兄弟。前阵子,哥哥的朋友问哥哥道:“怎么你们两个不像?”他幽默地答道:“因为他不是我亲生的。”

《爱情两好三坏》——九把刀

读完了九把刀了那《少林第八铜人》小时候的英雄梦,接着来到了平凡爱情小说的《爱情两好三坏》,感觉上故事并不完全与《等一个人咖啡》有关联,但依旧是奇人爱情故事一本。

小时候,总觉得两个人喜欢对方就会在一起,而差的就只是了那告白的勇气。但是,谁也没说准,途中的误会所造成后来的结局。一个爱着对方,期待着告白;而另一个爱着对方,想要告白;但是却都还是输给了缘。

读着的时候,很讨厌孟学,为什么他要做那种邪恶的误会,但是这算得上是他在爱情上灵魂的奉献吗?故事最后依然是圆满结束,男主角阿克还是等到了,但是有些人还在继续等待,那未来的缘分。

想了想《爱情两好三坏》的剧情,一个值得大家探讨的是,到底我们觉得对方可能会喜欢自己吗,若是,又是因为什么。男主角阿克觉得文姿希望他能成熟一点,能有钱有势,所以努力改变,做了自己不喜欢的事情。就这样,他有阵子被世俗化了,反之失去了文姿喜欢他的理由。真的很搞笑,不是?

Sunday, 17 August 2014

想回到过去

许久没有更新,而灵感也不知是不是早已被功课谋杀,所以我偷偷潜逃到过去散落的笔记,翻开寻找。

读到这么一句:

我想潜逃到未遇见你的时光,静静地自恋。

哈哈!过去还真是无聊,可以有空到去胡思想些话中有话的句子。就好像这个自恋,既是和自己谈恋爱(描写一个人孤单),也可以是自己只爱自己(不把他人放在心上)。

后记:我想,社会认识的成长,剥夺了我们太多东西,觉得大人应该成熟,把内心的小孩子藏起来,不可以莫名其妙地傻笑,也不该像小孩子闹情绪,也不该......

Saturday, 16 August 2014

互补

今天,和朋友在实习结束后去聚餐。一群人,聊着聊着,就聊到伴侣这方面。五个人中,只有我和另一位男生没有对象,其他的三位女生都是在说在一起已有多久了。

一个女生朋友劝道:“人吗?不可以凡事都那么理智。有时候,就得糊涂糊涂。”

另一个接着问道:“你喜欢什么类型的女生?可以帮你介绍介绍”

感觉上,又回到多年前被逼问的时候。但是,这一次,换了一批人,换了地点,换了时间。

经过不断被强行逼问后,我道:“有个性的女生。”

“不是乖乖的吗?”

“怪怪的吧!”

“真的假的?!怪怪的?”

我:“我觉得,我觉得,我觉得,想要追求的对象,就像磁铁的道理一样,同极相斥,异极相吸。就好像,你们所有对象的性格都是和你们自己相对的,爱说话的和静静的,好动的和文静的,急性子的和慢性子的,不是吗?应该算是某种互补吧!”

“那么,是谁啊?讲出来吗!那么,我们就不需要继续瞎猜啊!”

*我继续喝茶,没有回答。*

其实,在大学一年心理学读过,会和一个人在一起,是为了扩张自己。两个人在了一起,本来不是你的性格,而是对方的性格,渐渐到了最后,你开始觉得对方的性格是你的性格。两个不同的人会相互吸引,是因为对方和自己不一样,自己无法猜测对方,觉得对方怪怪的,所以觉得把对方追到在一起会是一种挑战。

虽然这么说,我将来会喜欢上的对象可能是一个和我性格上有些相克的人,但是,我还是有所保留,两个人再不一样,还是有些东西是两个人都相信,喜欢,享受的。两个人在一起,也不是为了找一个人和自己吵架,为难自己,让自己活在怒火与懊悔中,不是吗?

后记:这文章是经过整理,并没有把话题交叉的废话写进,不然依我这超坏的记忆,我何得何能记得来呢?所以,就只是随笔写下对话的重点。

突然想到,我的择偶条件是要有个性,那么我岂不是个没有个性的家伙?什么啦,不完全是这样的啦,正确解释应该是:和自己个性有所不一样,所以对我而言,她是有自我个性的。

Monday, 11 August 2014

胡写幸福

读到某处,探讨什么是幸福。我想,这和探讨快乐、伤心、失望、满意、自由和爱,都是一样的。这是一个感觉,觉得幸福,就是幸福了。道理就好像《檞寄生》提到的爱一样:也许爱情就想鬼一样,因为遇到鬼的人总是无法贴切地形容鬼的样子。没遇到鬼之前,大家只能想象,于是每个人心目中鬼的形象,都不一样。只有遇到鬼后,才知道鬼的样子,但也只能知道,无法向别人形容。别人也不见得能体会。

常理来说,我们会感到幸福是因为拥有,或则得到:在不好的事情得到帮助,会感到幸福。反观,常言道,施比受更加幸福,因为之所以施,是因为我们拥有的更多。套《自由年代》的一个金句——对自由有多大的理解,就能有多大的自由。幸福,定义上,没有一个标准;有一次,路过公园,看到一对白发老伴,手牵着手,过马路,心里觉得他们是幸福的;但是,对老人而言,能重新健步如飞也算是件幸福的事。

中学年代,有本很红的书,叫作《秘密》,里面探讨的是“吸引力法则”。他说,我们将会得到我们想的东西。若一个人总往坏的方面想,觉得他自己很没有用,他就会开始联想到越来越多自己出丑的事情,而忘了自己一路走来的成功。我想,更基本的是自信,若没有自信,就不会去争取,若没有争取,那么连起跑点都没有遇见,就已经选择放弃。回到幸福,人的常理心,不离于自己所拥有的的,相等于幸福。但是,若总是与人比较,不珍惜自己所拥有的,那么不管得到的再多,自己又如何会感到幸福呢?所以,幸福,向正能量出发,会更容易遇见。=) 后记:又乱七八糟地写了两三段。写完停笔的那一刻,不禁笑了一笑。

Sunday, 10 August 2014

重新出发

得整理一番,那写在面书上有点杂乱的言语。当人生走到了迷茫之路,忘记了方向,到底自己该何去何从的时候,我会整理心情,然后重新出发。心烦的时候,我会独自一个人走着思考,让思绪与步伐同步。

人人,都是凡人,很简单。不管有多才智,都害怕着某些事。我小时候就时常恶夢自己功课没做完。但是,我更害怕的是,我不明白我自己,不明白自己将来要走的路。有人说,一些事情,值得争取,不应该放弃;但,也有人说,一些事情,应该放下,别继续执着。带点不幸,我分不清两者间那若有若无的间隔。想着,想着,越是糊涂,所以也就睡去了。

睡觉,是一件很神奇的事,一觉醒来,什么烦恼都忘记了,也或许心中并没有真正过不了的关口,就只是自己无聊到想像烦恼。但是,这或许与我复杂的联想有关。

从今天起,我想,得往好的方面去想。我这个人,总不能处于消极与悲观。到底该怎么办呢?想了想,若下一次又往坏方面想,是否该学小学时候的罚款,罚自己某某数额,然后把那钱储蓄起来,过后请自己去吃雪糕。*突然间,觉得自己应该不久就有雪糕吃了。*

其实,觉得乐天派的人很好。他们总能在乌云中看到彩虹,情况再糟糕,也不会总是往坏的想。知足,常乐。好吧!就说一个两星期前发生的事情。

你是否触过电?我说的不是那种男女之间被电到的感觉,而是那真的触电。还记得,两三星期前,我就有这么一个经验,但也应该就只是静电,不然我也不会在这里和你说话了,你说对不对?感觉上,一切发生到很快,手指间多了个闪花,心跳的规律被重新调整,然后,我迅速把手移开,然后一手撑着身子,确保心还在跳着。当时的念头很单纯,就只是想,没事,我还活着。

《我的秘密》——鄧紫棋



我曾想过自己是否个傻子?为什么呢?因为只要我相信,或者感兴趣,就会一发不可收拾地把自己一头埋进去。前阵子,觉得这歌手唱的《泡沫》和《后会无期》很不错,所以就开始在youtube一首歌曲接着一首听下去。话说,觉得《回忆的沙漏》也是不错的。

后记:可是,若如此分享歌下去,我是否该考虑把这改成音乐分享平台了呢?想想,还是不要。=P

《后会无期》——邓紫棋



再见,
说多了,
会不会就再也不见了呢?

后记:岁月,还真有点不留人呀!没想到播在耳机旁的歌手是与我同年龄的年代还是来临了。一日,阅读着多米音乐的播发器,才发现邓紫棋是91年出生的。当她16岁的时候,她选择了她人生的第一个职业——歌手。

反观,那时侯,我,对未来该走怎样的路都还没有想好,还只是单单纯纯读着书。将来,对自己,还是有点远,有点迷茫,而读书,在心中,就仿佛是那唯一可以引领自己到对岸的孔明灯,所以我相信,并傻傻地跟随。

这算是感叹吗?

Friday, 8 August 2014

寻找

是否要等到下世纪,自己方才会和自己相遇?

这种坐在放下一切包袱的自由,陶醉在音乐中,脑海自动浮现对白,已有多久不再熟悉。

昨晚,想着一些最近经厉的事。感觉上,一切尽在不言中,从开始至结束,就像路过的冷风,会自个儿地紧抱寒衣前进。

盖下眼睛,放空自己,听着杂声,让时间路过,回到本质懒散的我。一星期五天的奔波,暂时告一段落,漫无目的的行走启动。

Monday, 28 July 2014

人间蒸发

旅行的时候,重遇了老同学陈彦伶。多年不见,发现她走起路来依久很特別,就有种令人担心会跳倒似的。聊起,我们都已自各各的生活,交叉就是在面书上所看见的。

完完没想到的是,她会有如此结论:你时常和晓双一起去旅行喔!我回答:"就一群朋友,一起去旅行而已。"哥哥插道:"晓双?谁来的?"她接道:"就一个在大学先修班认识的,大美女。"

我回想,真有此事?偶然间,想到老同学晓玫说的话一一问你的朋友,他们会观察出你喜欢谁。我问为什么。她说,我的态度会不一样。

但是,话说回来,我们俩的关系就只是朋友,她已明花有主,况且我和她的话题并不多。她給我的感觉是充满陌生,但却也有善良的一面。

这个假期,突然发现她似乎不在我们的群组中发言,一句也没有,虽然已有两个活动。感觉上,她仿佛从人群中蒸发。

但是,我想,问题出在于问候。还真好久不见了。

后记:后来,才发现,她又偷偷回国了。

Friday, 25 July 2014

真实与幻想

今午,闲着无聊,走到了公园散布。我远远看见了一只黑猫。它有着一双乌溜溜的黄色眼睛。我上前走了几步,它没有离去,仿佛在等我。我又上前了几步探个究竟,心里幻想着这是否就是不为人知旅程的起端。但是,没有,它摇了摇向不远处的球场方向走去。人生短暂的幻想喜悦感,被真实谋杀了。

球场上有群少年,天真的,踢着球。说是迟那时快,一只右脚狠狠地往那球一踢,那球横空飞起,但没有火焰,没有光速,球被守门员稳稳地强救了。不久,又是另一番进攻,一少年带着球,顺利地越过了连续几个范围,跑到了最后防线,但是,脚一滑,整个人跌了下来,球没有进到龙门里面。

是的,这就是真实。真实,是平凡到没有人愿意相信,也没有人憧憬。也因为这样,我爱潜入小说、动漫、连续剧或电影,不管是武侠、热血还是爱情。小时候,我们都觉得自己是故事的主人翁,拥有着一个不为人知的神秘力量,将拯救地球,守护和平。但是,成长将我们觉得自己很了不起的信念消磨了,开始会提问,若我只能有一个超能力,我会想要的是什么。再后来,我们麻木了,和许多人一样,认清了平凡,也只是有时候会偷偷地潜入另一个幻想世界,完成自己在现实生活办不到的。

还记得在法国巴黎的时候,我去了迪士尼乐园,去买给自己一天的童话。排着队,等待与米奇老鼠(人扮的)拍照的时候,看回米奇老鼠童话,发现许多都充满了一些不合逻辑的巧妙。

意义

发现和寂寞聊天,人会变得更加寂寞。想找寻回那未被驯服的我。若我在句末加上“抱歉,这只是单纯的陈述句,就在陈述一件事”,你反而会觉得不只是如此。是的,人就是这样。曾在莫处读到这么一个道理:一个举动、一件事,本质上就只是一个举动、一件事,而却因人冠上自定义,而引起了巧妙变法。

想了一想,也无法想到另一个浅而明显的例子,所以决定还是用出处的例子好了。有一天,你付钱的时候,突然发现有一排很长的队伍,柜台员告诉你,他们在等待新出炉的某个智能手机,等了一个早上,还得等一个小时,你不会觉得任何问题。但是,若柜台员告诉你,他们已经在那里排队很久,等待付款,你不禁脸红起来,为自己的插位感到抱歉。同样是付钱的动作却给予了不同的反应。当然,此道理可以延伸到人生中不凡的例子。



今天,就分享到此,谢谢!

Wednesday, 23 July 2014

废话杂记

许久,没有打开电脑,也是为什么这部落迟迟没有更新的主因。这几天的大部分时间都消遣在Ipad上,和寂寞聊天,然后变得更加寂寞。其实,曾尝试在ipad上写一些文章,但是那个速度简直是差强人意,慢荒了,本来雄厚的斗志也被时间耗尽,渣都没剩,但是要带出的想法却这边减一点,那边减一点下完成。

其实,当你读到这里,我可以事先声明地告诉你这文章又是无聊的一篇,可以跳过不读。我又是跑来唠唠叨叨的。最近,都是处于没有灵感的岗位,但是却又无聊到想来发泄,所以排除的都是废气,没有营养价值。

今午,哥哥跑来说,刚刚他得了一个超棒的灵感。我说,说来听听。他说道,今天,看到日历上写,今天是大暑,不是中暑,也不是小暑,所以天气很热。我笑了笑,道,这也能见得场面吗,人家把博文结集出书的,博文都是在赛跑场上比长的,你这灵感也只能是写上一小段而已。谁知道毫无灵感的我,连这种冷笑梗也得用上了。

这几天,都在失眠,不知道为什么,难道我还在jet lag吗?昨晚,睡了一阵,后又醒转,但是又这么赖在床上很久,才再次入眠。但是,这也好,可以在睡前清晰思考。昨晚,我就在想,是不是该重新改写我那些有点像大纲的小说,而且灵感也来得特别快。更恐怖的是,我连故事该如何开始,也想好了一句:盖上,一片漆黑,与外界慢慢切断关系,进入梦的领域,时间开始加速,直到自己下一刻清醒的时候。但是,却忘了故事具体会如何继续。说来也觉得好笑,梦的故事真奇怪,可以奇怪到我和中学同学还停留在补习年代,后暗骂自己为何没把高级数学练习完成呢?一切会很真实,真实到自己有次在梦中害怕到醒了。但是,苏醒的那一刻,会感慨地说,幸好就是场梦。

Sunday, 20 July 2014

《好久不见》——陈奕迅



今天,在整理歌单的时候,偶然路过这首歌。突然,发现陈奕迅的这首歌也很伤感:想重遇你,所以走回过去熟悉街道。不知不觉,步行到了街角的咖啡店,我们那从前时常待着的咖啡店。但是,这一次,你并不在。向上天祈祷,请让我再见你一面。这一次,我不会再说从前,就只是寒喧,后补上一句——好久不见。

Saturday, 19 July 2014

断断续续

很难想像重新提起小说阅读,是在旅行的时候,在巴士上,在飞机上,在睡前的时候。提起的是九把刀的旧作,有《少林第八铜人》、《爱情,两好三坏》、《狼嚎》与《杀手》系列。说真的,都是些题材无关联的作品。但是,每一本带来的都是一颗一发不可收拾的胡思乱想核子弹。套哥哥的一句话,凭九把刀的文笔与他那鬼才的天马行空,他是不需要走低俗路线的。在《杀手》系列中,不难遇见九把刀强大的人物塑造功力。

话说回来,这阵子,我去旅行了,但在这里也没好好交代一声。本是已经许久没有更新的部落也只好继续荒废。是的,我像匹向往自由的野马,夹杂点我行我素,所以也没什么好不释怀的。但是,哥说,这态度不好,因为你不会介意不代表别人也不介意,朋友总是来来分分,但是敌人却不断累积。(是的,我把毫无关联的东西联想在一起的功力,有时候会令我也感到可怕。)话说回来,旅行是件愉快的事,但是旅行久了,身心累了,也会开始不是滋味。所以,现在回家也是带着轻松的心情,还真久没好好地睡他个十二小时。在旅行时想要写的游记,突然也不想写了,也或许起初也只是带着若想写就写的心态。

人长大了,少了份督促,不会有人逼你完成一篇作文,或一小段的日记,一切都得靠自己的自律。小学时,华文老师会给中文题目,然后隔天得交上去。若自己毫无头绪,会去找找陈腔滥调的范文参考,或者随便造假地写一些。内容,结构,语法,是作文的三大评分标准,但是长大了,觉得文章就像部电影,讲的是份感觉。感觉,我想了想。我还真不适合作语言老师,因为给分应该是个大难题;给太少,是否太过残忍,给太高,又是否过于仁慈?

不禁想起大家中小学时候写的《海边野餐》。室友诗盈说过,她曾参考所有范文,后把所有成语写成一篇,所以一篇写完的时候就有了二十几个成语。还真搞笑,到底是谁让我们有种错觉:一篇好作文是由成语堆砌出来的?前阵子,哥哥就提出了个较讽刺但我觉得较有意思的版本:在一个雷雨交加的夜晚,爸爸突然中邪似地提议到海边野餐。我和哥哥听后,当然是震惊八百,大呼小叫地抗议。但是,爸爸却说什么也不改变决定,说什么君子一言,驷马难追。最后,我们便乘着自行车浩浩荡荡地出发。一路上,雨滴像石子般地打在我们的身子上,有好几颗还真的痛进心底里去。阵阵吹过的阴风,还真吹得我鸡皮疙瘩……(请自行接下去)

前早,哥哥突然提起《那些年》电影为什么会叫好又叫座。原因无它,因为它引起了男士们的共鸣——那些年,我们追不到的女孩。我笑了笑,是的,那些年,我们追不到的女孩。我想,另一原因这部电影会卖座是因为他描写的是真实,但却是电影界的蓝海。什么是蓝海?这就得提提那我也不是很懂的蓝海策略。据说,若一个市场有太多人竞争,大伙儿就会互相伤害,伤个遍体鳞伤,所以称之为血淋淋的红海。因此,蓝海指的就是未开发的区域。但是,再蓝的海也会步向红海。看了《那些年》,我想,应该有不少人考虑把自己的那些年记下吧!(什么与什么,我一直都有在记载!)

是的,不否认,这篇写得有点断断续续的,更糟糕的是有几点还是自己曾着笔写过的。但是,谁又还记得?

《Why You Will Fail to Have a Great Career》——Larry Smith




若有人站在某处告诉你,人生是不停地战斗。你或许会耸耸肩,不当作一回事。但是,若那是你心底的呐喊,你会由衷想做些什么,不管是什么,就做一些。立志书读多了,明白没有一本,也没有一个讲座更可以说服你去好好干一场,演一部好戏,就仿佛婆婆说的:笨牛不要喝水,你牵到河边也是于事无补。所以,不妨把这视频标签下来,直到有一天,你想向梦想前进的时候,就播开来看,告诉自己就是这,我不想继续失败下去。

Sunday, 6 July 2014

老朋友

心情是忐忑的。明日就要去见多年不见的老朋友。她是我中学补习认识的朋友——彦伶。会想,如今再相见,能说些什么,或许就顺其自然吧!

看着面书上的她,觉得她人生精彩到自己有点羡慕。想到中学毕业前,她交给我的卡,说我不断地增进自己。但是,如今反观,我想,她已经超远我了,甚至,我会怀疑我从来就没有站在前方。

距离还有少于二十四小时。但真的,很感谢她会从Nottingham 赶到Manchester 来。真的感激不尽。

Thursday, 26 June 2014

二十四岁了

总算回到了家,那我已未回来一年半的家。家,永远的避风港。

婆婆说,将来四姑、小姑老了,你要记得她们现在对你的好,她们应该不会嫁人了,所以将来娶了老婆,别忘了她们。

我点了点头,心里知道。小时候,她们带我们去看外面的世界,载我们去玩,如今为了载我们从机场回家,也特地请假,从来也就没有怨言过。真感谢她们,真的。

婆婆接着问道,你有没有交女朋友?

我摇了摇头说,没有,一半是过于自恋,而另一半是过于自恋。( 就好像在某处读到,觉得自己太好了所以瞧不起别人,也或者是别人没看上你所以只好自己和自己谈恋爱。)

婆婆说,都二十四岁了,还不去找一个。

我摇了摇头说,最糟糕,就一个人好好地活着,没什么的。

还真烦,大学毕业后,就不再谈课业,谈的都是感情事业家庭。而,我还真有点没有准备。

Monday, 16 June 2014

情非得已

不知道从何时开始喜欢上你。有时候,会假装靠近,会想要关心你。但是,心情却是矛盾的,明知道一切就只是一厢情愿,所以害怕伤害,害怕接近,害怕我会默默地等你分手。

再会,最不情愿的对白,多想把你留下来。不,不可以,我是不是疯了呢?

前几天,你建议我去找对象。但是,我骗你说,我还没想这个。想问你,你是带着什么心情问我的呢?

我想潜逃到未遇见你的时光,静静地自恋。

Saturday, 14 June 2014

草草

人生的记录,草草写下,待将来回忆。

2014年6月14日

很难想像时间溜到这么快,二十三岁了,但是总还觉得自己是小孩子。不,应该说,总还是逃避自己该长大这件事。突然,想到一个图画笑话,脑袋问心脏,为什么你总是快乐?心脏回道,因为我把那些烦恼的事都交给你去烦。

2014年6月7日

昨夜,一群朋友偶然谈到过去的旅行。但,却最好笑的是他们接二连三地以为对方没有一起去某某地方旅行。事后,和室友谈起。他说,有些事情,之所以我们还清晰记得,是因为它们对我们而言是有意义的,但对别人而言是不一样的。

后记:记忆并不沉重(其实,并没有重量),沉重的是人心中的秋天(愁)。

2014年6月5日

若一切可以回到从前,我希望自己不优秀,自己可以好玩一点,可以坏点,大胆点。 

2014年6月4日

看到朋友分享她哥哥的结婚短片,觉得短片充满了开心与幸福。有感,人生的幸福或许不需要有连续剧般的伴奏,落叶纷飞的景色,转角遇见爱的夸张戏法。简单,简简单单,若能在其中找到幸福,就幸福了。说真的,也还真享受如今在狂K书的日子,毕业后,也只能讶于自己竟然顺利地挨过来了。 后记:话说,若我们把我们所经历的一切一一录下来,再剪彩一番,不否认,应该也是不错的电影。 

2014年6月2日

从图书馆离开前,朋友笑我说,心情怎么这么好。我也不知道,我就连自己心情好这件事也不知道。突然,在想,难道我平常都愁眉不展吗?沉默,也不知何时成了反应性动作。不否认,不承认,不理睬,不纠结,就跟着自己步伐活着。 后记:大战准备的第一天,算过得不错,在轨道上前进。明天,继续躲在图书馆温习。=)

Monday, 2 June 2014

端午



前天,妈妈对着我说,端午节了,抱粽子了,你那里有粽子吃吗?我说,没有,就没去找,若找,应该可以买到的。她笑了笑说,明年回家的时候就有得吃了。我点了点头,一个游子,来到了异国他乡,许多节日都没去庆祝了。

短片中,婆婆说,以前小时候学抱粽子的时候,是要用粽叶抱沙来做练习的。听着,想到了婆婆,婆婆总说以前有多苦,多穷,什么都得省,到了这个年龄,钱也省着花,从来也没要求过什么给自己。

后记:

哥哥在面书上提到:我很敬佩屈原那种“亦余心之所善兮,虽九死其犹未悔”的坚持精神。 但听了林夕在《黑纸》的访谈后,不禁想:无可否认,屈原是忠臣正义的象征。但换在这个年代,屈原当年的所作所为却是很有争议性。“君要臣死,臣不能不死”算是种愚忠的态度吧?何况,君王没有要求他死,他却自己结束生命。 或许还是小时候的自己比较好,不会质疑节日的来源,相信年兽相信奔月的故事,相信粽子的存在是为了避免鱼吃屈原的肉身。

但是,与其说这习俗的起源,但是我更加喜欢这些习俗所代表的意义。

Sunday, 1 June 2014

《向着阳光》——林一峰




喝过这一杯 赶紧相拥把握分秒 
眼看离别在即 多少颗心碎在月台 

告别永远仓促 再会要等多久  

捨不得都要接受 
你说长长路中 许多东西会淡忘 
我笑带点自欺 将这一刻努力延长 
吻痕印於车窗 距离逐秒增长 

How I like to take it slow 

慢慢离开 一个地方 城市变小 心更宽敞 
向著前方 披星戴月 不必太匆忙 
继续寻访 温暖目光 收进心中 或会淡忘 

第一次听这首歌的时候,心里可以感到歌中的轻快之意。虽然自己的方言不怎么好,但是很喜欢歌中的意境。很美丽,比较起情歌,也不逊色。

很喜欢“慢慢离开,一个地方,城市变小...”这一段。看着这段话,想到了自己每次旅行踏上归途的时候。

Saturday, 31 May 2014

《The Best is Yet to Come》——林一峰



永远有一个吻未尝 有些烛光未燃亮 
若爱太苦要落糖 吉他断线亦无恙 

若要错失永不能守 得到也不代表長久 
假使快乐有尽头 痛苦也未不朽

前阵子实习的时候,在旅行之路,来自澳门的朋友Joanna Ip强烈推荐这位香港土生土长的创作歌手——林一峰。我心里想着,到底这个歌手有多强大,直到她说,若他来墨尔本表演,票再贵也会去。

而这一首《The Best is Yet to Come》,根据Wikipedia,就是他的成名曲。听后,觉得还真特别又带有意思,听多了也真会不知觉地喜欢上。

Tuesday, 27 May 2014

让火再燃烧起来

曾经,有多远?
那懵懂的自己在空中写字,
写下一个秋天,
让文字如落叶散落在不知名的大地上。

做许多事情,是需要一股火,一股不被时间吹熄的火。曾经,一些事情,我们决定去做,但是做了几天,就英雄气短,放弃了。抱怨时间,抱怨生活,但是,再忙,再艰难,若自己还是有所坚持的,自己还是会熬过来的。今天,写这文的心情,不外是在鼓舞自己,去做那些自己答应要做到的自修功课,别忘了那曾经的梦,但也别忘了这个部落梦。坚持,就坚持到最后。当只剩下荒野,少数人留下,自己就要紧紧地握着那股火,让它在最黑暗的角落间烧到更加灿烂,更加亮。你是否还记得,动漫里主角为什么总会击退对手吗?是的,不放弃,永不放弃,为正义,为朋友,坚持自己能办到,守护下自己珍惜的,自己重视的。

Tuesday, 20 May 2014

无题

许久没有更新,不外是说忙,我的生活很没时间,若有,也想用在树下寻找心灵上的平静。

是否还记得最后一次真正地注视自己?犹记得大学先修的时候,体育老师叫我们站在镜子面前看自己,看自己究竟长什么样,脸上有多少痘痘,头上有没有白发了。大半的时间,我们都在说自己,却没有真正地看自己,除了打扮时间例外。

前几天,和朋友慧诗提到关于祝你早日康复、但愿你天天快乐这回事。我说,这些话,说到有时候就觉得自己很无力,帮不上忙,也改变不了什么。她回我道,是的,虽然就只是些空口善意的祝福,但它对被祝福者是有意义的。我想,有些事情,是看有没有心意吧!

很抱歉,得接下去忙了,下回再聊。

后记:下回再聊,也不知道是何时的事了。

Friday, 16 May 2014

推荐《我的自由年代》连续剧

有时候,会很敬佩自己的专注力。当我想好要做好一件事情,那么我就可以忘记其他事情,忙到其他都不理。14日的那个夜晚,夜已深,眼睛也已有所疲倦,突发奇想地说,这阵子,忙到有点累,不如看些电影或连续剧陶冶心情。所以,开始了《我的自由年代》连续剧的追逐。



个人目前评价是:这是一部值得推荐的连续剧。有人喜欢连续剧中的旧曲,也或则是喜欢剧情发展,但是我最喜欢的是故事中的道理哲学。

第一集分享:虽然是知道要放弃的,不过,现在就放弃的话,比赛就结束了。

第二集分享:对自由有多大的理解,就有多大的自由。一直困在别人的城堡里面,当然会不知道自己能做什么,但是只要跨出去,我相信你一定会找到一条属于自己的路。

第三集分享:独立,不是什么都要靠自己,来拼命想证明自己长大了,不需要别人帮助。这是逞强,并非独立

第四集分享:我觉得博子只是爱上她幻想出来的那个形象而已。有时候,想想,很多人谈恋爱也是这样,并不了解对方,只是看一点的表象,然后就跟自己幻想出来的对象,在脑海里上演爱情电影。

第五集分享:所谓的偶像,都和我们一样,有喜怒哀乐,要吃饭,要睡觉,考试也会不及格,崇拜他们,可能只是一种寄托吧,但其实他们是什么样子,我们根本就不知道。

备注:以上蓝色字幕的句子都是摘自此连续剧。

Friday, 9 May 2014

真假文青?

读到林韋地《医生和文青》,觉得有几句很好。至于你问我为什么,我会说,因为它道出我心里所感受到的。

“因为我看起来比实际年龄年轻,别人总会问这个不修边幅的废柴真的是一个医生吗,而我所受的教​​育又教导我纵使明明书读很多文章写得好超有才华,在人前自己还是要谦虚一点,于是我只好不停地重覆我是一个真医生,假文青。”(摘自林韋地《医生和文青》

觉得自己的文笔不错,虽然没作家的好,但也不至于文理不通。自己没出过书,也没靠文字生活,所以,真的很难说与文青有什么关联。但是,又有谁说好,谁是文青,谁不可以是?没有人,没有人。

但是,我好像偏离我所要表达的要点——东方教育。我从小所接受的教育许多时候要我们谦虚一点;请客人留在家吃饭,就说,请不要介意,就只是些粗茶淡饭;写作文去海边野餐的时候,还记得我小学的年代都是写,坐着爸爸的‘老爷车’出发,虽然后来,看到范文开始用‘奔腾’取代;大嫂们聊到儿子,一旦儿子被称赞聪明的时候,就满口说‘没有啦’,虽然心里是甜滋滋的。

谦虚,不是不好,但若是过于,就变成了虚伪,没有自信,甚至在潜意识上,我们开始变得悲观。我们反应性地思考方式是:真糟糕,我没有做好这部分!反观,我们开始忘了关注我们所达到的,我们所成功办到的事。自己得对自己有信心,有能力,那么别人才会认为你有承担的能力。

我不觉得自己有多好,但是我告诉自己,凡事的第一次就当作去那里看看、学学。倘若自己总是把自己捆住在自己的安全圈内,你就永远无法站在你可以达到的舞台上。

Wednesday, 7 May 2014

回不到从前

人生是一个讲师;它教会了自己许多的事,但是也在这路程中,自己的视野与人生观也随之改变。

突然有感地写道:“会假装自己还是和以前一样,但是变了,还是变了,掩饰不了,就像纸抱不住火一样。”

好奇的学妹问道:“为什么要假装和以前一样?还是只是文字上的抒发?不能当现在的自己?”

其实,我也没想如此多,就简单老实地答道:“或许是自己的关系。就觉得想呆在过去,在最初和朋友认识的模样,不想让对方觉得自己变了,而对自己有所陌生。或许是想多了点。但也不否认,我是个复杂的人。”

乡村实行

今天是在乡村实习的第三天。来到了这里,乡村和城市的感觉是不一样的,城市什么都方便,但是乡村却没那么方便了,不管是医药设备,还是购物。但是,值得开心的是,离开了城市,也相等于离开了那繁忙的生活,在这里,大马路来往的车很少,人与人都仿佛认识对方一样。

在医院实行观察一天后,不难发现,与大城市相比,药剂师的人数少很多,所以一个药剂师就仿佛什么都要做,接近需要全能。医院基本上的系统是比较落后的,最近才开始实行medication management plan和antimicrobial stewardship。虽说如此,这是值得庆祝的。药剂师说,你得明白为了进行这些,他们也是筹划好久后才实行,并不是一朝一夕的工作,而且若有什么新计划,这些都是首先在大城市大医院推行的。(后记:人生,不是拥有一切,才叫作开始。许多时候,都要挨过那刚开始什么都不懂,什么都没有,什么都在琢磨的初期。)

另一个乡村面对的难题是如何吸引并保留那些能力高的专业人士,包括药剂师。在偏远的乡村,或许就只有那么一间药剂所,而药剂所只有一位药剂师。若该药剂师病倒,他或许就得带病上班,直到数日后,另一位药剂师才能从另一处调动过来(在澳洲,一个药剂所要有药剂师在店里,才可能开门做生意。)

此外,医药设备的不全面是另一个考量因数。若病人需要复杂手术,他们可能就得送到大城市的医院治疗,而这有可能是两三小时之遥远。

好吧!就写到这里,下回见。

Monday, 28 April 2014

登山

上星期五,和两位朋友去登山。这山是Mount Ohlssen Bagge,来回路程预算是四小时。柜台的服务员看了看我们,说或许不需要这么长的时间。我们都笑了笑,是的,年轻真好。

路途中,有一位战友投诉,好累,看来是上不去了,你们两个人上去就好,帮我拍张照片。其余的我们俩,望了望对方,在前进与陪伴纠缠。在荒凉的山路上,还真不放心让一个朋友一个人,所以最后,我们谁也不丢下,一起走一阵子,休息一阵子,再走一阵子,走了上去。

有阵子,我还真考虑放弃,尤其是那段斜斜的上山路。一边上山,一边感受心跳加速。心里会想,若自己一个不小心,跌了下去,该怎么办,是不是就这样英年早逝了呢?但是,看着朋友没有回头地爬了上去后,我也不落人后,跟上脚步,说服自己不要胡思乱想。

在这上山之路,也有好几人已从山上下来。路过的其中一位对着我们说,不远了,从山上往下望的风景是值得的。我笑了笑,心里不禁多了份完成这登山之路的动力。其实, 最令我惊讶的是,登山这玩儿就不只是年轻人干的活儿,但也可看到白了头发的登山者,甚至年纪轻轻的小孩也是。来到了国外,只能说,他们还真放心他们的小孩,小小年纪就让他们登山游水。

上到顶峰之时,心中不禁有份成就感。吃了简便的午餐,我们便开始在这荒山上大拍特拍。但是,就如朋友所说的,照片是无法拍下我们所处在的高度。另一位朋友说道,但是,我知道我们都已经办到,我们征服了这座山。

下山的路是较轻松的,但是每一次的回望,还真难以相信,我爬到了这山峰的顶端。

Friday, 18 April 2014

《人来人往》——陈奕迅





闭起双眼你最挂念谁,眼睛张开身边竟是谁?
爱若难以放进手里,何不将这双手放进心里?




《人来人往》,多伤感的一首歌。一个人就只能是对方情伤过后的候补,摆脱不了朋友圈子。当对方已经义无反顾地离开,遗留下的体温已不存在,自己还因为曾经而快乐。

Wednesday, 16 April 2014

阴天的心情

孤单一个人的心情是阴天的。

也就在这个时候,特别容易写一些伤感的文字。

伤心的时候,
泪水不再落下,
逞强地面对着。

我讨厌这,
我压根里不觉得
哭泣是小孩女生的专利,
也不相信男人
流血不流泪的道理。

但是,
话虽如此,
我已好久没有哭泣的勇气。

是的,
我很矛盾,
但也或许不。

Tuesday, 15 April 2014

糊涂的压力

最近很糊涂,然后很莫名地令自己压力。

一直觉得自己有许多功课要赶,而且要听的课都好像一天接着一天累积。我突然有感,神,大学第四年真的不简单,读到我要窒息了。

看着轻松的房友诗盈,我说道,我很压力,很多功课没有做完,你不压力吗?

她想了想,说道:“去读考试先,考试后,才重听lecture。星期四,没有lecture,只有一个tutorial,星期五放假,那时侯,你才追lecture也不迟。”

我傻了傻眼。自问,怎么我会忘了这星期五就开始放假呢?顿时间,心中的大石总算松了下来。

虽说如此,但这也是第一次觉得自己如此失去方向,失去平衡感,像走在钢线上总觉得会跌倒,然后倒下,然后就站不起来了。

是自己变笨了,变老了,变糊涂了吗?

不,应该是读书,读傻了吧!

Sunday, 13 April 2014

未来厨师?

三星期的实习在前几天结束了,而这个时候,总算空出时间来静静思考。因为每一天从实习回来,身心都已经很疲累,所以准备晚餐的时候都少了心思,恨不到快点准备好,过后继续为学业冲刺。

今天,星期日,有了时间,所以在厨房慢慢准备食物。准备之时,心里想,今天,又要混一些有的没的的食材在一起了。心里是兴奋,且期待的。但是,闪如脑海的是前几个星期,我把芒果放进咖喱事件。我记得,我曾在某处吃过芒果咖喱,所以在那一次下厨的时候,突然兴起雅兴把芒果放进咖喱一起烹饪。但是,不少朋友听了,就说,你怎么如此乱来。我傻傻地笑了笑。

关于烹饪这方面,我想,我是很有爱迪生精神的。是的,一万次的食物混合失败不是做错了一万次,而就只是从中悟出了一万个失败例子。(借口多多)

但是,心里有时会想,或许大厨很多是男生,是因为他们和我一样;在人生的首二十年都没踏入厨房,但是后来却迫不得已得炒食物,所以就大概大概地把食材炒在一起。因为一直都不传统地学习,所以都很创意地去煮,很不怕死地去炒。哈哈,或许吧!(发着白日梦)

后记:若要有所创新,就不能走回、做回这一百年每个人都做着的方式。

Saturday, 12 April 2014

不公平的世界

室友诗盈投诉道,我的命运很糟糕,去的实行地方都很麻烦,不只是花上很长的时间,而且要换车又换车。

我点了点头,说道,我觉得这没有关系到公平不公平,许多人都和你一样要花上很长的时间去实习地点,我这一次也是差不多要花上一小时,所以没有什么好投诉的。

(注:大部分的国际大学生international student都租了间很靠近大学的住宿,但却往往忘了那些所谓当地的大学生,有者是每天都需要花上一两小时才赶到大学的,但是依旧风雨不改。因为这没关系到我们,我们时常都没有去考虑,反而总是羡慕他们的家人都在身旁。)

其实,关于实习,我个人看法是,去实习,更重要的是你可以从那里带走的经验和知识。虽然说是三星期,但也只不过是十五天,过了第一个星期,自己大概会习惯早起,早出发的习惯。反之,若遇上一个好教师,这三星期才不会白过,而你也会乐在其中。所以,每一次公布实行地点的时候,我总会期盼,希望我要去的地方,我可以学到更多,做到更好。

后记:埋怨,是一种病态。要明白世界本来就不公平,所以不能总是让你不公平地拿到所有好处。笑一笑,继续,许多事情真的没有什么大不了。

Friday, 11 April 2014

告一段落

总算,告一段落了。时间过得很快,快到有时候,我们都已经走过三星期。今午,Preceptor突然对着我说,我的placement 还差一天,因为下星期easter friday。我一头雾水。站在一旁的intern说,这星期是我最后一星期了。Preceptor反问说,是吗,还以为只是第二星期而已。我笑了笑,反思,心情是复杂的。

在这个实习,很难说我学到什么,但是我觉得在这里,我开始建立信心,开始学习如何处理现实问题。大学教育无法教会我们所有,因为真的很难想像前来的客人会带来给你什么疑问。实习了三星期,每一天仿佛都有一些自己不知道的事情。

在这里,学会到了处事要有系统,员工要有团队精神,对下属要信任。但,也间接提高了自己的沟通能力。下一回见!

Thursday, 10 April 2014

忙碌的日子

今夜,吃快熟面的时候,室友诗盈对我说道:“怎么你这样忙?忙到连煮快熟面的时间都没有。”

我摇了摇头说:“没有啊!就一直都是这样煮快熟面的。烧水滚了,倒进碗,后把面放进去,用盘子盖上。”

她说:“你真的觉得自己忙到没有时间?”

我说:“我没有啊!就一直都是这样吃的,而且用煤气烧水的快熟面比较软,没有我喜欢的口感。”

昨天,从实习岗位回家,突然在考虑将来。是的,将来。你或许会说,你如何想像将来,将来太多未知数了。关于未知数这方面,我喜欢筹划。

如今实习朝九晚五的生活,真的很累,累到会开始认同小姑说过的话——工作了过后,你有时候就累到想回家,哪里都不想去。是的,坐在回家的地铁,我宁愿呆呆坐着,不去烦恼,有时候连下车也懒得起身。

我在想,将来应该很忙,若要达到我所有目标;第一,我想成为一个出色的药剂师,所以得抽出时间去学习,去研究,去复习,去更新知识。第二,我想继续我的部落客生涯,所以得抽出时间去更新。第三,除了在医院工作,我想在community 做part time,以帮助更多人,而这也需要时间的。第四,我也想执行教育工作,教育新一批的药剂师,让他们明白药剂师的重任。第五,若经济允许,我也想开自己的理想药房。第六,我想旅游摄影,就到处走走看看。第七,我想出一本小说,但是灵感是超需要时间去感悟。第八,我想不断加强自己,所以有决定上online education 的打算。第九,我想孝顺父母,若能,就带妈妈看看外面的世界。

想了一想,我哪里有这么多时间去完成呢?恐怕一天三十六小时也不够吧!算了,有可能当我完成了大部分的时候,我也已经一个人孤单地老了。什么!我还没算进谈场恋爱的时间呀!若我想在三十岁的时候结婚,我必须幸运地在七十亿人中巧遇地遇见你,然后让你也爱上我,然后我们都确定自己愿意和对方携手一起走完剩下的下半辈子,是的,这一切必须在五年里发生。什么!五年!真的有点无法接受了,我不是还很年轻吗,不是还很年轻吗,不是还很年轻吗?糟糕,叹到最后也有点心虚了。

Sunday, 6 April 2014

药店实习

在药店(Community Pharmacy)实习了两星期,感觉良好,一样很喜欢和顾客说话,若能,是希望可以帮上他们的忙。若不能,至少也不在推荐产品中造成任何伤害。

由于不是第一次在药店实行,所以许多基本的概念都知道了。也因为这样,自己比之前更快进入状态。但是,也因为觉得自己懂了许多,变得比第一次懒散。首星期后,回想,觉得很不应该,我想,应该继续积极,把不清楚的东西写出了一个列表,询问药剂师。

很快的,又陷入了低潮时期。虽然已经主动与顾客聊天,然后从他们的疑问得到新知识。但是,总觉得这是不足够的。虽然学到的东西不少,但是却很杂。心想,是时候探讨自己该如何进步。想了又想,发现顾客的问题,我都是直接查询药剂师,甚至在于劝告病人使用药的时候,都是问药剂师该怎么说。是的,我可以开始自己找资料,然后再问药剂师的答案,我得学习独立思考。

无知的心态是重要的。要抱着自己不知道的心情去学习,而不是以为自己已经很懂,很了解。自我感觉的知道,或许就是后期无知的主因。

不管怎样,实习就只剩下一星期了。真希望自己可以在接下来的日子,继续不断地超越自己。

后记:在异国他乡执行药剂生实习,当遇上同样说着自己母语的顾客时,亲切感会不知觉地在你一言我一语的谈话中油然而生。

Sunday, 9 March 2014

开灯熄灯

昨夜,睡不着,一直烦恼着许多事情,在床上翻转了几回,但依旧无法入睡。

带着疲惫的身躯,起床,走向厕所,开灯,看了看自己,问了问自己,为什么依旧无法入睡,熄灯,走回睡房。

开灯。熄灯。有感。

话说,人生还真有点像场舞台剧。

开灯,表演开始。

熄灯,表演结束。

Friday, 7 March 2014

《海角七号》——东来东往

最近听的新歌不多,可以用手指头来点算。

为了回避屋子内的冷冷清清,打开音乐盒,开始播放一首又一首埋葬在电脑内的旧歌。虽然很多歌曲听了一次又一次,但是对歌名依旧没有头绪。

其实,每一次的重听,总有新大陆发现之错感;原来,我曾听过这么一首有深度的歌曲。

今天,打动我,令我想分享的歌曲,就是这首——《海角七号》by东来东往。 



依稀的记忆从前的你
背靠著背听海的声音
夕阳和海面都太清晰
我就在这裡找到了你

那天的日记天飘著雨
我躲进眼泪你在那裡
夕阳和海面依然清晰
还是在这裡我丢了你

我把对你的思念写在海角上
寄给那年七号的雨季
有些爱不怕时间太漫长
已经生长在心裡

我把对你的思念写在海角上
寄给那年七号的雨季
有一些等待不能太漫长
已经枯萎在心底

Saturday, 1 March 2014

诠释的歌

一首歌唱在不同人的嘴里,会有不同的感觉。毕竟,每个人对这首歌有不同的领悟,所以有不同的诠释。

在湖南卫视《我是歌手》第二季第八期,茜拉演唱了周杰伦的《最长的电影》。

周杰伦《最长的电影》



茜拉《最长的电影》



不知道你听后是怎么想的。

其实,我也很喜欢听朋友歌唱,听他们的歌,感受他们的体悟。有些时候,他们唱的和原唱有所不同,但是我不在乎,每个人本来就不可能一样的。

对我而言,歌曲没有所谓的标准,也没有谁比谁好,所以与原唱不同并不意味你唱错了,就只是感受不同,所要表达的相续不同。话说,歌者也就只是一首歌与观众的媒介。哈哈,我又好像绕了一大圈,说唱歌就像写文字一样,没有对错。原因无他,不管是唱歌,还是文字,都是艺术,而艺术本身是多样,没有优劣,而每个人的审美观是不同的。

后记:但是,我想,我多半只会把歌曲糟蹋掉。

Friday, 28 February 2014

所能给予的

身为一个博客,一个时常困扰我的问题不外乎是我可以给予读者什么。有些人写游记,有些人写小说,有些人写影评,有些人写饮食,有些人写科技,再有些人写搞笑。但是,可悲,这些都不是我所能给予的。所以,我时常一个人嘀咕,到底可以给予什么。

想了许久,思路渐渐清晰,看回这一路来的作品,我明白我所写的都是自己。若要谈所能给予的,我想就是我。我写我感受到的人事物,把真实的我呈献出来。不管是孤单,还是喜悦,还是懊悔,我会一字接着一字,连接成句子,写出来。我想说的是,在这个世上,你所面对的问题不就只是你一个人面对,在世界某一角落的我也在面对、挣扎着,而你可以在我的文字中遇见。多半的时候,我们都不谈不开心的烦恼,所以总只是看到别人喜悦的一面。

这段路中,不难发现我也不断地翻写,想更加清晰地描写自己的感受与看法,就如部落名字《浅白文字》一样。但愿我已经,或则快要办到。

明星蝴蝶效应

时不时,放自己一个假,做自己想做的事;赖在床上不起,投诉自己太久没有睡到自然醒;观赏电影,一部接着一部,说自己想把自己想看的一次过看完,之前错过了太多;走出大门口,看看人群 ,告诉自己自己还活着这个事实。这或许就是我的人生观。

前阵子,Running Man 来到墨尔本拍摄,一时间引起不小风潮,但是大浪也退得特别快,快到没有发生一样。但,也因为这样,我首次感受了明星蝴蝶效应。

传言,RunningMan可能在StateLib拍摄。虽然对他们都不怎么了解,但也还是决定去看个究竟。坐所在State Lib正对面的Nando,等待着9时的降临,我们吃着晚餐。突然,一小群人冲去某方向,不久,如蜜蜂般的人群汹涌冲了上去。见到如此个景观,我想,这真的是Running Man了(备注:我说的是那蜜蜂般的人群)。

但是,大家都扑了场空,失望归来,原因无他,有人作假,其余人见影追风。回到餐桌,暗想原来早已十面埋伏,大家都只是备战,不让对方发现。

等待的时候,我在傻想,今天,许多亚洲人都变成了爱书份子,到了这么夜,还是和图书馆难分难舍。等到9时左右,人影都没有见到,听说他们还在Melbourne Museum拍摄。其实,我不疯他们,所以也就不想继续白白浪费时间,回家去了。临走前,还有不少人继续守候。

其实,我不明白为什么和一个明星握手就很大件事似的,明星和普通人不是一样的吗?都会老,都会病,都会痛,都会死。抱歉,我就有点过于理智。

后记:再过不久,就要开学了。我想,是时候收拾假日心情。但是,还真期待今年的冬假,因为将会远赴英国,一边出席大哥的毕业礼,一边和弟弟到外面世界走走看看。

Sunday, 23 February 2014

瓶颈到无法更新

多年前,不善于用文字表达;自己就仿佛是刚学会说话的小孩子,用尽自己所学所知去说清一件事。一日,接着一日,也不知道过了多少日子,自己开始有了自己的独有写风。但是,也在这时候,想写的欲望相对减少,减到有时候自己故意回避部落,虽然想回到书写文字的从前。

发现自己变了,变回了原本不多说的自己。昨夜,满意的照片拍了不少,但是自己没有发表的意愿,若不是友人说要放上几张后tag他,我也还真懒惰。

或许,我开始自私,开始不喜欢自己看重的事情记载给别人读。

但也或许,原因就只是自己越来越没有文字感。

后记:最近,时常在想,自己为什么要写下去。想到最后,自己坚持写下去是没理由的。笑了笑自己,感觉很累,很累,就真的很累,真想抱自己入睡。

Wednesday, 19 February 2014

某些时候

有好几天没来更新,一半是在沉淀自己,一半是因为自己懒惰更新所致。今天,睡了个长长的傍晚觉,起身,精神奕奕,想应该记下些事情,无关大小。

某些时候,思绪来袭,会想狂写一笔。在歌声的伴奏下,走到记忆深处,探索过去。谈回过去,虽然都只是轻描淡写,但是内心的起伏却像艘在大浪中的木船,起起伏伏。

某些时候,会想感情这回事,依然一直摸不着头绪。但是,会想作个流浪中的假诗人。总觉得诗人情怀是浪漫,外加许多感性。

某些时候,就这样提起笔,开始书写。让思念、喜欢与爱,留在文字天堂,不再与脑海缠绵。

某些时候,遥远看见你,我嘴角微笑,嘀咕多好可以遇见你,在这个巧遇的时候。我数着时间,等待你走到眼前。但是,多半的时候,你静悄悄路过,没有交叉,期待就这样结束。

某些时候,会尝试挽留,问道,最近过得怎样。你答了答,不错。我说道,那就好。空空的,静静的,暗暗的。

某些时候,会想起你。没有一封音讯,没有一道问候,就这样静静地想念着。查了查手机,你没有来信。

某些时候,会看透真理,像个隐居高山的高人说起道理:我们之间的距离不只是眼前看到的几百米,说真的,还有一段很长、很长的距离才能让我遇见你的微笑。若爱一个人,路途再远,都不成问题;若不爱一个人,路途再远,都不是问题。你说,这有趣吗?

《风暴》2013年电影

 

曾在某暗黑学,读过,每个人都可以被收买,就只是价值多少;有些人可以被钱收买,而有些人可以被仇恨收买,而再有些则是名誉。

《风暴》这部电影谈的真是当正义失去了它所坚持的正义,被收买了。一个相信正义、维持正义的人,却因为人生仇恨,埋没了良心,做了一些见不得光的勾当。明知道是错的,但是一步错,就步步错了。看着一幕接着一幕,我心里骂道,你之前说的那些正义都是屁话吗,你还是你吗?

后记:或许,说我天真,笑我愚昧,我相信正义、相信忠诚、相信信用、相信亲情、相信友情、相信爱情、相信付出。

Sunday, 9 February 2014

若有一个为你歌唱的人

上个周六,寂寞的自己,回到了寂寞的CBD。

站在人来人往的火车站好一阵子后,我继续步行,没有目标。

路过了一条街道,听到对面有一位坐在地上唱歌的女孩。

我走上了前去,不知觉地投下一些硬币。也搞不清,是因为自己变得慈善,还是觉得应该谢谢她带给寂寞的城市一些色彩?

在不远处的草地上,我躺下。

听着,听着,我心想,若有一个为你歌唱的人该有多好。

但是,回家的路途,反思,倒不如买个影碟,开个扬声器,不就好了吗?

还记得好久前的第一次吗?


Kayden + Rain from Nicole Byon on Vimeo.

在面子书看到朋友分享这么一个视频。看了,感触很深,觉得我本身已经忘了许多,虽然觉得自己长大了不少。

心烦的时候,很想在雨中淋水,让泪水随着滑落,让不满与埋怨潇洒挥别。

但是,大了,明白淋雨会生病,所以躲在屋檐底下,看着人群跑过街道,细听能让我清醒的雨声。

有一天,或许真的有那么一天,我要淋一场雨,再回到小时候的自己。

走不开的母亲



记得中学PMR祈福会的时候,第一次听这首歌的时候,我很感动,差点落泪,很感谢妈妈给的一切。

今天,和哥哥视频的时候,聊到他毕业典礼的事情。他问我道:“你知道我最想谁出席吗?”

我答道:“应该是妈妈吧!”说出口的时候,我心虚了。

他说:“我们总说,三弟没有去到外面的世界,但他却是我们三兄弟最早出过国的,小六毕业旅行就去了新加坡。”

我点了点头。

他接着道:“也只有妈,哪里都没去过,嫁到我们林家,就安安分分地照顾着我们长大,没有一份埋怨,但是直到如今,都一直因为家事走不开。婆婆爸爸都出过国,去了中国、香港、台湾。唯独妈妈哪里都没有去过。”

我说:“我总觉得我对妈妈的亏欠很多,很多,很多。甚至就像我之前所说的,我对妈妈的理解不多。”

哥哥说:“小时候,妈妈剖椰子赚钱。过后,妈妈好像和爸爸看了三十多部电影,过后就嫁给了爸爸。婆婆说,当爸爸追妈妈的时候,爸爸几乎一星期就载妈妈去看两部电影。现在,哪里还有人看这么多部电影才在一起呢?说真的,还真的想不到沉默的爸爸会有这么浪漫的一面。”

我笑了笑,我还真不知道。

哥哥接着道:“也很真想像沉默不多话的爸爸小学时候拿过演讲比赛第三名。这是另外一个谜团。或许是环境造就了他的沉默。”

记忆回到了前年回家的时候,妈妈劝着我,买个智能手机,那个旧电话给她。

那时侯,我是感动了,但是我嘴硬地说:“妈妈,我不需要智能手机。要的话,我买个给你,你用的这个比我还要旧。”

她回我道:“那些touch screen的很复杂,不知道该怎么用。”

我说:“可以学。”

她说:“不要,你去买个新的,我就是要你这个旧的。”

最后,哥哥说:“要记得你现在说过的这句话——你对妈妈感到很多亏欠,将来要记得回报她!别忘记了。”

Saturday, 8 February 2014

游子的孤单新年

农历新年好像过了好久,好久。但是,今天却也只不过是初十而已。本来也很不情愿记录今年的新年,因为记录下来的都只会是空虚,与落寞。

我笑着对学弟说,我们怎么叫作游子?

学弟说,就应该是游历到外的学子。

我开玩笑地说,你确定不是游泳到国外的学子吗?

这里的农历新年算是冷清的,没有气氛,没有装饰,没有朋友,没有家人。一天天接近大年初一,我越是感到孤单,或许就像某处读到的——佳节让幸福的人更加幸福,而孤单的人更加孤单。

除夕的那一夜,是和一位学弟在外吃度过的。桌上没有山珍海味,就简简单单的一餐,和过年没有连接上关系,也就只是心理上不想一个人与四堵墙壁吃团圆饭。

我时常好奇,别人家的团圆饭是不是很壮大的,就所有远亲都聚在一起。学弟说,他家的团圆饭其实也只是一家人在同一个时间聚在一起吃一餐,毕竟平常每个人吃晚餐的时间都不一样。

我笑了笑说:“若团圆饭只是算父母与兄弟姐妹为一家的话,那么我以前就时常一起吃团圆饭了。从小,我们都会等到爸爸工作回来才一起吃。”

哥哥出了国,我也接下来出了国,我想家应该冷清了不少。还记得除夕夜的时候,我们都会去东禅寺,但是今年他们却没有去了。前两年起,少了哥哥,今年少了我,去的兴致也或多或少减少了。过后,再加上四姑前些日的意外,搞到行动不方便的关系。

初一醒起,没有新年歌的伴奏,也没有新年节目,冷清清的。红包也没有收到一封,还真空洞。上了面子书,看到许多的新年照片,我更加空虚。全家照,有多少年没拍了?感觉上,很久,很久。而且,今年会去拜访小学级任老师的约定也无法履行,我想或许明年好了。

热天气

很想胡写一番,简单地抒发自己,直到笔墨已经用尽,直到自己已经再也无法寻找另一个方式来形容。Erm... 倒数开始...

烦闷的热天气,杀死了冷静的冰淇淋,与汗水到月球。但是,途中遇上罗汉大树,他说,好热,你再不放手,汗水也就要渴死了。热天气转身一看,汗水不见了。他说,这什么世界,刚才明明要约冰淇淋看月球,但不久溶了,现在这个汗水更神,转身连影子都没有了。

后记:我知道,这很没有头绪。但是,只想说,天气有点热,干干的,只能与喝冷水抗战。

Tuesday, 4 February 2014

不熟悉

才发现自己不熟悉的,是你......

曾有人说,人像洋葱;每一次的亲近,每一次的剥开,会看不见不一样的一面,有者甚至剥到落泪不断。但是,到了最后,才发现洋葱却是空心的;那前面所剥开的就只是一层层的伪装,一层层的保护,把自己的内心秘密好好掩埋,不让人看见。

有这么段美丽的童话故事:

鱼对水说:“你看不见我的泪,因为我一直活在河水里。”

水对鱼说:“我看得见你的泪,因为你一直活在我心里。”

固然童话故事是美丽的,但是现实未必是那么一回事。我们相信自己了解一个人,明白他做的决定,但其实没有。我们都只是猜疑,用手头上的资料。若有一日,发现自己之前所设的许多假设中有一个小错误,那么,自己认定的“真相”也可能就此改头换面。

后记:有些时候,不知道该怎么说,觉得自己很迷失。我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要求什么,追求什么,但却依然活着,一天接着一天。我搞不懂自己,也只是一步步尝试了解自己,了解世界。我不伟大,只想快快乐乐的。是吗?或许,我想。

Sunday, 2 February 2014

活着有时候就像盲人摸象

什么叫作活着?是自己还有一口气喘着?还是盲目工作,赚很多钱?还是什么?

说句实话,我对此的翻译有点像盲人摸象。

摸到自由板块,我说活着是要做自己想做的事,而不是得过且过;

摸到自主板块,我说人嘛,就自己好好活着,别听信别人说你该如何而如何,有人说你坏,你不要因此内疚而做假好人,别人也只不过是利用你过桥而已,也或则问你为什么这样,你就不敢那么做了;

摸到享受板块,我说,人要好好休息,人生就只有少少几十年,就该去享受,钱多了,还不是一样要上天堂?

《扫毒》2013年电影



今天,看了这部电影,感觉上这是部人性化的电影,谈兄弟情,谈亲情,但更重要的是很喜欢那些看似平凡却意义深重的情节。

当看着自己丈夫与朋友和好如初,她暗地哭了,说别再给予虚假的希望。

当看着两个兄弟只能选其一救出,陷入回想过去种种的,决定所割下的都是一块肉,都是有所遗憾。

当看着年迈的母亲说着好朋友就要宽恕,三个兄弟说好的时候,我很是喜欢。

有时候,感动,我总还是觉得可以取自平凡。

Saturday, 1 February 2014

摄影杂谈

一。

我有时候觉得拍照的记忆是件恐怖的事情。,每一次看回自己刚刚拍过的照片,总有种感觉——这照片好像很熟悉的,就很久以前自己已经看见了。不管再怎么想,我能预先看见未来是不可能的吧!

二。

总觉得打扮和照片是两个异曲同工的魔术;打扮可以掩饰丑陋,而拍照可以留下美丽,当中的功夫是否到家尤其重要。但是,初遇一个人,最好却在他最丑的时候。若干年前,一友人说过,profile pic要放难看的,不然遇见本人之时,得到的不是惊艳,而是惊吓(我的幻想天使去了哪儿?)

三。

关于照片,一个美丽的笑容可以改变许多,可以把喜悦带出来,让看的人觉得那一刻是幸福快乐的。但是,照片拍多了,觉得最想拍的却是当下,最自然的一刻,没有硬挤出的微笑嘴脸。也或许这就是为什么人说,认真的人最美丽/帅。他们把自己全神投入,不管别人目光,作自己,,所以也最能给予照片生命。

Thursday, 30 January 2014

小王子的玫瑰

其中一本我喜欢读的小说,是《小王子》。里面的故事就太过哲学了。若要说感情,就免不了提提小王子、狐狸与玫瑰的故事。

离开了自己的星球,小王子来到了地球。他看到一个玫瑰盛开的花园,这些玫瑰和他星球的那朵花一样。一时间,他失望了,他一直以为整个宇宙独一无二的一种花,却在那个花园有上五千朵般多。但是,心里面,还是担心他星球的那朵花会看到这些。

不久,来了只狐狸,而这狐狸教会了小王子‘驯服’。狐狸说:“驯服’就是‘建立联系’。对我来说,你还只是一个小男孩,就像其他千万个小男孩一样。我不需要你。你也同样用不着我。对你来说,我也不过是一只狐 狸,和其他千万只狐狸一样。但是,如果你驯服了我,我们就互相不可缺少了。 对我来说,你就是世界上唯一的了;我对你来说,也是世界上唯一的了。

小王子的那朵花,之所以和其他玫瑰不一样,也就是这么一会事。

后记:读后的多年,还是记得。若有空,就请前往阅读。这小说并不长,但却还有意思。被我说动了?想免费阅读这本小说?请浏览http://www.xiaowangzi.org/index.html。谢谢!

交着感情白卷

我时常说,活到了这把年纪,还未谈过场恋情,难道就注定我孤单终老吗?

以上这件事,是真实的,我没有要否认,因为实情是不能狡辩的。

但就只是“交着感情白卷”的说法是有点极端,有点不正确,虽然我也没曾告诉过任何人我喜欢过任何人,一切就埋藏在心的锁头里。

感情,不可能交白卷,因为.......请听清楚,我们说的是感情,不是爱情。

道理很简单,就像一场考试,若你是考生,你都会尽力作答,分别是后来得到的分数,是多,还是寡而已。

得不到的葡萄

你听过吃不到葡萄,说葡萄酸的故事吗?我曾经听过。

若说一个中年人说他/她从来就没有喜欢过另一个人,我想这是骗人的。因为,我是打死都不承认的一位。但是,若是我喜欢的人拿着枪逼问我,我还是会承认的。(读者:你别乱想,世界末日发生了,这都不会发生。)

曾经劝过人要放下感情,别因为牵挂一个人而迷失了自己。我心里知道,这都是废话。我何曾不是有过这过去,现在,将来都得不到的酸葡萄。现在,就只是假装成熟了些,不去理会这些,一个人好好地活着。

没有一段刻骨铭心的恋情,但却不意味着没有一段相思的思念,就像没吃到葡萄,但是却还是渴望着葡萄,想像着它的甜美。

后记:有时候,得不到的感情不是说人生失败,而就只是人生的一部分。抵赖它的存在,没有错,没需要心虚,但你却否认得了吗?

Friday, 24 January 2014

伯乐之说

喜欢和哥哥聊天,总在他的视野中看到一些之前看不到的东西。

前天视频聊天的时候,我对着他说:“其实,你有没有想过把你刚刚说过的东西,放在部落格上?”

他摇了摇头,说没有,都只是废话。

我笑了笑道:“就像刚才你分享的,其实一个人老了,不是因此而思想变慢了,反之是因为记忆多了,所以思想变慢了。过后,还有那个什么之所以一个人是为了等一个人。这些构思都很棒,都值得去记载。”

他作出了马蹄声,说道:“我就是匹千里马,需要一个伯乐,才懂得欣赏、挖掘我的才华。也或许你就是伯乐。”

我顿了顿,我想应该有好一阵子,可以觉得时间在我身边飞驶,很慢很慢,才开口说道:“其实,我想我们都是每个人的伯乐,而每一个人都是千里马。”

他说道:“就不会写。我刚才不是跟你说了,我是写什么的?是热血,是热血!”

我们继续闲聊着。

他突然说道:“前几天,和小姑聊天的时候。她说了一句很有意思的话——人生总不能总是顺着我们走。这句话虽然每个人都懂,但是从别人口中听到还是有所感触的。”

后记:聊天的时候,哥哥说道,你一个人很寂寞啊?我说,有点。他说,那么就找另外一个人。我说道,就不可能找到。他想了想,说道:“搞不好,找了另外一个人,然后不是一个人寂寞,而是两个人寂寞。”我浅笑。他接着说道:“这句话深奥,有意思。”

Thursday, 23 January 2014

智慧牙歪了

今天,去看了牙医,心事重重地回来。是的,我的智慧牙出头天了,但是它却长到歪歪的,所以得拔之以后快。但是,真的需要拔吗?牙医似乎没给我一个完全的答案。

不管怎样,当务之急是把abscess抽出来。做完这个小手术后,嘴巴还是麻麻的(但不是肉麻的那种)。其实,做完一个完整的牙齿护理,是一个很大的开支。但是想想,牙痛是不得了的,至少比花钱的心痛还要痛,痛上千百倍。

其实,也就只有疾病痛楚来袭,方能透彻钱的无力,身子的重要。

从药剂房,手里买回了两个药物:amoxycillin 和 metrogyl。感觉怪怪的,就仿佛自己dispense了许多药之后,报应来了,自己得吃药了。

后记:带着害怕担忧的心情吃下第一口。结局是心里充满了感恩,感恩自己的嘴巴吃东西没有隐隐作痛,感恩自己还能继续享受美食。感觉就像从地狱越狱回来。=P

Wednesday, 22 January 2014

是智慧牙出头天?

今夜,牙齿出了状况。很痛,痛到我睡不着觉,虽然精神已经崩溃到不行。很痛,就是很痛,吃面也不行,就用吞的方式完成;现在什么山珍海味摆在我面前,我也就只有眼福,可没有口福了。

下午还好好的,吃到还很开心呢!但是,谁知道,吃了个Timtam之后,世界变不一样了,天堂变成了地狱。我恨不得马上可以去找个牙医,搞个明白,到底是智慧牙出头天了,还是有什么食物卡着造就了现在的我。若是后者,那肯定是Timtam与我贪吃的杰作。若是前者,我这才明白生智慧牙的痛楚,我还真不想要智慧呢!

赖在床上很久,但是无法安眠。幸好明日是假日,所以可以休息,不然我可真会晕倒在地,成为牙痛的牺牲品。

但是,到底是怎么会事?明日自会揭晓。痛痛!!!这比心痛还要痛!

Tuesday, 21 January 2014

废学

想了七八分钟,得到宇宙霹雳无敌的结论是若要幽默,得放下道理哲学,后重新回到废话怀抱。若废话不抱你,没关系,因为你可以抱他。

我说废话的功力一直潜伏着,等待有一天爆发,就好像世界不是天天都会末日,就只是在某一天某一个时间。

谁说废材说出的话是废话?别说我无知,我们说出的可是比吸入时更高二氧化碳但更低氧气的空气。

你得明白,废柴拿去烧,就可以当作火柴来用了,正所谓天生废材必有用。

所以,对自己要有信心。若被激励了,谢谢就不需要了,红包大大个就好。

若要大肆宣传这个教义,请记得要低调。我可不要你的D调啊!

今早,我还真的想继续废下去。正所谓,人生自古谁不废,但都只是不敢张扬。若有机会与自由,说起废话可以说是滔滔不绝,川流不息,就好比不近女色的高人遇上心中所爱都开始不禁女色。

延续之前的话题,现在要讲解的是废学。此废学,非彼废学,此乃结合了阁下在东西南北四大方,东南东北西南西北四方,以及俗称地球村的大地,所见,所听,所想而成。 这些讲义宗旨是博君一笑,让人生比苦瓜还要甜。

这废学讲义有三大要点。第一,它不能把丑小鸭变成白天鹅。第二,它不能把白天鹅变成丑小鸭。第三,它并不会增加知识或则所见所闻。我们不会学牛顿探讨为什么苹果会掉下来,但是我们可以探讨为什么掉在牛顿头上的不是榴莲。

关于为什么掉在牛顿头上的不是榴莲,寻常人会说,因为牛顿没有坐在榴莲树下。这我知道,但是为什么他不坐在榴莲树下?这是因为他住的国度没有榴莲树?那么,为什么会没有榴莲树呢?这是因为季候的关系?

但是,依我无赖废学专家的浅见,这是因为榴莲树没爱上牛顿。试想想,若榴莲树是喜欢牛顿的话,它就会像席慕容所写的《一棵开花的树》一样,在佛祖面前乞求五百年(甚至一千年),就只为了让它长在牛顿必经的路旁。当牛顿经过那棵榴莲树的身旁,那棵榴莲树免不了会热情如火,内心砰砰跳,以至未成熟的榴莲横空而降,击到牛顿的头上。但是,榴莲树没爱上牛顿,所以这一切并没有发生。所以,幸好,爱上牛顿的是苹果树!!!

许多人会问,那么掉在牛顿头上的是榴莲,不是苹果,又会怎样?依你多年人生经验,你大概会知道榴莲会比较痛。但是,这时候,自以为聪明的人就会站出来说,是头比较痛。你是不是如梦初醒呢?但,其实,他这个解答很接近答案,却不是答案。这是天性,当我们越接近答案的时候,我们其实越难看到真相,毕竟当局者迷。

准备好了吗?把耳朵清理干净了吗?答案,其实是,牛顿的头比较痛。是的,这就是重点,不是我的头,不是你的头,也不是他的痛,就只是牛顿的头而已!

身为一个废学份子,我希望你从今天开始,开始训练自己的忍耐度,要达到忍人所不能的境界。但是,若你收到生命呼唤,你不需要忍着不上厕所,我可不想你闹个鸡飞狗跳的情面。我所谓的忍,是忍住不笑,不管是在表面上,还是在心里暗笑。我们要以不变应万变。若有人告诉你他听到你的废话想呕,你就顺着他说道,没关系,你会有一天宁愿呕都要听我的废话。

注:本文章纯属玩笑,别认真看待,请笑纳。不少笑点是自己听后稍微改编而成的。

Friday, 17 January 2014

未完稿

第一章

像曾经的过去,泡了杯咖啡。咖啡热腾腾的。我没有喝下,琢磨那时候那未写完稿子的心情。

“咖啡香,烦恼,世外桃源”我默念道,但是思绪依旧未回到该有的境地。呆望着白纸,思绪模糊,写了几字,又删了许多字,一直重复着。越是重复,越是懊恼。这个懊恼直飘到自己想帮人却无能为力的失落感。到底自己怎么了? 心太烦,已无法静下,索性盖上电脑荧幕,转过身子,向屋外走去。

坐在庭院的椅子,看着人来人往的大路。一时间,不难发现路过马路的车辆摩托都蛮多的,只是往往自己都没心情,停下脚步好好地坐着。我最喜欢的天气是雨天;它带种清新的感觉,总让我找回遗忘多久的动力。我看了看天空,看来是不会下雨了。但是,看着路过的车辆,想着过于盲目和忙碌的自己,我心中不禁想摆脱这一切痴狂的追逐,投回自由开心的怀抱。

走进屋内,握起咖啡杯,一喝,发现咖啡冷了。 咖啡冷了,冷冰冰的,不是自己喜欢的感觉。那曾经的未完稿是否就像这杯冷咖啡一样,失去了曾经的感动,所以自己已经无法写出那时候的灵魂。

关上了未完稿,打开新视窗,书写新稿。 未完稿,并不只是自己曾经写到一半而未完成的稿子,但也包括那些自己应该在有生之年未写出的稿子。嘴不禁泛起微笑,键盘响起了节奏性的乐曲,我持续写着,任字与字产生莫名的化学作用。就是这种感觉,自由写着自己想到的感觉。一句接着一句,一段接着一段,没有停下的意识。写到最后一句,心里不禁偷笑了。这稿子,就是我如今的未完稿。

第二章

很奇怪的一种排列,曾几何时,我们也是这么坐着。那时候,我们都还年轻,说要变成超级厉害的超人,统治世界,占领地球。

我开口了道:“还记得我们以前的梦想吗?”

他微笑地点了点头,道:“我们想成为世界上最厉害、最重要的人,统治自己的一个世界,像上帝那样。”

我接了道:“所以,我们选择了写作。”

他望着我,我望着他。很多话没有说出口,宁静依然。

“对不起。”他开口道。

“为什么?”我假装不知道地问道。

“说要等待你自我放弃,没想到最后放弃的人是我。”

“事情都已经过去了,别再提,难得大家多年毕业后还能再次相聚。”

“其实,我一直很羡慕你。为什么你是那么的顽强;当大家都否定你的时候,你还是继续努力着,甚至直到现在。老实说,你是我那时候最敬佩的作家,虽然未成名。”

“哈哈,让你见笑了。你才是我一直追求的目标;总是能在各比赛得奖。”

“哈哈,那么,我现在荣重地颁给你,小明作家比赛冠军奖。”

我挥了挥手,表示别继续胡闹下去。

他急着性子地道:“还不快上台领奖。”

我笑得很开心,就好像真的拿奖一样,虽然就只是个空头友情奖。

我顿了顿道:“其实,也因为你,我坚持到现在。”

是的,他的名字叫小明。

直到离开咖啡厅后,我都没告诉他,他将会是这故事的主角之一。

第三章

“你喜欢写作吗?”

我点了点头,虽然自己不知道该作出什么反应。眼前的他是学校的风云人物,作文比赛得奖不少。自己算得了什么,即使有一天他生病了,中文老师也不会想到我。我不怪他,毕竟自己的文章就是有点普通。

面对大家诗情画意的描写,我只能用两个字形容整个情形。快乐,就是快乐,太阳公公不会微笑,月亮婆婆不会跟着微笑,星星也不会。

故事是这样的。那一夜,我想了许久。提起笔,开始书写,书写了一个故事。而这个故事如今在他的手上。

是的,他就是小明。

“小明,你的写作能力那么强,请问你可以给我一些指点吗?”那时侯的我,头盖得很低,话说到很细。

他瞄了一瞄,点了点头,问道:“你喜欢写作吗?”

“我…应该说,喜欢吧!”

“没有什么好害怕承认的。你写得不错。小说,写出自己的一个世界;散文,写出自己的心境。若要说什么诀窍,那么就是用心去写吧!”

我点了点头,心里挺开心的,至少没有预料得到讥讽,而且对写作之路更加肯定,更加想前进。

他把稿子,交给了我。

我摇了摇手,道:“这个,就给你作记念吧!”

他收起稿子,道:“那么谢谢你了。”

第四章

外面下着细雨,而我望着窗外。雨水,敲打在玻璃镜上,慢慢滑落,滑落到自己最深的心底深处。

内心在大战,但是表面上却风平浪静。

我站在屋内,望向窗外;他站在屋外,望上窗口。我们对峙着。

该死的小明,你把我伤到这么深。你如今又想带什么毒物来打击我已碎的心灵?我接受不了。

小明,你快点回家吧!不管发生什么,我们曾一起战门。我真的不想看到你生病倒下。

他这种人,你需要同情的吗?大不了,就当作什么也没看到。你把人家放在心中,人家就未必。

但是,雨正下着,但是他却一直在那里留守,没有离开。

我走下了楼,打开了门,迎面而来的是个握着雨伞,还满脸微笑的小男孩。

“你总算开门了。”他开口道。

“有什么快说,道歉什么的就免了。”我冷漠地答道。

“这个你拿去。”

“就只是这样?”

“是的。” 他徒步走开,带着他的身影,留下一张纸。

信,人写在纸上的话。

第五章

深夜是寂寞的,写文的人总爱与它打交道。心灵的情绪慢慢累积、沉淀,后一剑出鞘。 我没有难过,或许没有难过的理由。多年不见的朋友,终于见面。而唯一离别前的告别物就在我桌子的抽屉里。是的,时间一去不回头,留下无限的感伤与感叹。

拉开那发黄的记忆,读起那许久不见的字迹。

写给一直为写作梦想努力的小白: 

字,写了多年,感动了自己无数次(毕竟自己很容易自爽),但是却一直只是个被漠视的路边小石头(虽然我一直认为我是那朵长在石头旁的鲜花)。

我想象自己是在荒凉野边的一只狼(但绝对不是色狼),身边包围了一群挨揍的家伙。我,冷汗也不多流(毕竟待会儿要流很多血),英姿翩翩地大喊道:“我要十个!”

当然,我是背对着说的,我可不想他们来日找我寻仇。 一转身,就来个搞鬼无影腿,后再加上独门暗器锵锵废镖,但是敌手没有一个倒下。接下来迎来的打击可不在话下,敌手使出洪老前辈的亢龙有悔、西毒的蛤蟆神功、东邪的弹子神功、段誉的六脉神剑以及一堆我看不清的武功招数。但是,在这些重重打击下,我没有倒下。是的,我是个神话,而且是不倒的那种。在物理界就有这么一个说法,倘若从四方攻来的总力度方向值是零,那么我就没理由倒下,而这巧妙地发生了。

当我懊悔不已的时候,我用着自己所剩无几的气息道:“小白叫我来的。”(说这的时候,为了营造超棒的画面效果,我吐了不少番茄酱。)

只隐约听到那刚使出罗汉拳的老兄大喊道:“怎么又是那怪咖?!”

我终于倒下了,而且为了英雄历史的这一刻,我练习了无数次的微笑终于派上用场。一言以蔽之,我微笑似地倒下。倒在地上,喘了喘几口气,狠狠地骂了一句:“就知道天下没有白吃的午餐!”

凉风习习吹过我体无完肤的身躯,感受到身心疲累,我看来得修养几年才能出山,轰动江湖了。挨揍的人群,不,揍我的人群,慢慢散去。一位老者蹲了下来,说道:“少年,还好吗?”

输人不输阵,我使出毕生连学都没学过的绵绵拳。当然,那拳没击到老者。老者笑了笑,留下一本书,转身离开。

那本书的名字叫“梦想”,而那老人叫时间,而我就是你。 

第六章

读完了故事,我说不出感动。你说,你因为我而坚持了下来。我不也因为你而固守这寒冷的天空。

我没有告诉你,许多事。其中包括多年后,我突然想写封明行片给你的事。虽然在部落格上的我通行无阻,总想到办法表达我要说的想法,但是我却不知道该如何提笔。

我想问,你近来过得好吗?

我想说,对不起。

我想说,谢谢你的一切。

但是,这一切就只是这样搁着,明行片没有寄出,我想对你说的话,没有通过空气,传到你耳边。

翻开了信的第二页,熟悉的字迹延续着。

我想了许久,不知道该对你说些什么。其实,我知道,我不该那么说。但是,我没有想践踏你的梦想,但是,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我会说出那样的话。我知道,再说什么,也弥补不了。

伤,过了一万年,还是叫伤,不会改变,不会消失,不会被遗忘。

我依然记得,你写给我的故事。那个故事,我一直收着。我想了许久,在我转校前,可以交给你什么。想了一阵夜,我想到了我们故事的开始,并肩作战,和如今尴尬的场面。这或许是我的错。若能,我也想弥补。但是,你伤得太深,什么也听不进。那一天,你拿着稿子,鼓着勇气找我。而今天,我鼓着勇气,誓要把这封信交给你。 若能够,我希望我们的友谊可以比万里长城还要长。 

坏蛋没良心的小明(上)

Sunday, 12 January 2014

100件关于我

突然想做一件很有趣但却也很无聊的事情——写一百件关于自己的事。说真的,也不知道自己该写些什么,虽然自己写自己应该很容易的。好啦~开动了!

1。91年宝宝,摩羯座,B血型,马来西亚公民,身高178cm。(本来是打算恶搞地写:年龄不小,高度不矮。)

2。目前在悠闲的大学生涯为未来努力奋斗。

3。修读药剂系,却还是搞不清这是否就是自己未来想走的路。

4。喜欢摄影,喜欢药剂,喜欢写作,喜欢看一群朋友玩闹,也喜欢一个人静静地独处。

5。之所以选上药剂,第一是因为自己不知道要读什么,第二觉得药剂不错,第三就自己觉得一个写作的医药专业人士很酷,又不需要累赘地戴上文采头街。

6。对未来,有什么憧憬?我想,就想过着快乐悠闲的生活,不需要为金钱烦恼。有空,就去旅行。

7。若我说我不介意孤单终老,我算是骗你吗?一半吧!小时候,觉得人得找到一生所爱,后幸福一万年。到了二十二岁这个年龄,感情依然交着白卷,仿佛是想开了,就任感情随风好了。

8。不曾想过如何追女孩,虽然总抱怨自己没有女朋友。

9。自觉自己是个分析高手,就可以分析手上的数据,拟出一个方案。但其实,计划更改的速度是更加快的。

10。但是,自己却是个复杂的人,搞不懂人情世故,所以傻里傻气地把简单事放大,成为无益的烦恼。

11。但是,不管怎么说,自己有点像小孩子,就年老心不老,对许多事情都很好奇。

12。中小学的时候,觉得自己是世界上最特别的人,但是后来发现了自己的平凡。

13。但总觉得中小学时候的自信很好,但是许多人觉得是傲慢。后来,我改了,发现自己对自己没有了信心。

14。对外面的世界很多东西都不知道,就一直活在自己的世界;活在人人都很好的世界观内。

15。对朋友要讲义气,答应的事情就要守信,帮人就看自己想不想要(算不期望回报吧!)。

16。但是,不认为自己是个好人,所以帮人很自在,就没有别人要求,自己就一定要帮忙的压力。

17。并不是个细心的人,而且很善忘,但是却超爱乱放东西。抱怨东西不见的事情是常有的。

18。虽然数学成绩都不错,但是不知道一公斤有多重,一米有多长。

19。虽然爱抱怨不开心的事情,但是内心是阳光,面向希望,觉得这次做不好,还有下一次。

20。超爱睡觉的,就觉得这简直是人间享受,所以总赖在床上不起。

21。曾想过要做诗人,但是却不会写诗。

22。不会游泳,不会唱歌,不会乐器,不会跳舞,简单来说,很多东西都不会,书呆子一位。

23。做事顾虑很多,怕这个怕那个。

24。觉得旅行很棒,非常珍惜这和朋友一起探索的经历。

25。不习惯和别人说自己的事,毕竟我不会无端端地问别人的私事。

26。不过问别人的私事,觉得自己没必要知道,而且别人也不愿告诉自己。

27。做事情都是三分钟热度,所以很快就失去了那股向前迈进的冲力。

28。做事情可以很专注。有时候,看电影读书温习的时候,朋友说话,我也不知道。

29。喜欢听音乐,但却懒惰跟随潮流,所以都等朋友介绍。

30。比较喜欢看电影,因为连续剧太长了。

31。读过的小说很少,就十个手子头就差不多可以数完。

32。擅长多种语言:马来语、华语和英语,但却没有一个精通。

33。自我要求很高,所以总是抱怨自己做不好,但是埋怨归埋怨,埋怨后还是向前冲。

34。觉得尊重一个人是因为他的为人,而不是因为他的年龄比较大的关系。

35。很爱学新知识,但是却很容易忘记自己学过的东西。

36。有超强的记忆,很久以前的事都可能还记载在脑袋内,若重要的话。

37。认为自己有一天会让许多人爱上自己的文字,所以一直为自己的文字梦努力着。

38。前前后后开了不少的部落,但是很多都是后来懒惰,选择放弃。

39。很害怕孤单,虽然不怕黑。

40。朋友说我有水平座的完美主义。但是,我就只是想做到最好,若能够的话。

41。觉得储蓄的意义就是在于后来可以用来花在自己想要的地方,而不是像个守财奴。

42。最喜欢的数字是五,因为五的乘法很规律。

43。中心思想是中庸,不多不少,刚刚好。

44。觉得自己有时候讲话很废,也写得很废,但是却喜欢废废的自己。觉得过于计较就不怎么适合我。

45。我不是说自己不计较,就只是有时候想轻松一下,什么都不理。

46。对教育,我比较向往自修的管道,就选自己想学的来读。既然懂了,明白了,为什么总得要附带考试来测验自己呢?

47。到了第四十七,才发现我忘了说——我是男的。(读者:这个不用说啦!我知道啦!)

48。喜欢摄影的原因其实不详,但这兴趣的栽培还真得感谢和我一起读同所大学的女同学。

49。喜欢写作的原因很详,因为没有人愿意坐在我面前听我说故事。(读者:什么啦!还不好好检讨自己的说故事能力,却跑来投诉,拖出去拍拍屁股。)

50。说话的有时候会不知觉地像小孩子说话,把字说两篇,就好像:菜菜,肉肉。

51。小时候读许多道理书籍,所以讲道理可以说是滔滔不绝。但是,到了现实人生中,自己还是很不按理出牌。

52。小时候,也读许多笑话。最大的好处不是随口可以说几个给朋友听,而是自己可以幽默自己一下,独自个傻笑。

53。做错事的时候,我会笑自己,怎么就那么傻。但是,这给人的感觉就是我好像不认真,很不负责。

54。曾有句自己很喜欢的话——不是做自己喜欢的事,而是喜欢自己做的事。虽然不知道是不是已做到后者了,但是自己都很享受自己做的事,也总觉得那时侯的时间过得特别,特别快。

55。虽然在国外独自求学三年,但是厨艺还是有点抱歉,差强人意。

56。首台手机是Nokia Supernova 7310,过后就是用到现在的Nokia X2。(用这个古董手机的时候,有时候还真尴尬,就朋友问为什么没有换智能手机呢?)

57。虽然对新科技很有兴趣,但却不认为有拥有的必要。

58。很感谢自己身边的一切,和自己所拥有的。

59。认为考生最热血的时候,就是考试时期。每个人都躲进书里的世界,把一个学期该学的在最短的时间送进大脑。

60。关于考试,不相信有神童,有天才,更相信的是努力。若没有后天的努力,先天的天分也会白白浪费掉。

61。觉得长大不只是见识广了,而是胆子也变小了,因为明白了选择背后的结果。

62。觉得自己最佳独处的时间是凌晨。中学时候也就超享受晚上赶功课到凌晨。

63。也还真不知道要写什么,就写写我最近研发的《面子书照片》理论:有些时候,自己珍惜,重视的东西,许多人都不选择把面子书放在面子书上。

64。喜欢的天气是雨天,但当然不是当自己出门的时候。

65。很享受雨水持续不断的滴达声。听着,听着,心也平淡了许多。

66。关于写作,最喜欢或想写的是自己想像的故事,没有根据,外加超级扯。

67。但是,写完后,却还是不万全脱离思考“到底别人读得懂吗”的烦恼?

68。最讨厌的科目是历史,因为有着一堆自己永远背不了的地方、事件与日期。

69。或许是因为自己不擅长所以讨厌,我不否认。

70。没有想过要讨厌一个人,都觉得每个人都很不错。

71。上一条看起来没问题,但是朋友就说,这也是为什么我没有会特别喜欢一个人,因为我没有去分辨到底哪一个人比较好,或者比较不好。

72。其中一个我最想学的生活技能是游泳,但是学了后,却不想回答,若有一天,我和你母亲一起跌进河水里面,你会救哪一个。

73。很喜欢做没有目标的事情,有时候,走着没有目的地的路途,整理混乱的思绪。

74。我后悔许多事情,为什么没有好好珍惜或争取,但是我明白我自己,就明白那时侯的自己办不到。

75。发过恐怖的恶梦,包括牙齿断掉,考试做不完,和忘了去上补习班。

76。觉得中学时代最好的事,就是考试不怎么读也可以拿到不错的成绩。

77。觉得答应过的事情就要办到,若办不到就不要随便许下承诺。

78。觉得自己是个冷静的家伙,就不热血或者疯狂。

79。若只能有一个超能力,我想要学会飞。那么,我哪里都可以飞去。

80。虽然总说自己不是个感性分子,但是大学三年前往澳洲前的最后一晚,自己却一个人在黑暗的睡房哭了。

81。我的性子不好,但是我不喜欢争执。

82。虽然不喜欢争执,但是若我不认同某些事,我还是会发表我的意见。

83。小学毕业旅行的时候,我在巴士上晕车,后把刚刚吃下的东西呕了出来。我摸了摸,结论是原来,呕吐物是热的。

84。我最大的心愿是出一本属于自己作品的书。

85。曾经投稿几次,但是都是被投篮,而且受不了无尽的等待,所以放弃投稿了。

86。在我二十二岁生日的时候,收到人生中第一次从朋友拿到的生日礼物——一双耳机。也在这时候,有朋友做了一个蛋糕给自己。很开心和喜欢。

87。我有赖床的习惯,即使是要考试温习期间。

88。小学时候,曾想过要收集邮票,但过后放弃了,开始收集大马纸钞。

89。第一次自己部落格受到肯定的时候是在2012年,部落格入围 第六屆《大馬中文部落格祭》自爽组别。

90。我说话超快的,有点咬词不清。

91。我有一个很瘦瘦的身材,而且很难吃胖。

92。我曾经滑过雪,潜过水,坐过飞机和船。我可以写我也坐过巴士、火车和飞机吗?

93。我出国到澳洲读大学。

94。我家对教育的家训是读书只有一次机会。所以,我选择珍惜。

95。我喜欢低调,是低调,不是D调。

96。但这也许是因为我不懂得和谁分享吧!

97。我最喜欢的运动是羽毛球。

98。我一直都在改变,但或许,你没有发现。

99。到了最后第二条的时候,才发现我忘了报上名来。我姓林,名顺成。

100。我很后悔要做这个100件关于我的帖子,因为没写到一半,我已经江郎才尽。

Saturday, 11 January 2014

望着蓝天无聊-ing

今天,脱下所有包袱,去公园闲走。感觉上,好久没有这么放任自己,让自己轻松。我是个容易压力的人,所以算是向往自由的生活。其实,躺在草地上,寻找心灵上的平静,我总会不知知觉地睡去,过后精神奕奕地起身。

起了身,继续走着,探索着这座已经很熟悉的城市。最后,还是躺在另一道草场上,望着天思考。手拿着相机,突然有了个新想法,就做了个无聊的video。哈哈,有多无聊,看了,你就知道。



后记:还真感谢上天赐我这灵巧的手。其实,我是右手之人,但却因为要自拍自己的手,所以用了比较灵动的右手握沉重的相机,而较笨的左手成了表演的那只手。

Wednesday, 8 January 2014

头疼的一天

今天,头痛,不舒服,就什么都不想做,也不想去理,只想一个人静静地让时间度过。本也懒得写部落的,但是太久不来更新又不符合我假期不断更新的个性。

昨夜,和哥哥视频聊天。我们还真的很久没面对面聊天了;我回家,他在英国;他回家,我在澳洲。聊天要结束的时候,他问了我一道很有趣的问题:你知道为什么世界上有这么多个减肥方法吗?我说,人就懒惰付出努力减肥。他说,不是,是因为世界上没有一个完全有效的减肥方法,若有,全部人都会用那一个了;同样的道理,之所以世上有许多心理测验,不是因为什么,是因为没有一个测验可以完全准确地形容一个人。

前几天,突然有感——许多时候,许多事情,很难说清楚,就最后以许多“不知道”解释。你想要怎样的生活?我不知道。将来有什么打算吗?我不知道。老了,病了,走不动了,该怎么办?我也不知道。 不知道,有时候,不是自己完全没有想过这个可能性,就只是自己想过了,但是没有得到一个结论。将来,谁说得了算?

看了一部电影,名字叫作《About Time》。观后,觉得不错的。电影中有这么一首我想推荐的美妙歌曲《How Long Will I Love You》。

Sunday, 5 January 2014

迟到的礼物

昨夜,和一群朋友去庆祝另一位朋友,Louie Saw,的生日。意外的,室友维敏交给了我一份生日礼物——耳机一双。事后,我问了问谁一起送的。他回了回我,就朋友一起合资送的。但是,从另外一个朋友Levin那里得知,这个耳机是大约二十位朋友参与买下的。


其实,我对耳机都没什么要求,所以对这门科技的了解是接近零的。但是,一位一年买两三个耳机的朋友Benjamin就说,这是一个okay brand的耳机。

上网查了查耳机,觉得很贵的。若是我,我还真买不下手。也就这样,突然不想开盒子使用那个耳机了。

后记:回到了家,闲着没事做,突然觉得自己仿佛误打误撞地提走了birthday boy的礼物。好好地庆祝一个朋友的生日,怎么该位朋友就没有生日礼物呢?*脸顿时青了下来。*

Thursday, 2 January 2014

拍照这回事

今天,看回朋友旅行拍的照片,发现自己和他所拍下的风景照很多是大同小异的,同样角度,同一个景色。不禁自问,何必拍照呢?网上不也是可以找到吗?想了想,我不得不套用另一友人说的话:之所以自己拍照,是因为这是自己拍的,将来告诉小辈,也可以自豪地炫耀,而不是叫他们去谷哥。

关于照片这回事,哥哥曾提过一个故事灵感。他说,有一个人在路上总是停下拍照,没人明白,或去注意。回到家,他把照片不断放大,重看。其实,他并不是什么变态狂人,就只是视线慢慢模糊,逐渐看不见了。那时侯,我对哥哥说,这个想法很好,值得去写,但是故事就有点过短。

后记:发现自己真的很没有灵感,很多短文故事都是取自别人。

Wednesday, 1 January 2014

新年倒数

昨夜,和朋友相约去倒数,但是自己却迟到了。在tram上,朋友Sin Loo拨了通电话给我,问我到了吗?我说,就快了。她说,她已经在河旁等待烟花。我回她说,待会儿去找你。她回我道,你应该找不上,就各自看各自的。

下了tram,抵达地点(King's Domain)的不远处,就已经是人潮汹涌,人挤人,心里明白根本就很难找到对方。更糟糕的是,离烟花时间还有半小时。

烟花很是失望,但是到了最后,我才知道这设给得早睡的小孩的烟花,所以有点抱歉。但是,因为种种误会,我们一大群人去Flagstaff Garden 看烟花了,但是这里的烟花也不错的。过后,心里觉得不错的,毕竟我们可以在Dockland冬天看烟花,Moomba Festival的时候在King's Domain 看烟花,今天就换换场合地点啦~~~

回到我们看了小孩子烟花后,问题出现了。电话路线不怎么好,因为很多人都联络着对方,而且人潮汹涌。最后我们还是,总算集合起来。在茫茫人群游动的时候,我想,若要在人群中偶遇你相约的人,那得可能用上人生的第一大奇迹。(注:我想,这个第一大奇迹的形容有点夸张,但其实,只是想形容人潮真的很汹涌。)

后记:在倒数前,朋友说,我最近买了相机就试试拍看看。但是,夜景拍摄还真害怕拍不好,第一我还未有时间研究如何操作这相机,第二这相机的max aperture 就只是3.5。最后,我用上了flash,拍了张还算勉强过关的。以下就是还未老一岁之前的他们。(老一岁之后,有分别吗?没有。)